第575章:双鱼座(五) - 最强妖孽

第575章:双鱼座(五)

瓶子不大,只有大约一分米长,食指粗细。里面,流动着一管鲜红的血液。 “这是?”徐阳逸打开盖子,立刻眉头一皱,这里面竟然是自己的血。 “原来是这样……”他立刻明白了,十二……又是十二这个数字,十二宗徒,十二星座,而最后这扇大门,需要“属肉体者”的鲜血来打破。 他目光凝重地看着地面,血滴入地面后,仿佛千钧之重,扬起满地尘埃。而尘埃散尽,黑色的石质地面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双鱼的凹槽图案。 血,流入图案之中,仿佛被什么东西引导,走完所有图形。将无色的双鱼染做一片血红。 “刷……”一道暗淡的流光,从双鱼座上闪出,并没有光芒大放,只是勾勒了一圈图形。然而,就在闪起的同一刻,徐阳逸,柳生旦马不约而同地后退一步。 两人目光心有灵犀地交织了一下。他们都感觉到了,这并不是没有异象,而是……这里的封禁存在的时间太长了,至少数百年以上,已经磨灭了当初的威能。然而,就是这一丝,都让他们感到一抹心悸。 “柳生家的秘籍中记载……五百年的封禁为‘旧,’一千年的封禁为‘古,’这个封印,至少是一千年以上的……”柳生旦马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浓烈的好奇心升起。 到底这下面藏着什么? 又是谁藏下的?让耶路撒冷都没人发觉? “卡!”一声机括声传来,地面之下,沉闷而厚重。紧接着……整个地下“卡卡卡”的声音响作不停,不到三秒,“轰”的一声,双鱼图案往下一塌,竟然出现了一条秘道! 一股陈腐的气息,从下方传来。仿佛地狱的入口,在诱惑着无知的凡人。 “你该走了。带着这个黑人离开。”徐阳逸淡淡道。柳生旦马咬了咬牙,恭敬地回答:“是……” 人已经走远了,徐阳逸耐心地等待着,周围人迹罕至,但还有人,突兀冒出的秘道太过显眼。他足足等了几个小时,到达了晚上六点,吃饭的时间,这里终于没有了一个行人。 就在此刻,他的身体离弦利箭一般冲了进去。 “踏踏踏……”布满灰尘的石路,顺着他的脚步扬起一圈圈灰色尘环,当他整个身体进入之后,毫不犹豫地一抹储物戒,一个尺长的雕像出现手中。 古朴,玄奥,一尊黑鹰的雕像。 他咬破自己手指,一滴血滴到上面,顿时,一圈蓝色的光幕冲天而起,刹那之间,融入周围的空气。整片空间都震了震。 “出来吧。”他这才舒了口气,对赵子七说道。 赵子七早就憋坏了,立刻在脑海中说道:“哥哥,刚才那是什么?我感觉到这里被分割开了?那些老怪物到底给了你什么东西?” “它叫死都亡尘。”徐阳逸谨慎地打量着周围:“黑女巫家族的亲王级秘宝。可以隔绝一片天地,百米范围。将它完全看做一个独立空间。隐蔽性能比阿鲁多夫的祝福好得多。但是没有一丝防御属性。我们现在就算在这里打个天翻地覆,外面也不知道。除非亲王站在入口上方。” “唯一美中不足的,它只能覆盖十个人的气息,一旦超过十个人这个大限,它会立刻崩溃。” 赵子七点了点头:“十人大限……现在是晚上七点过,凡人就算看到了,也不会在夜晚下到这种黑黝黝的地方来。这是普通人对未知本能的谨慎,也是自我保护意识。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绝对安全?” “差不多,耶路撒冷有一个最至关重要的弱点,他们可能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徐阳逸嘴角一勾“在我们这些别有用心的人眼中,就会被无限放大。那就是,他们的顶尖战力都放在外围,内城几乎全是普通信徒,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 闭上眼,灵识立刻蔓延四周,但是,就在两个人“看”到周围的一刹那,齐齐咦了一声。 通道并不大,大约五米宽,三米高,布满灰尘根本看不出质地,两侧,有一排古代的灯饰。 徐阳逸没有开口,手指一晃,两条火龙呼啸而出,顷刻间,两排亮光马上亮起,照亮周围的一切。 “这是……”赵子七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这怎么可能!” 通道布满灰尘,蛛网,亮光闪起,一群群黑压压的地下生物爬来爬去。但是……真正让两人震撼地,是那些牵满蛛丝的灯。 那……竟然是一盏盏华夏风格的壁灯! “耶路撒冷下方……竟然有华夏地下建筑群?”赵子七灵体都飘了出来,愕然看着看不到头的长廊:“这……这到底是谁的杰作?华夏染指过耶路撒冷?!” 徐阳逸默不作声,沉吟数秒后,一个大清洁术打出,顿时,通道中狂风咋起,卷走大部分蛛网,灰尘,露出它的本来面目。 “这是……铁?”赵家本身就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看到这一切,赵子七整个人都有点懵。手指轻轻抚上墙壁,抹了一把之后差点尖叫出来:“这是铁?竟然是铁!” “铁有什么好奇怪的?”徐阳逸也被眼前难以想象的一切震住了,沉声道。 进来之前,他想过这下面有什么,或许是和圣约翰大教堂下方一样,是哥特风格的藏书库。或许,是天主教,伊斯兰教的地下监牢。但是……绝对没有想过,是华夏风格的地下建筑群! 而且……是纯粹由精铁打造的铁屋! “哥哥,铁在古代,是重要的金属。从古至今,铁几乎都严禁外流。更不要说……”赵子七震撼的看着这条漫长的走廊:“这么庞大的地下走廊,竟然全部是用铁来建成……” 徐阳逸对这些非常不清楚,皱眉道:“子七,我没听懂。” “好。”赵子七激动地脸色发红:“哥哥,你记不记得,刚才那个小日本说,这里可能是‘古禁,’也就是说,距今一千年以上。我刚刚看了看,具体不清楚,但是大体应该差不了多少。那么,华夏的一千多年前,是什么年代?” “宋朝!”不等徐阳逸想,赵子七就立刻说道:“那时候,中东这边,还是没发掘的地方,通西域,就走的这些地方。但是……” “但是,这么多的铁,怎么运过来的?”徐阳逸立刻明白了他要说的话:“不仅如此,修建如此大的地下通道,史书上居然没记载?这些风格全都是纯粹的华夏风格,修建完这样一条地下通道,又要耗费多少年?无数的工匠,少说数千名被征兆到这里,起码好几代人。又是要做什么?子七,你是想说这个不是?” “没错!!”赵子七飞到一个壁灯旁,目光如火:“看,这是……獬豸!传说中分辨善恶的神兽,如果不是华夏人,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个典故!也用不到这些地方!” “哥哥……”他转过头来,声音都兴奋地有些嘶哑了:“我们……可能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公元一千年之前,华夏就来过耶路撒冷!并且,完成了这个堪称完美的建筑!这,这恐怕是世界上最大的,最古老的,铁质建筑群!不,世界上,据我所知,都没有任何一栋铁质建筑!这简直就是第八大奇迹!” 徐阳逸微微颔首,赵子七显然对这些东西很喜欢,他并不感兴趣,也不给对方泼冷水,而是笑道:“那,和我们的目标,有什么关系呢?” “也是啊……”赵子七愣了愣,随后叹了口气,不过,气还没有叹完,猛地飘了起来:“不!不对!有关系的!” “哥哥,獬豸这个东西,在古代,只用于两种地方。” “一,衙门,二,监狱!” 徐阳逸也是眼睛一亮:“这种地底,绝不可能是大理寺。那么……” 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神色不言自明。 监狱! 公元一千年左右,宋朝,有人西通当时隶属大卫王领土下的首都耶路撒冷,并且输送了数万斤,甚至几百万,千万斤的钢铁,铸就了这个地下监狱,并且征调了几万工匠,瞒着史书修成了它! 但是,疑点重重而来。 首先,这和双鱼座,巴别之塔有什么关系? 其次,这么多铁……当时宋朝的产铁量有这么多?大卫王容许这么巨大的物资入境?不自己侵吞?为什么历史上都没有它的踪影? “如果是修士所为呢?”徐阳逸沉吟道。 “有可能,也不可能。”赵子七一遇到这种隐秘,打了激素一样兴奋,摇头道:“不管怎么说,就算是修士,铁也要从民间搜集。他就算带的动,搜遍全国当时也恐怕达不到这个数目。而且他们完全没道理这么做。就算古修时代灵气充裕,修行时间也只有两百年----这根本不可能是练气修士的手笔。谁会浪费几十年的修炼时间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徐阳逸的目光移向深不见底的通道:“走吧。” “不管是谁,里面是什么,我们也只有走进去才知道。” 黑暗之中不时泛起悉悉索索的声响,让人头皮发麻。 走了足足半个小时, “哥哥……”走了十分钟,赵子七皱眉道:“这里……不对劲……” 不用他说,徐阳逸都发现了。 越往里走,被清洁术清洁的地面上,出现了一片又一片的暗斑。 那是血。 “这里……流过很多血……”赵子七灵体飘下,手指抚摸着地面:“但是奇怪,为什么墙壁上面没有?假设这里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斗----在监狱里,我可以假设为囚犯暴动?那么,应该墙壁上也有很多,现在却只有地上有。痕迹虽然过去很久,却能看得出还是非常工整的。” 徐阳逸抿了抿嘴,冷笑道:“或许……并不是战斗。” “子七……你想想,这种血迹……”他指了指地面,上面几乎看不出痕迹,朦胧看到还有两道深色痕迹:“是什么姿势形成的?” 赵子七想了想,深吸了一口气:“哥哥……你是说,有人被打折双腿,从外面被拖进来?” 徐阳逸目光眯起:“有可能,而且,更可能的是,这整座监狱,恐怕就为了关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