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囚禁千年(二) - 最强妖孽

第577章:囚禁千年(二)

话音未落,一条火龙怒吼着冲了过去,还不等对方反应,立刻点燃了对方,然而,没有一丝抵抗的痕迹,对方竟然抱着身体,在地上惨叫起来。 对方还是没有移动半步。宽大的衣袖花朵一样散开,铺满两三米。 “不要……不要打我!呜呜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父王……不要再打了……儿臣错了……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徐阳逸足足看了十秒,才手一挥,火龙消失。 但是,对方身上一丝伤痕都没有。 对方好像也呆住了,愣愣地看了半天,忽然,双袖一挥,鬼魅一样笑起来:“咯咯咯……哈哈哈!我死不了,我死不了!哈哈哈!是了,是了,我从小就死不了!” “疯了?”徐阳逸皱起浓眉,万万没想到,耶路撒冷下方关押着一个自称本宫的疯子,前朝太子? 不过,随即他就释然了。 谁被关在这里一千六七百年,又无法修炼,都一定会神经出问题。 “你是谁?”对方想摆出一个惬意的姿势,全身锁链却锁的他动弹不得,咯咯笑道:“宫里请来的戏班子么?翻两个跟头给本宫瞧瞧?” 徐阳逸扫了他一眼,想辨别对方是真疯还是假疯。 “好大的胆子!”没想到,对方手舞足蹈起来:“居然还敢和本宫对视,来人啊!拖下去砍了!” 但是,并没有人。 没人回答足足一分钟,这位不知名的太子忽然用袖子遮着面部,斯斯艾艾地用女声说道:“奴婢在……奴婢这就为殿下料理这帮杂物。” 他想走,却仿佛根本走不动,原地挪动了半刻,忽然匍匐在地面上,盯着地上不知道什么东西,咧着嘴,流着口水,傻笑着看了起来。 徐阳逸和赵子七摇了摇头,看样子,没救了。 “噗嗤……”就在这个时候,屋子中,忽然想起一阵孩童般的轻笑。 “谁!”徐阳逸和赵子七,立刻灵气暴涨,包裹全身。 “哎呀呀……还是后辈修士呢,华夏修士?真是少见。”稚嫩的声音悠然响起:“我是谁?我不就在你们面前么?” “面前?”赵子七愕然打量四周。 什么都没有。 徐阳逸却冷笑了起来:“那么……你是锁链呢?还是这座铁殿?” “不过,本座没工夫关心你是谁,本座只想拿走一样东西……”徐阳逸上前一步,沉声道:“告诉本座,双鱼座在哪里,本座立刻就走。” “这可不行。”稚嫩的声音笑道:“来都来了,多陪陪我说说话嘛。这里真的很闷呢。” “你到底是什么?”赵子七躲在徐阳逸身后,又被对方提着领子放到前面来,涨红着脸喊道:“别装神弄鬼!” “别怕。”徐阳逸摸着他的头:“我在这儿,你也得像个修士一点。” 沉默,忽然,哈哈哈哈一阵清脆的大笑,整个洞穴的锁链都在翻滚,仿佛一个看不见的人笑的肚子都痛了那样。 “唉哟,笑死我了!” “怕鬼的修士!哈哈哈哈!你也叫修士?” 笑够了,不知从何处,一条断掉的锁链抬起前端:“看清楚了么?” 赵子七眼睛一翻,就想躲到徐阳逸身后,然后又被拎了出来。 “这不是鬼。”徐阳逸眼中带着炙热:“这是……灵宝。” “灵宝?”赵子七愣了愣,随后差点跳了起来! 灵宝……灵宝! 修行界,华夏这么大的修行界,所知的灵宝不过两三具!比如说天道的主脑,就是智慧型灵宝,活了三千多年,比任何人都聪慧。甚至能接入计算机制造分身。再比如修行法院的镇院法宝黑白木,同样是一具灵宝,最后就是据说华夏政府,历来只有华夏最高元首才能发动的河洛图,号称上下五千年,华夏最强大的灵宝。 除此之外,几乎都没听说过。 “道友。”徐阳逸拱了拱手:“我们只为取一样东西,取完就走,绝不耽搁。” “哦?”锁链微微抬起:“你们对我不感兴趣么?” 两人都没开口。 对灵宝没兴趣,那是假的,不过没那么浓烈,却是真的。 宝物,他们现在都只是辅助作用,而且,现在绝对不是谋夺灵宝的最佳时候。 “你们可知道,为何金丹才需要灵宝?那是因为筑基期的灵气,根本无法发挥宝物的真正作用,任何宝物,锻造出来,都有自己最独特的属性,厉害一点的会蕴含神通。筑基后期虽然可以启动法宝,不过也仅仅是用于承载本身神通,或者拿着乱砍一气。在金丹真人眼中,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可笑。” “真正的法宝,一击足以翻江倒海,灵宝更不用说了。不过,这些都是金丹期才能使用得出来。你们就一点没兴趣?” 徐阳逸摇了摇头:“本座只要东西。” “可以,带我出去!”锁链的声音变得凝重,咬牙切齿地说:“你要的东西,就在这里,但是,你必须带我出去!” “一千六百多年……我受够了!和这个蠢物在一起,一句话没有,如果不是我的灵体能在土地里蔓延几百米,我早就疯了!” “呆够了……我呆够了!!带我走!我才不要永远被困在这里!!” 它的声音越来越大,到了后面,整个锁链都狂舞起来,山洞内回响着它有些竭嘶底里的咆哮,稚嫩的声音都拔高到尖锐。 太子殿下吓得花容失色,浑身颤抖地膜拜下来,涕泪横流,不知道在祈祷什么。 “他怎么办?”徐阳逸看向疯癫的太子问道。 “管他死活!!!”锁链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声音中带着难言的愤怒:“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他杀了多少人你知道吗!他被我囚禁一千六百年,经脉全部被我锁死,早就没有一丝灵力!他就是个凡人!不老不死的凡人!你管他作甚!” “带我出去,我会告诉你一些秘密,一些宝藏,别看我被锁在这里,我知道的东西,比你想的多得多!” “哥哥?”赵子七目光有些灼热,拉了拉他的衣服问道。 徐阳逸沉默,数秒后,看向抬起如同蔓藤的锁链,摇了摇头。 刹那间的寂静。 紧接着,就是灵宝暴怒的声音:“你敢拒绝?!” “你知不知道……像你这样的低阶修士,能触碰到我,都是你天大的福分!现在……我愿意和你一起出去,你竟然拒绝?!” “虽然本座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上面写的非常清楚,他不老,不死,不弱,不衰。本座不愿冒这个险。”徐阳逸沉声道。 “呵呵……”稚嫩的声音尖锐地笑了起来,随后,洞中一片红光闪耀,一个扎着冲天辫,穿着红色肚兜,白白嫩嫩的童子,盘坐半空出现,虽然面相稚嫩,整张脸上,都带着难言的阴沉。 “不帮我做事,就想伸手要好处,可能吗?”童子咬牙笑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带我出去,或者,留下来。” 徐阳逸平静摇头。 “很好……”童子深吸了一口气:“那么,就留下来陪我吧!” “轰隆隆”随着他话应刚落,身后的大门发出一阵沉重的嗡鸣声,徐徐合拢。徐阳逸漠然地转过头看了一眼,随后看向童子,拱了拱手:“得罪了。” “你要做……” 话音未落,整个地面都轰鸣震动起来! 愣了两秒,童子一声高亢的怒喝:“小子好胆!!!” “刷刷刷!”一道道绿色植物,随着锁链爬出的孔洞飞快蔓延!刹那之间,弥漫全场!并且越来越粗大,瞬间就充斥整个房间!一朵朵鲜红的花苞打开,一排排锋利的牙齿,猩红的舌头,无数大嘴对着童子发出一声怒吼! “吱!!!!” “哎呀呀呀……爱妃救我!”太子尖叫一声,立刻晕了过去。 “你胆敢挑衅灵宝……”童子根本没看他一眼,目光阴沉地看向徐阳逸,随后双手一挥:“好大的狗胆!” “墨舞狂龙!” “哗啦啦!”全场的锁链都暴动起来,随着一声去,无数黑影,和绿线狠狠撞在一起。 “轰!”草木翻飞,墨龙如同镰刀,所过之处,绿线不是一合之将,但是,徐阳逸的身影如同风雨中的扁舟,墨龙如何乱舞,都不能伤他一分一毫。 他身体翻飞,躲过一条又一条墨龙,这些精钢也怪,刹那之间已经有数不清的墨龙击中墙壁,然而,无一能打出痕迹。 “着!”童子一看打不中,双手一挥之下,无数链条齐齐汇聚,在徐阳逸面前组成一条巨大的锁链之龙,疯狂对着他咬来。 但是,巨龙未到,却在半空中停住。几乎就在同时,天空中无穷锁链全部拉直,形成一张锁链的大网,几乎密不透风,而此刻,这张巨大的网狠狠颤抖了两下。 徐阳逸暗叹一声,对方好似网中蜘蛛,灵活无比,刚才这么隐晦发出的天启蚀灵,竟然被对方挡住了。 “想偷袭我?”童子咧嘴一笑:“别做梦了,在这里,我就是这里的主宰!” “最后一次……”他站了起来,所有锁链上的符箓齐齐闪耀,太子一声惊呼,痛的在地上打滚,声音凄厉。 “带我出去,否则……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