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囚禁千年(三) - 最强妖孽

第578章:囚禁千年(三)

“如果是你全盛之时,本座恐怕要畏惧几分。”徐阳逸面对铺天盖地的黑色锁链,根本不为所动:“知道本座为什么敢对你动手么?” “因为,从进入开始,本座就感觉不到灵力。”他手掌一闪,鱼肠出现手中,上方,五星神闪耀:“一千多年不能吸收灵力,就算你当时再强,现在也不会超过筑基。果然啊……你比本座想得还弱一点。” 童子目光一闪,声音中第一次有了一丝紧张:“你……没用全力?” “筑基后期?中期?不重要,重要的是……”徐阳逸根本没回答他,身形一闪,比刚才快了数倍!空气中都带起紫色的火花! “你,不是本座的对手!” “十方炼狱!!” 童子瞳孔一缩,尖叫道:“囚龙!” “哗啦啦!”停止了一秒的黑色锁链龙轰然崩塌,就在距离徐阳逸五十米处,天女散花一样飞射开来,一片片黑色的阴影在徐阳逸头上盛开。形成一片锁链的监牢,金光照耀之下,徐阳逸身上的灵气竟然道道升起。离他而去。 就在此刻,十条火龙覆盖金光,顺着条条锁链蔓延而上,山洞中,温度陡然升高,妖艳的紫火拉出死亡的残影。温度骤然升高之下,童子发出一声惊惧的呼喊。无数符文离开锁链飞出,化作金色的蝴蝶,齐齐在洞中爆炸! “轰隆隆”金蝶翻飞,恐怖的爆炸声响彻地底,一朵朵赤金色的红云映照洞穴。十条紫色火龙应声而灭。 “合!!”一声尖叫,围绕徐阳逸的锁链蟒蛇一样朝着中央绞死,但是,并没有碰到,就在这一刹那,徐阳逸身体倏然虚化,“叮当”一声,所有锁链竟然合了个空! “这是……”童子目光一闪,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虚灵仙体?!” “怎么可能……就算在我的时代,升灵竹不难弄,载体却十万挑一,当初十大仙体,每一种都只有区区十几人,现在居然还有虚灵仙体能流传下来?” “我明白了,不是我太弱,连一个区区筑基都留不住,而是……这小杂种已经把虚灵仙体修到了四倍,甚至八倍的地步!这才能和我旗鼓相当!” 但是,他根本没空想下去。 就在这一刹那,天空中,一点寒芒先到,随后剑出如龙,岁星神闪耀,一片片晶莹的冰花,凝结成一道寒冰龙卷,在洞穴中飞舞。 “这,这是……”童子呆了呆,随后嘴唇都有些轻轻颤抖:“九曜星落……天启之星……这……他……这不可能!!!” “姜太公创下的秘法,只传天命之人,他怎么可能会有!难道……他就是……这一代的守灯人?!” “卡卡卡!”极度震惊之下,金蝶的爆炸甚至都弱了一丝,与此同时,寒冰飞舞之中,一剑西来,突破冰的浪潮,火焰,寒冰,物理反应带来的剧烈疼痛,让童子仰天长啸。 “啪!”就在剑刺到童子的一刹那,所有锁链齐齐包围童子,让志在必得的一剑落空。下一秒,徐阳逸身侧,无数锁链毒蛇一样升起,足足三四十米高,带着猎猎狂风,朝着他轰然砸下。 “啪啪啪!”无数的轰鸣声不绝于耳,整个洞穴都在震颤,然而,徐阳逸的身影不退反进,如同暴风雨中的扁舟,身影不停行走于虚与实之间,直接进攻的神通根本无法打中半分! “裂空!”身形如电,天空中陡然密布无数抓痕,似要把虚空撕裂。 “星锁横江!”童子怒喝一声,数百根铁链如有灵性,在面前结成一片密密麻麻的大网,不绝耳的铿锵声,半空中突兀闪起一片耀眼的金色火花----那是裂空对撞上锁链巨网的声音。 “他竟然已经开始修炼第二星了!”童子心中无比震怒,拿不下……甚至他还处于下风,虽然他根本不可能被杀死,但是这种局面……何等难看! 自己一个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居然被一个区区筑基压制!放到以前,怎么玩不死他? “小杂种……”他眼中闪过一抹狠色:“老夫今日就不信拿不下你!!” “当!”锁链凝结成一只巨手,和徐阳逸一触即分,两人分立洞穴两方,眼中都带着毫不掩饰的战意。 “若不是……”童子死死咬着牙,稚嫩的面容上带着满满的戾气:“老夫……” “若不是老夫无法修行,被困千年,早把你这杂种毙于掌下。”徐阳逸晃了个剑花,嗤笑道:“别再追忆昔日荣光了。永远向后看,不肯向前看,你怎能脱胎器灵,成为真正的修士?” “看清现实吧。现实就是,我比你强。” “哈哈哈哈!!”童子仰天大笑:“狂妄!狂妄至极!” “老夫修行千年,今日虎落平阳,被你这条野狗欺负……好,好得很!本座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器灵的真正实力!” 他白嫩的小手轻轻朝着头顶一拍:“请元神!” “嗡嗡嗡……”随着这三个字落下,整个地面,都开始震颤起来,四面八方,从哪些锁孔中,传出密密麻麻,如同蛇一样爬行的锁链响。 “轰!!”猛地一震,所有锁孔中,锁链齐齐爆发出冲天金光,随后,化为一道道光芒的锁链。 一股难言的厚重感,从光之锁链上升起,将整个地洞,都照耀成一片灯火通明。 “墨龙……”数不尽的光芒缭绕,让童子如同仙童降临,白嫩的小手伸出:“滔海!” 随着话音一落,所有锁链上的符箓飘飞,形成了一个巨大而古朴的符箓。 “嗡……”随着它每一次转动,整个洞穴就震一震,一股难言的灵力,带着沧桑,磅礴如海潮,仿佛跨越千年而来,从符文的每一个笔画上飘飞。 金丹之威! “卡卡卡……”似慢实快,不到一秒,虚空中,他身体周围的空间全部被封死,一道可怖的杀机锁定了他。随后……整个符箓扭曲起来,形成一个虚空的黑色漩涡,一道道蓝白色的雷电游走期间。不到三秒,一只巨大的黑色头颅探了出来。 “能败在这招手下,是你的荣幸……”童子咬牙切齿地看了一眼徐阳逸,短短的手指一指:“去!” “吼!!!”无穷黑色灵气喷涌,一条足足有十多米长的黑龙,从漩涡中漫步而出,带火移星陆,升云出鼎湖。一声震天咆哮之后,倏然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它诡异地出现在徐阳逸面前! 空间抹除! “哥哥!”赵子七在脑海中紧张地惊呼出声,就算是他,都感觉到了这招的不凡。 质的不同。 “刷!”就在同时,徐阳逸身形一闪,下一秒,居然和童子互换了位置! 死寂。 刹那间的死寂。 赵子七愣了,童子也愣了。 发生了什么? 但是,童子已经不能多想,那条翻江倒海,威势无双的黑龙,正对着他自己而来! “散!!”他一声怒吼,双手一挥,黑龙就在他面前不到三米轰然消失。他的脸色已经无比苍白,死死看着站在他位置的徐阳逸:“此乃何物?” 徐阳逸的手中,一枚徽章熠熠生辉,上面布满铜锈,雕刻着狮子和狼,被橄榄枝环绕。看似普通,然而从上面发出令人心悸的灵气波动。 “神的不在场证明。”徐阳逸微笑着收起徽章:“一天内可以发动两次,将千米内任何东西本座接触过的东西和我互换,伏地魔家族的亲王级秘宝。是不是很有意思?” 童子没有开口。 何止是有意思…… 这种东西,可谓战略性的法宝!无论逃命,突袭,简直可谓神兵利器! 这个小辈……太难缠了。 境界不高,一身神通却是顶尖的,虚灵仙体起码四倍灵力的境界,发动九曜星落,就算是他都感觉头痛无比,再加上满身诡异的法宝……他心中,第一次升起了一抹悔意。 或许……留不住的话,放了是更好的选择。 自己生命漫长无比,和一个区区几百年的蝼蚁计较什么呢? “滚吧。”他死死咬着牙,脸色铁青地收回锁链,兴味阑珊地挥了挥手:“滚出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但是,徐阳逸并没有回答。 他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少了点什么…… 那种古怪的感觉,蔓藤一样缠绕着他的心。 少了点什么呢……一种……从开始进入这里,就应该注意到的东西…… 对了! 忽然,他眼睛一亮,脑海中大喊道:“子七!” “哥哥?”赵子七早就躲进了他的灵识,听到呼唤立刻问道:“怎么了?” “你去盯着那个太子!” “那个人有问题!!” 他目光紧盯着对面的童子,低声道:“如果是疯子,他到现在为什么一点尖叫都没有?他早就醒了,他现在是不死凡人,骗不过我,为什么一点声息都没有?” 赵子七立刻飞了出去,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了对面的注意,然而,迎接他的是徐阳逸剑尖抬起,直指咽喉。但是,两人的目光,都微不可查地朝着赵子七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眼,两人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刚才的大战,地面剧烈震动,那位太子……终于从地面被震下来了。 华丽的衣服下摆,空空如也,徐阳逸立刻想到了通道里的血痕。想必他正是因为被斩断双足,才静止不动。 但……这种静止不动……让人根本无法想到,他衣服下面,藏着东西! “这是……”童子身体都颤抖起来,随后,狂叫着冲了过去:“非我族群,其心必异!杂种,老夫早该一掌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