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背叛位面之人 - 最强妖孽

第580章:背叛位面之人

“还有张道陵祖师……二代天师……因为这一战,被迫离开不归界……诸子百家当代传人,战死九成,我知道,汉武帝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命令。不是他想这么做……而是当时所有人都知道真武界降临……谁都感受到了那股来自天外天,不比地球差的磅礴灵力,他们所过之处,无数小千世界覆灭。每一家的家主都立下了遗嘱,共推孔圣。不是百家不发扬……而是当时除了让孔圣保存实力,其他家族都存了必死之意……” “我还知道……不止华夏如此,当时的罗马帝国,早就全军备战,美洲的圣洛伦索,特奥蒂瓦坎……所有地球当时的修士都在行动……” “然而,被本界一剑斩绝。”司马拓淡淡道。徐阳逸和童子微笑回头,齐齐一个耳光甩在他的嘴上。 “打吧,打吧……”司马拓面无表情,叹了口气:“除了在本宫身上发泄昔日的愤怒,你们又能做到什么呢?” “如同野狗一样的狂吠,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好似海边的泥沙,一冲就显出原形。你们杀不死我,我也不会死。我会在这里安静地,耐心地,等待着我主救我出去的日子。” 他目光红了起来:“如果不是抱着这个期望,这一千多年,本宫怎么熬得过去!本宫当年何等境界,现在,被你……你这样的贱种侮辱!” 他伸出手指,戟指徐阳逸:“等着吧……地球的一帮猪猡,贱种,下等人……我大晋国,为七大上国之一!光是元婴修士就有数百人!上四境修士数十人!歼星母舰六艘,内附五大修行宗派,十二亿人口……待我大晋国降临之日,就是你们覆灭之时!” 童子笑了笑:“可惜啊……上次,你们好像败得更难看,四方界灵被斩杀三只,界锚你们就没碎裂?现在,你还能拿得出来几个元婴?” “呵呵……”司马拓冷笑道:“那,咱们就等着看。” “我数着呢……还有几百年,那件事,就要开始。本宫要看看,到时候到底是谁雌伏在谁的身下!” 没人再理他,童子和徐阳逸此刻反而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男人的友情都是打出来的,不管是打、炮还是打架。当然,打的不一定是对方,而是另一个人。 “前辈。”徐阳逸首先拱了拱手:“徐阳逸,狼毒。” “镇星。”童子也神色严峻地拱了拱手:“之前,是我冒昧了,没想到他竟然在装疯,这里……绝对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当初约定不杀质子,我本想留他在这里自生自灭,是老夫想差了。” 他鄙夷地看了司马拓一眼:“当年攻陷道教三大祖庭之一鹤鸣山,威望何其之盛。结果青城山下张天师被逼离开之前,请仙将荡平三十万贼寇,可谓大快人心。没想到时至今日,居然要装疯卖傻来博同情。” “哥哥。”就在此刻,赵子七的灵体飘了过来:“时间……” 徐阳逸点了点头:“前辈,我这次来,是为了拿到一个东西,它是这样的……” “我知道……”镇星叹了口气,眼中无限惆怅,仿佛想要说什么,许久,才轻轻张了张嘴:“巴别之塔么……” “它……还是要出现了……” 徐阳逸目光微动:“前辈知道它的确切位置?” 镇星摇了摇头:“否。巴别之塔,又名无常之塔,它的位置根本不存在于现实,而是玄而又玄。而且……” 他复杂地看向徐阳逸:“你以为,这十二星盘是什么?” “钥匙?”徐阳逸试探道。 “是,也不是。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马丘比丘的太阳盘。”镇星仿佛想起了什么,稚嫩的脸上竟然露出沧桑之感:“你不用问我,有的东西,该知道的,自然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也不必缘木求鱼。当初所有大修士约定,任何人不得透露,我自然不会说。” 徐阳逸沉默。 他很不甘心。 终于……证明了自己当初的推测,从看到,知道次级界锚的那一刻,他就做了这个看似不可能的推断。谁能想到,耶路撒冷之行,竟然这里就是当初的前线,竟然这下面,关着一个千年之前的囚徒。 若不问清楚,如何甘心? 仿佛看懂了他的心思,镇星摇头道:“你……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家族自然会引导你去那里……这是你的使命。我虽然不能告诉你别的,但是可以告诉你一些塔内的事情。” 他深吸了一口气,凝重道:“巴别之塔,绝对不是什么宝库。或者说,有宝物,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他抬头看着洞顶,掩盖眼中炙热的火焰:“那里……是当时战争的首发地,也是真武界隶属的,有修行文明的七百小千世界降落之处。那里,是战争最惨烈的地方。巴别之塔……他不是神人通天塔,而是一座地球有史以来,最强大,最伟大的移动堡垒。” “移动堡垒……”徐阳逸咀嚼着这句话,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它……是活的?” 镇星张嘴说了什么,但是诡异的,却一个字听不到。 “看。”镇星长叹一声:“即便我想说,也没用,地球的护界大阵自动隔绝了我的话。” “去那里吧,当年的所有答案,你想知道的,都在那里。战争的陈列馆,沾满血和汗的地球往日足迹……你们这一代,始终要面对真武界这个怪物……你身为守灯人的后代,注定要去那里……” 沉默。 许久之后,徐阳逸点头:“晚辈一定会去。就算不为地球,也为我自己。” 镇星嘴唇微动,不过什么都没说,抬手之间,一片石质碎片,出现在他的手上。 上面,赫然刻印着双鱼座。 “这……就是马丘比丘太阳盘最后一块残片,欧美十二宗徒的后人,将他们藏在了各个隐秘的地方。” 徐阳逸谨慎收了起来:“你呢?” “如果可以,我或许能带你出去。” “不!”没想到,这次,镇星一口回绝,笑容比冰还冷:“出去?不……我不出去!” “巴别之塔出现了……灯很快就会点亮,快来了……一千四百年一次的辉煌……就快到了……” “质子在这里,他们一定会派人前来。这杂种,好歹是大晋国的七皇子。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 徐阳逸点了点头,拱手道:“那么,就此别过。” 镇星顿了顿:“如果,几百年后,我们都还健在,或许……我愿意和你出去。” “哥哥!”赵子七在脑海中兴奋地喊了一声。 器灵认可! 这句话,等同于器灵委婉地答应,如果这一战之后,大家都能活着,那么,它愿意跟随徐阳逸! 这,可是华夏明面上都只有三尊的灵宝! 而且是活了近两千年的灵宝! 虽然灵气消散殆尽,但是它的知识,记忆,见闻,比那些刚出生的灵宝强了太多太多!只要给予时间,它重回巅峰也不是不可能! “这都是以后的事,不过……守灯人的命运从来都是以身殉灯。我并不认为你能活到那个时候。但是……无论别人知不知道暗中的守灯人。我,却会记得你。”镇星淡淡道:“记得……几百年前,一个年轻的守灯人,来过我这里。” 徐阳逸抬了抬眉。 这句话……很熟悉。 小青,仿佛也说过类似的话。 “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有一件事要做。” 镇星转头看向司马拓:“道友,我现在很想知道,你到底在和谁联系。” 徐阳逸微微皱眉:“不是真武界的人?” “当然不是!”镇星斩钉截铁地说:“真武界距离地球不知道多少光年,他怎么可能和真武界联系的上?而当初一战,就算有人能活下来,早就被地球的界位大阵排斥。根本不可能到现在还活着。” “是谁在私通位面?勾结敌界?”稚嫩的脸上摩挲着森森白牙,冷笑着走到司马拓身边,一把抓起了对方的头发:“有人在帮你……我真想知道,是谁与虎谋皮,自己找死?” “来,告诉我,我负责任地把他抽筋拔骨。如果你不说……”他森然一笑,所有的锁链全都闪亮起来:“说不得,这位质子,也得‘病死’地球了。” 徐阳逸思索片刻,落到地面,在地上一点一点地寻找起来。 任何法阵,都需要一个阵眼。千里传音,需要的是对方的一件东西。能在界灵的监视下,把这个东西送进来,那个人的身份,绝对不一般! 然而,并没有。 法阵中阵眼的位置,一片干干净净。他想了想,飞到空中,手指灵气奔走,刹那间,司马拓全身赤裸。 “你!!!”刚才的剧痛,司马拓不为所动,然而这一刻,眼中却立刻染上了一层血色。 “下等人……”他咬牙切齿地看向徐阳逸:“安敢如此?!” 这是羞辱。 对于他大晋国七皇子赤裸裸的羞辱! 颜面扫地。 就在衣服碎裂的一刹那,有一块拇指指甲大的东西,从空中坠落,徐阳逸一把抓住。 那是一块金属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