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圣域之怒(二) - 最强妖孽

第582章:圣域之怒(二)

黑鹰愣了愣,他是来接应对方的啊,这…… “前辈……”黑鹰恭敬地双手匍匐在地,诚惶诚恐的说道:“是晚辈做错了什么,惹主的使徒发怒了吗?” 徐阳逸仰天长叹一声,尽量压抑住越来越焦虑的心情:“没有,带着人立刻出去,具体出去在说。” 八个人,还好说,他已经打算动手了,让所有人昏迷在这里,然后他把人全部弄出去,关上这里立刻离开耶路撒冷。 现在,是九个人了,距离十人大限,只差一个! “是。”黑鹰无比虔诚地站起,就在他往上走的同时,头顶上,出现了另一只脚。 “卡卡卡卡卡……”徐阳逸,赵子七,黑鹰耳中,几乎同时出现了一个摇摇欲坠的声音,随后…… “啪!!”一声轻响,仿佛玻璃窗碎裂。 台阶之下,放置着的死都亡尘,本来发亮的双眼,陡然灰暗。 所有人都有一种感觉,仿佛一层隔膜被打破,世界更加清晰。而这里唯三的修士,全都面如土色。 封印破碎的声音…… 徐阳逸没有任何废话,灵力全部爆发,毫不犹豫地朝着外面冲去! 临走之时,他看了一眼。他要知道,到底是哪个蠢猪走了最后一步。 巴罗夫。 那个黑人特种兵。 “嗖!!”一道流星,绝尘而去,甚至所有人都没有看清,徐阳逸就在原地没有了影子! 黑鹰愣了两秒,随后疯了一样,一声尖叫,只感觉全身从头到脚瞬间寒毛倒竖!随后,紧跟着徐阳逸朝外面疯狂冲去! 暴露了…… 如果说,他两压制了灵气,完全封禁,还不会被发觉,那么……这下面,是属于华夏的灵气,佛教,道教,总之不是伊斯兰教,也不是犹太,基督,放在八位金丹眼皮底下,何其明显! “刷!!”地下积蓄的,完全不同于伊斯兰教的灵气,直冲天际。无形,无色,却仿佛在一盘染料中放上了其他的颜色。这一刻,三教圣城耶路撒冷,所有修士,都抬头看到了这一幕。 一片深邃到极致,已经变为黑色的蓝,在天空中缓缓散开,如烟,如雾,而每一位伊斯兰教徒,都感觉有人在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异端! 内城,有异端! 瞒过了外面的八位大公,并且还在内城弄出了事情,现在,让异端的信仰覆盖了这片穆斯林的天空! 一间清真寺中,一位“穆夫提”正在和自己的弟子讲座,他们盘坐在一个个类似蒲团的团子之上。但,就在这一瞬,这位穆夫提愣了愣,随后,疯了一样冲到窗边,愕然看着天空。 他的学生们,全都面面相觑。一向稳重的老师,这是怎么了? 紧接着……“轰!”的一声,一股无形之风,带着狂怒的气息,从老师身上冲出,将所有人都冲得七零八落。 “刚才是什么?”“发生什么了?”“老师呢?”“老师怎么不见了?” 穆夫提已经消失窗边,下一秒,他已经飞到半空,用尽全力大喊道:“异端!!” “出来!!竟敢玷污圣域的天空!真主的怒火将把你烧成灰烬!!” 他只有筑基初期,但是,随着这句话,不知道多少阿訇,海推步,海里凡……全都腾空而起! 不到一分钟,天空中,已经布满了上百筑基修士! 地面上,还有闻讯而出的,数百炼气期信徒! 此刻,他们的灵识如同天罗地网,一点点地扫视着耶路撒冷每一个角落。 天空中,可兰经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紧接着,八双眼睛齐齐睁开,八道无比恐怖的灵压,瞬间笼罩耶路撒冷全城! “是谁!!”东北方,一位矮小的光头老者,倏然站起. 他和善的脸上,此刻没有一丝笑容,而是仿佛猛虎在寻找猎物,一步踏出,瞬间莅临耶路撒冷城中心,随后……一股堪称恐怖的灵压,疯狂喷发! “轰轰轰……” 山雨欲来,黑云压城。天空中,因为他灵气的影响,一片片黑云被吹散,露出了空中的明月。一圈圣洁无比的阿拉伯文字,围绕着他身旁环绕。 “凡你们为自己而行的善,将在真主那里发现其报酬。”他盘坐虚空,双目如炬,随着这句话,手缓缓抬起,而他抬起的手的轨迹,竟然出现了上百只手:“相应……你们为自己所行的恶。将在真主那里收到惩罚……” “神怒!!!” “轰!!!”一尊金色巨手,从天而降,瞬间笼罩整个耶路撒冷上空。一掌拍下,一圈金色波纹,从地面爆发,凡人只感觉一阵狂风,不少人惊叫着拉着衣服。只有修士才能看到,金色波纹边缘,掀起无数的金色符箓,冲击波一样朝外散去! 金丹出手! 就在散到圣安东尼修道院角落的时候,终于……泛起了一堆黑色的符箓,和金色格格不入,格外显眼! “加里卜!!”老者扬天怒吼:“他在你那边!抓住他!” “胆敢在耶路撒冷闹事,必须处以神罚!!” “圣城,绝不允许异教徒的玷污!” 被称为加里卜的男子没有开口,但是,他的双眼“刷”的一声,射出两道通天灵光。 “滋啦啦……”好似传说中双目射出雷电的泰坦,两道灵光,刹那间笼罩徐阳逸的身体,随之移动,将他暴露在八位金丹,以及上百筑基,数百炼气期的注意之下! “在那里!!”“抓住他!”“胆敢在圣城生事……死一百次都无法洗刷你的罪孽!” “嗖嗖嗖!”天空中,百道身影闪电一样疾冲而来,没有任何顾虑,眼中只燃烧着对真主的无比崇敬和愧疚,誓要把徐阳逸绑上火刑架。 “好胆……”加里卜冷冷看着那两道飞快冲刺的身影,声音中带着无比震怒:“两名侯爵……就敢在耶路撒冷生事……” “竟然挑衅真主的威严!!” “轰隆隆!”随着开口,他的身影已经膨胀到上百米,身处黑云中,仿佛复苏的神将,两只眼睛刹那间射出无数雷芒,直奔当头的徐阳逸! “呜呜……”外面的道路上,车水马龙,一位游客正在一辆出租车上,饶有兴致地看着耶路撒冷外面的景色,一边和司机聊着天,就在此刻,忽然,车“轰隆”一声巨响,竟然被撞飞到一边。在地面上打了好几个转。 乘客的头“咚”一声撞到玻璃上,随后愤怒地对司机吼道:“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 司机也是满脸茫然。 就在刚才,他看到有什么东西冲过来了,速度之快,甚至,甚至眼睛都看不清。紧接着,车子一声巨响,就被撞到了一边。 徐阳逸和黑鹰,一前一后拼命跑着,他现在根本无法顾忌别人了,身后,四周,无数的灵气升起,他完全意识到了这个圣城的底蕴之深。 人人皆兵! 奔跑中,他毫不犹豫拿起手机:“大楚?是我……” 就在此刻,“卡拉拉!”天空中电闪雷鸣,整个耶路撒冷一片漆黑,紧接着,两道恐怖至极的雷光当头落下。 “圣剑!!”没有犹豫,他左手一挥,天地间,一道璀璨的剑光闪起,在黑夜中割裂出一道至极的白线。 “咦?”天空中,八道惊讶之声传来,谁都没有想到,一位侯爵,竟然能发出大公一击。 “不好!!”随后,数个声音想起,几道磅礴如海的灵力轰然爆发,硬生生在半空同时湮灭了雷霆和圣剑。 “居然不接受主的制裁。”阿拉衣目光深邃:“果然是他……本大公没有看错,能骗过本大公的眼睛,值得赞许。” “但,也到此为止!” 话音落下,耶路撒冷城头,不知何时,已经站立了上万名身着黑衣的女性,此刻同时张口,轻声吟哦。 “你见群山而以为都是固定的,其实群山都象行云样逝去……艰难伴随着容易……将告诉他们我喻示他的话。若任何人不倾听先知以我之名所传达的话,我必讨谁的罪……” 低沉的声音,刚才还只是轻声颂唱,到了后面,竟然如同山崩海啸,而随着她们的声音,整个耶路撒冷边界,一片蓝芒,冲天而起! 禁绝之阵! “关闭八大门。”天空中,一个天神一般宏伟的声音响起:“任何企图逃离者,杀无赦!” “若是他国大使?”地面,一位毛拉跪在地上,虔诚发问。 “杀!” “宁诛三千,不放一个!真主的信徒,从来不惧战争!更不惧挑衅!” “轰隆!”城中,徐阳逸撞翻了一辆建材车,用尽全力朝着城门奔跑。 “大楚!听到没有!拿上我给你的东西,朝着对直的方向全力跑!全力!有多远跑多远!!”徐阳逸几乎是怒吼道。 随后,他抽空朝着黑鹰说道:“保重,我无法照看你了。” “不需要……”黑鹰已经灵力几乎枯竭,炼气期怎么可能跟得上筑基大圆满的速度,喘着气嘶吼道:“使徒阁下!您,您一定要回到梵蒂冈!!” 徐阳逸咬了咬牙,全力冲向城门,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他发现……一圈耀眼的蓝芒,带着说不尽的神圣与威严,将他死死圈在城内! “艹!!”他狠狠骂了一声,就在此刻,身后的黑鹰灵气倏然扭曲起来。 “吾主……”黑鹰身体因为巨大的扭曲悬空,嘶哑着尖叫:“我来了……我来了!!” “轰!!”一团巨大的灵光,在徐阳逸身后炸开,他根本不敢后看,全速冲击城门。 然而,就在黑鹰自爆的同时,耶路撒冷七个地方,七道冲天大火,立刻随之升起。 “是基督徒……”阿拉衣被狂风吹得胡须飘飞,目光如同猛虎一样锐利,淡淡道:“他们是想挑起宗教战争吗?” “灭。”他随手一压,却发现…… 那些火,根本熄灭不了! “抓住最前端的异教徒,他才是核心。”阿拉衣飘然离开:“本大公去解决其他异教徒,但是这个人……必须倒钉死在十字架上,送去梵蒂冈。告诉他们……这就是胆敢进入耶路撒冷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