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时光如梭(一) - 最强妖孽

第58章:时光如梭(一)

男生浑身都抖了抖,条件反射似地要站起来逃命。然而,身子刚刚一动,随即满头冷汗,四肢死死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刷拉拉……”大雨拼命地吓着,自己前方的男人,他看不清,他感觉可能还没自己大。但是,那种恐怖的气氛,就连十几米外的自己,隔着这么大的雨幕都能感觉得到! 那种让人窒息的杀气,形同实质的锐利,仿佛只要对方愿意,随时都能要自己的性命。 剑飞的很慢,起码在徐阳逸眼里是这样的,如同苍蝇一般,颤颤巍巍,气息微弱地很勾引他一巴掌拍飞的欲望。 这里是哪里? 修士……妖,都弱的不像话!别说和自己比,就是比起罗三丰,高野以及其他第一名都远远不如。 如果非要比喻,现在自己就是当日的火云,他们就是当日的修行家族。 飞剑距离狼妖越来越近,对方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他近乎用一种祈求的目光偷偷看着徐阳逸,以他的修为,被这一剑刺到,不死也重伤。 自己面前的人一定可以救自己!他心中有这个坚定,别看对方衣服破烂的如同垃圾堆爬出来的,但是对方只要愿意救自己,绝对可以! 徐阳逸怜悯地看着那柄飞剑,甚至后面的人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少主!就在这里!它被我啄伤了,绝对逃不掉!”` “放心!有我的破天斩地灭世流星剑在,它逃不掉的!” 破天斩地灭世流星剑……吗? 徐阳逸强忍着笑意,手轻轻一招,那柄剑顿时失去了方向,晃晃荡荡地朝着他飞来。紧接着,两只手指头一夹,就把那柄名头狂拽酷炫吊炸天的破天斩地灭世流星剑夹在了手指间。 狼妖满头冷汗,趴在地面上话都不敢说。 这可是能让自己重伤的多宝阁低级修士斩妖利器啊…… 他好像也是练气初期?差别怎么这么大? 就这么轻飘飘地没了?没了?没了!! 随意地把玩着那把烂菜刀一样的桃木剑,徐阳逸忽然问道:“你多高?” 声音很轻,很平常,却让狼妖浑身都冒出一层冷汗。头都不敢抬,颤声道:“一,一米八二……” “有烟吗?”桃木剑被丢到一旁的泥土里,狼妖头埋得更低:“没有……” 徐阳逸叹了口气打了个舌音:“脱吧。” “是……啊?” 狼妖懵了。 脱? 他没听错? 但是,脑袋里怀疑,身体却诚实地立刻站了起来开始脱。 他穿的是校服,某个高中的校服,脱起来很快。脱掉之后尴尬地拿在手里,紧接着更尴尬的事情就发生了。 “脱裤子。” “……” 身体继续诚实地脱裤子。 “妖孽休走!”就在这时,随着一声清丽的娇喝,一位少女和……一只母鸡,以一个漂亮的虎跃跳到两人不远的地方,随后,少女愣住了。 面前……一个衣服破破烂烂的男人,正在让自己的猎物脱裤子…… 而且还脱了一半…… “变态!!!!”沉默了三秒之后,伴随着少女和母鸡的尖叫,一人一鸡齐齐转过头去,用翅膀/手捂住自己的脸,尖利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小树林之间。 “继续。”徐阳逸脸色都没变,对着尴尬地拿着裤子只剩一条内裤的狼妖招了招手。 狼妖脸一阵红一阵白,将衣服裤子恭敬地递了过去。 “不对!”少女反应了过来,头转了回来,怒斥道:“妖孽……天啊!!!!” 徐阳逸不徐不疾地把皮带解下来,将破破烂烂的迷彩服丢进泥地,头都不抬地对迅速转头的少女说道:“不用叫那么大声,其实你可以转过身去。” “变!态!”一人一鸡的声音高了八个分贝。 衣服很合身,徐阳逸点了点头:“转过来。” 少女和母鸡红着脸转了过来,下一秒,再次发出了高分贝的尖叫:“变态!你,你穿上衣服啊啊啊啊!!!” 狼妖感觉几十年都没这么丢人过。 夏天,只穿内裤是正常的。衣服现在都换到徐阳逸身上了,这一声变态……是叫的他…… 不过,没有徐阳逸点头,他不敢动。 脸和命比起来,显然后者珍贵得多。 “你……你……你想怎么样!”少女红着脸转过头来。徐阳逸这才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 很普通,不漂亮,但也不丑。大概十六七岁的模样。脸有点婴儿肥,头发干脆利落地绑了个马尾,廉价的t恤,更廉价的牛仔裤,运动鞋。腰间斜斜别着一条宽大的皮带。上面绑着好几个袋子,如果他没看错,里面全都是多宝阁最最廉价的斩妖用品。大约是他刚进天道前五年用的东西。 “少主!他只是练气初期!初期!还是人族修士!”少女身边的母鸡从翅膀里偷偷看着徐阳逸,忽然尖叫道:“少主!你理智一点!我们应该保护我们的权益!” 徐阳逸偏了偏头,狼妖立刻躲到了一株树后面,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不用面对那个人……这种感觉,比赤身裸体都好了一千倍! “等一下!”母鸡的话,加上躲到树后的狼妖,少女顿时急了:“你干什么!你要庇护他?!这是我千辛万苦才抓到的妖怪!处理权在我!另外!你把我的法宝怎么样了?!” “谁是你抓住的!”狼妖听到这句话,魂都飞了一半!刚放自己走的可是人族修士啊!如果对方听到这句话心情不好顺便给自己来一下怎么办? 躲在树后面,他伸出头骂道:“我刚转到你们班!是你追我的行不行!追不到就说我是妖怪!你要不要脸!” “你是不是妖怪?!” “是……屁!不是你在那里跳大神!正好撞到我本来就是!我早让家长找你了!” “我呸!本少主早就看出你妖气冲天!来!你出来!本少主今天不收了你就算对不起祖师!” 徐阳逸听得一笑。 真是狗血无比的故事。 具体来说,一个……姑且算是斩妖者的后代,看上了一个男生,想追别人,没追到就说对方是妖怪,死缠烂打之下…… 没想到对方真是妖怪…… “有什么好笑!”少女一口气没憋过来,深吸一口气,怒道:“我们的责任就是辨别人群中的妖怪!这只是我的美人计!你……你哪个组织的!小心我到修真法院去告你包庇罪!” 徐阳逸扫了她一眼:“有水吗?” “有!……不!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哪个码头的!这可是我下个月的进账!” “少主……”母鸡轻咳了一声用翅膀戳了戳她的小腿肚子,轻声道:“他好像比你厉害……” “厉害又怎么样?厉害就可以不讲法律了?……你能不能有话一口气说完?要水是吧?给!” 一个温水杯赌气地放到徐阳逸面前,他毫不客气地接过喝了一口。 温水,泌人心脾,他舒服地舒了口气,微笑着竖起一根指头,一滴水飘飘悠悠地飞到三人中间。 随后,他顺手一弹,紧接着,一声如同子弹打到树木上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所有人耳朵! 微微皱了皱眉眉头,效果不是很好。如果是平时,应该能打穿这棵树才对。 “兹……”狼妖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的视力非常好,已经清楚地看到,十米外的一颗大树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 沉默,母鸡第一时间冲到了树上,随后立刻用翅膀捂住了自己的喙,不认识一样看着徐阳逸。 少女的嘴巴第一时间张成了o型,圆睁着双眼看了看树木,再瞪圆了眼睛看向徐阳逸。再不敢相信地看着树木,再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她的目光,在一人一树之间流转不停。 聒噪的嘴巴顿时紧闭,所有人都看妖怪一样看着对方。 徐阳逸闭上眼睛,体会到温水在自己冰凉的胸肺里走了一遭,这才问道:“这里是哪里?” “明水省白县……县级市。”少女顿时有问必答,站姿无比规矩,声音停留在恭敬和温顺之间,切换得非常好。 县级市么? 徐阳逸轻叹了一声,难怪这里的修士和妖水平低得吓人。尤其,县,县级市,是根本不可能有三大势力的分部的,就算一些边缘的地级市都没有。即便三大势力想铺开,也没有这么多人。 “有几个家族,几个捕食区?谁的势力更大?” “三个家族,四个捕食区,修士的势力更大。” 徐阳逸点了点头,睁开眼看了看母鸡:“它是你的经纪人?” “是的!先生!”母鸡立刻蹲在了地上,动物的脸上似乎带上了一抹谄媚的笑容:“能见到您实在非常高兴!天色都仿佛明亮了起来!” 大雨依旧倾盆。 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让徐阳逸想起了猫八二。 明水省……好像离南通省十万八千里,在华夏的最北方。相隔上万里。 那条空间裂缝……居然把自己带到了这么远的地方吗? 自己突然消失,猫八二会不会已经狗急跳墙了? 这个词语用的不错……不过第一要务,是联系上天道本部。自己还要注册,还要和羽林卫联系,恐怕芙蓉也等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