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亲王出手(一) - 最强妖孽

第584章:亲王出手(一)

“oh……fuck!!fuck!!”萨维迪恩六世出现的一刹那,刚高声骂了一句,随后,立刻感觉到了什么。全身冷汗涔涔地跪伏下来,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面对着神灵。 他,只能看到对方地上,那一双赤脚,布满皱纹。 他,不敢抬头。 沉默,三秒后,一个老迈的声音叹了口气:“很好。” 第四秒,整个耶路撒冷,都震颤起来。 “刷刷刷……”半沙漠边缘的耶路撒冷,所有沙尘,齐齐升空,刹那之间,组成一片足足上万米沙尘暴,飞快追了出去! “嗖!”巨大的沙尘暴,瞬间刮过耶路撒冷,所有凡人,全都呆了。瞠目结舌地看着那片远去的沙尘。 磅礴如海,浩瀚如烟,堪比撒哈拉沙漠最狂暴的沙尘,然而,全城没有一个人,身上有一粒沙子。 “fuck……”一位白人,扑通一声跪在原地:“我……原来不信有神的……” “老天……”“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真主的怜悯,还是真主的惩罚……” 萨维迪恩六世,只感觉一双赤脚,从身边走过。无比苍老,但是,却如同史前巨兽,让他根本不敢动弹分毫。让他……满脸都长出了白毛,差点就显出原形。 十分钟后,当他再也感觉不到那股恐怖的灵压,这才站了起来。 然而,面前,八双眼睛,让他差点想冲上去撕碎那个狗杂种! “萨维迪恩六世……”阿拉衣冷声道:“耶路撒冷和欧美毫无瓜葛,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这里吗?” 萨维迪恩六世死死咬着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什么? 他已经完全知道这是为什么了……柳生……柳生这头蠢猪居然死了!而且召唤法阵还被那个小畜生拿到手中。欧美各族有什么秘宝,他们根本不可能告诉对方,这就导致了只有徐阳逸知道。萨维迪恩六世本人,完全没想到,这是哪个家族的狗屎秘宝!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间,对方召唤了他,他当然会来,能亲手报杀子之仇,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万万没想到,对方用那个该死秘宝,强行移形换位,他还在召唤之中,竟然被换到了一位亲王的面前! 现在,冷静下来,他才发觉,这里竟然是耶路撒冷! “杂种……杂种!!” 萨维迪恩六世会发生什么,徐阳逸根本不想知道。现在他只知道,逃,逃,以及逃。 楚昭南,柳生就在他身后,楚昭南正要招呼天空中流星一般射走的徐阳逸,还没动作,忽然,身边的柳生旦马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浑身颤抖,朝着他相反的方向拼命磕头。 “你……”楚昭南愣了愣,诧异地回过头去,一眼之下,看到了这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场景。 沙尘暴。 无比恐怖,庞大的沙尘暴,属于那种只能在纪录片里看到,根本超脱人想象的庞大。从整个耶路撒冷席卷而起,然而,并非龙卷风,而是一片沙的氤氲,铺天盖地,黄云漫天而走,所过之处,地上的沙尘仿佛受到命令一般,紧跟着飞入空中。让这场沙的风暴越来越大! 如今……已经好几千米范围,倾巢而出,狂沙背后的耶路撒冷都看不到影子。 “这是……”他愣在原地,狂沙顷刻便至,这一瞬间,他有身陷地狱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沙尘暴飞过,他仍然完好无损。身边的柳生旦马瑟瑟发抖,满身汗水,仿佛死过一次那样。 “元婴?”楚昭南声音无比沙哑地开口。 柳生旦马生理性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想开口说是,却根本无法发出声音,只要是修士,都能感觉到里面那股超乎一切,甚至金丹都无法企及的恐怖灵力。他只能轻轻地,无声的点头。 楚昭南沉默,他现在灵力全无,感觉不到这种可怕,然而,他却为那个人担心。 元婴修士的追杀……想起他让自己办的事情,他无法不担心。 随后,他就跳上了车。 “你要做什么。”柳生旦马嘶哑着嗓子,终于能开口了,这几分钟,他好似老了几岁:“过去,是找死。” “元婴真君亲自出手,他已经在耶路撒冷搞得天怒人怨……你……也要去死?” 回答他的,是吉普扬长而去的声音。 徐阳逸用尽全力地往前飞奔。 背上龙星群发挥出百分之百的效果,在天空中化为一道流光,拼命往世界地图上方疾驰。 叙利亚,土耳其,只要能逃过中东和欧洲交接的重要城市伊斯坦布尔,在意大利和中东之间,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缓冲地带。 巴尔干半岛。 而上面,有一个城市,叫做希腊。那里,有第二个欧美的神传世家! “只要越过伊斯坦布尔……就安全了!” 现在,什么都不能保留,他一抹储物戒,一滴鲜红的血液出现。 始祖圣血! 来自于塔古勒始祖的一滴近乎干涸的血液,它,能让自己沿着固定轨道传送一千公里! 但是,就在始祖圣血拿出的一瞬间,他忽然感觉,周围的灵气,全部都被截断了。 也不是完全,还有一丝,那么……启动就需要大把时间。而现在,每一秒都是生命。 “精灵之眼!”再次一抹储物戒,一块蓝色的水晶出现,顿时,身后的场景立刻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呵……”只看了一眼,他就恨不得龙星群再快几倍。 那……仿佛原子、弹爆炸的沙尘暴,用比他更快的速度追了过来! “这老怪物……”他死死咬着牙:“绝对不止元婴初期!” 忽然,在滚滚沙尘暴中,无数沙尘拼凑,组合,须臾之间,一张足足有数千米的巨大人脸,全部由沙子组成,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 是一位老者,满脸皱纹,仿佛快要入土的尸体。他缓缓张开嘴,竟然发出了人的说话声。 “停步。” “嗡……”顿时,四周的空间,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实质,形成一个若隐若现的囚牢,飞速朝着他囚禁过来。 “言出法随?!”脑海中,赵子七倒抽了一口气:“这,这就是元婴威能?” “只是初步!”徐阳逸咬牙道:“否则,他说停步,我就只能停步!” “但……就是初步,也足够可怕了!” 是的……对方暂时不能追上龙星群,不过,最多半个小时,绝对会被追上,而且,看对方的架势,根本是不打算停止。而半个小时……绝对不够他从以色列冲过伊斯坦布尔! “吾名,沙之白萨木.阿卜杜拉。”背后,那个几乎通天彻地的巨大人脸,平静开口,声音好比轰炸机在耳边飞过:“静坐于耶路撒冷已经七百八十二年。” “七百多年中,从未有人胆敢在耶路撒冷闹事。” “凡人的事情,由凡人解决。修士,只要伊斯兰教掌权,无一人敢越过耶路撒冷边界。即便教皇光之圣彼得,也不敢。” “然而,今日,你,一个微渺的异教徒,做到了。” 徐阳逸抿着嘴唇,背后汗毛层层泛起,龙星群挥出星辰的华彩,拼命朝始祖圣血中灌输灵气。 “你进入耶路撒冷,早已被真主暗示。我本不愿现身,但是,你竟然带着肮脏的异教徒法器,还胆敢和基督徒勾连。真主洞察一切,你……上天入地,无路可逃。” 逃逃逃逃逃……随着他最后一个字落下,四面八方的天空,齐齐回荡着他的声音。紧接着……临近内夫得沙漠的以色列,在徐阳逸前方,所有沙烁海浪一般树立而起,形成一面巨大的流沙之壁。 不知其长,不知其高,只感觉通天彻地,四面八方,尽皆为一片土黄。 徐阳逸心中升起一抹渴望,法宝终究是法宝,是完全被动的,灵宝可遇不可求,自身境界才是一切,其他都是外物。 遇到真正的元婴,别人想怎么玩都可以,活物,终究可以找到死物的破绽。 而沙之白萨木,已经在这样做了。 “哥哥?”赵子七紧张地说道。 “冲过去!”徐阳逸毫不犹豫,没有使用圣剑,对于元婴真君的一击,圣剑毫无建树。 留在原地,死路一条!明知前方是元婴真君的神通,也必须冲过去! 天堂地狱,本就一念之间。 “轰!!”人影如同流星,直接冲入沙烁之墙。身后上万米的沙尘暴中,无穷沙烁凝聚,一只黄沙之手在其中若隐若现。 “流沙之葬。” “卡卡卡……”所有柔软的沙烁,顷刻间凝结起来。徐阳逸身在其中,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仿佛凡人被封入了水泥墙。 “太强了……”他死死咬着牙,阿鲁多夫的祝福全部开启,就算这样,都感觉到身体被压迫得可怕。这件亲王法宝,号称绝对防御,如今,终于出现了界限。 刺耳的咔咔声,不停响起在周围,一片片金光磨灭,重生,随后……迅速减弱。 一股如同魔神一般的灵气,疯狂侵入他的体内,就算阿鲁多夫的祝福的防护,他也感觉皮肤寸寸裂开。不到三秒,大片大片的鲜血从肌肤喷涌而出,那是肌肉,骨骼,都无法承受如此狂暴的灵力,导致裂开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