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龙出生天 - 最强妖孽

第586章:龙出生天

天空中,一扇金色的大门,缓缓打开,一片悦耳的圣唱响起,无数灵气羽毛从空中飘然落下。随后,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光门之中。 “好久不见。”圣彼得淡淡道:“住手,白萨木。” “你在命令本王?”白萨木同样平淡:“你确定?” “本王只是在和你交涉。放过他,需要什么条件。” 白萨木微微一笑:“大公尚且不可辱,一个区区侯爵,居然敢戏耍本王。” “没有条件,他,必须死。” “白萨木……”圣彼得深吸了一口气:“这个人对本王有大用,我不想和伊斯兰教开战。” 白萨木嗤笑一声:“所以,你竟敢派人在圣城中放火?你是当本王死了不是?” “白萨木……”圣彼得轻声道:“如果,你杀了他,恐怕会引发战争。” 白萨木的声音终于停顿了一下。 “什么战争?” “欧美修行界对中东的战争,提拉宋家族也会参与。”圣彼得寒着脸踏前一步:“你敢动他,天主教和伊斯兰教,将会掀起腥风血雨。好好考虑一下吧,白萨木,宗派修士修的是信仰之力。一场圣战会死多少人,咱们比谁都清楚。” 沉默。 许久,白萨木微微一笑:“本王可以答应你。” 不等圣彼得松一口气,下一秒,他差点惊呼出声。 “如果他能在这一招之下活下来的话。” 话音未落,金色屏障轰然暴涨!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沙沙沙!”冲击波一样的沙尘暴,朝着四面八方喷射,一万五千米……亲王级别的威能界限,被白萨木全部激发!他下方,竟然出现了一个一万五千米的浅浅凹痕! “刷……”夜风送归鸟,圣彼得胸口急剧起伏,他想救徐阳逸?不,他绝对不想,更不想因此和一位亲王交恶,虽然本身已经交恶几百年。但是,徐阳逸身上带着巴别之塔的秘密,这,让他不能不从梵蒂冈跨越千万里赶来。 “嗡!”“嗡!”两人的灵识,刹那间散开,封禁周围三万米,一草一木,一花一果,纤毫毕现。 然而……还是没有。 “好运的小老鼠。”白萨木淡然开口:“亲王开口,绝无戏言。饶你一命,滚。” 他的声音不大,却如同滚雷,层层叠叠响彻几万米,甚至空中黑云都被吹开。 “再敢进入耶路撒冷,杀。” 谁都不知道,就在距离白萨木的威能边界二十米之外,赵子七的结界牢牢笼罩徐阳逸全身,屏蔽他所有呼吸,甚至心跳都停止,徐阳逸脸色铁青,宛若死人,死死握着拳头,保持一丝清明。 仅仅二十米…… 只要再多一分,他此刻已经化为飞灰! 同时,他的心中,涌起无限渴望。 实力,实力!以及实力! 金丹,他已经指日可待,但是……这还不够! 真正看到了元婴威能,仿佛天拉开了一道边,他野心急速膨胀。 “我还很年轻。”他闭上眼,身子都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期待:“修行不过百年,摸到金丹门槛,比其他修士快了三倍以上,元婴……并非不可能!” 半空中,两道神灵一般的意识,监视八分钟之后,终于收回。 圣彼得舒了一口气,白萨木眉头微皱,第一次产生了怀疑。 不在了? 真的不在了? 这短短几分钟,他能跑到哪里去? 是自己判断错了? 然而,无论他灵识怎么搜寻,都无法看到,赵子七的结界并非封印灵气,而是把人的灵气转入另一个世界,他没有通幽瞳,无法看清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情。 “你满意了?”圣彼得冷哼一声,拂袖而去,天空中,金色的大门随之关上。 白萨木没有走,下方的赵子七已经满头冷汗,他还有一点没有对徐阳逸说,那就是……他的结界不能多待!通幽瞳天生异体,待多久都没事,但是其他人,根本不能接触那个世界。他的极限就是十分钟,即便金丹,元婴都是如此! 而现在……已经是九分四十秒了! 他能感觉到,徐阳逸的生命意识在逐渐模糊,然而,他根本不敢开口,现在一旦开口,就是前功尽弃。 沉默,三分钟……四分钟……五分钟后,白萨木终于站起了身子,化为点点金色的沙烁,随风飘散。 赵子七立刻想解开结界,但是,脑海中马上传来一个挣扎的声音:“不……行……” 赵子七眼睛都红了,往日那么倔强,那么强大的哥哥,现在他都能听出生命的虚弱。 “他……还……没走……” 赵子七愣了愣,随后立刻明白了,对方怎么会甘心就这么离开?堂堂亲王被侯爵逃掉,无论说不说出去,就算自己都过不去心上这道坎。 “哥哥……”赵子七咬了咬牙:“但是,但是我的结界,是将你送入另一个世界啊……那个地方,根本不能久待!我,我曾经感到过,那里面有一股难以言喻的灵气,不,不是境界的问题,而是……而是规则一样……”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摇了摇头。 现在,无论如何不能出来! “哥哥,你,你还能撑多久?”赵子七看着对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咬牙问道。 徐阳逸嘴唇微微发抖,用尽全力眨了眨眼睛。 不是还能撑多久的问题…… 赵子七不知道,现在,徐阳逸几乎已经完全听不到他的话了。他的世界,已经变为了模糊摇动的黑白双色,甚至……有无数的身影在其中晃荡。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难道这就是人死之前的走马灯影像?身体完全感觉不到痛楚,只有一种本能,想越过这片黑色的屏障,走向那一边的世界。 就在这种焦灼的心情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微微的叹息。 “哎……” 随后,四面八方,啪的一声轻响,方圆万米,好似有什么东西被打碎。 那是禁制。 白萨木果然还在! 天空中,一声轻轻地冷哼,赵子七咬牙颤抖着,一丝灵气不敢泄出,足足三分钟后,他咬紧牙关,立刻撤销了禁制。 “呵……”徐阳逸猛然睁开了眼睛,全身冷汗,拼命呼吸着,仿佛鱼重新回到了水中。 眼前一阵模糊,他嘶哑开口:“安全了?” “安全了!我们应该安全了!”赵子七都快哭出来了:“哥哥,你怎么样!怪我!都怪我!我没说清楚,我这个结界,确实可以把人送到另一边,但是,但是那一边不能多待……我,我从来不敢去那边仔细看……我能感到,那边有一个怪物……” 徐阳逸咬着嘴唇摇了摇头,身体一阵阵的发冷,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因为刚刚从另一个世界回归,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却终于舒展开,平躺流沙之下。 太惊险了…… 只有二十米,他们就死无全尸,而这一次,终于从这个怪物手中逃了出来! “哥哥,我们上去吧!你的伤很重。” “不……”徐阳逸嗓子仿佛火烧一般,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等……” 赵子七点了点头,自己太急了,现在绝对不能功亏一篑。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足足八个小时过去,莽莽黄沙之中,“扑”的一声,徐阳逸终于拖着疲累无比的身体,从沙子底下钻了出来。 “咳……咳咳……”刚爬出沙漠,他立刻咳嗽起来,黑色的血液随着他的咳嗽声在沙漠上洒下星星点点的血花,四肢百骸无一处不刺痛。但是,他根本没有管这些,而是扑一声仰卧在沙地上,随后,看着星空,竟然笑了起来。 赵子七先是不明白,想了想,竟然也笑了起来。 两人的笑声很小,随后慢慢变大,最后,又变成一抹劫后余生的微笑,挂在嘴边,久久不逝去。 “总有一天,我们会变得很强……”徐阳逸目光带着无比的坚定,看着星空,肯定地,却又淡淡地补充道:“非常强。” “强到……元婴都无法主宰我们。” 赵子七目光明亮,用力点了点头。 这一次,对他们触动太大了。 一身亲王级法宝,周密的部署,还有各种巧合,到最后,遇到真正的元婴,一切都是虚妄。 只有自身强,才是真正的强。外物,永远不可靠。 “当初啊……”徐阳逸仿佛在讲故事,笑着说:“如果南州,我能更强……比现在还强,绝对没人敢把我们瞒在鼓里……” 他伸了伸腰肢,想站起来,却感觉浑身剧痛,咬了咬牙,才坐了起来,感慨万千地说:“来到这个世界,进入这个世界,了解这个世界……我要改变这个世界。” “你一定能做到。”赵子七抿嘴道:“五六十年的半步金丹,我在想华夏如果知道,会不会扇自己的脸,哈哈。” 徐阳逸微微笑了笑,他还是感觉非常疲乏,最重要的是,眼前那个黑白世界,并未完全消退,只是变淡了许多。模模糊糊能看到现实的影子。 后遗症么…… 他没有管这个,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让赵子七内疚,刚才,那是他们的最后一手,对方完全没错。 他一抹储物戒,一张仿佛割开的披萨一样的石质圆盘,滑落到手中。他深吸了一口气,火热地抚摸着这块石盘。 马丘比丘的太阳盘。 千年前的两界大战,守灯人,自己的身世……桀派的死亡……羽蛇神……小青的身世……地球所有修士的前线…… 剑尊……姜子牙……轩辕三妖……轩辕剑主……大晋王朝……歼星母舰…… 一切的一切,都在这块太阳盘之上。 虚与实之间的巴别之塔,君士坦丁献土,车奉朝……所有的所有……全部谜底,都在这座塔之中…… 那是千年前圣战的痕迹。 是地球所有修士共同抵御天外之敌的伟大圣痕。是地球不可告人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