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中东死神希里斑(二) - 最强妖孽

第588章:中东死神希里斑(二)

“哥哥!哥哥!”同一时间,赵子七在脑海中拼命喊着他的名字,都快哭出来了。 半个小时了……他不敢出来,而就在十分钟前,他的结界就要崩溃的时候,忽然,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从徐阳逸身体中冲出,居然无限延长了他的结界。 他很忐忑,如果结界破碎,那个老怪物还没有走的话……他们绝对不可能活着离开。但是,如果结界不破碎,哥哥怎么办? 是不是自己杀了他? 太蠢了!他很想用灵体给自己一巴掌,然而,这是徒劳的,灵体什么都碰不到,他其实是痛恨自己这个身体的,从小到大,虽然家族把他当种子培养,但是何曾有过真正的童年? 自己只有睡睡睡,睡着就升级了。醒来后,看到全都是长大了的人,他想说话,却迎来对方敬畏中看怪物的眼神。 但是,这个人没有。 在对方身上,他尝到了久别的亲情,不是家族那种恭敬中带着严厉,客气中带着疏离的亲情。对方话虽然不多,他们真正接触的时间也不多,而他却能感觉到,对方是真正地为他着想了。会陪着他冒险,陪着他聊天的感情。 一想到可能是自己杀了这个人,他心中五味杂陈。 然而,赵子七心中没有半点轻松,他知道,哥哥这次又没说错,对方确实没走,但是代价,却是哥哥现在一点点生命气息都没有了! 进入“那个国度”已经足足三个小时,怎么可能活着? “不……不行!”赵子七咬了咬牙:“哥哥说过,他不能永远帮我,我……我也得像个修士……” 沉默,他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数秒后,双手结出一个异常古怪的手势。随着这个手势结出,他身后一个黑白太极朦胧出现,缓缓转动之中,一道道黑白之气竟然和地面的双鱼座沉浮一起。全神贯注的赵子七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中,地面的双鱼,和他身后黑白的太极,居然完全同步! “鱼灯引魂开地府……”他缓缓闭上眼,话音刚落,周围竟然出现两盏巨大的古灯,并不是在他身侧,而是盘旋在两条双鱼的头部。古灯出现的一刹那,一股令其他修士胆寒的气息,升起在赵子七周围。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阴风环绕着他,或者说……不是阴风,而是幽魂,所有风中,仔细看都能看到一道道虚幻的人影。挥舞长袖,手舞足蹈,享受着为数不多,来往人间的欢愉。 “夜夜晶光射幽、户。”他双手猛地一合,一圈黑白之光从双手结合之处发出,一声清亮的大喊:“合!!” “卡卡卡……”随着这一声,他身后黑白太极散发出通天死气,黑白之气横扫方圆百米,随后……一道刻满符箓,贴着数不清黄色纸张的大门,在黑白太极的裂缝处缓缓出现。 狂风怒啸,吹动赵子七有些偏长的头发,然而,他的脸上却没有一点迟疑,死死咬牙,不后退一步。 大门之前,两道人影站立。牛头人身,马面人身。身穿古代甲胄,一拿锁链,一拿拘魂勾。目光不带一丝感情地盯着赵子七苍白的脸:“来者何人?” “通幽瞳赵家传人赵子七。”赵子七拱手回答。 “刷……”无数字迹在牛头马面之前闪现,足足几十米宽大,牛头看了半晌:“唯一剩下的灵媒世家么……准入,老规矩。” “是。”赵子七深吸一口气,在储物戒上一抹,一叠金色底面,上面勾勒着红色花纹的纸钱出现。 “不够。”马面淡淡看了看:“此处并非华夏神系的地界。你这点东西,只够进入阴曹地府。而不能进入中东的‘火焰之河。’” “火焰之河?”赵子七愣了愣:“这……不是阴司?” “东西皆有地狱,然此地狱非彼地狱。身为灵媒传人,这都不懂么?”马面嗤笑了一声:“神系无法跨国,下方仍是地狱,却不是东方的地狱。虽地狱,即阴司位面互有联系。然各大领域各有不同。你想进入西方地狱,可以,然,这点‘活钱纸,’还不够打开这道门。” 赵子七死死咬着牙。 不对……不对! 就算哥哥因为进入自己的结界太久,而被拉入那个世界……但是,从释义上来说,阴司有地狱,但地狱却不等于阴司。就像华夏的市县直属那样。阴司才等于“那个世界,”地狱却只是“那个世界”的其中一个去处。 那么,为什么哥哥直接去了地狱? 他没有死,只可能直接去阴司,没人能为活人量刑。邢都没量怎么可能直接去地狱?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去不去?”马面有些不耐烦了,瓮声瓮气地说道。 赵子七咬了咬牙,咬开手指,一滴鲜血落下,随后,三尊纸人,一辆纸马出现。和现代随意制造的纸车马完全不同,工艺精细至极,一道道繁复的符文交叠各个角落。 牛头马面眼中终于露出一丝动容。牛头道:“半个时辰。” “此处并非阴司所掌,半个时辰若出不来,你也永远没出来的机会了。” 说完这句话,马面一抬手,身后数十米高的青铜大门轰然打开,里面看不到一丝景色,全都是一片漆黑。 “嗖!”赵子七的身影立刻冲入其中。双手飞快结印,一只青色的蝴蝶风筝从他眉心飞出,带着一条绵延不绝的蓝色灵线,直冲无尽黑暗的深处。 四面八方,一道道凄厉的哭号,带着冲天烈焰,从他进入的一刹那,立刻焚烧尖叫起来。一枚古朴的八角铜铃飘荡在赵子七头顶,荡出道道青色波纹,将他牢牢保护其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风筝轻轻一震,随后猛然加速,朝着一个地方冲去。而蝴蝶头部,吐出一道白色丝线,立刻冲进了莽莽黑暗。 “嗡……”丝线倏然绷紧了,赵子七神色凝重,轻轻一弹。丝线仿佛利刃,割出一条血,他放在口中一珉,眉头皱的更紧。 “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也就是他,禁锢住了哥哥的灵魂。” “千万别是那个东西……”他心急如焚:“如此古老……悠久的气息……只能有一个可能……” 死神。 “不可能……这是不应存在之物,我现在根本没资格接触死亡世界的深层,能看到牛头马面都是筑基以后……但,如果不是死神……那又是什么?这种不详的气息,浓郁的死亡味道……不……我一定漏掉了什么东西……” 几乎就在同时,火山之前,希里斑抬了抬头:“看来,你和这位传人的关系很不错。” 徐阳逸的心情异常平和,在这里,甚至没有一点点愤怒,焦急,只有一种来自于火山口的召唤,让他一直走向那里。 希里斑的声音,就像黄钟大吕,弥漫在他的脑海。慈祥而安宁。 但是,他并没有动。 脑海中,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不能去,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打开地狱之门,和这个世界沟通的灵媒们,一生都只能用一次。一般是在自己即将死亡的时候,提前进入,做好准备转世重生。他现在用了,就再没有转世重生的机会。是不是觉得自己欠了别人一个大人情?”希里斑微笑着看着徐阳逸,随后摇了摇头:“我忘记了,在这里,你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说不了。” 他轻轻拍了拍胯下黑马的屁股,随着唏律律一声长啸,啸声还在火山口之中,他人已经到了徐阳逸面前,用马鞭抬起对方下颌:“想离开吗?” 就在他马鞭碰到徐阳逸的时候,徐阳逸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清明。神智回到脑海,立刻看清了眼前的局势。 “啪!”他下意识地打飞马鞭,男子微笑着缩了回去。随后,当他立刻运转灵力的时候,却发现…… 完全没有灵力! “这是……”他愕然打量了一下四周,拱手道:“前辈是?” “你可以叫我希里斑。”男子优雅地笑了笑:“或者阿兹拉伊尔,要么依兹拉伊也可以。” 随着说话,他的身形变为穿着黑色礼服的老者,还有提着灯笼,带着斗篷的年轻人,数秒后,又幻化为英俊骑士的模样。 没有一丝灵力泄出…… 徐阳逸警惕地后退了半步。对方的外形随意变化,一点灵力波动都无法感觉,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没有灵力,就是对方对于灵力的操控已经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更远在他之上。 “在想怎么离开?”希里斑忽视了他的警惕:“不用紧张,我从来没想过留你下来。” “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马低下头,他俯下身子,灰白色瞳孔注视着徐阳逸:“我立刻放你走。”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请说。” “拿上它。”他抬起手,将灯笼送到徐阳逸面前:“我会寄魂在里面。带我出去。” 徐阳逸目光微闪:“你……不能自己出去?” “当然不行!”希里斑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起伏,不知道是不是激动,竟然有一丝发抖:“我以死神的尊严起誓,绝对不会危害你一丝一毫。” 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