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中东死神希里斑(三) - 最强妖孽

第589章:中东死神希里斑(三)

“答应我,我立刻送你走!”希里斑闭上双眼:“如果回答no,你永远也不用出去了。” 他的目光,微微看向天空,在他的眼中,这片天空有一丝波动。 有人闯入…… 他强压心中的不耐,低下头,微笑道:“我会以中东死神希里斑的名称,和你签署一份协议。希里斑绝对不会伤害签约者,而且,希里斑还会给你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 他直视徐阳的眼睛:“比如,寿命。” 没有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徐阳逸总觉得……这位死神,有些过于急切了。 见面不到三十分钟,没有一点点苗头,也没有更多的证明,就要和自己签署约定。实际上,这份合约有必要吗? 如果是他真的站在绝对优势的一方,是传说中的神灵,还需要合约? “你……真的是死神?”他后退了一步,严阵以待。这个推测他都感觉有些荒谬,在这种地方,这种阵仗,四面八方数亿的死者进入对方脚下的火山,不是死神还是谁? “当然!”希里斑眯起眼睛:“你有怀疑?” 然,徐阳逸就感觉不是! 他见过真正的高阶修士小青,见过南华蝶母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掌,此人……没有那种君临一切的气度。 “哥哥!别答应他!!!”就在此刻,天空中忽然想起一声大喝:“他不是死神!!这里没有死神!他是骗子!他在骗你!!” 希里斑血红的眼睛,轰然喷出两道烈焰,脚下的战马,熊熊燃烧起来! “刷!”天空中,一道白丝以雷电之势射中徐阳逸的背心,随后,飞快地拉着他朝外走,刹那之间,就消失在这片空间。 “灵媒!!!”希里斑一声咆哮:“竟然有灵媒在这里!” 他死死盯着天空,说出的声音让空间都在震荡,而且……仿佛是三个声音的重叠。 男子,女子,老人。 “坏我大事……但是,你真以为能逃得掉?!”他猛地一抽战马,战马人立而起,随后,手中的欧式古灯倏然飞出,带起漫天赤色的火焰,立刻追了出去。 “呵……”外界,徐阳逸浑身一抖,睁开了眼睛。 “子七。”他抹了抹头,满头冷汗,刚才仿佛就是一场噩梦。他看着自己的手,喘气问道:“刚才……怎么了?” “哥哥!”赵子七抱了他一下,笑道:“刚才太危险了,那家伙不是死神!绝对不是!我刚刚才想明白!” “这里是伊斯兰教的地盘,神系不可越过国界。那么,这里的神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真主安拉!其他的都不是神!因为伊斯兰教是‘一神论’的教派!绝对不可能出现第二个神!”赵子七兴奋地一指数千米外的可兰经:“如果出现伪神,比出现异端还严重得多,可兰经是伊斯兰教圣器,会把对方立刻诛杀!不管对方躲在哪里!” 徐阳逸摸了摸他的头,沉吟道:“那么刚才的是……” “恶魔!!”赵子七肯定地说:“只有这样,他们才有操控地狱的能力。哥哥,你知道这里吗?” 赵子七对着周围划了一圈,双目闪亮:“欣嫩谷!这是欣嫩谷!我们在躲避那位亲王的时候,竟然不知不觉躲到了欣嫩谷来!” “欣嫩谷?”徐阳逸对这个名词有些熟悉,但是实在想不起来是哪里:“什么意思?” 赵子七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是位于耶路撒冷旁边的一条谷地。现在看似平淡无奇,但是几百年前,占据这里的是犹太教,他们认为,如果人犯罪严重就不配复活,因此犹太人认为不知悔改的人不配进入墓地安葬,只能扔到这个谷自然腐烂或者被焚烧。所以……这里,就被他们当做惩处罪人的地方。我听说,古时候这里每天尸堆成山。是罪恶和清洗的地方。” “这层黄沙下面,埋葬着不知道多少尸体。是中东阴气最重之地,而传说……七十二柱魔王中,有一位就常驻在这里。” 他收敛了笑容,神色异常凝重:“bune,布涅……死亡魔王……欣嫩谷,就是它的老巢。” 徐阳逸站了起来,感慨地看着周围:“意思是说……我们不知不觉跑到了魔王的老巢?而这尊魔王……被封印在欣嫩谷?所以,它才急着要我带他出来?” “只是我的推测,但是刚才那个人,很有可能是布涅,至少也是他旗下大将。不过,没事了,我们出来了,它追不到……哥,哥哥!”赵子七话还没说完,立刻跳了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徐阳逸胸口。 徐阳逸也有些微微失神。他的胸口,无穷黑光弥漫,随后,一盏古朴的灯笼,从他心脏处冲了出来。 没有血,带着长长的锁链,哗啦乱响。而灯笼被一团巨大的绿火包围,一张扭曲的脸出现在其中。带起无数冤魂的哭号。仿佛徐阳逸胸口开了个大孔,成为地狱的出口一般。 “还记得我吗?小家伙?”灯笼的四个玻璃面,映照出三张狰狞的非人面孔:“打搅我主的降临,你真是狗胆包天!” “现在……来了我的领地,你还想走?!” “给我滚回来!!” “哗啦啦啦!”锁链一阵乱响,徐阳逸全身黑气冒起,紧接着,“轰隆”一声!他四周空间诡异扭曲,竟然被拉进了灯笼之中! “刷刷刷”眼前一片黑白相交,他全身闪电一样冲入一条冤魂缭绕的隧道。然而,就在此刻,他身后一条白丝,紧紧拉住了他。 “别放手!!”赵子七的声音顺着丝线传来,无比焦急:“一旦被拉入地狱,灵气全部隔绝,咱们没有战胜它的办法!” “至少……要逼着他来到这里!这里是真实和虚假的交界,也就是传说中的阴阳相隔之处!在这里,无论是哥哥你,还是它,都只能用出一半的力量!” 徐阳逸毫不犹豫,一把拉住了丝线。 “吱吱吱……”坚韧的丝线,立刻将他的手割得满手血腥,他死死咬着牙,绝不放开。而缠在他另一只手上的锁链提灯,同样全力拉紧! “给本座……”徐阳逸一手反抓住那根锁链,怒吼出声:“滚出来!!” “刻耳柏洛斯!!” 是的……那三张脸,他太熟悉了。当初斩杀萨维迪恩七世的时候,记忆无比清晰,然而,却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却一切都明白了。 那里,是地狱的入口。 所以,守在那里的是“看门犬”----刻耳柏洛斯! 七眼黑狼! 火山之下,是真正的地狱! “难怪,你口口声声说是‘希里斑不会对你怎么样,’恶魔的契约,果然令人无法相信。” “吼!!!”三声剧烈的咆哮,从巨大的通道中传出,压倒所有冤魂的哀鸣,死死拉着另一头的锁链,呋呋呋的犬类笑声无比刺耳:“交出你拿到的盒子,咱们互不相欠,怎么样?” “呵呵……”徐阳逸胳膊肌肉暴起,锁链绷得笔直:“如果你不说,本座都快忘了这个东西。” “但是你提起,就再别想拿回去!” “那么,你就死在这里吧!!”随着这声咆哮,漆黑的虚实通道内,忽然被三道光芒照亮。烈焰,阴毒,寒冰,三系吐息,从另一端轰然而至! “绿线!” “轰!”荆棘之壁上,爆发出三团冲天光芒,并不是很坚实的壁垒被一轰而破,滚滚而来的三股龙息掀起三色冲击波,将这片黑色的数百米通道照耀地五光十色。 还不等荆棘之壁碎末飞溅,徐阳逸目光一闪,金箍棒毫不犹豫地从耳中飞出,“咚”的一声,一张血盆大口,带着令人恶心的涎水,已经将徐阳逸咬在口中,不顾荆棘之壁还没有破碎完毕,七只眼睛齐齐瞪着徐阳逸。 十几米大的狗头,庞大的身体如同小山丘一般,在这里,刻耳柏洛斯显出了它完整的形态,全身布满骨刺和鳞片,长长的鬃毛触须一般挥舞。另外两个头咆哮着:“火焰之河的蛆虫!你今天终于来到了我的地盘!交出盒子,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否则,你就等待主人降临的怒火吧!!” “现在,跪下,将盒子双手捧上,爬到我的面前来!以弥补你毁掉我计划的罪孽!” 它的狂叫震慑整个通道,不怕……完全不怕!这是地狱的主场!圣战之时自己实力完全不能发挥,一个区区侯爵后期,他翻手可以碾死!就算再不济,它还能呼唤主人的名讳。碾死他,如同蛆虫。 “是么?”徐阳逸浑身灵气轰然爆发,如潮灵气轰然震开血盆大口,铺天盖地地遮满整个通道。 无限接近虚位大公的灵力,让周围的空气都滞塞起来,刻耳柏洛斯满是涎水的大嘴如同被锤子打中,狂叫还没有结束,刹那间被击飞数十米外。 “吼!!”它翻身爬了起来,正要开口,忽然,七只眼睛愣了愣。 “这是……”它愕然看着周围,呆了足足数秒,随后,几乎有些呆滞地看向徐阳逸:“你……半步大公?!” “不……还要超过……这,这是虚位?!” 虚位大公的境界不惊讶,它就是虚位大公,但是…… 这他妈是三年的虚位大公!! 三年前,这个人在半步大公的萨维迪恩六世手下拼的你死我活,那时候才大公后期,甚至是初晋大公后期。 三年后,告诉自己……他虚位了? 开什么玩笑!

下一篇   第590章: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