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门(二) - 最强妖孽

第591章:门(二)

“哥哥!”赵子七惊呼了一声,虚位的战斗,他完全插不上手。 “无事。”徐阳逸目光沉吟地看着下方冲天而起的白骨森林,之前被白萨木追击的憋屈,对于刻耳柏洛斯欺骗自己的新仇旧恨,他从一开始就决定,对方不追出来则已,一旦追出来,他会彻底让对方明白虚位之间,也存在莫大差距。 “神龙踏山!” “轰!”全身青色的灵气暴起,腿鞭挥出青龙虚影,和三年前的青龙虚影不同,这一次,青龙虚影凝而不散,半空中一声悠悠龙吟,紧接着,一道青色弧形灵光如同月华洒下,将整个通道都染做一片青霞。 “卡卡卡!”稍触即溃!白骨森林在青色月华之下摧枯拉朽,伴随着刻耳柏洛斯狂怒的咆哮,不到三秒,半空中飘飞无数白骨碎片,第四秒,“咔!”一声脆响,徐阳逸如同坠落的流星,狠狠砸在刻耳柏洛斯脊椎之上! “吼!!!”一声疼痛至极的咆哮从刻耳柏洛斯嘴中发出,三个狗头中流淌出金色的流质火焰血液,然而,它恍若未觉,就在徐阳逸落地的刹那,背上所有毛发竟然化作一只只哀嚎的冤魂,张牙舞爪,铺天盖地,化作一片黑影的囚牢,在背上形成一个方圆数十米的黑色灵球,将徐阳逸牢牢困在其中。 “区区凡物也敢和超凡生命体对决?!”刻耳柏洛斯猛然抬起三头,狂喜至极的吼叫惊天:“呋呋呋!给你面子,你不要面子!就让我把你一点点地腐蚀!成为我身上的寄生虫!” “别西卜的胃袋!!” 刹那之间,那一片黑色灵球散发出通天黑芒,随后,竟然从虚到实。不到五秒,一个巨大的肉瘤长在刻耳柏洛斯的背上,一道道血红的经脉遍布,淌着恶心的黄色涎水,黄紫青三色的肉瘤拼命蠕动,甚至能看清里面一个模糊的人影。 “和我叫阵?!”三个头颅疯狂的叫声此起彼伏:“我在为死神哈迪斯服务的时候,你祖父都还没有出生!!” 它的话音还没有落下,肉瘤之中,轰然爆发出万道紫芒,一片汹涌的紫光将肉瘤照耀的几乎透明。肉眼可见,胃袋之中十条火龙狂野飞舞。 “十方炼狱。” “轰!!!”炙热的火浪随着破碎的肉末飞舞,剧烈的高温顷刻间让刻耳柏洛斯背部一片焦黑。它张狂的嘶吼顿时变为惨叫。随着肉瘤的崩溃,徐阳逸已经半蹲在他的背上,双手之间,一片浓烈的黑气冒气。 天启,蚀肉! “卡卡卡!”刹那之间,刻耳柏洛斯的身体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急速缩减!它口中惨叫连连,却根本无法摆脱背上的恶魔之手。 “杂种!!”它猛然一声怒吼,身上鳞片卡卡作响,随后,从鳞片下,无数毒蛇冒了出来,全部朝着徐阳逸咬去。 与此同时,它全身都在颤抖,紧接着,三个小上一圈的头,从三张嘴里冒了出来。撕裂皮肤,肌肉,骨骼,随着咆哮轰然挣脱。 几乎就在同时,它原本庞大的身体,变得只有十米大小,枯瘦,萎缩,被抓在徐阳逸手中。 通道中,一人一犬再次对峙,而这一次的刻耳柏洛斯,和刚才完全不同。 这一次,是纯粹的黑犬。 然而,它的头既瘦且长,不似犬,反而更似狼,嘴裂到了耳际,三个头之间,有鲜红的肉膜连接,嘴里的舌头,身后的尾巴,全都是一条粗大的毒蛇。 “这才是你的真身?”徐阳逸饶有兴趣地看着它问道。 “看到我这个形态的人,没几个能活着回去。”刻耳柏洛斯已经双目冒火:“就让我……一点一点地撕碎你,品尝你血肉的味道吧……” 背后脊椎还在隐隐作痛…… 这个人……很强!交手刚才不过几分钟,它已经完全能感觉到对方绝对有斩杀它的实力!就看对方付不付得起斩杀它的代价。毕竟,不在地狱杀死恶魔,就等于不死。而对方同样会受不轻的伤! 以自己的受伤来换取它暂时的被消灭,这就是它的筹码。只要是聪明人,不会做这种蠢事。它大约明白了徐阳逸的想法,对方也并不想斩杀自己,只是要拿到谈判的主动权。 “凡人……我再问一次,你确定要和我完美的形态动手?”它现在只有十米大小,阴森地盯着徐阳逸踱步:“适可而止,否则,我会将你的信息告诉一些世界上还活着的恶魔。我保证,它们的造访方式会让你记忆犹新。” 徐阳逸淡淡地看着它,忽然笑道:“你是觉得,你死后会在地狱重塑形体,而我杀死你,会身受重伤,这么亏本的买卖,本座不会做,对么?” “沙”刻耳柏洛斯眼睛暗了下去,他猜出了自己的筹码?那么他是要? “你错了。”徐阳逸手中一闪,鱼肠闪耀而出:“本座不会杀你。” 还不等刻耳柏洛斯松一口气,它立刻想起了什么,吃人一样死死盯着徐阳逸。 “没错。”徐阳逸冷笑一声:“本座会将你日夜囚禁,不死不活。” “你找死!!!” “吼!!!”三只犬头,四只舌头,同一时间喷发出滔天黑光,呈环形从刻耳柏洛斯身上散开,所过之处,空间被割裂出无数痕迹,随后片片崩溃,化为道道虚无。 然而,就在光芒闪起的同一刻,随着一声惊呼,又立刻退散。 “嗡嗡嗡……”整个通道都震颤起来,哀嚎的冤魂在刹那间停止了呼喊,一股让刻耳柏洛斯心惊胆颤的灵气,从徐阳逸身上升起。 “卡卡卡!”所有黑光,在距离徐阳逸身前二十米处,轰然碎裂。 “还有!果然还有!”刻耳柏洛斯吃人一样盯着徐阳逸,这就是当初击败它分身的那一招杀招,对方果然还有! 之前在白萨木追击下,徐阳逸保留了这一招主动招式,现在派上了用场。 “好运的杂种……跨越大境界的招式,就连我都没有……他竟然会有!多少天才最多越小境界反杀,他却能跨越一个大境界!这小子……这杂种……太可怕了!任由他修炼下去,他未必不是下一个赫拉克勒斯!” 它没有动,不敢妄动。 通道之中,刹那间寂静,只剩一片大公灵力在沸腾。 一人一犬,满含杀意的目光在对峙,但是,谁都没有先出手。 “你说,这一击,能不能把你打得半死不活?”徐阳逸轻轻揉着指尖:“或许就这么将你拖出去,放在耶路撒冷门口,是更好的选择?” 刻耳柏洛斯双目一凛,这小子……简直比它还歹毒! 战? 不战? 两个念头在脑海中疯狂徘徊,它心中一团乱麻。 他都不知道这小子怎么会有大公级别的杀招,然而事实就是,对方确实有。而且,现在还能用出来。 自己失败之后,它设想过,这一招是时效性的?是阶段性的?但是,都不是。 有就是有。 “小子……”三秒后,它倏然抬起头,目光中凶光闪烁,仿佛下定什么决定一般:“是你逼我的!” “去死吧!!” “以我刻耳柏洛斯之名,呼唤吾主之名!情欲魔王桀派,请君临此地!!” “轰!!!”话音刚落,它的身体爆发出万道黑光,一个极其古老,带着无比威严的名字,纹身一样出现在它全身,这个名字透露出冲天血光,在半空中融合成桀派二字的希腊文。紧接着……所有文字都化为道道符文,开始构筑一个数十米大的传送门。 “嗡嗡嗡……”令人心颤的空间撕裂声,响彻通道,一股让人臣服乃至膜拜的威压,从漩涡一样的传送门中轰然而起。 “杂种……膜拜吧!匍匐吧!像蛆虫一样颤抖吧!”刻耳柏洛斯兴奋至极,尽管它召唤主人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然而,比起让眼前这个杂碎死无全尸比起来,剧烈的愉悦已经让它忽视了代价。 然而,出乎预料,徐阳逸根本没有害怕,反而做了个请的手势。甚至手都抄在了衣袋里,好整以暇地看着它的表演。 以为自己耍猴吗? 刻耳柏洛斯几乎要仰天大笑,无知的蠢物啊,他大概还不知道桀派是谁吧……那可是距离现在时间线最近,最后的魔王,和外面流落的使魔,恶魔这些完全不同,血管里都流淌着高贵的地狱之血。 “问我服不服?” 它张狂大笑着看着徐阳逸,三个头颅裂开血盆大口:“现在我就告诉你!不!永不!!” “向我下跪,向我祈求吧!无知的凡人!!” “主人降临的一刻,就是你陨灭的时候!!” “哥哥。”赵子七在脑海中喊道,他的声音虽然不焦急……但也有点急切。 “无妨。”徐阳逸微笑道:“我很期待它接下来的表演。” 同时,他心中也在推测着,一条隐约可见的暗线,已经被他拆出了一丝头绪。 他一直有一个疑惑。桀派敢冒世界大忌勾结真武界,难道真的没有一丝后手? 这说不通。 直到刻耳柏洛斯呼唤桀派的名字,他才有了一些明悟。同时,也能解释为什么刻耳柏洛斯要潜伏在萨维迪恩六世身上。 “这应该是它早就计划好的阴谋,他甚至早知道圣器的真面目,所以,才从百多年前就谋划夺舍萨维迪恩六世,它的目的和我应该是一致的。都是找出塔的所在。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

上一篇   第590章:门(一)

下一篇   第592章: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