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时光如梭(二) - 最强妖孽

第60章:时光如梭(二)

“这里有没有羽林卫的分部?” “你,不,您是羽林卫的人?”愣了一秒,少女的语调忽然拔高了一个声调,声音都结巴了:“请,请问您,是,是注,注册成员?” 徐阳逸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 少女和母鸡的神色顿时焉了下来。 树后面的少年轻轻舒了口气。 徐阳逸眯着眼睛朝国道看去:“他们特聘我,我还没去。” “特,特聘?!”下一秒,三声惊呼从他身后传来,徐阳逸收回目光,看着狼妖道:“如果没有,带我进城,给我买张去檀山市的车票。” “可以!”狼妖立刻回答,眼睛里的光芒顿时闪烁了起来。 “不必!”话音刚落,少女的声音紧接着响了起来:“虽然我们白县没有!但,但我们家族可以帮助您和羽林卫联络!您大概不知道,根据最新的条令,任何新加入羽林卫的修士要去分部注册,必须先通报!经过核对修士身份证之后才能引入!” 徐阳逸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什么时候发行的条令?” “三年前!”少女脸色有些泛红,强压着心中的激动:“三年前,丰邑市朱红雪大案,被成为五十年来第一大案!朱红雪您知道吧?就是那只九尾银狐血统的老妖怪!天妖榜排名第九的老怪物!” 没有任何人看到,徐阳逸抄在裤袋里的手狠狠捏了下。 三年前?丰邑市朱红雪大案? “具体说一下?”他感觉心脏都在加速,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问道。 “这件事情闹得非常大。”少女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三年前,著名的修行界顶尖势力,天道毕业大会……天道您知道吧?修行界最负盛名的学校!从里面毕业的学员和我们这些边缘修士可不一样。不知道有多少机构红着眼睛等着聘用他们!如果是当届一省魁首……啧啧……全华夏都只有这么不到全身手指头的数量。每一届魁首待遇足可以养活一个小型修行家族!” 少女本来说的无比兴奋,仿佛她就是魁首一样,但是不经意间看了眼徐阳逸的脸色,却猛地停住了嘴,干咳一声,尴尬地说道:“对不起……您……我跑题了,您不会见怪吧?” 她眼中,徐阳逸是微微垂着头沉吟不语。她以为对方是嫌她烦躁,但是她却根本不知道,此刻的徐阳逸,五味杂陈。 “继续。”他习惯性地摸了摸裤兜,没摸到烟。 “是这样的,那一届,天道系统不够完善,朱红雪血祭了南通省修行家族七千余人,甚至还有八名筑基前辈!听说那一战,血流成河,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 徐阳逸幽幽叹了口气,轻轻笑了笑。 有的…… 有两个人,最后,有两个人活着出来了…… 他,和救走的楚昭南。 “朱红雪还活着吗?” “当然!”少女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不过她消失了,金丹真人追查都没有查到她的下落。现在,她已经是天妖榜第一名!悬赏金达到一百二十亿!” “呵……”徐阳逸抬头看着天空,任凭雨水拍打在他的脸上。 雨水带着一丝夏夜的寒冷,他的心中,却泛起一股炙热的杀意。 你还没死。 真是……太好了。 你要死了,死在金丹真人手中,岂不是太便宜了你? 我答应那八位筑基修士的誓言,又怎么能完成? 他的目光变得有些冷:“那一届的魁首,没有人问起?” “当然有!”少女不知为何,感觉有些发寒,应该是错觉吧?她抖了抖身子,笑道:“当届魁首楚昭南,可是活着出来了!唯一一个活着出来的人!现在正在羽林卫任职呢!” 徐阳逸的目光倏然闪亮,随即又隐没了下去。 听到这里,他已经确定了。 庄周梦蝶,一梦三年。自己进入时空裂缝之后,外界的时间竟然已经过了三年之久! 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初那八位修士? 有多少人还记得现场万人共抗半步金丹的老妖? 更不会记得……有一个魁首,在拥有枪斗术,四a资质的楚昭南手下拿到了真正的第一。 天道是要给所有人一个说法的……他自己一梦三年,只能让楚昭南得这个第一。 也好,还有一位值得他看重的熟人活了下来……从那场尸山血海的地狱里…… “但是很奇怪,楚先生从来不在人前说他是第一名,甚至第一名的颁奖典礼,和以第一名的名义做的活动他都不参加……”少女若有所思地说:“去年,天道为了重建丰邑市分舵的威信,邀请了最近十年的魁首回去参加。他还是没去……” 徐阳逸笑了笑,理应如此,那么骄傲的人,没真正打败自己,怎么可能会要这种施舍一样的第一? “他现在……还好吗?”他淡淡地问道。 “当然了!可牛逼了!羽林卫最年轻的军团长!虽然只有五十修士军团,但是也是军团长啊!被羽林卫正式承认的军团只有两百个!想加入军团的注册修士却有三十多万!”少女的脸又红了起来,抿着嘴巴,一脸的倾慕根本遮掩不住。 徐阳逸好笑地看着她:“你很喜欢他?” “……长得帅,个子高,修为高,家庭也好……”少女脸上浮现出两个小酒窝,微红地埋下头去:“不过,我就想想……” “带路吧。”徐阳逸点了点头:“去你们修行的地方,帮我联络羽林卫。” “没问题!”少女立刻兴奋地回答道:“我们周家,可是白县三大家族之一!保证用最快的速度上交您的报告!” 徐阳逸笑了,朝着少女抬了抬下巴:“家族?你有家族?” “当然!”少女脸色发红地挺了挺胸:“白县周家!您随便打听,白县修行界没有不知道我们的!” “而且婷婷少主可是周家的独女!”母鸡立刻兴奋地补了一句。 徐阳逸这次是真的开心一笑。 因为他记得,少女刚才说过,白县只有三个家族。 只有三个家族,周家是第三“大”家族。 值得玩味。 当徐阳逸看到停在路边那辆半新不旧的比亚迪的时候,觉得自己的猜测很可能就是事实。 “请,请……”少女有些尴尬地帮他打开了车门,干笑道:“修行家族不比几大势力,大多数条件都很艰苦……” 徐阳逸微微一笑坐上了后座,闭目养神。 没有戳穿这个爱面子的少女,当初,他站在天下独步,那些一省顶尖的修行家族说是富可敌省丝毫不夸张。现在说什么修行家族大多条件都很艰苦,非要往自己脸上贴金…… 那就贴吧。 白县不大,作为一个县级市,比普通的县要大一些,但是比起丰邑这种西部省会来说,却小了不止一星半点。 现在已经是深夜,如果是丰邑市,此刻同样是车水马龙,甚至说才到一些夜猫子精神抖擞的时刻。然而在白县,别说路边早就没有开门的摊贩,就连路上的行人也是稀稀拉拉。昏黄的路灯在雨中映照出城市破旧的身影,也映照出了“周家武馆”这四个斜斜挂在一栋五层高的小楼上的招牌。 虽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徐阳逸都没想到,白县第三“大”家族,还要超出他的预料。 这是一条胡同巷子,两边的小楼房又破旧又拥堵,中间的道路大约只有两米宽,车都开不进来。如果不抬头,根本不可能想到这里还有一家武馆。 显然,在事实面前,少女的贴金行为也戛然而止。轻咳了一声,斯斯艾艾地说:“外面看着不怎么样,不过里面还不错……现在修行家族大多条件艰苦……” 徐阳逸笑着点了点头,和对方一起走了进去。 周家武馆是在顶楼,里面确实比外观要好。地面清一色是用一种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实木铺制,一条“周家百年太极武馆”的横幅醒目地拉在正中。徐阳逸看了一圈,问道:“你家人呢?” “我就是馆主……”少女咳嗽了一些,有些不自然地说:“我,我叫周婷婷。父母早就去世了,咱们武馆虽然说看起来一般,但是这个地方,可是白县为数不多的灵气浓郁地之一……” 徐阳逸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听到自己是羽林卫注册修士就这么热情的原因了。 周家不知道是不是正统的修行家族。不过就算是,承接的道统多半也就是野鸡路子。全华夏修真协会不予承认的那种。别说筑基前辈,练气中期他们恐怕都出不了一个。属于最底层的边缘化修士。上,挨不着顶级势力一点边,下,他们也确实比普通人强,起码这个少女一个打七八个壮汉没什么问题。但这种上不挨天下不接地的处境,正是修行界中的弱势群体最尴尬的地方。 她恐怕都没人指导过怎么修行,能自己靠着野鸡道统摸爬滚打冲入练气初期已经算天资不错了。现在,看到自己这个正牌的,她眼中根红苗正的“富二代,”肯定要好好巴结啊!指点一下对她修行前途也有莫大帮助! “请,请用茶。”想法还没完,周婷婷已经捧出一盏香气四溢的茶端了过来。徐阳逸并没有忽略茶中微薄地几乎不计的灵力,更没有忽略对方脸上稍纵即逝的肉疼神色。 他微笑着接了过来,喝了一大口,点了点头:“茶不错。” 周婷婷目光波动了一下,抿着嘴唇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