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虚与实的裂缝——撒哈拉之眼( - 最强妖孽

第594章:虚与实的裂缝——撒哈拉之眼(

三天后,圣约翰大教堂再次封闭。 十个传送法阵齐齐汇聚,一共十二条人影聚首圣约翰大教堂。和上一次不同,这一次,和他们一起前来的,还有诸多的真实人影。 一名名修士,大多修行岁月不超过一百岁,但是几乎全部都在侯爵中期以上。甚至还有一两个达到了侯爵后期。 这是十大家族,以及梵蒂冈真正的精锐。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不问可知----巴别之塔线索汇聚,数千年的坟墓里,藏着失传的一些秘密,比如……早已失传的炼金术?或者圣药配方?更或者……某些直通大公的修行心法? 谁都想要分第一杯羹,尤其,这座坟墓存在至少三千年以上。里面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大危险,它是一个存在于记载又不存于世的巨大宝藏,更是历练自己后人的绝好机会。 然而,茫茫一百多号人,在圣约翰大教堂的主位根本没有座位,而是从开头到现在,全部半跪于地。因为就在他们前方,五十米处,十三个伟岸的身影坐在那里。其中,只有三个是真人,其余全都是分身。 没有人敢肆意开口,咳嗽都没有一个。从圣约翰大教堂投进来的阳光通过彩绘玻璃拉出斑驳的五彩光影,将近五百年来第二次大公圆桌会议渲染地一片肃穆。 “沙……”塔古勒家族阵营,一名脸色苍白,穿着黑色西服的瘦削男子,在地上写了一行字。身边的女子看了一眼,随后就瞪了他一眼。 他写的是:在座的都是大公,怎么会有一名侯爵? 女子立刻写道:你修炼太久没有出来,这是新晋大灵术师x,当然有资格和大公坐在一起。 而所有大公,脸色都无比肃然。李森各,劳伦斯坐在首座,随着劳伦斯的站起,就连大公的交谈声,都全数熄灭。 “我们终于等到今天了……”他深深吸了口气,颤声道:“赞美……” “闭嘴!”四五位大公立刻哼了出来:“停止你的赞美,赶紧进入正题,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可是巴别之塔……”斯科里斯此刻完全没有和徐阳逸计较的心情,眼睛中都泛出了红色:“别再为其他事情耽搁时间,现在,立刻!否则……我不保证不会唤醒地下的亡者。” 劳伦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这只是他的习惯好不好? 李森各干咳了一声,也站了起来:“巴别之塔,埋藏着多少秘密,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敢肯定,里面一定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宝库!几千年的宝库!” “从现在开始,一年以后,所有家族禁止交战。禁止交恶。全力备战巴别之塔。各大家族带入五人进入,收获自取。这是教皇冕下定下的基本准则,各位有没有疑问?” “既然是光之圣彼得冕下开口,我认为非常合理。”“毫无异议。”“这是千年一遇的大事,这种时候,必须放下成见,全力一心。” 劳伦斯扫视了一眼,点点头:“好,现在……请大家拿出我们的钥匙……” “千年的秘密,将在这里打开,今日,注定是一个名垂史册的日子。”他的声音都因为过度的激动而嘶哑,身体都有些微微发颤:“而在座所有人,必将名流史册!被后人,被后辈修炼者永久传颂!” 没有任何异议。 即便是大公,现在在场所有人,心脏都抑制不住地狂跳,无比谨慎地拿出一份古旧的石质圆盘。 仿佛分割的披萨,谁都没有将它放到桌子上,而是死死握住边角,十二个人全都站了起来,目光凝重中带着极度的炙热。 马丘比丘太阳盘,独缺双鱼。 “快。”斯科尔斯的分身抿着嘴唇,死死盯着徐阳逸:“难道还要本大公请你!” 徐阳逸终于站了起来,淡淡扫了对方一眼。终于拿出双鱼座的石盘。 十二只手汇聚一处,就在双鱼座石盘靠近太阳盘几公分时。忽然,十三道低低的惊呼响起,太阳盘发出一片蒙蒙白光,一股难以抵御的力量倏然冲击到每个人手中。一震之下,黄道十二宫的星盘,齐齐浮空! “嗡……”一股晦涩的,带着历史厚重气氛的波纹,从太阳盘上轻轻出现,一种古怪的共鸣,让十二块碎片齐齐合拢。“刷”的一片白光,现场就算大公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轰!!”一道无形波纹,瞬间横扫整个纽约。所有景色都仿佛在此刻模糊了一下,每一个凡人都以为自己看错了。 “刷拉拉!!”难言的共鸣,震得在座所有人衣衫猎猎作响。李森各,劳伦斯死死抓着桌子边缘,根本不顾他们如同暴风之中的船帆一样挥舞的衣服,眼前的一切,没有任何人舍得错过一丝一毫。 一个圆形的石盘,散发着一道道白光,在空中缓缓旋转。它普通,看起来没有一丝特殊,身体上满布岁月的痕迹。然而,它又不普通,那种跨越千年的,并非威压,而是一种让人心灵颤抖的力量,让在座所有人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扑……扑……”下方的侯爵,已经满头大汗,浑身打颤地以额头触地。明明没有威压,却仿佛一位看不到的神灵在扫视全场。 “这就是……”劳伦斯手抖得如同中风,伸过去抓住圆盘:“几千年的传说……神人之塔的钥匙?” 但是,他没有抓住。 他的手直接透过了马丘比丘太阳盘,居然抓在空中。 所有人都愣了愣,随后,天空之吼的化身沉吟道:“虚与实之间……” 能看到,却无法捉摸。 在这种足以名留青史的机遇下,谁都没有注意到神色如常的徐阳逸。 “呋呋呋……愚蠢的人类,巴别之塔的钥匙受到门的限制,他们怎么可能抓得住?” 徐阳逸低声道:“我要抓住,怎么做?” “为什么?”刻耳柏洛斯表示不解:“人类是最卑劣最反复无常的生物,你拿到钥匙,他们进塔就会杀了你。因为没人知道这把钥匙在塔里还有什么用。而且,如果这座塔进入就会关闭呢?如果下一次打开还需要钥匙呢?” “谁掌握了钥匙,谁就掌握了欧美的主动权。他就算不在欧美,欧美所有修行家族都会记得他。呋呋呋,实质上的好处有,后续的无形好处更是大海一样。你觉得,特别是梵蒂冈这样的神棍组织,会容许你将钥匙握在手里?不仅如此,你手里还有‘门,’不把这两个东西交出去……呋呋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徐阳逸嘴角微微翘了翘。 死期么? 未必! 他敢来,当然不会考虑不到这些。但这因为如此,他才显得奇货可居,他的想法恰恰相反,有门在手中,不到巴别之塔结束,这些人根本不会也不敢动他。 刻耳柏洛斯有句话说对了,人确实反复无常。但是,它还不够了解人。 人,容忍力几乎是无限的。 只要踩好那条钢丝就可以。 “这么巨大的隐形优势,本座怎么能让你们握在手中呢?”他收敛了笑容,看向眼中同样急切,但是已经带上了一抹不耐烦的十几位大公,沉声道:“诸位。” “闭嘴!”斯科里斯心中无比焦躁,千年的大秘密机缘就在眼前,却可遇而不可求,这种沙漠中看到海市蜃楼的感觉让他心如猫抓。徐阳逸这句话,让他终于找到了泄愤点。 “这里还有你说话的份?”他脸上,终于展露出了一丝冷笑。这个小杂种,从开始就很不顺眼。居然敢和自己顶嘴? 恐怖大公斯科里斯,这个名字在欧美修行界可以止婴孩夜啼。侯爵之时他就杀了不知道多少人,说是双手沾满鲜血都不为过,让黑女巫家族直接宣布开除他。他创立了如今在北美麦金利山上的死亡冰宫,成为亡灵法师的聚集地。就在谁都以为他被修行界追杀致死的时候,麦金利山顶,他突破大公。 世界至尊之一的身份,让他更加肆无忌惮。麦金利山周围早已经是一片死城。动物都已经死绝。常年被追杀,让他心态极度扭曲,在晋级大公之后全面爆发。其中之一就是…… 只要站在不同的立场,敢于反驳他,除非大公,必须死! 几百年来无人敢和他顶嘴,上一次,徐阳逸顶了。这一次……他竟然又在这种好死不死,烦躁不堪的时候来打搅他! “你以为你是谁?”他转过头,心中的烦躁已经让他不想按捺自己的暴虐,在场无数侯爵可以供他杀戮,不过都有后台,这个区区x有什么?圣药对自己半死人有个毛用? “让你过来,让你坐着,是让你聆听,接受,没人要问你的想法。还是你觉得你去了耶路撒冷一次,被打的像野狗一样逃回来,就有资格在本大公面前指指点点?” “大公之下皆蝼蚁。”他苍白的眼珠带着浓浓的嘲讽看向徐阳逸:“现在,滚出去。” “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毫无利用价值的垃圾。”

上一篇   第593章:门(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