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虚与实的裂缝——撒哈拉之眼 - 最强妖孽

第595章:虚与实的裂缝——撒哈拉之眼

所有大公的目光都转过来了,现在,对钥匙的无计可施,让他们按捺着焦躁来看看眼前的好戏。 “要不要阻拦?”劳伦斯在灵识中对李森各说道。 “噢,为什么?”李森各冷笑着看眼前的一幕,号称仁慈的他们此刻没有一丝怜悯:“恐怖大公的名号,是他杀出来的。现在他明显要杀人,你想为了x和一位大公反目?” 劳伦斯沉默了一下,还是犹豫道:“他好歹是巴别之塔开启的主要成员,也幸亏他,才能从耶路撒冷……” “我觉得你的忠诚有问题。”还不等他说完,李森各就冷冷道:“我们第一要务,是考虑如何为主奉献。他并非信徒,属肉体者还妄图得到主的光辉?或者,你认为这片碎片应该由他掌握?” “钥匙,必须掌握在我们手中。”他苍老的手笼在袖中,狠狠捏了一下:“无论如何!” 现场,一片沉默。 每一位大公分身,都带着毫不掩饰的事不关己的目光。甚至带着诸多赤裸裸的戏谑,看着眼前的一幕。 大灵术师,要给面子,但是这个面子比起巴别之塔来,就天差地别了。 “你们就这样对待找到最后一块碎片的英雄?”徐阳逸也坐了下来,甚至拿出一根烟点了起来。态度之嚣张,让所有人为之侧目。 “他疯了吧?!”下方的侯爵,已经有人低呼出声:“这可是恐怖大公啊我的老天!他是在找死吗?!” “就算他是大灵术师,现在又没有圣白十字会的人在场,这……”“fuck……x阁下是在找死吧?”“恐怖大公根本对他无所求啊!他,他这个态度……” 斯科里斯愣了愣,随后仰天长笑。 第三次了。 第三次让自己如此厌恶了。 事不过三,他觉得,是有些事情该解决了。 看样子,自己上一次提醒他管好自己的贱嘴,并没什么作用呢。 “英雄?”他低下头,嗤笑道:“我更愿意称呼为烈士。” “轰!”话音刚落,一股浓浓的死灵气息扑面而来,刹那之间,方圆千米之内,树木顷刻间枯萎,一圈诡异的黑色从圣约翰大教堂下弥漫,仿佛打开了冥府的大门。一只只动物,飞鸟,身子一抖之后,立刻掉落到了地面。 他动了真怒。 “x先生,如果你把钥匙留下离开,本大公或许可以保你一命。”李森各微微一笑,很适时地开口道。 徐阳逸同样微笑着看了过去,目光中带着明显的轻蔑,态度却无懈可击:“不,需,要。” 李森各笑容冷了下来。 “不知好歹。”他轻轻哼了一声:“唯一的退路,给你还不要,那么,就带着你死要面子的心下地狱去吧。蠢货!” 就在斯科里斯的灵气膨胀到最顶峰的一刻,徐阳逸终于开口了:“你确定?” “我很确定。”斯科里斯全身衣服猎猎作响,无穷黑气冒出:“你,会死在这里。” “那么,好吧。”徐阳逸后退一步,一把拉开自己的西服,对着自己的心脏比了比:“我还打算告诉各位,怎么打开这扇门呢。” 瞬间沉默。 事不关己的各位大公,倏然抬起了头,十几道目光直射徐阳逸。仿佛要用热度把他融化。 斯科里斯苍白如死人的脸上,一股叫做尴尬,难堪的红色顷刻弥漫。 他知道怎么开门!? 这不可能!他的信息都是十大家族告知的!十大家族都不知道,他居然知道!难道是耶路撒冷有人告诉他?见鬼去吧!他没有在耶路撒冷被烧死已经走大运了! 然而,他没空想这些。他现在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侮辱,一个无形的巴掌“啪”一声当众扇在他的脸上,让他整个脸都肿了起来。 刚自己说要杀了他,现在,还能杀?还下得去手? “小子……”他牙齿咬的咯咯响,无穷死灵包裹成球轰然轰出:“你找死!!!!” 挑衅大公威严。 杀无赦!! 然而,死灵之球带着刺耳的尖叫,怨灵升腾地刚飞出一米,顷刻间,六七个声音顿时响了起来。 “不行!!”“斯科里斯,你疯了吗!!”“给我住手!!”“谁允许你杀尊敬的大灵术师?”“你把欧美的隐形条约放在哪里?!” 紧接着,那一个一米大小的死灵之球,首先被燃烧起来,这是黑女巫家族。熊熊烈焰让温度陡然升高。 接下来,就是连同火焰一起被冰冻,那是塞壬家族。 跟着,五六道同样磅礴的灵气以间不容发的速度轰在死灵之球上,刚刚飞出不到十公分,轰然破碎。 斯科里斯的脸火辣辣地痛。 这……是逼着其他大公打他的脸! 甚至他看到了李森各都出了手!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刚才一个个事不关己,现在因为对方一句话,刚才还事不关己的一群人,居然马上翻脸无情!联手轰散了自己的魔法,这种讽刺,他无法接受! 尤其现场还有这么多后辈! “谁要拦我,谁就是我的敌人!”他苍白的脸上,青筋都冒了出来,咬牙切齿地看着所有人:“你们什么意思?!居然对我,一个大公动手?!” “就因为这个杂种?!” “斯科里斯。”胡子编成了艺术品的矮人冷笑道:“这里是圣约翰大教堂,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或者……你想和整个铁炉堡为敌?” 多么的正义凛然。 李森各暗骂一声,这死矮子居然一句话把他套进来了,他不得不强笑道:“是啊,现在巴别之塔最重要,其他的事情,我们等等再说?” “哦?”徐阳逸的声音好死不死插了进来:“刚才李森各冕下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呢?” 再次寂静。 啪啪两个无形巴掌,一次扇了两个大公的脸,这句话让李森各都没法接下去了。 “这小子,我喜欢。”安东尼奥微笑道:“挑衅大公,是愚蠢。但是挑衅之后还活的好好的,那就是过人的智慧。” 没人开口。 气氛很诡异,谁都看得出来,徐阳逸根本没给两人面子,台阶都撤了。但是两人就是发作不得。 斯科里斯和李森各杀人的目光立刻射了过来。在他们无比尴尬的大锅上,安东尼奥还加了一把火! “好了。”劳伦斯叹了口气,站了出来:“我想,现在还是听听x先生说什么最重要,不是么?” 也没人拒绝。 强压着心头火山一样的怒火,所有大公再次坐下。斯科里斯看向徐阳逸的目光带着充沛的杀意,细白的手指不停摩挲。而李森各则是面目阴沉,一语不发。 徐阳逸却站了起来,让每一个侯爵都目瞪口呆。 平时……在自己面前宛若天神的师尊,家族的支柱,居然被人这么轻蔑了,还忍了下来? 这个侯爵怎么做到的? “太难以置信了……” 这句话弥漫在每个人心中,没人敢说出来。更没想过自己能不能做到。 他们,不是x。 徐阳逸悠然道:“在此之前,我要说明,因为一些特殊的情况,我知道了门的所在。而钥匙,必须和门合在一起才有作用。” “而门,就在我身上。”他目光一冷,藏着的利剑终于拔出:“我一死,门会随之湮灭。” 之前,十大家族对他是利用。拿出钥匙的一刻,他最大的担心就是:对方不带他玩了。 一个没有背景的散修,怎么玩不行?为什么要在巴别之塔这么重要的事情上让他来分一杯羹? 但是,现在,不行! 正是有底牌,他才敢这么做。更大的原因是,他有信心在这一行中突破大公。 劳伦斯心知肚明,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还请x先生……” “我当然会说。”徐阳逸早已从刻耳柏洛斯口中得到了打开的正确方法,此刻打断了劳伦斯的话,冷笑道:“只不过,钥匙拿出来之后,恐怕又有人心生杀意了吧?” “当然不会。”“我们精灵族保证,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我们保证。” 徐阳逸冷笑一声,不再废话,如果他们以为只有一道门,那他不介意再打某些别有居心的人一巴掌。 他相信对方的智商。 一道黑光从他储物戒中飞出,滚滚黑气刹那间弥漫全场。 “这是……”李森各倒抽一口冷气,差点惊呼出声,随后眼中刹那间涌上一片杀意:“恶魔之息……” “他和地狱的杂碎有勾结!” 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就在黑光冲击到太阳盘的一瞬间,如同水中滴入一滴墨,顷刻间,所有星座符文,全部漆黑,然后…… 整个太阳盘,开始剧烈震动起来! “嗡嗡嗡……”随着它的晃动,圣约翰大教堂好似地震一样颤抖不已,每个人眼中,都带着一抹狂热的神色。 终于……开始了! “轰!!!”三秒后,一道通天白色光柱,直冲上空! “这是……”“这是什么东西?!”“好强大的灵力……真难以相信被封禁了千年!” 所有大公,随着一声声惊呼,全部被这刺目的白光照耀地转过身去,灵力突然爆发带来的巨大风压,让圣约翰大教堂所有玻璃瞬间破碎。然而,随之而来的一声“哗啦”声,让全部人都愣了愣。 这是……遮挡凡人视线的封禁被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