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进军!巴别之塔!(一) - 最强妖孽

第597章:进军!巴别之塔!(一)

十分钟后,十三人全部进入了一个宽大的房间,里面无数的电脑和屏幕,所有工作人员紧张地操纵着。 他们面前,无比清晰的画面,那枚锁链的头部,已经开始横跨太平洋! “预计着陆地点?”猩红大公手负在背后,声音都带着嘶哑。 “哒哒哒……”一阵键盘声,还不等他算出来,门就被打开了,一位中将笑着走了进来:“各位……” “我没工夫和你叙旧。不想死就离远点。”萨菲隆沉声道。每一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眼前的屏幕上。 五秒,仿佛五年,另一个屏幕上出现了一副地图。上面一个箭头,正指向某个地方。 “非洲!”工作人员擦着冷汗说道:“撒哈拉西南部!毛里塔尼亚!” “为什么会在非洲?”李森各转头,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他再也顾不上风度,胸口起伏地说道。 “裂缝在虚与实之间,我怎么知道在哪里!”徐阳逸此刻同样没有半点顾忌,千年前的隐秘就要浮出水面,他都不敢想象巴别之塔出现之时政府要给民众一个什么解释。 他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在毛里塔尼亚?按照耶路撒冷镇星对他说,不是应该在耶路撒冷吗? 难道是裂缝之中,位置也在漂移?穿过太平洋飘到了非洲? “滴滴滴……”就在此刻,所有仪器都叫了起来。天空之吼暴躁地怒吼一声:“安静!发生了什么事?” “先,先生!”一位工作人员愣愣地看着屏幕,声音抖得不成样子:“落,落点锚定了……” “毛里塔尼亚……撒哈拉之眼……” 撒哈拉之眼! 所有人都长长舒了口气。 就是在这里……虚与实的界限。那个在飞船中都能看到,被称为“地球的眼睛”的神秘地带,千百年来,没有人知道它的作用,它为什么形成。为何在庞大的撒哈拉沙漠中,还有一个不会被黄沙淹没的地方。 现在,终于清楚了。 那里……就是巴别之塔的塔基! 48公里的撒哈拉之眼,足够作为通天塔的塔基! 而那里,就是虚和实的边界! 徐阳逸也终于明白刻耳柏洛斯说的眼睛是什么。不是名词,而是地理! “不,不止这样,各位先生……”工作人员难以置信地看着屏幕:“沙漠中……出现了无比庞大的生命迹象……” “有多大?”中将立刻问道。 “无,无法探测……粗,粗略估计……是蛇状物……直径无法测量……长,长度……” 他吞了口唾沫:“足以绕赤道一周……” 所有大公,脸色都无比严肃。这里的屏幕太多,而在右边的第三块屏幕上,谁都看到了那个巨大的红色影子。 整个地球的“腰围”上,一道极其明显的红线正在若隐若现。所有普通人全都站了起来,有的捂着嘴,有的身体颤抖,都在看着那个夸张到不可思议的东西。 “我的上帝……”就算中将已经见多了风雨,此刻,手也抖得如同中风,不小心之下,身边工作台的咖啡杯被他扫了一地。清脆的啪啦声响起房间,然而,没有一个人回头去看,谁都在压抑着狂跳的心脏看着监视器。 “还能停止吗……”劳伦斯呆若木鸡,谁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怪物。他的手颤巍巍地在胸口画着十字:“吾主……我们到底打开了什么……” 不止是凡人,所有大公都面如土色。谁都没有想到,巴别之塔的打开,会出现这种怪物。 这已经超乎了人类的极限,环绕地球一周的蛇形怪物……他们根本没有一丝争斗之心。 徐阳逸没有开口,神色无比凝重。他非常清楚这是什么。 羽蛇神! 六千年的古修!果然没有死! 而且……果然和巴别之塔在一起! “各,各位阁下……”就在此刻,房间内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开口了:“或许……或许情况还没有到最糟。信号很奇怪,时有时无……” 不等他说完,所有人目光都投了过去。果然,那条巨大的红线,仿佛地球伤疤一样的红线,有时消失,有时出现。 “它应该是处于虚与实的裂缝,和巴别之塔在一起,否则,世界上根本无法容纳如此巨大的生物。”安东尼奥沉吟道:“现在,这条裂缝还不够大,它还无法出来?” “不是无法出来,而是在等待着什么。”伏地魔家族的大公泰纳斯.安德隆斯面沉如水,冷笑道:“看样子,我们真的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啊……” 没有人再开口。地图上,那根箭头飞快地冲向撒哈拉之眼,超越一切想象的速度。三十分钟后,“轰!”的一声,锁链的头部猛然冲进莽莽黄沙之中。 这一刻,地球上所有人都感觉轻轻地震了一下。 “哗啦啦……”监视器画面非常清晰,锁链根本不停,拼命朝着下方衍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二十分钟,或者三十分钟,锁链终于停止了行动。紧接着,一阵令人牙酸的“卡卡卡”机械声,响彻房间。 仿佛心有灵犀,所有修士都对视了一眼。 拉出来…… 那条虚与实的裂缝,就在撒哈拉之眼底下,而这条锁链,要把那个庞然大物从这条不属于世界的裂缝中拉出来。 沉默之中,锁链越收越紧,此刻,所有撒哈拉周围的人,部落,国家,目光全部瞄准了这里。一排排黄沙海浪一样排空,不知道多少驼队,部落的祭祀,颤抖地跪在地上,看着这一场末日一般的景象。 “卡卡卡……”锁链的声音由慢到快,撒哈拉沙漠地表海潮起伏,十分钟……二十分钟……足足四十分钟后,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整个撒哈拉沙漠仿佛下了一阵无尽沙雨,一根巨大的金属物体,从沙漠中轰然拉出! 那……仿佛是一个烛台,不知几百米大小,上面雕刻着无比复杂的图案,花纹。而顺着烛台被拉出来的,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头颅! 它……足足有几十公里大小!也就是……几万米!是一位闭着眼睛的老者,满脸沧桑,白发如同瀑布飞扬,就在拉出的一瞬间,整个世界,顷刻间陷入黑夜。 就在此刻,徐阳逸目光微闪,差点一步踏前,但握着拳头死死忍了下去。 丹霞宫底,小青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湖中莲华之上,随后猛然睁开了眼睛。目光炙热地看向一个方向。 “出现了……”她声音都有些微颤:“传说中的怪物……羽蛇神……” 昆仑山死亡谷,一群科学家正在探险,忽然,满山飞出无穷多的蝴蝶,一个悠远的声音响起:“又到了么……” “巴别之塔出现之日……两界大战……已经不足三百年……我等的枷锁,也该解开了吧……” 与此同时,梵蒂冈圣光拱顶,耶路撒冷,圣城麦克白,印度菩提伽耶,华夏修行法院,五双眼睛睁开,同时看了过去。 “好强大的力量……”圣光拱顶中,光之圣彼得早已坐不下去,一步冲到边远,双手死死抓着栏杆,看向非洲的方向:“简直……超出了认知!” 修行法院,天载真人愕然看着全球忽然来临的黑夜,许久才长叹一声:“睁眼为昼,闭目为夜……原来是你……” 耶路撒冷,沙之白萨木亲自出现,枯瘦的身影盘坐圣城上空,目光明亮地看着一片漆黑的夜。不知道过了多久,悠悠叹了口气。 远在天边的一切,纽约的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只知道,眼前的一切……太过神秘,太过不可思议。 巨大的头颅已经被锁链拉到半空之中,它还是紧闭双目,它的头上,有两根对比头颅并不显眼的弯角。然而,在白发之后,是一条巨大的蛇身。 不知其长,不知其大,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漆黑的鳞甲,每一片都生长着繁复的符文。这不是人刻上去的,而是长久地自然生成。这个怪物,正在被额头的锁链紧紧拉住,缓缓升空。 “呵……”不知道多少国家的元首,此刻已经终止了手头的一切事情,所有目光都聚焦撒哈拉之眼。 “哗啦啦啦……”人头蛇身被越拉越高,就在此刻,全球每个人都感觉到…… 空气在变化! 温度时高时低,就像春天和冬天在不停轮转。 “呼吸之间引起四季变化……”李森各已经完全呆了,他们想找出巴别之塔,却绝对不想唤醒这种怪物! “你们看!”萨菲隆沉声道。所有人仔细看着沙漠,忽然发现…… 沙漠下方……仿佛一个无底洞!无穷的石块,骨头,缓缓从地下升起,随着羽蛇神越拉越高,身体逼近天际的一刹那,它的四周,已经悬浮满了无数石块。 “莫非……”所有人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有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 徐阳逸也愣住了,他也发现了,此刻,羽蛇神的身体是笔直的,和地面形成一个直角。难道是…… 还不等所有人想完,每一块石头上,全部爆发出道道白光,紧接着,疯狂冲向羽蛇神的身体! “哗啦啦啦!!”十分钟后,众目睽睽之下,一座巨大的石塔,呈现在天地之间! 与天同高,与天同寿! 它,就像撑住世界的金箍棒,从不曾倒塌。 以羽蛇神的身体为塔体,构成的千年之谜! 寂静。 死一样的寂静。 巴别之塔,终于出现! 但是,没有任何人想到,羽蛇神本身就是巴别之塔!巴别之塔,是以它肉身为骨架,搭建的通天塔! 就在巨塔出现的一瞬间,整个世界,终于成为白天。 一切,如故。 只有撒哈拉之眼上耸立的通天巨塔,证明着刚才发生了什么。它带着几千年的辉煌,几千年岁月的痕迹,神明一般屹立在东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