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千年前的杀意 - 最强妖孽

第599章:千年前的杀意

“提拉宋家族的亲王,火之菲尼克斯。坐镇直布罗陀海峡。斩杀一切妄图染指巴别之塔的非欧美修士。”劳伦斯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请各位务必安心,保持最诚挚的尊敬。” 飞船速度明显慢了下来,缓缓飞过虚空品酒的老者。当穿过之后,所有人都舒了口气。那股无形却实质的威严,刚才让人心脏都几乎停滞。 这就是亲王之威。 即便端坐于此,一语不发,也无人敢放肆。 浮空船继续前进,半小时以后,随着一阵轻轻的停顿。徐阳逸深呼吸了一口,和赵子七目光对在一起,用力点了点头。随后一起消失在房间。 三秒后,他们已经出现在了浮空船外,所有大公,以及他们带领的队伍,全都停在了两千米外。 就在他刚下浮空船的时候,灵识仿佛被针刺了一样,下意识地回头看向一个地方。 萨维迪恩六世! 柯文纳斯家族的领队,竟然是萨维迪恩六世! 他竟然从耶路撒冷活着回来了!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苍老的脸上,多了一道屈辱的伤痕,从左额角一直劈到右腮,让他的脸看起来无比可怕。而此刻,他只是深深的看着徐阳逸,舔了舔猩红的舌头,用手在脖子上抹了抹。 “好好珍惜你仅剩的时间吧,小子……”他阴冷的声音,粗暴地闯进了徐阳逸的灵识:“现在,你连跪下求饶,当本大公看门犬的机会都没有了……” 徐阳逸冷笑一声,目光转向前方。除了萨维迪恩六世,此刻没有任何人心情还在他身上。劳伦斯朝着他点了点头,不等他开口,前方就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有趣。” “近两千年的岁月,不愧是巴别之塔,竟然还有这种威能……有趣,非常有趣。”斯科里斯第一个落到地面,抬了抬眉:“各位,不下来看看?” “哥哥?怎么了?”赵子七疑惑地问。 徐阳逸没有回答,而是眯着眼看着地面。 风静静吹过,忽然,他眼角一跳。一枚石头弹起,却在半空中悄然粉碎。 四周,仍然安静,却有什么无形之物,于人看不见之处击碎了这块碎片。 “你别下去。”徐阳逸抓住栏杆,翻身跃下:“这下面有古怪。” “轰!”他流星一样坠落地面。就在脚踏上地面的一瞬间,耳边轰然响起无数声音。紧接着,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模糊。 刹那之间,光年变化,黄钟大吕响彻耳畔,金戈铁马近在眼前。 “吾,姜尚,太公望,在此立誓,封神之后第一大劫,吾誓平之!” “吾,青城山张道陵,在此立誓,不击退敌人,绝不飞升!” “我,希腊第一勇士赫拉克勒斯,在此用生命发誓。必定捍卫这一界的尊严。” “我以圣父的名字立誓,初代教皇圣洛伦斯,必定用圣光净化它们。” “我,亚伯.柯文纳斯。”“吾名该隐.塔古勒。”“圣伯多禄。”“圣安德肋。”“吾……二十五圣之努海。”“诸圣之父易布拉欣。”“先知摩西。”“曲阜孔圣世家在此。”“荀圣。”“孟圣。”“天照。”“月读。” 他仿佛看到一个个身影,全部半跪于地,他们的每一个背影,即便是透过历史的迷雾,都感觉让人透不过气来。那种顶天立地的强大,昭告着地球逝去的辉煌。 他的眼睛迷蒙起来,他还看到了……在这些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圣人之后,是一群看着同样让他刻骨铭心的人影。如果是平时,看一眼他都会心脏狂跳,但是,现在在最前方那些极度恐怖的身影之后,后面大约数千人的身影,已经不那么让人感到恐惧。 再往后,是黑压压的几大方阵军队! 他看到了道士,清一色的青衫长剑,头挽道髻。还有和尚,还有梵蒂冈的圣骑士,还有耶路撒冷的宗教裁判所,罗马帝国的重骑兵……数不尽的修士,形成一片色彩斑斓的潮流,或许等阶都不高,然而对方身上那种慷慨赴死的气节,几千年后都能感觉到。 连绵万里,雄威滔天。 他的眼睛微微有些发红。 也就是这些人,前仆后继,用性命打退了真武界的进攻,两界大战,地球惨胜,最终只剩下满地狼藉。 若,三百年后,真武再临,可还有人能抵御他们? 三百年后,可还有这样勇往直前的修士? 他问自己,能做到么? 心中的答案,是毫不犹豫的能。 画面,在渐渐淡去,这是跨越近两千年的执念,或许,这是前辈特意留给后人看的东西。告诉他们,有这么一个隐藏在位面之中的敌人,一直在看着这里。有这么一群人,在几千年前抛头颅洒热血,拼下了地球的锦绣河山。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他喃喃说道。 一个个声音,就算他早有准备,都冲击得他血液逆流。 或许,不是逆流,而是热血沸腾。 红着眼睛,咬着牙,他立刻拿出玄一丹吞了下去。一股冰冷的灵气直冲天灵盖,这才感觉好了一些。 而周围……每一位大公都神色凝重,全身灵气轰然爆发,死死压制着手下的修士。 这,就是巴别之塔。 即便过去几千年,这里仍然是肃穆的圣地。 所有人都落到了地面,除了斯科里斯,每一个人都如同雷击,呆呆地站在原地,甚至所有人脸上都浮现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敬之色。 斯科里斯冷笑着转过头。 一帮废物…… 死去的,就只是尸体而已,还剩下什么?骨灰?对于一座坟墓,那是他的乐园,需要活人去敬仰? 敬仰这些两千年前的尘土,还不如膜拜自己,死灵的君王。 “下去。”斯科里斯冷冷对身后的六个人说道。 “是……”尽管心中无数的不愿意,他的六名弟子还是落到了沙地之上。 “走过去。”斯科里斯不带一丝感情:“谁敢退,本大公就杀了谁。” “刷……”狂风带起一片黄沙,六个人齐齐抖了抖,然而,还是咬着牙走了过去。 五百米……一千米……就在进入一千零一米的时候,六个人,竟然毫无预料,人头齐齐飞起,鲜红的热血染满黄沙,喷起足足一米高!尖叫都没有,同时倒地! “啪啪啪……”人头均匀落在他们身后,清一色对准他们的位置,还保留着死前的表情。仿佛示威,仿佛威慑。 一片死寂。 所有大公,包括徐阳逸,瞬间从震撼中恢复过来,齐齐退了一步。 “哥哥,怎么了?”赵子七也下来了,在半空中不敢落地,惊魂未定地说:“刚才发生了什么?一点灵气波动都没有!” 徐阳逸目光凝重:“杀气。” “啊?” “这座塔周围,聚集着无穷的杀气。浓烈到了兵刃一样的地步。恐怖大公刚才是用自己的弟子肉身踩地雷。这些杀气几乎形成了结界,范围一千米。” 斯科里斯一步一步,缓缓走了上去。 六名弟子在眼前惨死,他仿佛没有一点感觉。只是走过去的过程中,脱掉了身上的长袍。 “死之谕令。”他猛然一掌摁下。一个苍白色的符文从他手掌中疯狂蔓延,疯狂旋转,刹那间蔓延上千米。一阵“卡卡卡”的声音,沙漠下方,无数的白骨森然而立,环绕近千米,就在刚被血祭的六位修士之后。 “喜欢杀?”斯科里斯死人一样的脸上森然一笑:“本大公让你杀个够!!” “森罗地狱!!” “卡卡卡!”数不尽的骷髅,眼睛中两团冥火冒气,成千上万,全部连到了此刻身边无穷黑色灵气萦绕,如同恶魔一样的斯科里斯手中,他仿佛提线木偶的主人,骷髅的海潮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疯狂地冲向巴别之塔! “刷拉拉!!”这一次,不只是徐阳逸以及大公,赵子七都看到了,就在数不尽的骷髅冲到一千米范围,一道白色的光华横扫一切!以一种根本不能理解,所向披靡的速度,威视,方圆千米内白骨刹那间静止。 紧接着……齐齐化为齑粉,碎裂于地! “这是!”劳伦斯目光一闪,心都几乎停滞了跳动。 就在那一瞬间,一个模糊的身影,穿着华夏古代长袍,背着身子,以一种根本无法理解的速度拔出背负的长剑,信手一扬。 紧接着……就是那道夸张的光圈,跨越两千年的一剑,两千年之后,人不在,残留剑意秒破斯科里斯的魔法! “x……你……知道他是谁吗?”劳伦斯震撼开口。他无法想象,什么剑意能够穿越千年?让大公都无法抵抗。 徐阳逸摇了摇头。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同样难以置信。 “很好……”斯科里斯苍白的脸上涌起一抹疯狂的红色:“第一道吗……我看看你还能有多少!” “死去的灵魂,也敢在死亡的君主面前耀武扬威?我管你是谁,死了就死了,为活人奉献这是你们应尽的义务!” “轰轰轰!!”他背后黄沙巨浪般涌起,一只只骷髅战马,无头骑士,骷髅盾兵,这一次,出现了一整个军团! “上。” 斯科里斯手一挥,亡灵尖叫着扑上。形成骨骸的海洋。 随着不停的灵光闪耀,所有人这才看清完整的巴别之塔。上面插满了无数的兵刃。有的奇形怪状,更有刀枪剑戟。许多兵刃上,还悬挂着一具具枯骨。一道道裂缝,一块块暗沉的血迹,经历千年都不散。

下一篇   第600章:入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