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入塔 - 最强妖孽

第600章:入塔

每一次亡灵大军的冲击,都会让一层光华泛起,一剑,又是一剑,一条条英灵的身影徘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的脚步竟然随着每一道身影消失,都前进数米。 “刷……”当他终于站在巴别之塔门口之时,已经气喘如牛,但是却带着一种诡异的兴奋,仰天狂笑。 “英雄?” “英灵?” “哈哈哈!就是这样?也仅仅是这样?!” “两千年前的鬼魂,到了今天,冥府的蛆虫而已!” 随着他走到门前,十二道大门,突兀地出现于塔底,带着历史的尘埃,轰然打开。 白羊,金牛,双子,处女,山羊,双鱼…… 时隔近两千年,巴别之塔的大门,终于再一次盛开在月夜之下。 “各位,本大公先走一步!哈哈哈哈!”带着疯狂的大笑,斯科里斯的身影化为一道白光,立刻冲入了他自己所拥有的狮子座大门。 他这一冲,让所有人眼睛都红了。 “给我上!!”天空之吼发出一声咆哮,一行五人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 “刷刷刷!”身影如电,刹那间所有人电射而过,十二道大门,随着他们的进入全部关闭。黄道十二宫符文齐齐熄灭,无声关闭。 独留一座双鱼宫。 徐阳逸没进去。 “哥哥?” “没什么。”徐阳逸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苦笑道:“只是……有些孤独。” 任何人,在面对未知的高危场所,没有人不希望有亲朋好友在自己身边,哪怕是一声助威也好。 尤其,眼前任何组织,都是一群人一起进去,相互扶持。只有他,形单影只。 “楚大哥如果在这里,他会陪哥哥进去的……”赵子七咳了一声说道,走到徐阳逸面前:“再说,现在还不是有我吗?” 徐阳逸看着自己面前没有小jj的精灵,忽然笑道:“也对,回去帮你找个正太躯体吧。这躯体我看不习惯。” “那我呢?”忽然,一个清脆带有活力的声音传来:“我,你看不看的习惯?” 徐阳逸愣了愣,随后难以置信地回过头。 一条纤细的身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身体外发出一圈金色光芒,阻挡了巴别之塔的威压,金色的头发天使羽翼一般样子,正微笑着侧着头看着他。 “安琪儿……”他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 徐阳逸不能否认刚才心中那一阵莫名的喜悦,但随后立刻道:“胡闹,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老爸已经答应了。”安琪儿炫耀地晃了晃储物戒:“看到没,老爸现在几个月就晋级了虚丹境界,除了进阶需要的东西,他全给我了。现在我法宝可比你多,还不快抱紧姐的大腿?” 徐阳逸认真看着她:“岳真人真的答应了?” 安琪儿同样认真:“当然。” 没有再开口,两人静静对视着,徐阳逸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坚决。而现在,显然不是劝对方回头的时候。 “你确定要进去?”徐阳逸沉吟片刻,叹了口气:“你要知道,里面看上去很安全,但实际上有什么。谁都不知道,我……” “你很烦。”安琪儿安静地看着他:“你以为我没有自保之力?你以为我没考虑过?” “我不喜欢这种自以为是的想法。而且,我比你想象得强得多。” 徐阳逸深深看了她很久:“我不会保护你。” 安琪儿咬着嘴唇,看向他的目光仿佛要狠狠咬他一口:“我不需要你保护!” “好。”徐阳逸也没心情和她说了,化作一道流光,直冲双鱼宫。 “哎!等等我啊!”安琪儿愣了愣,没想到对方说走就走,立刻追了上去。 “轰轰轰……”两道光华,如同飞燕投林。身后大门,缓缓关上,刹那之间,眼前一片黑暗。 三人身形如箭,周围伸手不见五指。不知道飞了多久,忽然,徐阳逸猛地停下来了脚步。 “怎么了?”赵子七和安琪儿疑惑地看着他。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徐阳逸皱起浓眉,警惕地看着无边的黑暗。这是纯粹的黑,极致的黑,仿佛无穷魔鬼躲在暗无边际的深渊之中,只要一不小心就会飞出来掠夺人心。 没听到? 徐阳逸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耳中的声音如此清晰,让他根本没法质疑自己。 那是铃声。 极其轻微的铃声,伴随着机括的“卡卡”之声,虽然巴别之塔已经过去几千年,声音中带着明显的锈蚀,摩挲,沙尘的声音,然而,这种只有自己能听到,响彻黑暗中弥漫耳际的声音,更让人心里发毛。 “叮铃……叮铃……”孤寂而让人心颤的铃声越来越响,他已经让其他两人完全停住了脚步,凝重地看向深不见底的幽空。 声音清脆而连绵,响了十几分钟之后,又渐渐在黑暗之中消失。 是谁在这片黑暗中摇动铃铛? 没有答案。徐阳逸的目光深深地看向深邃的黑暗,等铃声消失以后,才招了招手,三人朝着最深处冲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终于出现了一点光。当他们靠近之后,赫然发现,那是一道悬立于虚空中的门扉。 大约十米高大,三四米宽,典型的华夏风格。没有任何装饰,徐阳逸警惕地将手放在上面,随着“卡拉拉”一阵刺耳的声音,面前光华大放。 一阵轻微的模糊,下一秒,三人眼前一片光明。 三人全身的灵气毫不犹豫地爆发,在身体周围形成一片灵气罩。两秒适应后,睁开眼睛,三人都愣了愣。 这是塔内。 足足几十平方公里方圆,数百米高的空间内,没有窗户,四周都是刻满了符箓的墙壁,这些符箓已经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上面沾满暗沉的血迹,一片一片,红色和白色的墙壁早已完全不能分开。布满一道道残破的伤痕。塔内所有雕刻,全都是典型的华夏风格。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央的东西。 四尊棺材,竖立着摆放在一起,相互倾斜依靠,组成一个梯形。每一尊都足足有一百多米高。不是欧美的那种六边形棺材。而是典型的华夏风格长方形。每一尊都保存完好无损。并且精雕细琢,上面刻满无数的图腾,更没有一丝腐烂的痕迹。 三尊棺材全都盖着,而有一尊却打开,里面空无一物。 然而,最让徐阳逸震撼的,并不是这个。 就在三尊棺材上方……有一棵树。 一颗半枯半荣的树。 一边全数枯死,树枝都发黑,另一边欣欣向荣,长满青翠绿叶,它的根,深入三尊棺材之中。然而,就在那半边繁荣的树冠下,一片银色的光芒,倾泻而出。 轻柔而曼妙,仿佛月华洒下,将这一层塔都染做一片银霞。 那是一条龙。 一条银色的龙。 一条活着的龙。 大约只有半米大小,轻快地游弋在树冠之中。 “这是……龙?”赵子七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真龙?这,这怎么可能?” 他话音未落,树冠中的银龙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先是疑惑地看了看徐阳逸。随后,两道金色的目光亮起,越看,它的身体都越是颤抖,到了数秒后,猛然全身弓起,朝着徐阳逸发出一声疯狂的咆哮! “吼!!!” 一吼之下,所有人全身的血液都几乎崩溃,周围的地面寸寸龟裂!一层层的石块哗啦啦被震地而起!一圈无形的冲击波从银龙之处翻飞开来。 这个声音中,带着无比的渴望,带着难言的嗜血,仿佛要把徐阳逸吞吃进去一般。 就在此刻,“噌!!”的一声,徐阳逸身上,一声轻响,紧接着,一道不逊于银龙的咆哮声从徐阳逸身上发出,将周围空间都震得嗡嗡作响,一片模糊。 “轰!!”两道肉眼可见的巨大冲击波,在整个塔身中碰撞,不相上下,同时消弭于无形。 “这是……”赵子七和安琪儿,同时倒退了一步,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身侧,就算徐阳逸自己,都惊讶地看着自己身旁。那闪烁着无穷金光的活帝器。 没有自己驱动! 它居然凭借自身意识就冲了出来! “银龙的咆哮,并非针对我。而是针对它。”徐阳逸后退一步,凝重地看着飘飞的鱼肠和银龙,一剑一龙凌空对峙,两方都散发出了无穷的杀意,以及……一种难耐的渴望。 吞噬。 他能感到,活帝器中传来强烈的吞噬欲望,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这种欲望,甚至可以当初丹霞宫下活帝器两者合一相提并论,不……甚至还要强烈! 在监视器上看到蓝色身影之后,鱼肠全身出现了一道道裂痕,就和它当日从盒子蜕变到鱼肠一样。此刻,被裂痕分割的碎片死死贴在鱼肠之上哗啦乱响,一道道金光从下方爆发,仿佛下一秒就会脱落。然而,却始终不曾脱落,只是下方金光越来越盛,仿佛黑夜之中的太阳。 金色与银色的太阳,顷刻间闪耀这一层,一龙一剑,眼中只有彼此,杀意盈野。 徐阳逸尝试了几次,鱼肠此刻根本不听劝告,执念地停留空中。 “走……”就在他第三次召唤的时候,鱼肠中,传来一阵嘶哑的声音:“这……是我的宿命之战……其他人不可参与……” 徐阳逸愣了愣,随后难以置信地看向鱼肠:“你……器灵?!” 灵宝! 这种情况,除了器灵不可能是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