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伟业制药(三) - 最强妖孽

第6章:伟业制药(三)

“当然是去死。”少年冷笑:“难道我就该信任一位天道的低级成员找上门来?” “啪!”话音未落,他猛然朝后方飞去! 就在刚才,他肚子上仿佛被青龙偃月刀刀背劈了一记!对方根本没等他说完,一脚就将他踹飞了出去! 少年敢发誓,他听到了肋骨断裂的声音。 “你……”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胸腔的剧痛潮水一样涌上来,那里,已经凹下去了一大块,依稀可见一个脚印!他死死磨着牙,声音瞬间就变为了咆哮:“你……区区人类!不过百年的蛀虫!你居然敢违背神农架公约!我可是曹氏的技术总监!你竟然……” “咚!”下一秒,徐阳逸微笑着一个边腿,脚后跟搭在对方后脑勺上,猛然将他压到了桌子上,一声巨响! 过度的用力,让整个桌面都震了震。目呲欲裂的少年带着无比的仇恨看着对方,却根本动都不敢动,反而……那种劫后余生的后怕,让他浑身都微微发起颤来。 “跟我读。”徐阳逸幽幽地把玩着打火机,黑夜中,背着光看不清他的表情,平稳的声音却带着刀子一样的冰寒:“营造良好社会范围,缔造和谐社会风气。” “你他妈……” “啪!”“呃!” 脚上再次加劲,脚在少年上方,仿佛一尊巨大的山石,让他根本透不过气来! 桌面,因为刚才的用力,已经裂开了一条细细的木缝!放着的茶杯都在微微颤抖! 真的会死! 少年心头,一股让他浑身发麻的恐惧,迅速弥漫了上来。 “我读!我读!”思维就像过电,大脑还没反应,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营,营造良好社会范围,缔造和,和谐社,社会风气!” “我喜欢合作的人。”徐阳逸收回了脚,笑了笑:“看,何必呢?敬酒不吃吃罚酒。” 少年磨着牙站了起来,坐在位置上,握着杯子的手都在发白。 这个人……从上来一开始,就根本没想和他怎么“礼!” 所谓的时间,不超过三秒!谁在猎人找上门来,会出来和对方谈话? 这一刻,他妖的直觉告诉他,对方是真想杀他……真敢杀他! 什么狗屁公约!对方根本不在乎!别看他表面上平静的就像湖水,撕开这层外皮的一条缝,都会发现,这是个真正的恶魔! 面带微笑,一言不合自己都没发现就被踹到了墙上!他此刻真的信了,信了那个微笑死神的外号! “你这个疯子……”少年死死磨着牙,带着无比的怨毒,屈辱,恨声道:“居然不顾人妖公约,肆意向妖族出手……” 徐阳逸淡淡扫了一眼对方:“我问,你答。” “年纪?” “十八……”少年看了一眼徐阳逸的脸色,有点微微皱起的眉,立刻说道:“那是身份证上的年纪!我三十三!” “找了几个宿主?” “五个!我发誓没杀过人!” 徐阳逸笑了,抬了抬眉:“我估计也是。风刃对着我喉咙来的,准头却太差。” 少年放在桌子旁的手都被握得“卡茨”作响。 “为什么找宿主?”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少年阴测测地说道:“妖族不能长大,永不衰老,寿命却和人类一样。什么时候觉醒就是什么时候的长相。你能容忍你的邻居几年,十几年不长大?不找宿主,咱们哪里来的身份证?” 说完,他冷笑着看着徐阳逸:“还不是你们人类搞的鬼?上网要身份证谁他妈弄出来的?找工作要身份证,读书要身份证!就连去旅游都要身份证!这些就算了……淘宝!网站注册!玩个游戏居然都要身份证!神农架公约写的清清楚楚……所以我最厌烦和你们这些孱弱又狡猾的人族打交道!” 徐阳逸没有开口,抽了口烟才面无表情地说:“练气……筑基……结丹三大境界……步步走来,谁都在与天争命,你居然有功夫去游戏人间?” 少年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徐阳逸的目光都带着冷意,说话中带着刻骨的恨意:“你以为我想这样?发现一条灵脉,首先是政府秀花样搞一次招标大会,让选好的人中标。随后天道高层立刻动工!国建九局,听说过没有?没听说过吧?谁都知道只有八局……那就是给你们天道准备的!否则你以为你修到练气中期的灵石从哪里来?” “然后,是和各大内丹期,也就是人族金丹期大妖扛把子们瓜分,呵呵……现在可是信息时代,哪位大妖如果屠了城,可不是什么工厂爆炸,堤坝决口瞒得过去的。现任主席恐怕都难辞其咎!这个几千年的黑盖子谁来掀?呵呵……没人敢!” 世界都是人类的。修行越修越长寿,练气百年寿元,筑基两百年寿元,金丹三百寿元,至于之后的元婴……至少他没听说过,消失早就在一个世纪以上。 修行三大阶段,练气,筑基,金丹,对应妖族化形,天梯,内丹。在之后……没人见过。而每一个阶段,都需要大量的资源堆积。别的不说,可以用作吸收的灵石就是最硬挺的流通货。 因为国家的支持,所以,人族有足够的资源去修行。当然,这个足够,也是相对于妖族来说。 而妖族,胜在化形之后灵活方便,进出名山大川,探寻先人古迹,机缘远超人族。再加上血脉的传承,同等境界,妖族比人族强大三分之一以上! 这种差距,在妖修可以吞吐内丹之后,更加明显。至于可以在人形和妖形之间随意转化的太初,也就是人类元婴妖修,同样早就陨落殆尽。 一方,胜在修士数量多,有灵根者基数大。另一方,胜在单兵能力强。但是,在“生活”这个巨大的命题下,两方早就融洽的不分彼此。大妖需要人族的力量为自己积累资源,人族则是不想逼迫太紧,如果这种和平年代逼得大妖发狂,四处屠城,国与国之间的游戏,平衡就要改变了。 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继续。”徐阳逸弹了弹桌子:“三水市……有几个捕食区?” “八个。”少年毫不犹豫地回答:“妖族领地意识非常强,每个修行的妖怪都会划分自己的地盘。他们的捕食区不会有其他妖族进入,否则就是等于提出生死决斗。我想……公安局也不希望看到这种局面。但是,妖族同样不是妖妖皆可修行,只有至少化形初期的妖族,才可以开辟自己的捕食区。我敢拍着胸脯担保,加上我在内,三水市化形阶的妖修,不超八人!” 徐阳逸没有任何表示,身在天道,他了解妖族和人族的相处,其实比郑局多不了多少。 他真正了解的是……如何最有效,最快速地杀死妖族。 无论是妖,精,鬼,怪,他几乎出手都能找到对方的致命弱点。 其他的,都只是作为知识面来掌握而已。杀戮,才是他真正的专长。 从这点说起来,他还算是一个纯洁的人。起码是纯粹的人。 “最近有没有其他妖族过来?”徐阳逸不动声色地问。 “当然……”少年桀桀笑了起来:“我知道你在找什么……怎么?天道接了三水市的任务,找不着凶手?你……啊!你……你轻点!我靠!放手!” 徐阳逸的手已经轻轻摁在了他颈动脉上,只不过根本没看他一眼,而是看着手中的烟头明灭不定。 “我要的是答案。”他摁灭了烟头:“不是废话。” 妖族,同样是一个社会,他没有心情也没有义务去听对方社会的构成。 他的调查,简单粗暴是他的行为方式,只求结果是他的行事方针。 不说? 可以。 用命来换。 “你他妈个疯子……”少年嘴唇都在发抖,他是真的被吓怕了,这么多年,他从未遇到过天道的人,三十多年走过去,他对于人类这支特种部队早就没有了敬畏。再说它杀过的人并不多,它不是肉食性妖物,天道也没功夫将目光投在它身上。 而今晚……面前这个二十冒头的青年,让他再次回想起了这一切。 “今儿我认栽。”看着那只缩回去的手,少年长长舒了一口气,冷笑道:“你要找的人,在九州置业城南的废弃楼。从今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少年说完这句,刷拉一声拉开了门,正要走出去,却忽然铁青着脸转回头:“你还没问我的名字。” “是吗?”徐阳逸出神地看着夜景:“那,一点不重要。” “轰!”门被震地山响。少年带着无比的怒火冲出了门外。 “婊子养的杂种……”谁也没看到,他走出门的瞬间,用力抿了抿嘴唇,冷笑着望了门一眼:“真以为天道就无所不能?别忘了你只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实习生!呵呵……你就没想过,它凭什么在三水市疯狂杀人?妖族就没人管?神农架公约真是一句戏言?” “不是不能管……是不敢管……三水市没一个妖敢出头……呵呵呵……我倒是很期待……你被它撕成碎片的场面……”他的身体如同虚幻一般,开始片片飘散:“……放心……到时候我会‘好好’帮你超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