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旱魃(四) - 最强妖孽

第604章:旱魃(四)

“我讨厌变数……”他终于轻轻张开苍白的嘴唇,淡淡道:“准备加入战斗。” “还剩四个小时,无论如何,我们都得撑过去。” 而场中,一阵阵惨嚎发出,十条火龙围绕燃烧,将加隆焚烧成一条通天火柱! “放过我!!”加隆疯狂惨叫:“放过我!求你!!” “我是斯科里斯冕下最得意的三名弟子之一!放过我!这位阁下!只要您放过我,加隆愿意献出命匣为您效力!”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加隆,此刻在烈焰之柱中卑躬屈膝,前后转变之快,让人根本无法接受过来。 “这真的是刚才的加隆……”白色龙人惊疑不定地看着惨叫,哭求的加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同时,也对那个还没出现的人,带着满心的恐惧。 “这……到底要多强,才能瞬杀加隆这样的天才?” 塞壬家族的两只鹰身女妖,也不约而同地倒抽一口气,后退一步。 变化太快,给他们的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超越了半步大公么……”“这里竟然还藏着这种怪物?”“是谁……到底是谁?!” 无数的心思,在各人心中翻涌不止。当然,他们更害怕的是……加隆都被这样轻易斩杀,那……他们呢? 对方会不会翻手就碾死他们? 对于加隆他们还有一拼之力,毕竟相当于大圆满,但是掌握了一丝大公之威的半步,虚位……他们根本就不敢想! “他完了。”安德烈嗤笑一声:“这么说,就证明命匣他带在身上了,他们也害怕有人偷袭死灵冰宫么……这帮垃圾,看样子平时惹怒的修士不少啊。” 仿佛是印证他的对话,火海之中,传来一阵毫不掩饰的冷笑。 “如果你不提斯科里斯的名字。我还能让你死的痛快点。” “现在,你没机会了。” “轰!!”地面飞快隆起,一朵朵巨大的蔓藤出现。一口一口吞噬着加隆。 “咔擦咔擦”嚼碎骨头的声音,响彻全场,让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抖了抖,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 一个闪光的宝石样的东西,从一朵朵地狱捕蝇草的巨口中掉出,却被一片枝叶卷住,送到徐阳逸面前。 与此同时,地面再一次卷起疯狂的死灵浪潮,而这一次,范围更大,这绝不是刚才斩破头颅的吸取,这是身体都被化为飞灰,转世重生。 “哗啦啦啦……”死灵如海,卷成一片死寂的白色海潮,竟然突破了一千米的范围!达到了上万米的幅度! 没有任何人看到,方圆万里,已经波及到了四尊棺材,随着死灵之力的越来越稀少,其中一尊百米高的棺材上,顶端十米左右的巨大符箓,一个角“刷拉”一声飞了起来。 徐阳逸握着手中闪光的宝石,这其实就是一条白色水晶体,不过其中仿佛打开了一道冥府的裂口,让人遍体生寒的不详灵气,包裹着一团灵魂一样的物品。 它在哀嚎,在哭泣,在祈求徐阳逸饶他一命,徐阳逸嗤笑一声,正要一把捏下。赵子七的声音忽然响起:“哥哥,别。” “把他给我,我……好像有点用。” 徐阳逸笑了笑,正要丢回去,忽然,一个平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里,是华夏的地盘。” 安德烈。 这句话,居心太叵测了,这是告诉徐阳逸,他是用你先祖的英灵在重生。只要稍微、冲动一点点的修士,必定立刻捏碎手中命匣。 不过,他并不会在这种挑拨下冲动。 将命匣丢给赵子七,他轻轻摁了摁,所有绿线如同听话的孩子一样,缩进地底。 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器灵的战斗现场,心中虽急,却根本插不上手。 那边,战斗几乎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器灵的战斗,只有方圆五百米。五百米外,全部被一种看不懂的规则所封闭。现在只能看到五百米内嘶吼连连,咆哮惊天,杀气形同实质地四射,在周围击打出无数白色的灵气光华。 绿线埋入地底,谁都看清了中间的人。 安德烈的手第一次紧了紧扶手。 x…… 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几个人之一! 走到他这个位置,对某些特别关注的人都会有自己的小本本,而他的小本本,就在他的脑海,在徐阳逸战胜萨维迪恩七世之后,他给对方的评价是全部s! 绝对不是好惹的对象! “x?”奥德尔,和其他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塞壬家族天空中的两只鹰身女妖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虚位……不,只差一步?!” “这不可能!”一只鹰身女妖“丝”地裂开牙齿:“三年前,你才是侯爵后期!三年后,你进阶距离虚位大公只差一步?!” 没人能相信。 他们想过无数人的名字,是的,这里有太多的人可以像刚才那样举重若轻地杀死加隆,但是唯独没想过x。 “我是不是看错了……”安德烈身后的男子吞了口唾沫:“上帝……这才三年……才三年而已!这三年,他,他都发生了什么?!” “半步以上,摸索到大公之威……这一步多少人几十年百年跨不过去……这是多么惊天的奇遇,才能让他三年进阶虚位?!” 如果说大圆满,他们可以拼,半步,他们就几乎绝望了。虚位……那是绝望的无底深渊。 徐阳逸径直走了过去。 所过之处,所有侯爵----不管他们在自己的家族里是多么的声名赫赫。被多少同期,晚辈视作偶像,此刻,全部都低着头,无比恭敬地走到一旁。 十人纷纷让开,宛如君王视察国土。露出了最后,坐在轮椅上的安德烈。 徐阳逸步伐快了起来。 手中,一团紫色灵光爆闪。周围的侯爵纷纷倒抽了一口气,浑身一抖分得更开。 数秒后,徐阳逸已经化为一条黑色闪电,直冲安德烈。安德烈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推金丝眼镜的手,布满汗水。 局势太过不利了…… 自己发现了对方,对方也明白了自己的借刀杀人,刚才第二次借刀杀加隆,彻底撩了虎须。 没有任何强者会愿意按照别人的意愿行事。 从开始就暗中交手的两人,现在成了正面的实力碾压,这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状态。 “刷拉!”下一秒,徐阳逸手中火焰燃起疯狂的龙形,400多的智力么?那么和自己9999的实力对比,又怎样? “啪!”安德烈一咬牙,一根针忽然刺中身后的女性侍卫,随手一甩,在男性侍卫不敢相信的目光中,带着灵丝甩了出去。 时间仿佛变慢。 女侍卫脸上惊愕的表情,男侍卫张大嘴,喊出撕心裂肺的怒吼。 “不!!!!” 这是他的爱人。 这一刻,他感觉世界都崩溃了。 自己守卫的,到底是什么人? 是魔鬼吗? 他,松开了扶着安德烈的手。并且,脑海中一片空白,对着那张轮椅狠狠踢了出去! “你!!!”安德烈倏然回头,脸色平静的脸上,眼神中带上了一抹实质的愤怒。 “啪!”徐阳逸一手拨开了女性侍卫,他不想乱杀无辜。 男性侍卫瞬间回魂,颤抖着,尖叫着跑了过去。而徐阳逸面前,正对着安德烈脸色如常,冲过来的轮椅。 安德烈真的感觉到了汹涌的杀意,他并不是不紧张,而是在以往的事故中,面部神经已经失调。训练了几十年,才勉强恢复一点点的表情,轻微的皱眉,微笑等等。如果他现在能做出真正的表情,已经是无比凝重。 “你,踩了我的底线。”徐阳逸淡淡说道,手中十方炼狱咆哮而出。 这算什么! 安德烈心中勃然大怒! 你的底线? 世界上那么多人踩了你的底线,你一言不合就要我的命?! 同时,又是一阵无力。 这就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代价,这一失,失的就是自己的生命。 “我差不多猜出了巴别之塔的真面目。”就在十条火龙逼近他的瞬间,他平静开口。 下一秒,火龙在他面前停下。 他发誓,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汗湿重衣。 徐阳逸深深地看着他,许久才说:“如果你骗我……” “随你处置,我可以书写灵魂契约,我接下来的话,绝不骗人。但是如果你要让我书写效忠于你的灵魂契约,你不如杀了我。”安德烈无声地松了口气,轻声开口。 “好。”徐阳逸点了点头,看着其他人:“那把剑,是本座的灵宝,明白?” 没人回答。 灵宝太过诱人,谁都不愿意放下。 “x阁下。”许久,奥德尔走上前一步,大着胆子说道:“这座塔上,我们只是最后的梯队,在我们上面,各大家族当代的最强者,比如半龙人家族的萨尔安洛斯.火焰咆哮,死灵冰宫的白骨夫人,这些都是虚位强者。如果……” “啪!”话音未落,他已经惨叫着被一个耳光抽飞出去。在地上喷着血爬起来,吃人一样看着徐阳逸。 “我是在问你明不明白,不是在问你有哪些强者。”徐阳逸冷笑:“明白,还是不?” 奥德尔死死咬着牙,强压内心疯狂的杀意。最终的动作,却是低头,额头触地,从牙缝中说道:“明白了……” “很好。”徐阳逸挥了挥手:“你可以活下去。” 这就是实力。 生死都在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