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旱魃(五) - 最强妖孽

第605章:旱魃(五)

“你们呢?” 其他人面面相觑,心中无比不甘,而此刻,深深地,带着火热的目光看了一眼器灵争斗的空间,咬着嘴唇回答:“明白。” “很好。”徐阳逸走到安德烈身边:“现在,滚。” 所有人都含恨坐到了最边缘的位置,只剩徐阳逸和安德烈。 让安德烈写下灵魂契约之后,不等徐阳逸开口,他就拿出了一张手巾,上面,被血染红。 “这上面,有一千四百四十滴血。”安德烈竖起手指,上面有一个深深的痕迹:“您明白这个数字代表什么吗?” 徐阳逸冷冷看着他:“如果你再用这种口吻对我说话,你会死。” 安德烈抿了抿嘴唇,沉声道:“这是一天的分钟数。” “从进入巴别之塔开始,您一定也经过了那条漫长的通道。您可能以为,那只过去了几个小时。确切地说,是三个小时。但是,绝对不是这样。” “那个时候,我就划开了自己的手指。控制血液一分钟一滴的速度掉落。外物可能都被影响。但是我的身体绝对不会。于是……”他眯了眯眼睛:“在进入通道一个小时以后,下一分钟,我发现……本来上面只有六十滴的血液,忽然变成了六十八滴。” “也就是说,那看似一分钟的时间,巴别之塔的速度已经在加快,变为了八倍。我认为,这是一个启动方式。它检测到有人进入,外人。自动启动了防御装置。”他看着周围,平静开口:“而这里,显然是一个战场,从塔的外围,还有恐怖大公进入时的剑气都可以分辨出来。” “什么战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世间万物都逃不开能量守恒,世上没有永动机,极品灵石都做不到。尤其,无论任何阵法,都需要人力操纵,非人力操纵的阵法目前还不存在。所以,我得出了一个胆大的猜测。” 他凝重地竖起指头:“这里,有人。” “除开我们,那条巨蛇之外,有人,在操纵着这里。目的不知,实力不知。它操纵着整个巴别之塔的中枢,将我们一点一点地引导进去。” “这里,也绝对不是什么安全的古墓。您应该看到了我们逃出来的时候。我承认,这里的机会大得可怕,但是,危险也无比巨大。我们刚才遇到的怪物,足以将我们瞬间碾碎。那是有人在黑暗通道中无意间惊醒了它。” 徐阳逸沉吟不语。 不愧是智商最高的怪物,他根本没有想到用血液去检查时间的变动,更没有想到这里会有人。 “这只是你的推测。” “这个推测很可能成为现实。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为什么我会认为这里有人。” “如果说,刚才还是我的推测,那么当通道打开的时候,我就一定认为这里有人。”他打开储物戒,那只鸟飞了起来,停在他手上:“这个东西,是一个通讯器,兼备侦查功能。而且可以完全屏蔽自己的灵气,还可以变色。简单地说,就是修行界的无人侦察机。这是菲尼克斯冕下亲自赐予我的。” 徐阳逸微微笑了笑,随后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 “别用亲王的名义来压我。” “你能不能活下去,全部取决于你的信息值不值得。” 放肆……放肆! 安德烈嘴唇都抿成了惨白色,还是咬牙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最好没有。”徐阳逸深深看着他:“继续。” 安德烈清了清嗓子:“通过它,我问到了其他五位族人的下落。和我们这里一样,他们遇到的,全都是侯爵之内。没有一个遇到大公。这不可能。概率学上也说不通。因为……这次进塔的共有一百二十八人,除开十二位大公,其他人,全都遇到了。” “这说明,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阵法或者法宝,相同境界只能遇到相同境界----我们不去讨论未知,在已知的条件中,只有这两种东西才能达到这种效果。我假设这个磁铁规则存在,就出现了一个问题。” 他舔了舔嘴唇,接着说道:“我不认为被打成这样的塔有能力完成这么精细的推演。不仅仅要在通道内分辨出进入者是敌是友,还要分辨出他们的境界,还要把这些人分别传送到各个相对的地方。现在我们人不多,这么大一尊塔,当时是为了和谁战斗?要进入多少人?” “阵法,是修士的延续,就算是我,都无法刻画出这么恐怖的阵法。这比超级计算机还恐怖,这一点我敢保证,古修那种算学都还不发达的情况下,就算境界高,也不可能瞬间完成这种转化,刻出超越任何古修计算能力的阵法。更不要说,这个阵法是自己发动的情况下。” “阵法师都没有这个能力,怎么可能刻印出相对的阵法?” 徐阳逸沉默了。 安德烈的话,引起了他心中强烈的不安。 恐怕这里只有他知道,巴别之塔,是当年地球的最前线。这种法阵的意义只有一个。 那就是分割冲进巴别之塔的真武界敌人。 已经惨烈到这种程度了么…… 连巴别之塔都面临覆灭的危机么…… 但是,还是赢下来了。 巴别之塔仍然矗立大地。这是地球的骄傲,永不磨灭的徽章。 同时,他也很清楚,安德烈说的很对,这种具备超级恐怖能力的自发阵法是不存在的。他所知的护山大阵,都是佩戴某样东西,自动分辨是不是自己宗门,护国大阵差不多同理,靠着血脉分辨。 但是,现在进入的都是地球修士,这个阵法应该不会发动才对,否则当年怎么判断冲进巴别之塔的是真武界敌人还是地球修士?然而,仍然发动了。或许有其他可能的解释,但是……有人在巴别之塔中发动这个阵法,才是看似最合理的解释! 谁? 谁躲在这尊几千年的巨塔之中?而且仍然活着? 他想到了当初谁都看不到的蓝色身影。 “是他吗?”他皱起眉头,能坐在羽蛇神头顶,这是何方神圣? 这座塔……最后为什么被放弃?这种秘密,应该一直保存下去才对。为什么从未看到过记载? “还有吗?” “没有了。”安德烈摇头道:“我也只是进入第一个房间,能看出的东西太少。另外,我记得很清楚,我听到了一阵诡异的铃声。但是其他没有任何人听到。” 他也听到了? “我认为,这就是法阵发动的声音。而巴别之塔的真正面貌……我大概有了一个猜测,不过现在还无从肯定。” 徐阳逸正要问什么猜测,忽然,一阵清脆的“卡卡”声,他立刻目光一凝,转头看去。 器灵和器灵的战场,轰然崩溃! 银龙,不知何时已经消失,而那一抹银色,附着到了鱼肠之上,鱼肠上的片片碎片,轰然崩溃! 整个鱼肠的造型有了变化,剑柄部位,成为一个金色的龙头,和通体黑色根本不相符。龙头吞吐剑身,而剑身上,一道道金色符文闪烁。 他能感到还是鱼肠剑,却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奥之感。煌煌大气,威严不可方物。 “刷……”一道道金色的波纹,随着符文每一次闪烁,横扫周围三千米,所过之处,所有石子都在跳起,随后落下。 “灵宝……”就算是安德烈,此刻也无比羡慕地看了一眼徐阳逸。 他也不知道大公期会有什么变化,但是法宝是大公期的根基,这一点毋庸置疑。而灵宝……全球都数的出来! “灵宝……”奥德尔眼中冒血地看着鱼肠:“这小子……运气太好了!” “竟然真的是他的法宝吞噬了器灵……”白色半龙人也咬牙切齿:“这么好的事情,这么好的运气,怎么落不到我身上!” “我会将这次的事情通知家族。华夏有句话,怀璧其罪……我想,塞壬家族,伟大的‘深蓝之触’冕下,会非常乐意和他谈一谈。”一只鹰身女妖咬牙笑道:“或许,根本不需要深蓝之触冕下动手。高贵的‘仁慈的迪福’阁下,就会为我们拿到这件东西,你说呢?乔安娜?” 她回过头去,看向人群最后方的乔安娜,但是这一眼之下,立刻尖叫了出来。 “啊!!!!” 在她身后,乔安娜的头部……已经消失不见! 只剩尸体坐在那里! “是谁!!到底是谁!?”她立刻尖叫着飞了起来,就算是虚位大公,都做不到让一位侯爵中期的天才毫无声息地死去。 但是,她飞起的一刹那,立刻石头一样坠地,仿佛有什么东西拖着她,往地下拽一般。 “呵……”“这是……”“我的上帝……”“fuck!这是什么怪物!!” 周围的人,全都针刺了一样跳开,颤抖着看着坠地的鹰身女妖。没有人敢越雷池一步。 确实有东西拖着她。 那是……一缕缕带血的头发! 这些头发,不知何时绕道了他们后方,以根本无法想象的速度,绞杀了另一只鹰身女妖。此刻,这些头发全部从脖子的伤口爬进去,毒蛇一样喝着对方体内的血! “嗡!!”就在这一刹那,鱼肠剑化作一道金光,嗡鸣一声,立刻冲入了徐阳逸手中。 “走!!”苍老的声音洪钟一般响起:“她醒了……再不走……全都得死!” “她?”徐阳逸也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顺着头发看去,他立刻看到了是什么! 所有头发……都是从一尊巨大的棺材中散出……顺着这一层塔到处倒塌的柱子,阴影,魔鬼一样已经铺满边缘! 而棺材下方,压着一张古旧的符纸。 正是封印棺材之上的符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