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旱魃(六) - 最强妖孽

第606章:旱魃(六)

非常感谢大家的投票~~ 希望月底的时候不要跌出30名~~玄幻嘛,200w起头~~ ¥¥¥¥¥¥¥¥¥¥¥¥¥¥¥¥¥¥¥¥¥¥¥¥¥¥¥¥¥¥¥ “我和龙渊一战……掀开了她的封印……走……立刻走……空间之门马上会开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她是谁?”徐阳逸心急如焚,全场,谁都感觉到了,那尊棺材中,一个神魔一样的气息在觉醒。他们根本不是一合之将! 远超金丹!元婴都不止! “看到这里四具棺材了么……”鱼肠的声音都带上了凝重:“你听说过……四大尸祖么……” 徐阳逸瞬间明白了。 后卿、嬴勾、旱魃、将臣,四大僵尸之祖。 这个想法让他冷汗顷刻间湿了一背。 “这……是四大尸祖?还有一具呢?” “四大尸祖……居然逃走了一具?” 他没有看到,身后的安德烈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手表。 “还有半小时……”安德烈深吸了一口气:“竟然觉醒了这种怪物……” 然而,不等所有人震惊完毕。天空中,忽然落下十二道金光,将他们全数笼罩。 “计算功勋开始。” 莫名其妙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愣了愣,随后,每个人耳中都出现了沙沙之声,最后,化为一声轻轻的“叮”声。 “斩杀对手一名,筑基期,实力大圆满,奖励功勋值十点。” “觉醒:旱魃一名,若封印,奖励功勋值十万点。” “战场结束,准备转移。本次战场功勋评级:丁下。若封印,评级为:甲上。” 徐阳逸的目光,和安德烈立刻碰撞到了一起。 有人…… 绝对有人! 有人在操纵整个巴别之塔,对他们张开血盆大口。否则,不可能几千年前的功勋奖励,到了现在没有任何灵气提供,还能存在。 然而……就在此刻,一阵巨大的“轰隆”声。三具关闭的棺材中,闪耀起无穷符文,棺材盖突兀地倒在地下。 “沙沙沙……”无穷的黑色头发,从其中蔓延而出,那里……好似九幽地狱,随机,一个足足有上百米的巨大女子头颅,从棺材中缓缓探了出来。 仿佛棺材里只装了一个头颅一般。 “新鲜的空气……” “新鲜的血肉……” “真好……” 与此同时,在巴别之塔的各个角落,一双双眼睛全部抬了起来。 “战场结束,斩杀对手金丹期一名。实力为金丹中期,奖励功勋值五百点。” “战场结束,斩杀对手筑基期三名。奖励功勋值三十点。” “战场结束,封印被启动,九头虫。若封印,奖励功勋值八万点。” 不同空间,不同的人,纷纷抬起了头来,若有所思地看向天空。 “功勋值?”一个空间中,斯科里斯冷笑着站在满地血泊之中,他身边,一位带着王冠的矮人死不瞑目。而他本身,已经化成了一个同样带着王冠,手拿权杖的黑色骷髅。两团血红色的光华跳动眼中。 大巫妖。 “功勋值?”另一个空间,一位高大帅气的青年,穿着古代欧洲铠甲,背着一杆巨大的枪斧,他周围,所有人跪拜在地,地面上躺着三具尸体,全都被一斩两段。 “有点意思。” “功勋?呵呵……”下一个空间,一只足足三百多米的鹰身女妖匍匐在血液的海洋,这个空间中,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所有第一轮活下来的精锐,全都若有所思。而在徐阳逸这个房间之中,已经彻底死寂起来。 “如果我推测没错,还有七分钟打开传送门。”安德烈坐在轮椅上,虽然面无表情,背心的衣服却已经湿透。 没有谁不是如此,那一股恐怖的灵气,蔓延全场,巨大的头颅,没有脖子,就这样从那个百米棺材中飘了出来。 她很美,几乎找不到一丝瑕疵,眼神似开似合,迷离地呼吸着。 “金丹……”徐阳逸已经让安琪儿和赵子七都来到了他的身边,凝重开口:“封印近两千年,没有任何灵气吸收……还维持着金丹境界,她没被封印的时候,是何等可怕。” 没有一个人敢开口。 这就像人类遇到了巨熊,不装死,就活不过去。 “滴答……”不知道谁的汗液滴到地面上,竟然在寂静如停尸房的这一层塔中清晰如斯。 “呵……”旱魃微微笑了笑,四面八方,响起一阵海潮一般的“沙沙”声。一片如雾如霭的黑潮,随着这片死亡的声音,舞蹈的毒蛇一般悄然升起。 “本宫……也几千年没有尝到甜点的味道了……”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这个动作非常迷人,然而出现在一个悬空的百米头颅之上,只让人感觉寒毛倒竖。 “小心!”徐阳逸,安琪儿,赵子七几乎同时低声开口。 要来了…… 一只被困近两千年的僵尸始祖头颅,出现之后,发现周围有一堆新鲜的血食,她会怎么做? 根本不用想! “那么,能成为本宫的腹中餐,是你们这批后辈的荣幸。” 话音刚落,旱魃的嘴巴猛然张大!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吱!!!”她的下颌仿佛和头骨脱落,直接拉倒了二三十米长!看起来无比恐怖渗人。而她的牙齿,并非牙齿,全都是一排一排的骷髅! 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随着她宣告回归一般的咆哮震荡整个楼层,地面上砖石随着这一吼“轰隆隆”升起,在半空中形成一片石与沙的浮尘。而所有黑色头发,闪电一般朝着全场每一个人射去! “滋!!”两只鹰身女妖,翅膀早就被加隆打伤,根本逃无可逃,瞬间就被无数头发交错而过。仿佛吊索一样把整个人吊起来,随后“啪!”的一声,四分五裂,鲜血四溢。 “可不能浪费呢……”就在她们被卷起来的那一刻,就放到了那张巨大的嘴上,一缕缕鲜血,随着她们尸体的伤口留下,流入苍白干裂的嘴唇。而那些头发,竟然拧抹布一样将她们残破的尸体绞紧,随着一阵令人牙酸的“沙沙”声,无数的血液顺着残肢被生生拧出。 “止炎之冠!!”一声怒吼,巨大头颅的一侧,漫天火海轰然爆发。一条咆哮的火焰巨龙从火海中轰然升起,展开双翼,将周围数不尽的头发烧成灰烬。 旱魃如水的目光转了过去,闭上嘴唇。鹰身女妖的血液滴在她洁白无瑕的绝美脸庞上,仿佛片片玫瑰飘落。 “调皮。”她微微一笑,随后,无数的头发好似黑色的海潮,疯狂卷向火焰之中! 无穷无尽,连绵不绝,一团团火焰爆发,照耀那一方方圆数百米。然而,前仆后继的黑色头发,让火焰越来越少,越来越暗淡。不到三分钟,那里已经被包裹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茧。 黑茧被头发拉倒半空,悬挂在旱魃的头颅上方。黑色的头发已经地毯一样铺满整个房间,漆黑的乌鸦张开双翼。正中央,绝美的巨大头颅看着嘴正上方的黑茧,微笑着张开了嘴。 越拉越大……最后,猛然跃起,如同黑海中的巨兽,满脸狰狞中一口将黑茧咬为两半! “噗嗤!”血雨洒落半空,清晰可见,另一半黑茧轻轻颤抖了一下。破抹布一样落下。 “真是……绝顶的美味……”旱魃舔了舔嘴唇,目光看向了另外一边:“这里,好像还有点意思。” 无穷黑色的海洋之中,一行四人,爆发出排山倒海一样的灵力,全速朝着一个地方突进。 徐阳逸一马当先,身上已经布满血痕,那些头发看似柔弱无骨,抽在身上却仿佛刀子一样锐利,他的灵力实在无法在无孔不入,只能尽量避开要害,就是这样,他的背上,胳膊上,已经全都是深可见骨的血痕。 “你真的很蠢。”安德烈在身后淡淡说道:“只要把我,或者这个没用的小孩,这个拖累的女人其中任何一个丢出去,你都能更快地走到那里。” 徐阳逸没开口,一片黑潮迎面而来,他根本不敢动用全部灵力,维持着堪堪能斩断黑潮,又不引起旱魃注意的灵气,险而又险地走着钢丝。 “现在血食充裕,谁都在全力自保。然而,现在越是反抗得大,获得的注意越多。死得越快。要刚刚好不被纠缠,又要确定能冲过去。不过,那些蠢货是不明白的,所以他们会死的非常快……”他悠然看了看表:“最多两分钟后,全场的人都会死绝,然后,她会看到这里。而距离下一次门打开,还有十分钟。并且,这只是我的推测,并不肯定确定十分钟。” “啪!”还没说完,安琪儿一个耳光就扇到了他脸上。安德烈轻轻抚摸了一下,淡淡道:“只有不理智的人才会阻止人说实话。” “我只是看你不顺眼而已。”安琪儿收回手,冷声道:“管好你的嘴。” “你确定?”徐阳逸裂空扬起,斩断前方嘶吼而来,扭曲成蛇的数十米头发,沉声道。 安德烈轻轻舒了口气:“她要杀掉我们轻而易举。然而,她的头发蔓延全场,唯独没有攀上三具棺材,我听说过华夏的传说,有一些猜测。四具棺材,空了一具,其他两具和这个怪物地位应该不相上下,它不会轻易亵渎。只有到了那里,我们才有一线生机。” “如果它也敢亵渎呢?”赵子七抿着嘴唇问道。 “反正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情况,不是吗?”安德烈苦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