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独缺轩辕 - 最强妖孽

第608章:独缺轩辕

漆黑的通道之中,三道人影急速飞行。 没有人开口,谁都沉浸在刚才的千钧一发之中。 最后一刻,徐阳逸反手出剑,并不是单纯的震慑旱魃头颅,而是借用刺的反冲,把自己作为后盾,一行人冲进了通道。 看似细小的一个动作,却让安琪儿和赵子七心中说不出的感动。 赵子七在前面飞着,安琪儿轻轻和徐阳逸飞在后面。没有开口,只是用目光不停地偷偷打量着身旁的男人。 还是那样的面容,但是此刻总感觉多了一些什么。 是因为对方救了自己? 她觉得自己不是这样将恩做/爱的女人,不过,心中仍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萌动。 “还好吗?”飞了半小时,她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寂寞,率先开了口:“你……流了很多血。” 徐阳逸平静地说:“总要流血。” 又是沉默,十分钟后,安琪儿抿了抿嘴:“那个……安德烈,就这么让他走了?” 就在刚才最后一刻,安德烈拿出了一枚戒指,带着恐怖的力量,割断了徐阳逸的灵气锁链。 徐阳逸从上面感受到了浓浓的亲王之威。 “再见,蠢货。”他还记得对方最后平淡的表情:“虽然你也不算太聪明。不过,我并不讨厌你。” “安琪儿。”他仍然没有看她:“我现在不能多说话,刚服下丹药。” “你恢复就好,我有些话想说。” 有时候,气氛会来到一个很奇怪的地步,没有来源。或许短暂的尴尬就会让两人静默无言。 比如现在。 黑暗中谁也看不清谁的表情,也没有谁想调动灵气去看。不知道过了多久,安琪儿声音无比轻柔:“对不起。” “我任性了。” 她不是喜欢道歉的女人,或者说,她的身份不容许她道歉。她几乎没有对任何男人说过这句话。更不会因为自己做错了道歉。而今天,她并没有做错,反而道了歉。 徐阳逸没有多余的力气开口,摇了摇头。 “你不用否认。”安琪儿仿佛看懂了他的意思,轻轻开口:“我以为,这里面应该不会有危险。毕竟听父亲说,这里是几千年以前的坟墓。我以为……” 徐阳逸正是在生这个闷气。 你以为? 你还真是关在屋里的白天鹅啊……时刻都仰着高傲的头颅,对任何人都不屑一顾。是,你父亲在欧美已经到了金丹后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当然可以自以为。 但是,你要走出来之前有没有多考虑过?你随便就对别人发动热辣的攻势,然后就自以为是地进入一些不该去的地方,你真的以为我就不会担心? 目光闪烁,没有说话,他甚至没想过自己为什么要担心。这是岳真人答应的,对方非常清楚这种地方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可以不负一丝责任的。 “不过,你如果觉得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累赘,那就不对了。” “皱眉干嘛。”黑暗中,谁都没用灵力,安琪儿却仿佛看到了徐阳逸的表情一样,伸手过去抚平他眉间的皱纹。徐阳逸嘴唇动了动,最终没说,也没动。 “我很强的。”安琪儿咯咯笑道:“我的强,来自于血脉,并不是我的经验。父亲既然允许我来,当然不会让我死在这里。” “我也不想成为累赘。” 蜜、汁自信。 徐阳逸莫名想起这个词,苦笑着摇了摇头。 是的,他也不相信这种自信,不过,安琪儿的身份,全场修士恐怕没有人会把她当回事。对一个没有威胁的金丹之女,会怎样? 当然是抓起来好好服侍,然后丢出塔交给外面的人,当做以后和岳真人谈判的筹码了。谁要想杀安琪儿,除非能杀光这里所有人,保证没有一个人能说出去。 所以他并不担心安琪儿的生命安危,这也是当时带她进来就想清楚了的。紧要关头,他随时可以抛下对方一走了之。 不过,总觉得有些隐隐约约的不愿意。 “最好如此。”感觉体内药力化得差不多了,他可有可无地笑了笑。 “不生气了?”安琪儿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是鸡肠小肚的男人。” “没有下次。” “下次让我来我也不来,早知道这么危险……”安琪儿哼哼了两下,撅了撅嘴。最后还是抿着嘴唇说道:“对不起,请原谅我的任性。如果因为我的任性让你处于任何危险的境地,丢下我,我不怪你。” 赵子七在前面貌似平静,耳朵都直了起来,不过没听到什么,气得直跺脚。 “对了,哥哥。”实在忍不住这种寂寞,赵子七强势插入:“你的剑有什么变化?器灵是什么?我还从没见过什么是器灵呢!” 徐阳逸眉头微皱,这也是他奇怪的地方。鱼肠吞噬了龙渊之后,沉入他的气海一言不发。 不吸取灵气,也不说话,然而他可以感觉到,鱼肠之中,有一个生机勃勃的东西在跳动。 “不知道。”他手一挥,鱼肠倏然出现。看了半晌,喊道:“刻耳柏洛斯。” “哼……小子……你最好解释一下刚才是怎么回事。”刻耳柏洛斯无比虚弱的声音传来,带着说不出的怨恨:“你答应我的事情,竟然中途反悔?你居然敢欺骗恶魔?!” “恶魔不就是拿来欺骗的吗?”赵子七疑惑地说。 “你!” “好了。”徐阳逸淡淡道:“你能不能闻到恶魔的味道?” “不能。”刻耳柏洛斯压下心中满腔怒火,它已经发誓要把这个善变的人类撕成碎片,只要找到桀派大人藏在这里的东西,区区凡人怎么可能是它神话造物的对手! 徐阳逸微微一笑:“那么,要你何用?” 话音未落,刻耳柏洛斯的真身,三头黑犬倏然出现,而徐阳逸已经一剑横扫,紧追三条咽喉。 “你找死!!”刻耳柏洛斯眼睛瞬间红了,三个狗头中地狱烈焰若隐若现,就在要吐出之际。剑忽然停住了。 刻耳柏洛斯没有松气。它能感觉得到,刚才这个男人确实是想杀了它。它警惕地盯着对方,不移开一眼。 “怎么了?” 徐阳逸摇了摇头,凝重地看着鱼肠。 鱼肠……被封印了。 那个生机勃勃的东西就在鱼肠体内,然而,它通体感觉不到一丝灵气,真正成为凡铁。而以鱼肠的坚硬程度,里面的东西没有几千年根本不可能有出来的可能。 “艹……”他狠狠骂了一句,如此紧要的关头,刚才那一招刺绝对不比圣剑差,圣剑只剩下一发,现在鱼肠都被封印了。 刚刚兴奋起来的心情,瞬间跌倒谷底。 安琪儿忽然开口:“是否需要血祭?” “不,鱼肠是由活帝器转化而来,不知道沾了我多少血。现在我连回应都感觉不到,这已经不仅仅是沉眠的问题了。是被完全封禁。”徐阳逸手指从剑身上擦过,咬牙道:“偏偏在这种时候……妈的……” 忍不住,他还是滴了一滴血上去。 就在血液染上鱼肠的瞬间,一片光明大放。万道神圣的金光从鱼肠上冲出。紧接着,他脑海中“轰”的一声,万古丹经王居然毫无预兆地启动。 通天接地的金页,海潮一样起伏,一片竹简上,一行金字闪起。 九曜星落,第九星,轩辕! 徐阳逸愣了愣,并没有立刻看,而是马上看向了手中鱼肠。 但是,没有丝毫反应。 仿佛刚才的金光不是它闪出那样。 “这两者不想关?”收敛心中的想法,他仔细看向万古丹经王。 上一次启动,还是在开云界。而这一次直接跳过了中间几星,跨度达到了第九星。 越看,他心中越震惊。 轩辕,不是神通,而是剑阵! 全称叫做:轩辕无极剑阵。 而这一式剑阵,只有九剑,这九剑的名称,却让每一个华夏人呼吸急促! 承影,优雅之剑! 纯钧,尊贵之剑! 鱼肠,勇绝之剑! 干将莫邪,挚情之剑! 龙渊,诚信之剑! 太阿,威严之剑! 赤霄,刘邦斩蛇剑,帝王之剑! 湛卢,仁道之剑! 这九把传说中的圣剑,一起组成的剑阵,对应九曜星落,可以说,九曜星落的每一星,都为它而生! 徐阳逸没有兴奋,而是苦笑连连。 怎么可能! 这种剑阵,除非轩辕剑主再世,否则根本不可能组成! 鱼肠在自己手中,龙渊只有器灵。轩辕剑……极大可能是次级界锚,斩蛇剑在北京故宫金銮殿。其他几把,根本不可能找到。 看到这个剑阵,他就基本丧失了信心。就在他准备继续往下看的时候,忽然眉头一挑。 “不对……” “轩辕剑呢?” “这是十大圣剑,怎么九剑齐聚,独缺轩辕?” “九为华夏极数……是否正因为这个原因,才让最强的帝器轩辕剑不在九曜星落之中?” 无数的念头划过,他决定不纠结这个问题,反正是无法练成的绝技,纠结有什么用? 任何一把,来历通天,他手上这把鱼肠,弑帝,还和轩辕剑拼过一次,另一半还在丹霞宫之中……其他几把要找齐……恐怕他就算知道在哪里,也没有这个命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