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太初(一) - 最强妖孽

第611章:太初(一)

一株繁茂昌盛的植物,花开满地,顶端,挂着阿斯蒙蒂斯的头颅。 纯黑色的头颅,将周围百来米的花海都染做一片漆黑。那种浓浓的死寂气息,不知道死去多久,仍然让这一层所有物体呼吸不畅。 徐阳逸仔细地看着,刚过十秒,脑海中仿佛忽然燃起冲天火焰。依稀听到了一声声让人心肺都裂开的哭喊,如同身临地狱。无边的恐怖,绝望,嗜血,扭曲的负面情况,海潮一样朝着他压来。 “呵……”他立刻狠狠咬了咬舌尖,却发现自己已经满头冷汗。 “你怎么了?”安琪儿柔声道。 “没事。”徐阳逸摇了摇头,深深看了一眼颅骨:“别盯着那个东西看,它就算不是阿斯蒙蒂斯的宿主,也绝对是某个上位魔王,当初桀派的遗骸都没给我这种感觉。” 刻耳柏洛斯呆了。 傻子一样站在原地。 是的,外面是已经熄灭的黑红色,然而不亲眼看到,他绝对不会相信魔神留下的灵魂都会陨灭。 明明……沉睡才是更可能的! “是谁……”许久,它才回魂了一样,颤声开口:“是谁……是谁杀死了阿斯蒙蒂斯冕下的灵魂!?” “这怎么可能……魔神的灵魂怎么可能被人杀死?!即便不是本体,也是无比强大!” 所有人,都悄无声息地站了起来。 只有刻耳柏洛斯,此刻的它,根本看不出一丝地狱守门人的模样,反而如同败犬,趴在地面,疯了一样不停重复着“是谁……不可能……阿斯蒙蒂斯冕下……”这几个字。 打击太大了。 它以为能看到一尊活着的魔神,虽然在外面红色已经熄灭,但是谁能肯定魔神一缕灵魂会死去? 更大的可能是沉睡。 然而……不仅仅是灵魂消失了,就连灵魂寄宿的形体都被灭掉了!只剩一块孤零零的头骨,代表着这里曾经有一位魔神生活。 “这里……潜藏的秘密太多了……”赵子七愕然看着那片植物托起的六角羊头,仿佛在炫耀着某个不知名的人的功绩,嘴唇发干:“不是亲眼看到……根本不敢相信……” 徐阳逸也是沉吟不语。进入巴别之塔才两个房间,看到的所有信息,都足以推翻凡人的一切思维。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刻耳柏洛斯的尖叫已经响彻大厅,带着绝望的哭喊:“不可能的!!这可是魔神!永生不灭的存在!地狱最高等级的生物!怎么可能灵魂被灭!对!就算一缕灵魂也是不可能的!这一定是别人假冒的冕下!” “别天真了,就连我都看过阿斯蒙蒂斯的恶魔画像。六角羊,这么鲜明的标志。还有,只有是最纯正的恶魔,才可能是黑色的骨头。你还在否认什么?”安琪儿看着自己红色的指甲笑道:“所以,你的任务结束了?” 刻耳柏洛斯痛苦地哀嚎起来。 不是为它的主人,而是为自己的好处。 是啊……自己的任务就结束了吗?虽然本来并不热衷主人复活,然而主人答应过自己,一旦它来到这里,将会有一位大人物送他一分大礼。看样子,这位大人物就是阿斯蒙蒂斯冕下的灵魂了。 “可恶的垃圾……”心态急剧转变,巨大的失望之下,它收敛起所有悲痛的神色,转为满脸怒色,牙齿都咬的咯咯响:“死就死吧……死了一点好处都没有!老子拼命完成你的遗愿,结果什么都没有!还和这个莫名其妙的人类怪物结了仇……你怎么能不死干脆一点!” 恶魔就是这样,好处消失,它的忠诚也消失了。 转眼之间,由爱生恨。它朝着遗骸冷冷啐了一口,却仍然不死心地四处寻找不多的可能性。 徐阳逸并没有在阿斯蒙蒂斯的宿主尸骸上停留太久,而是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个房间。 和之前的那一层塔一样大,但是这一个房间繁花似锦,美丽得好似春日的山谷。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一位魔神的葬地,恐怕他们会以为这块头骨是山谷中某个部落的装饰品。 正中央,数十米高的植物盘旋缠绕,形成一片方圆百米的大树,顶端悬挂着黑羊头骨。树冠之下,则是数不尽的附生植物缠绕,形成一根茂盛的花柱。 谁都有一抹失望,徐阳逸本来打算的,是阿斯蒙蒂斯就算不死,这里是没有灵气的,几千年不吸取灵气境界绝对不高。而且,这只是它灵魂寄生的宿主。他并不是没有机会。 然而,阿斯蒙蒂斯死了,桀派的宝藏也没有。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也好,这种魔方型的房屋,谁知道下一个会遇到谁,说不定就会遇到大公。光是我们‘轮空’这一轮,就不亏。”他皱眉半晌,又笑了起来:“而且,这里是不会被抽中的房间,应该是这里的主人身份太过高贵,巴别之塔都不能点名他们的居所。只要我们待在这里,等这个魔方组合完毕的时候,就能躲过危险直接看到真相。” 赵子七也苦笑着点了点头,道理是这样的,然而……躲过了危险,同样也躲过了机遇。 “休息。”徐阳逸拿出数个玉盒,丢给所有人:“里面是恢复灵气的丹药,比欧美的圣药效果好得多。” 就在此刻,他心中忽然传来一丝悸动。 “这是?”拿出丹药的手顿了顿,赵子七疑惑道:“怎么?” 徐阳逸摆了摆手,仔细地感受着。他还以为是错觉,但是下一秒,心脏忽然狂跳了起来! “咚咚咚……”如同擂鼓,一抹炙热的渴望,倏然蔓延心中。 “这是……”他抿了抿嘴唇,目光闪烁:“绿线?不,是狼毒!” 他仔细感受了一下,那不是杀意,而是渴望。 极其深刻的渴望。 “它在渴望?为什么?” “这里有什么东西让它能渴望?” “阿斯蒙蒂斯的头骨?不,不应该,如果是这样,如此显眼的东西,狼毒进来就应该发现。它虽然本体留在了南州,然而我即是它。意识并没有百分之百的分开。它的意识显然不是那么敏锐,以至于只知其有,从未出现过。” “那么……或许是它开始并不肯定,而是确定之后才提示我?这里除了颅骨之外,显然还有别的东西存在!” 他目光立刻锐利起来,一寸一寸地看着周围的地方:“除了颅骨,就是花海,灵气中没有其它东西……不!花……花海?” “刷!”他手中绿线立刻蔓延出去,带着极强的攻击性,一张张捕蝇巨嘴张开,然而,第一次没有完全按照自己的指示。 低头了。 在这一片花海面前,狂暴的绿线居然低头了! 所有蔓藤匍匐下来,虽然还是朝前前进,速度却异常缓慢,仿佛臣子看到了君王,根本不敢逾越。 “这是!”赵子七和安琪儿同时倒抽一口凉气,目光立刻看了过来,就连刻耳柏洛斯,也愣了愣,灼热地看向这片花园。 “刷……”花园中,一根轻柔的藤条悠悠扬起,仿佛抚摸情人一样,柔柔地搭上绿线头部。紧接着…… “卡卡卡!”一阵轻微的咀嚼声,那些星星点点的小花竟然飞快地啃噬起绿线来! 并且,无数的藤条从花海中扬起,顺着绿线朝徐阳逸手上攀来! 徐阳逸立刻断掉绿线,那条扯断的藤蔓被马上拉入整个花海,一片令人发毛的咀嚼声响起。 “花……是活的?”安琪儿轻掩嘴唇,愕然看了看花海,一个难以置信的推测忽然现在脑中。她震撼地看着何阿斯蒙蒂斯的颅骨:“这……这不会……” 花吃掉了阿斯蒙蒂斯?这尊淫、欲魔神?!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刻耳柏洛斯目光急剧闪烁,一下子就跳了过来:“地狱里绝对没有这种东西,魔神……那是屹立在一个世界最顶峰的生物!区区植物?怎么可能吞噬魔神?!” 徐阳逸没有开口,并不是没有植物可以弑神的……他的本体,就曾经这么干过。 而眼前……疑似出现了第二株? 第二株弑神的怪物? “子七,什么神话上有弑神的植物?” 赵子七目瞪口呆地看着花海:“不知道……除了狼毒……这,这不可能吧?外国绝对没有类似神话!这……” “那阿斯蒙蒂斯冕下的遗骸去哪里了?!”刻耳柏洛斯舔着嘴唇,仿佛看到了至宝:“这里只有颅骨,第一,是有人杀了他,将头颅带到这里。第二,就是有人杀了他,拿走了身体。动机都莫名其妙!能斩杀魔神的,地球上根本不存在!要么全部毁灭,要么全部拿走。没有可能单单剩下颅骨!” “你是说,这位魔神,就这么坐在这里……被一堆花吃了?”安琪儿显然不能接受。 徐阳逸沉声开口了:“或许,不是他一定要坐在这里。而是发现的时候,已经走不动了?” 所有人都没开口,修士闭关动辄几年十年,对方这种境界,闭关几百年并不是不可能。 在他闭关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将这里变成了一片噬人的花海?而且不知不觉之间让这位魔神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