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太初(二) - 最强妖孽

第612章:太初(二)

“而且,魔神死后肉身万年不腐,就算灵魂寄托的分身也一样!阿斯蒙蒂斯冕下的肉呢?”刻耳柏洛斯越想越对:“它的血肉哪里去了?只剩下骨头?” 赵子七抿了抿嘴,双手一杨,一只纸鸢飞出,同时,所有人面前都出现了一片光幕。 纸鸢飞舞,光幕上纤毫毕现,紧接着,每个人都深吸了一口气。 就在骨头下方,有无数的咬痕! 而且,下颌已经被啃到没剩多少了,几乎看不出来! “真的在吃……”安琪儿惊呼道:“颅骨挂在花海之上……不是装饰……而是他们是以这个方式从下往上吃过去的!” “而魔神的骨骼太过坚硬,几千年之后,还剩下一具颅骨?”赵子七也不想相信,然而眼前的一切让他们不敢不相信。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怪物? 魔神的骨头都咬得动! “地球上怎么可能有这种怪物……”刻耳柏洛斯用爪子刨着地,再不敢踏前一步就在他们前方三米,就是花海的边缘。 徐阳逸深深看了对方一眼,这句话,倒让他有了一些明悟。 “地球上或许确实没有。”他淡淡道。 “你是说……其他位面?”刻耳柏洛斯立刻反应了过来:“这是其他位面的大凶之物?”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古书都没有记载。 就在此刻,徐阳逸体内悸动一股强似一股,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体内破体而出那样。 “刷拉拉!”须臾,他的额头上,无穷绿芒闪起,仿佛打开了一个豁口,一枚绿色的种子,拳头大小,布满无数符文,从中飞出。 狼毒本体! 虽然是极其不完整,甚至可以说一种意识,此刻也按捺不住**,冲了出来。 一股,苍凉,悠久,如山如海一般的恐怖气息。尽管只是冰山一角,此刻铺满全场。虎视眈眈地瞄准那片花海。 仿佛有所感应,花海之中,青草,蔓藤,花朵,齐齐仰起头,正对种子的方向。 “嗡……”下一秒,种子化为一道流光,猛然冲向花柱。就在同时,花柱轰然裂开一个五六米大小的口,所有小花,蔓藤,几乎是同时一拥而上,带着同样的渴望,随着一阵“刷拉拉”的缠绕之声,枝叶纷飞,将那一片地方包裹成一个巨大的圆球。足足十米大小。 谁都愣了愣。 吞噬与被吞噬。 而且……不仅如此,随着这个巨大树枝圆球的形成,一道道绿色的灵光,浓郁到极致的木灵气,从一个个裂隙中冒出。随后,整个房间的花海,如同地毯一样,朝着中央收缩,凝聚,不到十分钟,层层叠叠,一个足足方圆千米的树茧,悬浮空中。 “怪物……”赵子七感慨地摇着头,看向那个圆球。这简直推翻了人对修行生物学的认知。 徐阳逸也看着那个球,但忽然目光一凝。 就在花柱之后,有两双脚! “谁!”他毫不犹豫地喝到:“滚出来,否则我不会手下留情!” 刻耳柏洛斯立刻回神,七只眼睛里全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这是桀派大人的地盘,怎么可能有其他人进的来! 没有反应。 “不出来?”徐阳逸看着那双脚越来越明显,手中紫芒大盛,十条火龙盘旋冲出,绕过树茧,直奔后方。 没有爆炸,没有灵光,一阵被握在手中的“嘎吱”声响起,随后,九条雪白的尾巴海潮一样扬起。 “真是无情。”一个轻柔的女声,从花柱后款款走出,绝美的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这么久没看到,你居然学会了辣手摧花?” 黑色的斗篷,典型的塔古勒家族装饰,斗篷下摆,九条雪白的尾巴盘得如同王座。当她轻轻掀起斗篷的时候,徐阳逸心中杀意沸腾。 朱红雪! 居然有人比他们更早进来!而且完全掩盖了自己的灵气,将他们的话听了个遍! 她嗤笑着看了刻耳柏洛斯一眼:“本宫还在奇怪,你怎么能来到这里。原来是和一条贱狗联盟。真是自甘下贱。” 刚说完,她全身的灵气海潮一样爆。冲的赵子七和安琪儿连续退了好几步。 “真是令人愉悦。”她的指甲已经变为了一分米长的黑色,轻轻抚动自己的红唇,飘然飞上半空,居高临下地看着徐阳逸:“你知道么?本宫一直很想你。” “非常……非常的想你。” “为了你,本宫先躲日本,再避祸美国。托庇于塔古勒家族羽翼之下。当年哪……本宫何等的快意恩仇,你区区一个练气,竟然能将本宫逼到这种程度。你让我怎能不好好琢磨一下你的死法呢?” 她淡漠地看了徐阳逸一眼,眼神虽淡,其中的杀意却不言自明。 “你是怎么进来的?”徐阳逸皱眉问道。 “你不应该问本宫是怎么恢复实力甚至更上一层楼的么?”朱红雪巧笑嫣然,九条狐尾盘成一个王座,让她凌空坐立。修长的**伸出,勾出让人心动的弧度:“你不关心?但是本宫很想说。还记得你看到的圣棺么?” “你进了圣棺?!”徐阳逸还没开口,刻耳柏洛斯已经倒退了一步,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疯子:“传说中,塔古勒家族的圣棺,要放干全身的血,早已遗失,居然又找到了?一旦不死,就会成为凡的怪物!活尸体!” “我懂了……你现在是活尸体,没有血液,心跳,体温,所以塔判定你是死人?不被它‘点名?’于是,在所有通道都结束以后,你才能看到这里?” “原来是这样啊……”朱红雪也仿佛恍然大悟,感慨地叹了口气:“本宫命一直很好。” “在铁处女里面万针穿身,耳边听着自己血液被一点一点放出,力量被一点一点注入的时候,你知道本宫有多想你么?”她咯咯笑道:“想到……把你食肉寝皮的地步。有人说恨过了头就是爱,你看,本宫多爱你。” 安琪儿冷笑道:“这女人谁啊,一副自来熟的样子,你跟她很熟?” 徐阳逸也笑了:“手下败将而已。” “原来如此。”朱红雪扭动了一下水蛇一般的腰身,托着腮帮,饶有兴致地看着安琪儿:“原来是跪舔了大公后期的岳真人啊,怎样?他的臭脚好吃吗?是不是你一根一根地舔过去,才让他当日出手救你一条狗命?然后利用自己尚有几分姿色,勾搭了真人之女。当做你进阶的踏脚石?啧啧啧……当年的魁啊,今日怎的如此下作。如此不堪。吃软饭,舔臭脚,你还能更难看点吗?” 话音未落,一个响亮的耳光隔空飞来。朱红雪根本没有躲,耳光打在她体外十米处就再也无法进入。 “本宫敬你是真人独女,给你面子。区区初期,被迷得头脑热?居然敢来这里?” 她嗤笑着看着两人:“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一个自甘堕落的狂蜂浪蝶,真是绝配。” “出来吧。”她转过身,勾了勾手指:“你也进了圣棺,不也是为了朝思暮想的他么?还害羞什么?” 一条黑色的身影走了出来,轻轻掀开盖头,徐阳逸的目光彻底凝重了起来。 血腥之月! 同样是虚位大公! “亲爱的。”他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病态的笑容:“好久不见,想我了么?” 安琪儿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对徐阳逸说道:“你可别说因为他拒绝我,我无法接受。” “男人给我,女人和小孩给你,怎么样?”朱红雪恍若未闻,微笑道。 “no。”血腥之月笑容一如既往的完美:“华夏有句俗话,人生何处不相逢。为了这一天,我等的已经太久。” “刷!!”他两片蝠翼扬起,眼睛已经开始化作血红,从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地飘出来,带着嗜血的微笑:“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将玩偶片片撕碎了。” “那好。”朱红雪扬了扬眉:“给本宫留一口气。” “1y。您打算怎么做?” “呵……”朱红雪微笑:“当然是把他救活过来,然后一刀一刀剐了他。” 目中无人。 根本没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两位虚丹,这是大公之下最强的力量,在他们看来,击杀几个徐阳逸都绰绰有余! 话音刚落,朱红雪已经化作一片白色的旋风,尖啸着冲向安琪儿和赵子七。 徐阳逸脑海中根本没有考虑,闪电一般冲了过去,但就在此刻,一道黑色的身影,斗篷翻飞如恶魔的羽翼,死死拦在了他前方。 “不告而别,不是绅士的礼仪。”血腥之月微笑着鞠了一躬:“上次……” 话音未落,一道雪白的爪痕已经透体而过!血腥之月的表情凝固,随后啪啦啦化为无数蝙蝠飞开。 一圈一圈蝙蝠,化作层层黑云,猛然燃烧起来,然后化作道道火矢疾冲徐阳逸! 疯狂,杀戮。血腥之月的心瞬间爆炸。 藏的太久的渴望,这一刻即将得到实现,他如何能不爆炸? “去死吧!蛆虫!!”无穷的蝙蝠齐齐张口,带起漫天怒吼:“就你?” “就你这样的蛆虫,居然能让我被一位大公狗一样的痛殴!” “你没有活下去的理由,这一次,就算你跪在地上亲吻我的皮鞋,你也不可能活下来!不,你连下跪的机会都不会有!” “杀!!” “刷刷刷!”一只只蝙蝠,化为一个个火球,朝着徐阳逸冲来。天空中,六道魔纹齐齐散开。 六环魔法,群星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