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太初(三) - 最强妖孽

第613章:太初(三)

“滚!”徐阳逸心急如焚,抬手之间,十方炼狱轰然而出,咆哮着席卷周围火蝠的流星雨。 “轰隆隆!”紫色光芒和红色火焰立刻炸裂,道道火焰让周围温度陡然升高,紫色和红色交织成绚烂的火网,笼罩方圆两三百米。剧烈的爆炸之后,一群火蝠重新凝聚为血腥之月的模样,然而已经不再悠闲,反而谨慎地看着徐阳逸。 他没有开口,突如其来的狂风将他斗篷吹得猎猎作响,眼中带着一抹惊疑不定。 “滚……”徐阳逸根本没在意他的表情,从牙缝中说道:“给你三秒钟,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就在朱红雪冲上去的一刹那,他的心不由自主地绷紧。 他朋友不多,但是对于任何他认为的朋友,都绝对全力以赴,现在,两名侯爵初期面对一名虚位大公,他怎能不心急如焚? 以往认为自己无论何时都能冷静分析战局,但是今天,他忽然觉得自己根本做不到。 “如果你可以的话。”血腥之月微笑着鞠了一躬,眼神更加警惕,轻轻打了一个响指。身后朱红雪的一爪带着虚位大公的威能,在天空中化为一道百多米长的白色残影,空气都仿佛被撕裂! “你敢!!”徐阳逸的目光刹那间有些发红,毫不犹豫地再次冲了上去,甚至他觉得自己从没有这么快过! “你能走试试!”血腥之月警惕的目光中带着一抹戏谑的微笑,仿佛看到了什么最可笑的事情一般,徐阳逸的身形闪电一样从身边穿过,他微微一蹲:“海拉之踵。” 刷! 他的身影居然后发而先制!眨眼间就赶上了徐阳逸的身影,手中闪耀浓烈的血光,朝着徐阳逸背心拍下。 但是,徐阳逸根本没有管,这一掌迅速突破他的护身灵气,完全的,实实在在拍在他的背心上。 “扑!”一口血立刻喷了出来,徐阳逸速度更快,几乎成为了一颗流星,瞬间超越了海拉之踵的速度。他的腰部微微扭动,手中已经凝聚起一片黑芒。 天启蚀肉。 然,这一招并未发出去,就在他眼看距离朱红雪只有五十米的时候,一道黑色的影子再次站在了他的前方。而朱红雪的那一抓距离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安琪儿,赵子七只有二十米距离。 诚然,他知道安琪儿身上护身法宝众多,但是,他无法容忍自己因为这个推测就不去救,这可是虚丹,身为无限逼近虚丹的他,太清楚虚丹的威能了,可以这么说,现在如果遇到千刃,对方甚至出招的时间都没有。 他根本不会,也不敢去赌这个可能。 “滚!!”徐阳逸死死咬着牙,一声怒喝,身边迅速凝聚起无数青色冥火,全部附着在他手上,竟然将纯白的裂空变得鬼气森森,在空中拉出五道碧绿的爪痕。 “果然……”血腥之月眼睛微微眯了眯,紧接着,胸口急剧鼓起,一声尖锐的咆哮! “吱!!!” 一圈圈音波随着他的咆哮扫荡全场,“轰隆隆”地面都被这一声刮下一层,碎石纷飞之中,直接将裂空消弭于无形。徐阳逸仍然没有退,裸露出来的肌肤,带满血痕。 “所谓的友情么?”血腥之月冷冷看着他:“真是无聊的东西。” “轰!!”就在此刻,朱红雪一掌落下,地面生生陷下去十几米!徐阳逸这一瞬间,心跳猛然加快,久未感受过的紧张感,真正体会到了心跳到嗓子眼的感觉。 硝烟弥漫,烟尘之后,赵子七,安琪儿仍然站在原地。 一个巨大的爪印,就在他们身边半米之处。 “呵……”徐阳逸深深舒了口气,还不等他松气完,一阵张狂的大笑,银铃一般响起。 “咯咯咯……”朱红雪笑的千娇百媚,朝血腥之月笑道:“看到没有?” “刚才这条小狗慌乱的样子,真是可笑至极呢。” “为了一个水性杨花的贱人,一个发育不良的小崽子,你居然敢受血腥之月一爪?你可知,从圣棺中出来的人,还有一个称谓?” 灵气狂猛的波动,吹起她三千青丝,她悠然撩起长发,微笑道:“破法者。” “血族破法者,当初穿刺大公手下最精锐的军团。现在,你可是感觉灵气运转已经开始不畅?哎呀呀……真是可怜呢。本宫就这么轻飘飘的一掌,你居然就像看到了狗屎的野狗一样跑了过来,该说你是无知呢,还是蠢呢?” “无聊的人类感情。”血腥之月优雅地拍了拍自己的斗篷:“这就是你最大的弱点。有了牵挂,就有了脆弱,有了脆弱,你就会……死。” 他降低了声音:“玉藻前。” “他是虚位。” 朱红雪银铃一般的笑声陡然收敛,疑惑地看向血腥之月:“你再说一遍?” “他是虚位。”血腥之月肯定地说:“不只是你,我都不相信。这才几年?他竟然从最后的后期进阶虚位。”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他凝重地看了看徐阳逸,忽然转头笑道:“你知道该怎么做了么?” 朱红雪抿了抿嘴,忽然用手轻掩住嘴,咯咯笑道:“你真不是个好东西。” “本宫……”话音未落,她的手猛然化作巨大的狐爪,这一次比上一次更猛,竟然带出了道道裂痕。一只狐爪迎风见长,刹那间涨到了二十多米大小,朝着两人猛然拍去! “当然知道。” 就在她动作调动的同时,徐阳逸的身形离线利箭一样冲了过去,他知道身后有血腥之月,然而脑海中根本没有考虑,所有灵气都凝聚在前方,仿佛无往不利的利剑,直射朱红雪。 “蠢,太蠢了。”血腥之月感慨地看着他防御薄弱的后背,冷笑道:“带着脆弱的感情,又怎么能走上坚强的修士之路?” “刷刷!”两道黑色光芒,形成十字架状,从他手中轰然爆发,化作两道半月弧形,带着惨烈的嘶鸣,朝着徐阳逸背心攻去,说过之处,地面顷刻间出现极深的沟壑,简直就像利刃在地面翻过。 “我不会让你那么痛快的去死。” “一点点地……让你慢慢绝望,一块一块捏碎你的骨头,这才是最适合你这种蠢货的死法。” “轰!!”两道灵气,准确命中徐阳逸背后,这是对方冲向朱红雪的直线距离,他早就料到对方不会躲。 一口鲜血从徐阳逸咽喉涌起,但是他死死咬着牙,硬是咽了下去。 五脏六腑一阵剧痛,更重要的是,气海之中,灵气确实越来越不流畅,对方的攻击带着一种诡异的力量,仿佛在经脉中加上了诸多塞子,渐渐禁锢人的经脉。 但是,借着这一掌的冲击力,他速度更快,这一次已经完全逼近朱红雪十米之内,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鱼肠亮起,再近半米。上方十条火龙烙印若隐若现。 “仓促之间的一招,威力凝聚不全,也安敢谈伤本宫?”朱红雪轻蔑地看了这一招一眼:“道心有失,十停最多发出七停。你现在就如同一条不顾后果的疯狗。可惜……” “轰隆隆!”巨爪落下,地面被抓得支离破碎,然而,这一次又是停在了两人另一边。 “哈哈哈哈!”朱红雪心中愉悦至极,感受着徐阳逸瞬间放松的力量,笑的腰都直不起来:“蠢货……真正的蠢货啊!” “为了毫无用处的感情,居然让自己受伤?” “你本来还有一丝机会走出去的。”朱红雪脸上带着极其满足的笑容,手轻轻一晃,一把细长的西洋剑出现在她手上,随即准确顶上了安琪儿的咽喉:“但是现在,没有了。” 徐阳逸的爪就在离她咽喉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来啊?”朱红雪朝前走了一步,巧笑嫣然:“抓啊。” “怎么不敢了?” “受制于人的感觉如何?就算你也是虚丹,本宫也能给你这条野狗套上链子。咯咯咯……”她笑的无比舒适,牵起自己的长袍,露出里面一身旗袍。而她分开了修长的玉腿。 “乖……” “听话,小狗,从这里钻过去。本宫可以考虑不杀他们。” 雪白的玉腿人字形劈开,形成一闪耻辱的大门。 “怎么不动呢?”血腥之月在身后微笑道:“终于要让自身的求生欲和无所谓的尊严压过毫无意义的感情了吗?”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开口:“可以了吗?” “当然不可以。”血腥之月心中无比的喜悦,这个贱种……这个让自己被大公责罚,进入圣棺,却没有在圣战上遇到他的贱种,也有今天! 他忽然改变了主意。 他不会杀死他。而是要像一条狗一样养着他,套上链子,做一条真正的人形犬。无论自己走到哪里,都得带上他,宣告着这是自己的战利品。 “狗,怎么能穿衣服呢?”他悠然坐在空中,戏谑地说道:“脱。” “脱光。然后趴下,见过黑背么?再学着叫两声。然后……”他俯下身,拍了拍鞋:“舔干净我的鞋。自己套上链子。我承诺不杀你,也不杀他们。” “我不是问你。”徐阳逸的眼中,杀意汹涌而出,看向安琪儿:“可以了吗?” “你让赵子七转告我,需要十分钟。可以了吗?” 朱红雪,血腥之月同时愣了愣。血腥之月猛地尖叫道:“杀了他们!!” 朱红雪毫不犹豫地一刺,然而…… 刺不动! 一股绝大的力量,从剑尖传来,这股力量之大,竟然让身为虚丹的她都握不住剑。 “可以了……”安琪儿低沉的声音,同样布满杀气,她纤纤玉手抓住剑锋,却根本无法刺入,整把剑,随着她的手,一点一点扭曲起来。 “杀了那个娘娘腔。否则……”她深吸一口气,头发轰然变白!两扇巨大的蝠翼从背后扬起:“老娘休了你!!” “这是……”朱红雪愣了愣,随后一声尖叫,飞到空中,难以置信地看着安琪儿:“纯血!!” “纯血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