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太初(四) - 最强妖孽

第614章:太初(四)

“呼啦!”朱红雪,血腥之月顿时跃上空中,无比震撼地看向安琪儿。 “刷……”一阵无形的狂风吹起,安琪儿满头白发飘扬,两只羚羊一样的角从头顶长出,明知道是吸血鬼,然而却没有一丝邪恶之感。反而只感到美观,大方。映衬着满头白发,居然出现了一种返祖的圣洁之感。 她背后的两张巨型蝠翼,足足二三十米,同样是一片雪白。除了现在眼睛变成了紫色,其他和原本并没两样。 “嗖嗖嗖……”狂风刮过全场,安琪儿的指甲已经生长到半米长,凌空悬浮起来。血腥之月和朱红雪愕然对视,这剧本不对! 之前,徐阳逸晋级距离虚丹只差迈过去,他们还不担心,因为这里可是有两位虚丹,更因为,他们捏住了对方的命脉。 重情重义? 放屁。 在他们这里,只有自我才是最真实的。其他一切都是虚妄。 他们肆意嘲笑着这位新贵还保留着热血的感情,在这里就像自主讨论一样妄为随意,因为这里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们感受到威胁。直到现在…… “纯血……”朱红雪浑身都在颤抖,猛然两只血红的蝠翼从背后展开,虚丹威压全面爆发,蝙蝠的翅膀,九条狐尾凌空乱舞,一把抓过身边的血腥之月,眼睛都在发红,声音里带着浓烈的双重音,咬牙切齿地问道:“怎么会有纯血?!” “塔古勒家族不是两百多年没有出现纯血了吗!!怎么会有纯血流出!” “我怎么知道!!”血腥之月也是狂怒中带着震撼,一把打开她的手,同样血红的羽翼展开,怒吼道:“你以为我是族长?!我怎么可能猜得到这里有纯血?!” 一股强悍的威压弥漫全场,徐阳逸感觉不到,只有他两能感觉到。随着安琪儿的羽翼越长越开,竟然不似蝙蝠,仿佛白色的蝴蝶。 “那个贱人,交给我和小弟弟。虽然我打不过她,但是能让她动不了。”安琪儿眼中紫瞳闪烁:“那个娘娘腔,交给你。” “纯血,能压制所有纯血以外的吸血鬼,就算我杀不了她,也绝对可以让她动弹不得。” “好。”徐阳逸仰天大笑,一步跃到场中,满汉杀意地对着血腥之月招了招手:“来。” “滚下来。” “受死!” 血腥之月愣了愣,随后脸上倏然通红,一道道青筋乱跳,咬牙切齿地看着徐阳逸,一字一句地从牙缝中飘出:“谁……给!你!的!狗!胆!” 一个几年前自己随意就可以杀死的人,因为岳真人的插手才活下来。现在也敢对自己撒野?! “刷!”他双翼一展,利箭一样直冲下去,这种侮辱,他无法忍受! “以为上次就是我的全部实力了吗?天真……天真!天真得可笑!”无穷的黑色蝙蝠潮水一样蔓延而出,在周围形成一片黑色的龙卷风,吱吱的尖叫声扰人心魄:“现在就让你看看……虚位之间的真正差别!” “你这样的货色,只能跪在我脚下亲吻我的皮鞋!黑潮!!” “刷拉拉”一只只蝙蝠扭曲,融合,最后化为一把黑色的蝙蝠剑柄西洋剑,剑起之时,带起汹涌黑芒,朝着徐阳逸急刺而来。 迎接他的,是金色的鱼肠。 第一声响起,清脆而悠扬,接下来,是持续十几分钟连绵不绝的雨打琵琶之声。黑潮拉起无数残影,仿佛数十个血腥之月在行动。鱼肠舞做万点金光,将徐阳逸围绕成一个金色的光球,看似剑影从未碰撞,却能听到细密的击剑之声响彻耳膜。 一道道灵气四溢,将周围地面都削掉三尺。没有人用神通,谁都想亲手将对方撕碎。 然而,十几分钟下来,血腥之月已经越来越凝重。 这小子…… 怎么可能! 他几年冲入虚位,按照道理,虚位的力量绝对不可能如此娴熟。这就像小孩忽然拿到了大人的身躯,灵力运转要么多一分,要么少一分,就是不能圆满。而现在……却根本看不出这种迹象! “开始了呢……”朱红雪幽幽看着浑身雪白的安琪儿:“我们,是不是也该开始了。” “为了免得有人说我出工不出力,本宫……”她轻轻抬起手,看似平凡的一掌软绵绵拍来,空间中却荡起一只似蝙蝠非蝙蝠,似狐非狐的怪物虚影:“就勉为其难陪你玩玩。” 话虽这么说,她却同样打起了精神。纯血吸血鬼,绝非单纯的吸血鬼这么简单。 安琪儿神色不动,爪印就在打落她身前的时候,忽然漏斗一样被什么东西吸了进去。朱红雪一愣,数秒后,才看到安琪儿身边漂浮着一个破旧的布袋。金光四射,让她看一眼都有些心惊。 这是……大公宝物? 她咬了咬嘴唇,脚不着痕迹地移了一步。身边却传来安琪儿微笑的声音:“你不能走。” 一股强悍的杀机瞄准了朱红雪,安琪儿轻笑道:“我知道我不如你。” “如果是实力,我完全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她轻轻一拍身上,“哗啦啦”一阵宝光四射,六件法宝,铃铛,镜子,绳子,布袋,法锥,旗子齐齐对准朱红雪:“比背景,你可比我差得远。” 朱红雪呆住了。 她绝对没想到一个女修身上带着这么多金丹宝物! 而且件件不凡! “你走一步,我就启动一件。我灵气不多,你要不要试试我能启动几件?也许一件?也许两件?” 这个贱人…… 朱红雪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冰寒地站在原地,一步不动。 场中,剑气纵横,无形剑气掠过,地面爆发出道道数米深的裂痕。就算侯爵中期的修士在其中,也必定刹那间被卷做粉碎。 “当!”双剑的实体在无形虚幻的剑光中交接,寒光闪现中,映照出饱含杀意的眼睛,紧接着金色和黑色同时爆发,将那一片空间割裂成零碎的蛛网。 “翁……”血腥之月双翼展开,黑潮上爆发出数百道剑光,生生绞碎潮水一般的金光。两人稍触即离,然而转过头的那一刻,血腥之月的脸色已经极度凝重。 他的手,在轻轻发抖。 难以置信……对方每一剑,重如泰山,他都无法想象一个几年前还是侯爵后期的修炼者灵气可以凝练到这种程度! “这是经过多少次生死磨砺才能达到的地步!?” “刷!”就在此刻,他身后紫光大放,剑上承载的十方炼狱轰然爆发,十条火龙震天嘶吼,剧烈的高温仿佛焚尽一切。他眼角微微一跳,四周地面的石子都在刹那间化为飞灰。 紫光万丈,他的身影在其中如同飘飞的飞蛾,头发斗篷脱离重力一样被冲击波吹得朝上直飞。眼球中,十条火龙汇聚成一条紫色炎龙,咆哮咬来! “神说……” “葛丽巴的低吟!” 一道血红色的纹路顺着黑潮剑锋蔓延,一剑刺出之时,血腥之月背后轰然爆发出一尊巨大的蝙蝠虚影。一片潮水一样的黑色灵气从他身后疯狂蔓延。轰然巨响,黑色的火焰和紫色的巨龙齐齐湮灭。 平分秋色…… 他脸色看似平静,心中已经掀起滔天大浪。 手臂上,一丝温热在蔓延。 刚才一击,对方竟然震裂了他的虎口。现在整条手臂都酸麻不已。而且……最让他心寒的,不止如此。 刚才,他自己还没有全面爆发灵气,身体已经不听指挥地爆发开来。 这是什么? 他太清楚了……这是常年战斗的身体本能,当感觉到威胁极大的一击,自己爆发的本能。然而……这种本能只可能在高压情况下才能爆发。他从未在大公之外的修炼者身上感到过! “原来……也就仅此而已啊。”就在此刻,一个轻蔑的声音从黑紫色的火海后传来。一个男人的身影踏空而来,掰着脖子冷笑道:“口气那么大,本座还以为你能像当日一样,让本座手都还不了呢。” “原来仅仅是一丝大公之威啊……当本座和你同一个境界,立刻原形毕露。” 血腥之月凝重地抚摸着狭长的剑身,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徐阳逸:“给脸不要脸……杂碎果然是杂碎,永远无法登上大雅之堂……” 徐阳逸没有回答,只是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玩味:“准备好了吗?” “这也是我要问你的话,杂碎……”血腥之月心中怒极,却不敢主动进攻,西洋剑斜指对方:“准备好送死了吗?” “轰!!!” 他话音未落,冷笑,刹那间转变为不可思议,紧接着,立刻变为震惊! 三种神色,在他脸上诡异地融合。因为,就在他面前……徐阳逸的位置,一股极强的灵气爆发!冲天而起,甚至让整个几十公里的塔层都在微微震动! “你……”他浑身微微抖了抖,难以置信地看着男人的身影,一道青色的通天光柱,宣告着对方灵力全面爆发。数不尽的恶魔纹缠绕其中,一株模糊的植物若隐若现。 “轰轰轰!”青色的光柱仿佛阳光,硬生生在黑紫色的火海中劈开一条青色的通道,并且……越来越大!越来越雄浑!越来越凶暴! “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血腥之月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境界之中也有差别,他没想到这个差别如此之大! 另一边,朱红雪同样愕然看着这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