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太初(五) - 最强妖孽

第615章:太初(五)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这股力量……凌驾于他们两人之上!单打独斗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嗡嗡嗡……”没有停,还在继续爆发,一倍……两倍……三倍…… 还没有停! 超过同阶虚位三倍多的灵力,还在攀升! 他身后的恶魔纹已经活过来一样乱舞,在亲王级别比如白萨木的眼中,这简直就是小儿科,然而看在血腥之月眼中…… 血腥之月愣了愣,随后倒抽一口凉气,扭头就跑! 就在他身后,一股凝固到实质的杀意轰然爆发。地面所有的沙尘,为之一肃。 “嗡……”这里几乎成为了青色的海洋。随着最后一颤,四倍灵力全部爆发! 血腥之月根本不敢有任何停顿,流星一样朝着外面逃去。逃到哪里不知道,但是只知道要远离这个怪物! 四倍灵力…… 难怪刚才震得他剑都快握不住! “临。”就在他身后,一个沉稳的男声响起,却在整层塔中,如同黄钟大吕。刹那之间,他只感觉心头一颤,有什么东西将他瞬间笼罩进去? “结界?”他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他只感到地面如同巨兽践踏一样震颤,仿佛身后有一只史前巨兽冲来。 逃…… 逃开这里! 血腥之月心中只剩这个念头,境界差不多,然而,那种灵气的凝练,力量的磅礴,远在自己之上! 对方……比他还强! 而且要强不少! 这太荒谬了! 他只想怒吼,这根本不可能!荒谬!荒谬!这才多少年!当年那个在自己手下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修士,现在怎么可能这么强? 难道……当年真的只是凭借一丝大公之威,才能稳压对方?对方的反应,考虑,对战斗的直觉,一切都在自己之上。到了虚位厚积薄发,居然让自己一丝战斗念头都升不起? “想跑?”徐阳逸目光闪烁,临字诀完全发动,只有他能看到,一圈白色的光环,带着炫目的纹路,笼罩方圆百米,血腥之月正在其中。 “杂碎!!”血腥之月一声尖叫,身体顷刻间化为无穷蝙蝠,阵势太惊人了……他不敢硬接。 “葛丽巴的低吟……夜的十二章!” 反手一剑,以进为退。 “嗡嗡……”剑影挥洒出一片极致的黑暗,黑暗之中,所有细剑形成一只剑的巨嘴,巨嘴张开,数位裸女娇笑着盘旋而出,手中再长出一把剑!一节一节,芝麻开花,到了最后,一柄漆黑中带着一抹血红的长剑,直刺身后追来的身影。 一剑西来,黑红色的细剑掀起煞气的浪潮,周围空气都仿佛凝固,同时,一片黑雾弥漫,遮挡前方一切。 黑雾之中,一个声音想起:“天启……” 刷……鱼肠挥洒出一道金色的线,仿佛将黑色的天地一分为二。 “三蚀!” 鬼火飘摇,六月飞雪,鬼车鸟停占星台,剑光所至,所向披靡,那把看起来邪魅无比的短剑轰然崩溃,化作漫天血红的灵光。还没来得及落下,就被徐阳逸冲过的身体带做一片逆转的狂风倒卷! “这个杂种!!”血腥之月目呲欲裂,结界……果然是结界!不是削弱他的战斗力,而是削弱他的胆气!他现在根本没多少和对方对敌的心思。尤其对方实力还在他之上! “杀!!”他怒吼道,为自己壮胆。翻手之间,一枚青铜指环,带着满满的血腥气,将他自己保护在内。指环上一只黑色眼睛闪耀,刹那间血腥气凝聚成一个散发血光的外壳,将他牢牢护在其中。 “不是喊杀么?”徐阳逸嗤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怎么保护自己了?” “本座就在这里,为何不攻过来?” 血腥之月死死咬着牙,一句话不答,拼命往前逃。之前是担心对方死的太快,现在……当徐阳逸灵气全面爆发之后,他就知道死的太快的绝对不会是对方,而是自己! “嗡!!”就在他心念交杂之间,浑身忽然顿了顿。 “怎么回事?”他此刻再不想回头,也不得不回头看了一下,只看到后方一条青龙,冲破层层黑雾,青龙探爪,破开他的黑色云层朝着他后心抓来。 “当!”一声巨震,他的指环上赫然出现了五道白色爪痕。 “这小子……这杂种!!”他拼命挥动双翼,这结界太邪门了,只有逃出结界,才有可能真正逃离。 然而,根本没没有这种机会,青龙一击之后,再次缩回黑色灵气之中。五秒后,黑色灵气整个都震颤起来。 “黑幕全数被撕开,一条青色巨龙从天而降,旋转着,形成一个巨大的青色螺旋,方圆上百米尽皆被笼罩,震得地面碎石都卡卡作响。 “该死!!”血腥之月猛然回身,双眼通红。 避无可避了…… 他双臂交叉,两扇巨大的蝠翼合拢。对面青光闪耀中,一只巨爪,笼罩着徐阳逸的身形,正面击中防御的血腥之月。 “这是……”徐阳逸目光一闪,就在击中的一刻,一道诡异的符文,只有他能看到,烙印到了血腥之月全身。 “啪啪啪!”空气响出音爆之声,血腥之月如同炮弹,神龙踏山一脚踢出数百米,随着一声巨响撞到了墙上。再带着一声惨叫跌落地面,坠落之处,裂痕蛛网一般弥漫。 “该死……该死……该死!!!”血腥之月此刻根本没有一丝优雅,金色的头发凌乱,嘴里犬牙交错,一股股血液不要钱地涌出来,浑身破损。额头上青筋乱跳。 何等的屈辱! 被一个新晋虚位,狗一样践踏在地。还是一个小时前自己认为胜券在握的战斗! “啪!”他猛然一锤地面,蛛网纹蔓延,狂怒让他立刻起身,全身都在迅速膨胀:“区区新人……一个区区新人,居然把我逼到这种地步!!!” “你……死而无憾了!!” “吱!!!”他发出一声惨烈的嘶鸣,骨骼扭动,嘴立刻裂到了耳朵,身体原地旋转中猛然膨胀,十秒后,一只两百多米的巨大蝙蝠,血液将牙齿都染为血红,咆哮着出现场中。 “踏”就在蝙蝠出现的同一刻,一道身影已经落到他的头顶,白虎虚影若隐若现,一爪抓下。 “吱吱!!”撕心裂肺的惨叫中,血腥之月仰天怒吼,一道道血泉从头顶喷出。 “差距确实很大。”徐阳逸深处左手,手肘以下,一片血红:“不过,是我和你。”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了自己手上冒出一圈细微的红光。 丹灵,百世春。 “你放肆!!”屈辱和剧痛,让血腥之月眼睛都红了,怒吼之中,浑身毛孔中喷射出无穷火焰。徐阳逸目光一闪,轻身离开。不过三分钟,对面的血腥之月已经化为一只全身火焰的巨大蝙蝠。 “给脸不要脸!我不想和你分生死,你以为我是不敢!?” 他疯狂尖叫着,每一个毛孔中,都喷洒出一滴鲜血,仿佛子弹一样,朝着四面八方疯狂扫射,顿时,一片刺耳的“滋滋”声,带着黄色的腐蚀烟雾,刹那间从地面冒气。 “血腥地狱!” 徐阳逸脸上带着一抹嘲弄,穿花蝴蝶一样躲过每一滴血液。然而就在此刻,血腥之月以一种他都没看清的速度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种诡异的速度,就连他自己都愣了愣。然而,他根本没有多想,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他…… 杀了这个胆大妄为的畜生! “刷!”巨爪抓落,但爪落下之时,只剩一个幻影。而血腥之月此刻动态视觉强的可怕,血红的眼睛带出两道血光,反手一抓,空气中都弥漫出焦臭的痕迹。一声闷响,徐阳逸一言不发被击退数十米。 “妄图挑战我?!” 血腥之月只感觉此刻血液沸腾,刚才的被压制,现在瞬间爆发出来,尖叫着扑上,双翼展开如同恶魔滑翔,天空中勾勒出火焰之河的绘卷。 “当!”鱼肠顶住上方冒着火焰的巨爪,徐阳逸双脚微微一沉,脚下数不尽的蛛网裂开。血腥之月哈哈大笑:“这就是你愚蠢的代价!” 为什么自己忽然变强了?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气势完全爆发出来,刚才的受制于人,刚才的忍气吞声,全都没有了!心中怎一个爽字了得? “轰!”又是一爪,它吱吱地仰天尖笑:“还敢对我出言不逊吗?” “轰!”第三爪,徐阳逸脚下的地面都仿佛要炸裂,它的尖叫更加疯狂:“还敢以为你这样的垃圾能挑战我的地位吗!” “给我跪下!” 无数血液毒蛇一样环绕它全身,被火焰蒸发为一片片血雾,竟然使得它拍下来的一爪,赤红血雾中带着红色火焰,如同恶魔。 就在此刻,他忽然停住了。 血色的眼睛猛然睁大,竖瞳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随后……巨大的身躯晃了晃,就这么僵硬在半空,睁着眼睛不动了。 “沙……”火焰瞬间熄灭,血雾顷刻崩溃。化作一片血红的光点,洒落在地。 “这是怎么回事?!”朱红雪倒抽一口凉气,虽然血腥之月的忽然爆发太过诡异,但是死的更加诡异!她能感觉到对方体内生机几乎是刹那间断绝,就这么站着死去了! 徐阳逸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身形一闪,已经站到了血腥之月尸体的上方。鱼肠对准对方黑黝黝的咽喉,微笑道:“丹灵,白世春。” “瞬杀状态。我都没想过能出现的状态。” “半个小时,你实力上涨三分之一,如果不能杀死我,你,必死。” “可惜啊,你就算上涨了三分之一,还不是我的对手。昔日看来强到可怕的你,不过如此而已。” “刷!!”下一秒,一道金光,鱼肠在血腥之月咽喉猛然旋转。漫天血泉喷射,几十米大小的蝙蝠头颅轰然坠落。 血腥之月,陨落! 灭杀者,大灵术师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