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太初(六) - 最强妖孽

第616章:太初(六)

塔层中,安静到可怕。 无头尸体,狂喷着血液,血液之多,好似根本喷不干净。片刻之间,竟然形成了一片小血池。 徐阳逸跳下血腥之月的无头尸体,一脚将身边庞大的蝙蝠头踢出几十米。这种肮脏的东西,他不屑拿在手上。 “我很强。”他握了握拳头,这一刻深深感觉到自己的强大。在白萨木那样的至强者面前,他还很嫩,但是现在同一境界,曾经看起来强如血腥之月,也不过如此。 深吸了一口气,放下拳头,他看向了已经完全警戒的朱红雪。 对方脸上无比凝重,还带着一抹深深的难以置信。 血腥之月死了? 一位虚位……被追的如同狗一样的逃窜,玩弄于鼓掌之中,最后被斩首示众? 这个当年自己看不起的蛆虫……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你杀了他?”她还有些不敢相信地问。 “没错。”徐阳逸笑道:“不用急。” “接下来,就是你了。” “当年让我学到那么珍贵的一课,我……也很想你。” 朱红雪身上一凉。 一样的句子,说的人不同,居然让自己感受到如此刻骨的杀意。 她的脚不自觉地后退一步。现在是真的不想和这个怪物一战。 “哥哥……”就在此刻,赵子七的声音响起,疑惑地说:“是不是有点……不对?” 这句话,立刻让所有人目光都看了过去。不过谁都皱了皱眉头。 “没什么啊。”安琪儿疑惑道。还没说完,徐阳逸就凝重开口:“不……” “确实有点不对。你们的目光都是看向那个树茧是不是?”他按捺着兴奋站了起来:“你们看看周围……” 就在此刻,朱红雪悄无声息地退了一步,全身忽然化作一只只蝙蝠,疯狂地朝外面冲去。 经验不足的安琪儿愣了愣,却没来得及拦住对方。 “轰!!”就在她冲出外面黑洞的时候,后方十条火龙咆哮咬来,数百只蝙蝠刹那间化为灰烬,却有另外几百只飞出外面。 “吱!!!”所有蝙蝠身上都冒出道道血红的光芒,刹那间冲出数公里之外,重新凝聚为朱红雪的人形之后,她强压疼痛地仰天咆哮了一声。 “血腥之月……”朱红雪摁着胸口,她前胸,后辈,一片焦痕,眼睛中满满都是痛恨的神色:“你这个废物!” “一个才进阶几年的虚丹都搞不定。还好意思一天到晚在本宫面前摆谱!” “不值得任何可怜的垃圾。”她喘着气,深深看了一眼身后暗红色的房间,咬牙道:“徐阳逸……” “等着吧……” “巴别之塔,就是咱们买单的时候,谁都逃不掉!” 说完这句话,她拿出一瓶圣药服下,舔了舔嘴唇,化作一道流光没入黑暗。 暗红色的房间中,徐阳逸微微叹了口气。 “对不起。”安琪儿走到他身边:“我没想到她这么果断。” “扑!”话音未落,徐阳逸就一口血喷了出来。安琪儿吓了一跳,立刻拍着他的背问道:“怎么了?” 徐阳逸沉默着摇了摇头,擦去嘴边的血,笑道:“好歹是虚丹。哪有那么好杀。” “如果不是我强压伤势,震慑不了他多久。” 赵子七恍然大悟,他就是觉得刚才太过轻松,可能朱红雪和血腥之月本人没有看出来,或者说他们被徐阳逸的气势所震慑。不过,到了大公这个境界,灭杀对方已经是数天甚至十几天的战斗。一步之遥的虚丹不可能这么快。 原来徐阳逸是一鼓作气,强压着伤势不发出来。 “严重吗?”安琪儿关切地问。 徐阳逸拿出一瓶丹药,色泽如玉,吞下去两枚,摇了摇头:“不碍事。” 现在也没工夫管这个。 他直奔墙壁之处,仔细观摩起来。 是的,树茧没有变化。 而这一层塔的周围,被刚才血腥之月的血迹一喷,竟然颜色淡了下来! 而且……隐隐约约,有什么痕迹要出现。 现在已经模糊地出现了一些,非常扭曲,仿佛孩童的笔画。 安琪儿看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木头一样。” “一点都不懂别人关心,我真是瞎了眼。”说完,才发现身边赵子七屏息静气地看着她,顿时柳眉倒竖,拧着对方的耳朵转了一圈:“看什么看!小孩子家家的,还学人早恋了?” “痛痛痛……”赵子七终于挣脱魔爪之后,揉着耳朵试探性地喊道:“大嫂?” “哎~~”安琪儿顿时满面春风,揪着赵子七的脸:“哪家的孩子,嘴真甜。你刚说什么?” “大……嫂?”赵子七有点不确定。 大嫂性格很善变啊…… “乖,再叫两声?” “你们过来一下。”就在这个时候,徐阳逸的声音传来。 看到两人身体接触,觉得有点不舒服。至于为什么不舒服,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或者说,他本人就本能地回避去想这些。 “什么嘛……要的时候就说要,不要就丢一边。”安琪儿很不满,非常不满,走过去看了一眼,却轻轻“咦”了一声。 徐阳逸正要说话,安琪儿竖起一根指头晃了晃,这一次,闭上眼狠狠吸了一口气。 随着她这一吸,墙壁上竟然腾起一片淡淡的红色灵雾,飞进她七窍之中。许久,她才睁开眼:“荒古血禁。” “纯血吸血鬼,只要和血有关,无论时间多长都能闻到。”她转过身,凝重地看着整面墙壁:“这直径四十四公里,高两千米的房间中……全部都是被血涂满。而血下面,藏着一个巨大的禁制。” “这个禁制不是什么攻击和反攻击,而是隐藏。”她骄傲地挺了挺胸,看着徐阳逸嫣然一笑:“厉害吗?” 正准备听下去的徐阳逸一头冷汗,干咳了一声:“厉害。”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安琪儿显然不买对方这付敷衍模样的账,白了他一眼,从储物戒中拿出一瓶饮料喝了起来。 赵子七给徐阳逸几个眼色:你见过进秘境带饮料的女修?大嫂很难伺候啊。 多事!什么大嫂?别乱喊!这是徐阳逸瞪回去的眼神。 “哎呀……胳膊有些酸呢。”安琪儿叹息着举起玉臂:“怎么办呢?” “……” 玉手在徐阳逸眼前挥了挥,对于嘴角发抽的对方显然非常不满,直接搭在他肩膀上,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胳膊酸。” 得。 欠你的。 徐阳逸强忍住嘴角的抽动,将对方的手轻轻按摩起来。 “力度还不错。”安琪儿惬意地享受着,这才悠悠说道:“只要和血有关,纯血吸血鬼能分析里面所有的信息,几乎没有能瞒得过我的。所以,任何血脉传承中,都有一道锁,专门针对这种掠夺血脉的天赋……说远了。我的意思是,这下面的禁制,不知道为什么,只有遇到血才会有反应。并且只是隐藏和伪装。” “伪装什么?”徐阳逸沉吟道,手上动作慢了半分。 “快一点。”安琪儿伸出指头戳了戳他额头:“你对你未来爱人的事情就这么不上心?” 得…… 欠你的! 继续按摩,安琪儿光明正大地说:“不知道。” “那……”徐阳逸顿时抬头,却被安琪儿一句话堵了回去:“那你就不能给我揉揉?” 靠…… 徐阳逸心头憋气,枉自你够果断,对这个强势发起攻势的女人怎么就狠不下心? 还是每个男人都做着三妻四妾的梦? 大战后的片刻安宁,徐阳逸揉了十分钟,放下手臂,手心里感觉有些痒,还有些清香。 不理安琪儿的不依不饶,他走到墙边,一招手,顿时血腥之月仿佛喷不尽的血液冲上墙壁,安琪儿翻了个白眼,对赵子七说道:“跟大嫂读。mu----tou。” “……” 徐阳逸假装没听到----虽然安琪儿丝毫没有避讳他的想法。他仔细地看着一片片血液染上墙壁,终于,有一个字露了出来。 “这是……”他凝重地看着两个字:“太?” “这字真丑。”赵子七不屑:“就像完全不会写华夏文的三岁小孩写的那样。” “旁边还有字。”安琪儿也走了过来,指着旁边用力一挥。顿时,那些血雾化作一片片飘飞的红蝶,块块飞去。 而三个人,终于看清了上面是什么。 太初! 太初?什么意思? 徐阳逸眉头微皱,手一挥之下,一条血龙顿时染整面墙壁,星星点点之下,仿佛腐蚀性极强的东西,不到十分钟,整个四十四公里的房间,完全变了样! “呵……”赵子七倒抽了一口凉气,后退了一步。安琪儿也完全没有一丝开玩笑的心态,轻掩着嘴,难以置信地看着房间。就连徐阳逸自己,都愣住了。 整个房间……写满了字。 太初……太初……太初! 无穷无尽!全都是太初两个华夏字! 这些字迹,全部暗沉,而褪去隐藏的房间,颜色比字迹还暗。让这里仿佛凶案现场,再加上中间不停蠕动的树茧,说不出的诡异! “太初?”赵子七摇了摇头,眉头紧锁:“无形无质,只有先天一气,比混沌更原始的宇宙状态。这就是太初。与太易、太始,太素、太极并为先天五太,是无极过渡到天地诞生前的五个阶段之一。《太上老君开天经》认为,太初是道教创世纪中的第二个年代。盘古开天,女娲造人,至此洪荒中有了宇宙和生命。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太初?” ¥¥¥¥¥¥¥¥¥¥¥¥¥¥¥¥¥¥¥¥¥¥ 令人生厌但不得不写并且我也很想写犹豫了很久终于写了的章节尾ps 嘛~~我又来了~~ 明天后天……估计会有某天不定时停一下,父亲住院体检,要去陪同~~ 月票眼看着在往80滑啊~雅蠛蝶!雅蠛蝶! 最后,说点题外话 老胖子身体不好,日夜颠倒不是一两天了,我专门有2个朋友,每天帮我审稿,聊天记录4,5点发过去的多得是,现在都是早上6,7点睡,下午起床,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白天写不出来好东西,只有晚上感觉到了才写得出来, 写书不易,真的,所以希望大家,能为这一张9分钱,贡献一个订阅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