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太初(七) - 最强妖孽

第617章:太初(七)

就在此刻! 巨大的树茧,上面竟然裂开无穷的缝隙,每一条缝隙中,一只眼睛长了出来。随后…… “刷拉拉!”无数藤条疯狂挥舞,每一条都仿佛刀劈斧凿!竟然将整个墙壁拉出一道道可怖的痕迹! “它……”徐阳逸一愣,随后恍然大悟:“在毁坏这面墙壁!?” 为什么? 这墙壁上有什么? 只有太初两个字! 它有灵智? 应该有,否则刚才为何会和狼毒的一抹意识针锋相对?那么……它知道太初? 不…… 脑筋急转,在这里终于爆发出一道亮光,他立刻喝到:“阻止它!!别触碰它!” 然而,不需要他们动手了。 就在藤条刚刚开始疯狂挥舞的时候,整个树茧都是一震,所有的眼睛齐齐闭上,随后,属于狼毒的绿光从缝隙中冒了出来。 “难道是狼毒在和它争夺‘身体所属权?’刚才对方分心,让狼毒占了上风?”徐阳逸沉思,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他转头对赵子七说道:“子七,你思维方式不对。” “现在,你靠这样永远无法想出太初的意义。但是,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一个重大疑点?” 他环顾四周,深吸了一口气:“我问你,这里是谁的房间?” “阿斯蒙蒂斯啊?”安琪儿不解道。 徐阳逸点了点头,指着上面的字:“这是什么文字?” “华夏文啊,怎么……”赵子七接口,不过话还没说完,猛地跳了起来:“欧美恶魔房间中有华夏文?!” 是的……这不正常! 欧美恶魔恐怕华夏文字都不会写。所以,这上面的华夏文字,全部都是扭扭曲曲,只有一个解释。 “照猫画虎。”徐阳逸感慨地说:“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假设一,如果我们之前推测,阿斯蒙蒂斯发现自己醒来,已经被吞噬的时候,他是什么感觉?” “愤怒?不解?憋屈?”安琪儿皱眉:“这和眼前的谜题有什么关系?” 徐阳逸摇头:“不急,我想,如果是不死的魔神,那么它必定不会吞下这口气。它一定会找机会复仇,为了怕忘记这件事……” “他会刻上关键性的字眼!”安琪儿和赵子七瞬间懂了,但随之而来的,就是震撼。 先天五太之太初,和阿斯蒙蒂斯分身的离奇死亡有关? “或许……太初并不是什么名词,也许是一次行动,也许是一个组织,也有可能……”徐阳逸顿了顿,肯定说道:“就是它的仇人!能杀死魔神分身的人!并且彻底抹灭这一缕魔神灵魂!” “这不可能吧?”赵子七惊呼道:“就算一缕灵魂,这可是魔神啊!末法时代还有人能够毁灭它?!” 徐阳逸冷笑着朝着树茧抬了抬下巴。安琪儿目光闪烁:“它急着毁去这些字……难道它就是太初?” 魔神肉身,和灵魂同样难以毁灭,虽然不知道魔神的具体境界,不过绝对远超金丹。它们的肉身,已经比最坚硬的天材地宝更坚硬。永不磨灭。 沉默。 过了许久,徐阳逸忽然抬起头:“刻耳柏洛斯呢?” 所有人这才醒悟,地狱三头犬不见了。 “刷!”徐阳逸灵识轰然暴涨,一寸一寸地搜索,过了半小时,他愕然发现……刻耳柏洛斯竟然凭空消失了! “它出去了?” “不可能。”安琪儿凝重开口:“我一直盯着门口,没有任何东西出入。仔细想想,它在花柱后面不久,就消失了。” 徐阳逸凝视这个房间很久,他敢肯定这里有问题,却说不出问题到底在哪里。 “我也是刚才想问它魔神的具体境界才想起来。”他叹了口气:“不急,我们并不是没有头绪。” “刚说了假设一,现在有第二个假设。那就是为什么要下这个荒古血禁?” “第一我还不能肯定太初的身份,但是第二,我敢肯定太初绝对不是死物。而是活物,阿斯蒙蒂斯分身死去的时候,它就在这里!” 安琪儿皱了皱眉:“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很简单,阿斯蒙蒂斯何等身份,他的分身也可谓一方巨擘。这是传奇中的生物。它刻下荒古血禁的目的呢?我猜测,他要留给人看到,这个人是谁。或许是它本尊。或许是后来的恶魔,比如刻耳柏洛斯。但是,他大可光明正大地留在这里。这一层遮掩,是说明他不想让某些东西看到。” “被谁看到?我认为,就是这个‘太初!’它不会允许有人留下关于它的信息,所以它拼命毁去。就像刚才那样……”他目光死死盯着树茧:“所以,分身一定要掩盖。我开始一直有一个疑惑,这些花海到底是它死后生长的,还是之前,但如果按照这个逻辑走下去。我甚至可以推测一个画面。” “分身苏醒之后,发现自己被一种恐怖的东西吞噬,它不知道怎样得知了这个东西的真正身份。为了报仇或者给以后来的人留下信息,它拼命写下了关于这个东西的信息。并且用血掩盖……” “等等。”安琪儿疑惑道:“为什么要用血?” 徐阳逸淡淡道:“被一个东西生吃掉,一定会流很多血。其次,血,也是刻画阵法最常用的媒介。至于第三……也是我刚刚才想到。”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巴别之塔,我想,它可能认为,日后这里某一天开放,必定涌入无数夺宝修士。人多了,就会有争夺,有争夺,就一定会流血。总有人的血会溅到墙上----就像血腥之月那样。那么,就肯定有人会发现所谓的太初。” 安琪儿深思道:“以血为阵,以血为引。这是最好解除封禁的方法,从这个思路来说没错。那么,我还补充一点。” 她抿嘴开口:“我认为,这个太初,一定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让它不得不用中文书写,既然他已经有在全部墙壁上写满不会的中文,并且掩盖的时间。那说明这个东西吞噬它非常之久。而这些时间,它完全有功夫去刻出到底是什么。不过,它没有,而是直接留下了太初两字。” “它应该不明白太初的意义,只能说,对方身上有明显的‘太初’标志,应该就是这两个字。所以,它被迫刻了下来。” “没错。”徐阳逸点头:“太初……恐怕是那些高阶修士看到就会明白的东西……不……很可能是一种看到就必定会灭杀的怪物。所以,他认为写下这两个字足够。写出别的,反而混淆视听。” 没有人再开口了。 这个房间里的真相,一点一滴地被盘了出来。或许并不是真相,比如:如果太初,是说的他的某个宝藏,或者某个至关重要的秘密等等。但无论如何,现在能符合眼前这个状态的,只有这个推测。 “这片花海……就是太初?”赵子七喃喃自语,看着巨大的树茧,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这就是先天五气。 这简直不是神物了,这是极度邪恶的魔物!就连魔神分身都能吞噬! “或许不是,但是很大可能和太初有关。”徐阳逸沉吟道:“但是现在,我必须等最后的结果出来。或许出来的时候,吞噬了对方的狼毒能给我其他一些信息。” “哥哥你要去找太初的秘密?” “不。”徐阳逸笑了笑:“只是好奇而已。” “我现在哪有资格接触这些东西,只不过,对于能和狼毒匹敌的东西,真是无比期待啊……” 安琪儿这才回过神来:“对了……我听说,南州那个东西和你有关?” “没错,严格的说,我不是人。”徐阳逸目光有些幽深,此刻不想看安琪儿的眼睛,或许是怕看到失望?他不理解,也不想猜。 “或许,可能,我是一名妖。却在人类的抚养,人类的环境中长大。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有时候想起来,还挺可笑的。”他顿了顿,看着树茧的眼睛微微眯起:“记住我的另一个名字。” “狼毒。” 意外的,安琪儿没有说话。 几秒后,她咯咯笑了起来:“那有什么?我也不是人,人类和吸血鬼混血的纯血吸血鬼。父亲都不敢相信。咱们算不算绝配?” 徐阳逸难得地嘴角勾了勾,安琪儿不满了:“小七弟弟,你说对不对?” 没有回答。 徐阳逸愣了愣,立刻转过头来。安琪儿几乎和他同步。 然而……整个房间中,赵子七都没有身影! “他的灵气,几乎是一瞬间消失了。”徐阳逸和安琪儿立刻背靠着背,目光凝重地看着四周:“和刻耳柏洛斯一样,彻底的凭空消失!” 安琪儿饱满的胸部轻微起伏,抿嘴道:“太初?” 徐阳逸灵力已经完全爆发:“有可能……真正的太初。” 有什么东西…… 就在这里,在这间沾满魔神之血的房间中,在阿斯蒙蒂斯的尸骸之旁,一动不动,安安静静地看着他们。 它能看到所有,而所有人看不到它。 然后……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伸出它的手,将人拽入无底的深渊。 这里,是巴别之塔。 世界上唯一一座所有魔神,仙人集合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