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仙墟王朝(一) - 最强妖孽

第618章:仙墟王朝(一)

寂静。 这件房屋里死一样的寂静。 中央巨大的树茧,无声蠕动。徐阳逸灵识笼罩周围,仍然没有半点现。 半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不敢有半点松懈,这个房间一定还有其他秘密。甚至……有某些活着的东西,他们不能乱,只有等对方先出手,才知道是谁在黑暗中拖走了人。 “它真的会出手?不,这里真的还有别的东西?”安琪儿终于有点耐不住了,低声问道。 “不知道……”徐阳逸警惕地看着四周:“但是,如果我是一名捕猎者,几千年了都没人进来,嚼着风干的老腊肉,我一定想要尝尝小鲜肉的味道。” “噗嗤……”安琪儿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人,看着严肃,有时候还真有点冷幽默。 这一点幽默,恰好让现在的气氛不那么紧张,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正经点。”她用手肘怼了对方腰侧一下:“还叫自己小鲜肉了,电视上的小鲜肉哪个不比你帅?” “呵呵……”徐阳逸不置可否地干笑了两声:“就那群小白脸?” 安琪儿抿着嘴,虽然现在不知道有什么怪物在黑暗中觊觎他们,但是她更希望这种无言的默契在徐阳逸看在就是无聊斗嘴的时间,能多一些:“哟?还认自己小鲜肉了?” “哎?”没听到对方的回应,安琪儿继续用手肘捅了捅对方,这一捅之下,她却头皮一炸! 没有! 徐阳逸就在她身后消失了! 如果说,赵子七的消失她还只是可有可无,刻耳柏洛斯更是无足轻重,但是这个人的消失,不行。 她转过身,身后的地面上一片空白,根本看不出有人的痕迹。她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白色蝠翼轰然展开,七窍中一道道血气全面爆。 “老娘是不是对你太客气了?”凤目含煞,她咬牙切齿地飞到半空:“老娘看上的人你也敢动!!” 一股怒火从心中暴起,她双手一合一拉,一道血红色的长剑出现手中,用力一挥之下,整个墙壁轰隆作响,无穷砂石纷飞,一道百多米长,数米深的弧形陡然出现墙壁之上。 “平心静气地调招你惹你了?!” “轰!”又是一道剑痕出现。 “不把人吐出来,老娘今儿就毁了这一层!!” “轰轰轰!”一道道剑气纵横,刹那之间,墙壁上已经布满剑痕。 这一切,徐阳逸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一件事,就是终于清楚是什么东西抓走了人。 就是这尊塔! 塔的本身,或者说这一层,就是个活物! 就在刚才,地面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孔洞。并不是那种坚硬的石洞,反而像一个张开的巨口,脚下一空,甚至灵气调动飞起来的时间都没有,一口把他吞了进去。 “哗啦啦”他身体在这条柔软的甬道中不断下滑,里面也不是石质,反而是一种诡异的肉壁。仿佛他被吞到了什么里面一样。 “活物?”他目光一寒,鱼肠立刻出现手中,用力往甬道上一刺,顿时,对着他的身形下滑,在甬道上拉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噗嗤!”无数的绿色血液喷出,他立刻谨慎地撑起灵气护罩,恶心的绿色体液顺着护罩流下。与此同时,极深之处,一个幽怨的嘶鸣传来。 “吱……” 令人心悸的呼叫,回荡在深不见底的甬道之中。 他一拉剑柄,灵气运转之下凭虚御风,这才仔细地打量起来。 “扑通……扑通……”周围的粉色肉壁不知道随着什么东西的跳动一起一伏,布满紫红色的经络。自己头顶,是一片水幕一样的地面,他甚至能看到外面安琪儿泄愤一样的攻击。 然而,最显眼的,是上面顺着经络,一个个闪耀的东西。 “符文?”徐阳逸手轻轻抚摸了过去,感受着指尖下强有力的跳动。可以确定这是活物。 “这些文字……”他沉吟着看着一个个巴掌大的符文,它们顺着每一条经脉蔓延,根本看不到头,不知道过去多少年,散着幽幽蓝光。但是,其中一抹深邃邪恶的味道,却经久不衰。 “这是恶魔的气息……而且这个气息……”他皱眉仔细辨认了数秒,目光一闪:“桀派!” “这是桀派的灵气!” 刻耳柏洛斯说了假话。 从一开始,它就藏着真正的目的。这里,恐怕才是桀派要它来的地方! “将秘密藏在阿斯蒙蒂斯的王座之下,典型的灯下黑。又根本没人敢来这里探查,恐怕只有它的信物才能打开。对了……恶魔之眼看到巴别之塔的真面目后,它吞下了盒子,当时时间太紧急,我都差点把这件事忘记了……”他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冷笑着看着幽深的甬道。 “看来,你也知道,你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是本座亲手送你回地狱的时候,倒也聪明。” “不过……敢在离开之前欺骗本座。这次,你回去的方式恐怕不那么愉快呢……” “刷!”身形化作一片青光,他直冲甬道内部。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他终于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一点亮光。 当身形冲出去的时候,他微微失神。 这是一个巨大的肉壁洞穴。大约百来米大小。 并不完全是肉壁,中央有一片地方,露出一方石质的池塘。呈太极型。周围十米之内没有肉质。池塘不小,大约五六米,典型的古华夏风格,然而又带着浓浓的异域风情。风格非常古怪。 就在池塘边上,一名穿着古华夏服的男子,扑在石台之上。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背心插了一把西洋长剑。 他显然死的很突然,石台上竟然留下了道道爪痕。 所有肉壁,都从内部透出一丝朦胧的红光,让这里宛若血室。就在这些妖艳的血光之中,映照着池塘中心,一株摇曳的莲花花苞之上。 没有任何灵气,就和普通莲花一模一样。 但是,它出现在这里,就是最大的不普通! 肉身种莲花! 没有刻耳柏洛斯的身影,也没有赵子七的身影。 “这就是桀派最后隐藏的东西?”他沉吟着走到池塘之旁,随意地一踢西洋剑,西洋剑凌空飞起,被他握在手中,他仔细看了看,不禁暗叹一声好剑。 不知过去几千年,丝毫没有一点腐蚀的迹象,仍旧能感觉到几千年前剑上携带的强大灵力。这显然在过去是一柄极其厉害的法宝。 放下剑,他仔细看了看那名倒地的男子,长须过胸,须乌黑,看起来仿佛只有四五十岁,全身的衣服不知道属于哪个朝代,极尽奢华。但仔细看去,每一根线都是用一种诡异的方法纺织。层层交叠之下,隐约可见宝光四溢。 “法宝?”徐阳逸挑了挑眉,就算在现在的修行世界,这种包裹全身的护体法宝也极少。这不仅需要早已经绝种的“灵纹师灵绣师”来编织,更需要“灵纹布”一种只存在于记载中的布匹。可以说,光这一身衣服,就价值不菲。 不过,被一剑刺破,贯通全体的符箓循环被打断,这已经不能用了。 他的目光转移到男子全身,看了十分钟后,倒抽了一口凉气。 冠,腰带,玉佩,鞋……居然全部都是法宝!而且任何一样,都绝对是现在做不出来的。 他深吸一口气,干脆将尸体翻了过来,合上对方死不瞑目的眼睛,拉开了他的衣服,全身寻找。 就在手伸进对方衣襟的时候,他眉头一皱,翻手拿出了一个东西。 “这是……”他愕然看着手中的东西:“圣旨?” 手中的东西,不似布帛,更不是丝绸。和古代的圣旨一模一样。天潢贵胄的金色,唯一不同的是,上面绣的并非是龙,而是一种他没有见过的生物。仅仅是外形,都让他感觉磅礴大气,威严无方。 他尝试运了运灵气,赫然现这一方一尺长,展开半米的圣旨根本无法撕破。 “法宝?”他有些难以相信地看着一眼男子的尸体。 这到底是谁? 全身穿戴皆为法宝,带的圣旨都是法宝? 灵力继续加大,很快,就加大到了筑基期灵力。就在此刻,圣旨忽然出一道耀眼金光,一股汹涌无匹的威严从圣旨上出,排山倒海一样反冲过来! 徐阳逸灵气刹那间运转全身,“轰”的一声巨响,下一秒,他硬生生被冲飞百米之外,一下撞到肉壁之上。 “自动防御的法宝。”他咬牙站了起来,血从他牙缝中泌出,刚才那简简单单的一击,不知道已经过去多久,几百年还是几千年,竟然根本让他不能抵挡,瞬间被打出百米。他简直无法想象书写圣旨的这个人,境界高到了何等地步! 拿出丹药吞下,十几分钟之后,有些苍白的脸上再次红润,他这才小心谨慎地走了过去,不运转一丝灵力打开了圣旨。 “着,阴阳道馆将太初安置于‘神人之塔。’” 上面,只有这一句话。 落款是:夏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