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虚灵仙体小成 - 最强妖孽

第622章:虚灵仙体小成

他都没想到,那一团绿色液体,居然堪比百名金丹级别的木灵天材地宝。 “不……应该还要超过……”他目光沉沉地内视,还有无数绿色的光点蕴含在他体内。 不是吸纳到了极限,他能感觉自己还能吸收。但是仿佛有什么看不到的规则,让他根本无法继续。 “哥哥……”赵子七站了起来,神色带着一些拘谨:“你背后的……能收起来么?” 徐阳逸笑道:“不能。” 他身体中,头,胸,腹,四肢,丹田等所有连接部位,一共八个漩涡在旋转,八倍灵力……他现在有自信,即便遇到金丹,也不会落在下风。 而当时开云界结束,他清楚地知道,虚灵仙体一旦小成,身后会出现五十米的虚灵漩涡,从现在开始,境界在他之下的神通,实质攻击,对他几乎完全无效。十大仙体的威能,现在才初露峥嵘。 可想而知……如果在战场上,对面数万练气,或者数百筑基,配上相应阵法,耗也能死跑金丹。但是,他根本不用怕,剑修看到他就得喊爸爸。 “真想试试这种感受啊……”他轻轻握了握拳,舔了舔嘴唇,目光炙热地看向巴别之塔外。 萨维迪恩六世…… 恐怖大公…… 好久不见,你们可还好? “金丹异象,出现的人少之又少,比如古松真人,就算天载真人也没有。”安琪儿走了过来,感慨地看着他身后那个漩涡:“好归好,可惜就是太招摇了。我父亲知道不少,我也是偶然听说过几句。如果说金丹是十万挑一,金丹异象就是金丹中的千中选一。不过……” 她顿了顿:“我曾听父亲说过,金丹异象,遭天妒,真正凝聚金丹之时,恐有不测。” 徐阳逸点了点头。 不过并不在意。 这并不是自己的金丹异象,而是因为虚灵仙体小成的异象,和本身无关,天妒?也轮不到他。 “现在怎么办?”赵子七问道。 徐阳逸微微一笑,安琪儿也笑了起来,两人目光对上,居然心有灵犀。 “打劫。” 安琪儿抿嘴笑道:“ip,ic,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 “打,打劫?”赵子七完全没反应过来,不过瞬间就清楚了,脸色马上发红:“是啊……没错!现在我也是有准金丹战力大腿的人了!怕个屁!” 徐阳逸点点头:“我刚进来两个房间,一个拿到了灵宝器灵,一个让我堪比金丹。我如此,别的人收获也绝对不小,既然这样……” “那我们又为什么要让他们快乐呢?”安琪儿咯咯笑道:“他们不快乐,我当然就快乐了。这些东西,只有袋袋平安,才是最好的。” 赵子七迟疑:“如果……遇到了金丹真人呢?” “那正好。”徐阳逸目光一米,手中十方业炎燃烧器恐怖的血红色火柱:“我也想试试,现在我和塔内那些真正的金丹,孰强孰弱。” 赵子七干咳一声,总感觉这对配合有点射雕英雄传铜铁双尸的感觉…… 是自己感觉错了吗?一定是的…… …………………………………………………… 一间房间之中,到处是断瓦残桓,正中央,一本残破的书页,发出让人心颤的光芒。 “等谁呢?”围绕着这本古书,两拨人,每边都是四人,贪婪的目光带着浓烈的杀意,从对方身上看过。一方领头的是一位披着蓝色长袍的白人男子,瘦长脸,须发皆白。看向对面的人仿佛在看死尸。 “你们以为还会有人来救你们吗?”男子淡淡开口:“咱们已经进入三周多了,接近四周,谁不知道任何房间都只允许两方人员进入,咱们还真是巧啊……梵蒂冈的各位……” “伏地魔家族……‘活着的魔法书’冯.艾辛格……顺位第二……”对方赫然全部穿着神职袍,然而已经破破烂烂,有的地方被烧毁,有的地方却仍然被一片片的冰冰冻。领头的是一位中年神父,紧紧握着镶钻的金十字架,咬牙道:“你难道就不怕圣鞭冕下的震怒?” 冯艾辛格仿佛听到了什么最可笑的话,嗤笑着看了他们一眼:“如果你们都死在这里,又有谁知道呢?” “为了一本大公级别的功法,你竟敢挑衅梵蒂冈?!” “轰!”话音未落,无数火焰化作一只只雀鸟飞出,刹那间将男子包围其中。冯艾辛格冷笑道:“挑衅了,那又怎么样?” “功勋值这个东西,现在还没什么用。不过我相信它一定会有用。你们就是活着的功勋值,你们不死,谁死?” “遇到我伏地魔家族排名第二的冯艾辛格,是你们的不幸,哈哈哈!!” “刷拉拉!”一股浩瀚的威压,从他身上潮水一样冲出,时而炙热,时而冰冷,让这里仿佛不协调的自然地狱。对面所有人,齐齐被倒吹出数十米,看着面前缓缓升空,双目喷射雷电,手握烈焰寒冰的冯艾辛格,面如死灰。 “祈祷吧,渣滓。”他身下的伏地魔家族三人,笑容比刀子更锋利:“这可是七环魔法,‘自然的哀鸣’就算大公都会谨慎。一百五十年进阶虚位的阁下,你们能死在他的手中,是你们的幸运。” 他身边的一位男子,也嘲弄地说:“如果你们自尽,就不用受到寒冰烈焰交织的痛苦,也算是我们的仁慈哪……哈哈!” 就在狂暴的灵气扫过房间的时候,一个声音淡淡传来:“哦?大公都会谨慎的招数?” “谁!!”冯艾辛格目光一闪,他居然没有感受到人的到来,双臂猛然推出,脚下,七个符箓组成的魔法环涟漪一样波动散开。随后,寒冰和烈焰交织成一杆长矛,撕裂虚空,朝着发声之处射去。 “轰!!”一声巨响,硝烟弥漫。冯艾辛格眯着眼睛看着爆炸的中心----那里已经成为方圆两百米的深坑。 但是……没有人? “这就是大公都会畏惧的招式?”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平静的声音:“你是不是太小看大公了?” 全场,忽然死寂。 “滴答……”一滴冷汗,从冯艾辛格额头滴落。他此刻正看着别的方向,其他人都在他身后,然而,不敢转头。 身后的人,没有灵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给他一种恐怖至极的感觉。 仿佛……一头猛兽站在自己身后,一转头就会看到地狱。 而且,周围的人顿时鸦雀无声,好似看到了极致的恐怖,导致突然的失声。 高手……绝对的高手! “阁下是……” “放肆。”一个声音不咸不淡地传来:“我还没说完,谁准你开口。” “是……”冯艾辛格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炙热的目光挂在那本大公功法上,然而,此刻已经不敢再看。 到底是谁! 深蓝之触?“苍白之瞳”由盖乌斯?冰喉萨洛纳斯? 不可能……不可能的! 就算是他们,都不可能无声无息躲过这一招。除非…… 他浑身抖了抖,除非什么,不敢想下去。 这更不可能,三周多了,谁都摸索出来了,大公根本不可能遇到他们。 “轰!”身后传来一阵爆炸的气浪,他太清楚了,那是自己“自然的哀鸣”魔法核心被对方生生捏爆,这种实力…… 他想都没想,双腿一软跪倒地上,声嘶力竭地尖叫道:“冕下饶命!!!” 身后的人没有开口,几秒后才笑道:“真正让大公都畏惧的招式,应该是这样的……” “轰隆隆!!”一股魔神一样的灵气,从他们身后咆哮而起,“咚咚……”数不尽的跪地声,所有人齐齐跪了下去,胆战心惊地喊道:“恭迎冕下!!请冕下恕罪!!” 一分钟。 现场所有人都感觉过了一年。 大公…… 真正的大公! 他妈的大公怎么可能破坏规则到了这里!! “转过来。”身后的声音笑道。 冯艾辛格转了过去,当看清面前的人的时候,差点尖叫了起来:“你,你怎么可能……” 话音未落,他立刻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无比响亮:“是我的错……我说错了!对不起!尊贵的x冕下!” “我怎么可能什么?”徐阳逸微笑着抚摸上他的头,笑着问道。 冯艾辛格牙齿都在发颤,他只感觉一头巨兽在抚摸他的头顶。 怪物…… 三年前,侯爵后期,巴别之塔中对方到底遇到了什么机缘! 这是大公!大公的威能!这太科幻了!这怎么可能!三年多啊才! “是我说错了,x冕下,还请饶命!”他现在什么都顾不得,质疑大公,仅凭这一句话,对方就可以斩杀他。他头在地上磕得咚咚响,血都流了出来,根本不敢用灵气护体,嘶哑开口:“还请看在‘万魔之巢’安纳泰隆冕下的份上,饶我一命!” 伏地魔家族,除大公以外顺位第二人,臣服。 “我不是好杀的人。”徐阳逸看向所有人:“现在,把你们的储物戒都扔到地上,然后退到墙角,等下一次拼接。” 梵蒂冈的人愣了。 这是……明目张胆的抢劫? 身为大公……你还要不要脸?! 你可以杀我们,但是……但是这种毫不知廉耻的抢劫是怎么回事? 你身为大灵术师兼大公还抢我们侯爵的东西……喂!知耻吗!

上一篇   第621章:一步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