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万古丹经王(一) - 最强妖孽

第63章:万古丹经王(一)

徐阳逸有些出神。 他只是习惯性地听着这些他差不多都知道的消息,往日的一幕幕,对他而言是昨天,对所有人而言,已经过了三年…… 脑海中,天下独步群妖乱舞的场面,如在眼前。他出道之后成名的一战,也历历在目。 “他什么境界了?”他静静地看着电脑屏幕,问道。 “中期!”周婷婷脸色微红:“他简直就是天才!十三年修行就步入了中期!现在二十年,三十年提升一个小境界的修士比比皆是啊……” 是吗? 徐阳逸忽然笑了笑。 一梦三年,否则,自己三年前就是中期了。 “您不知道,去年他从羽林卫闭关出来,单枪匹马去了渔阳市,杀了所有有案底的妖族,有些甚至是十年前的……您,您这是?” 她疑惑地看着徐阳逸,对方已经默默关上了这个页面,打开了业界新闻的页面。 她很不解。 明明这位……咦?自己还不知道名字的修士,对对方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但是兴趣消失地怎么同样快? 她不会知道,徐阳逸只是从这个熟悉的名字身上,缅怀自己的过去。 也仅此而已。 华夏修行网,新闻页面,徐阳逸一眼就看到了置顶的帖子。 “2016年,华夏五十年来第一大案,朱红雪血洗丰邑市分舵案件,已于去年年底正式由天道,csib,羽林卫,多宝阁四大势力共同全权负责。” “三年前的8月21日,于天道南通省分舵举行五年一度的毕业大典,共计一万两千三百四十二人参加。其中,南通省修士家族一百三十家,共计人数三百四十二人。附带客卿一万两千人。天道毕业生六十二名。各市第一共计十三人。于排位赛结束之后,朱红雪突然杀入。引发了这场华夏五十年未有的惊天大案。” “火云,影杀,王不识,岁寒三友,逐月,裂虎八名筑基修士,为保护幸存者撤离,光荣献身。无愧我辈修士本色。经华夏政府能源部副部长楚天一先生提议,常委会通过。追认为烈士。八位修士家人由政府安排。有家族者自动提升一级。子女后辈享有免费享受天道教育,并且从其余三大势力中选择就职的特权。丰邑市已于天道分舵立英雄碑。” 一片感慨的潮水涌上徐阳逸心头。 现在,看着的已经是黑白的字,昨日,他们还在自己面前,如同一柄柄利剑一样,绝不退让一步。 心中沸腾的杀意,陡然冒了上来。却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实力,实力才是第一。 他心中,对于万古丹经王,已经升起了一片火热的期待。 他继续看了下去。 “妖族最大组织,万妖殿已经声明对此次事件负责。朱红雪作为一代巨擘,早已位列万妖殿元老之一。并且黑山老妖在去年元旦新闻发布会上,特别声明:绝无包庇一事。甚至他们都在寻找对方。两百年没有现身人世的山君真人首次现身,并且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修行文明时代绝非皇帝制的古代。文明体系容不得这样挑衅,更不可能让现代文明体系崩溃。同时表示:如果他发现朱红雪藏身之处,即便相隔千万里,也必定诛杀。” “魃真人并未露面,但是也委托第一秘书遥云前辈转达:拳头大为第一的古修时代已经是昨日黄花。如果有人敢于挑衅现代地球文化圈,作为万妖殿三大创始人之一,她会遵从大潮流的决定。” “至今,朱红雪音信渺无。易学家族周家推算天机三次,都找不到对方下落。‘妖族社会与现代文明’学专家陶宏志先生提出,地球上古修秘境众多,如果对方躲入一个私人发现的秘境,数十年之内几乎毫无办法。但大多数人族修士,则怀疑万妖殿是蓄意包庇。春节时期,南通省残存修士家族四千人静坐神农架黑山真人道场,引起广泛关注。华夏政府数位高官出面,才暂时平息了事件。” “至今,朱红雪悬赏金高达一百二十亿,名列天妖榜第一。” “可想而知,未来十年,这件影响深远的大案巨案,仍然会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目标。这件事会为本就不算太平的人妖两族未来走势带来什么样的变化,还请各位拭目以待。” 下方,各种留言,几乎将这条置顶的红色帖子掀翻了天。 “放屁!绝对是妖族包庇!除了万妖殿它能躲到哪里去!人族就该强硬一点!逼着万妖殿交人!真他妈的惯着了!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难保下一次就有第二个朱红雪!犯我族群,虽远必诛!咱们难道怕了那群妖怪?!”----id一叶障目。 “楼上你太激动了,逼?你真以为妖族三大金丹是吃素的?别人好声好气回答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了。万妖殿也声明负责了,你还想闹多大?闹到华夏政府核弹打金丹?一座省会夷为平地你才高兴?你有没有为普通人想一想?”----id我佛慈悲。 “我就说!现在的修行文明时代,真的太软弱了!我看网络小说,别人不服就干,拳头大就是老大。那才叫修士!”----id淮南子。 “ls你有病?那种时代小家族小势力还活得下去?普通人还能活?天天担心被谁看不下去一刀灭了没有理由!你也知道那是小说!就算古修时代也不可能这样!秦国还讲究一个师出有名!任何时代都有文明准绳在那里!现在导弹能威胁筑基,核弹能威胁金丹。这才是社会平衡的准则。你不考虑普通人,别人的种种发明,你别用啊!”----id我叫mt。 “就是!不用网络电话,你用纸鹤?这是秒达!不是纸鹤的一刻钟!一刻钟,筑基前辈够杀你十次了!再说,普通人的汽车,飞机,不到筑基的修士那才叫便利!难道像古修那样,出个门还需要请前辈坐飞剑?搞笑?”----id老饕。 “普通人是用他们的双手改变世界,值得尊敬。”“没有他们,末法时代也根本不可能有卫星扫描地球每一个角落,为修士寻找灵脉秘境。”“对方是用自己的知识站到了和修士同等的高度,起码我现在每天离不开普通人的东西。衣食住行,哪一样离得开?” “楼歪了……”周婷婷兴致勃勃地看着:“先生,您别在意,这里就是这样,说几句话就歪楼。我看啊,他们比那些普通人的喷子还愤青。” 徐阳逸静静地关上了网页。 越看,他越感觉心中那股杀意越浓烈,就算他再怎么按捺,也快要冲破心坎。 这些人,皮不痛肉不痒地讨论着,以一个旁观者的心态来看待那次事件。而他,却真真实实地清楚,那一天,有多么惨烈。 那一天,也让他顿悟了什么才是自己的真,自己的道。 “修行的地方借我一下。”他没有一丝表情地站了起来:“我出关后,有什么问题到时候再说。” “您!您随意!不,我带您下去!”周婷婷脸上顿时泛起一抹兴奋的红色。没走!对方没走!这就是承了她的人情。而且,对方看起来也很好说话,半年以后自己就可以问几个纠缠了自己好久的修行问题! 修炼。 徐阳逸目光看似毫无波动地看着前方带路的周婷婷,心中的火热,逐渐沉静下来。 只是,沉静,有时候是一种无声的坚持。 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修炼。楚昭南都中期了,没理由自己还在初期! 一步步走上去,练气……筑基,终有一天,他会用手捏着朱红雪的脖子,将对方的头砍下来,放到天下独步中央,日夜忏悔。 “还有你……”徐阳逸摸了摸胸口的吊坠,目光坚毅如同磐石。 十三年的血仇,自己终于踏进了真实的世界。总有一天,自己会站到自己的噩梦对面,亲手打破这个十三年的梦魇。 两人从五楼走到了一楼,在一扇大门前停下。周婷婷转过身来,恭敬地鞠了一躬:“先生,这下面是地下室……是白县灵气比较浓郁的几个地方之一,里面有一个小型的引灵阵。要不要我每星期提醒您一次?” “可以。”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迈进去,却忽然停住了脚步:“你有没有听说过……万古丹经王?” “万古丹经王?”周婷婷偏着脑袋思索了一下,回答却出乎徐阳逸的预料:“当然知道啊。” “我只是随口问问。”徐阳逸不动声色地回答,目光轻轻扫了对方一眼:“以你的身份,你居然知道这种东西?” “新闻版块啊!”周婷婷尴尬地笑了笑:“那里什么都有……而且……而且这个万古丹经王,您,您就算百度一下都知道的……” 徐阳逸眉头微动,抬了抬下巴,示意对方说下去。 “先生,您应该知道,唐代是华夏国道教最兴盛的时代之一吧?因为他们皇帝姓李,华夏所有皇帝都有个毛病,就是为了显示自己帝位来的名正言顺,所以得和天上的神仙们拉上关系。证明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李唐拉上的神仙,就是老子李耳。” “然而,道教之所以兴盛,是因为在唐之前的汉朝,出现了一部非常有名的著作,东汉魏伯阳写过一本可谓奠定道家基础的书……”她抿了抿嘴,看向徐阳逸道:“名字叫做‘周易参同契,’它还有个名字,就叫‘万古丹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