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虚空傀儡(一) - 最强妖孽

第623章:虚空傀儡(一)

一天以后,另一个房间。 “当当当……”六枚储物戒被扔在地上,所有人不敢怒,不敢言。 “大公……大公!!”徐阳逸三人面前,一位青年男子,几乎被打得四分五裂。疯狂地喊叫着。而周围的所有人,全都一言不发,心有余悸地低着头,甚至不敢看三人一眼。 青年旁边,有一柄枪斧,两米多长,已经断成三节。而这所有,只是轻轻一掌而已。 就在徐阳逸让他们交出储物戒的时候,青年根本不相信对方进阶到了大公,认为对方是得到了秘宝想诈他们。然后…… 没有然后。 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当初拍卖会他也在,他绝对想不到三年后对方进阶大公。 “看在天空之吼的面子上,我不杀你。”徐阳逸轻飘飘收走储物戒:“不过,没有下次。质疑大公的罪,你应该知道有多重。明白吗?” 青年死死咬牙,却不得不恭敬地说:“明白了……” 又一天以后,一个冰蓝色的房间中,一排残破的盔甲旁,所有人跪伏于地,不敢抬头。 轻轻地来,轻轻地走,直到徐阳逸离开十多分钟,现场无一人敢起身。 大公之威,一言可为天下法! 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了正中的一位女子。 塞壬家族,深蓝之触。 然而,她连真身都不敢显化,现在她的头埋得比任何人都低。 从对方现身开始,她就闻到了极度危险的味道,并且毫不犹豫放弃了这套看起来就非常贵重的盔甲。 “真的是大公?”半小时以后,她还不敢起身,身边的一位男子颤声道:“太可怕了……” 深蓝之触咬着牙:“就算不是……也绝对有大公战力……” “这个人……深不可测……” 短短五天,徐阳逸将能进入的房间,全部打劫了一遍。 能走到现在的,全都是各族除开大公之外真正的精锐。深蓝之触,仁慈的迪福,“苍白之瞳”由盖乌斯,白骨夫人安吉丽娜,冰喉萨洛纳斯,活着的魔法书冯.艾辛格……所有家族的人都遇到了,除了精灵族,他谁都没放过。 这些人身边跟着族人,他们一路横扫到现在,收获颇丰,结果全部便宜了徐阳逸。 “按照巴别之塔的规则,我们是不可能和他们碰面的。但是,谁能想到你现在有大公战力,又不是大公?”安琪儿咯咯笑道:“这次可赚大了!” 赵子七在身后数着几十个储物戒,全部将它们收集到一起:“古代圣药二十瓶,完全抵御元素魔法的盔甲五尊。一把剑身是火焰的长剑……器具类,圣药类,只能靠鉴定师鉴定之后才能用。不过,按照巴别之塔的规格,我相信绝对不差……” 他的脸兴奋地微微发红,这种跟着大腿带我装逼带我飞的节奏太滋润了,修士如此,夫复何求? 走一圈,手都不用动,这些东西他相信任何一样拿出去都是天价。现在全到自己手中了? 无人敢反抗。 清单长长一串,已经没法统计了。徐阳逸乐得让他去数,自己偏过头轻声对安琪儿道:“你有发现吗?这个巨球的拼接慢了许多。” 现在已经没有了恶魔之眼,他们只能静静地等待着每一天的房间拼接。 “没错。”安琪儿若有所思地说:“如果……它是魔方,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月零五天。我感觉它已经趋于完整了。” 徐阳逸目光闪烁:“或许还有一周,甚至三四天,它就可以全部拼接完毕。” “会发生什么?” 徐阳逸摇了摇头:“不知道。” “我能肯定,巴别之塔绝对不会有这么简单。”他回忆着沿途所见的一切房间:“毫无疑问,这里是个古代的战场。和谁作战我们先不说,但是这么大的一尊桥头堡,它必定会有攻击机制和防御机制。” “我们沿途看到每个房间都不完整。说明对方已经攻进了巴别之塔的内部……”他继续说道。 “那也说明,塔的攻击机制已经被对方击破。”他不知道,另一个地方,安德烈和另外一名族人汇聚到了一起,推着金丝眼镜沉吟着:“这么大的一尊桥头堡,它的内部构造必定异常复杂。我们现在遇到的是第一步‘分割。’分割战场。这证明了两件事。” 身边的族人凝重问道:“哪两件?” “第一,巴别之塔当年的部队实力和对方不相上下。否则为什么有自信分割战场,实力悬殊,应该多准备各种法阵,法宝。然而没有,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坚守巴别之塔的修炼者非常有信心,即使对方冲进来,也有一战之力。不安排法阵法宝,因为这里的部队同样担心法宝法阵的无差别杀伤会杀伤自己人。” 他竖起第二根指头:“第二,防御机制必定不会只有分割,这是一台巨大的绞肉机。当分割不成之后,就会进入第二个环节,那就是虐杀。” 他轻轻舒了口气:“这么大的战争机器,里面恐怕藏了数不清的战争傀儡,炼金傀儡,石像鬼之类。这些东西,没一个好惹。” 身边的人连连点头,所有人都知道安德烈在欧美地位之高。他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 “阁下……也就是说……接下来,会出现恐怖的炼金傀儡?” “也不一定。”同一时间,徐阳逸的房间中,安琪儿问出了同样的问题。徐阳逸斟酌着回答:“这个可能性非常小。” 这句话,几乎是同时从徐阳逸和安德烈的口中说出。 “你还记不记得另一个东西。”徐阳逸一点一滴地分析着接下去的可能:“那就是功勋值。” “功勋值,这个东西不可能是给敌人用的。必定是自己用,也就是说……”他眯了眯眼睛:“塔将我们分辨为自己人。所以,这些藏在塔里的恐怖阵法,甚至炼金傀儡,很大几率不会发动。” “那我们要去哪里?”安琪儿问道。 徐阳逸摇了摇头:“我也没想好。” “功勋值,注定塔不会杀掉我们。那么,留下的都是自己人,会去哪里呢?”安德烈笑的非常惬意,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扶手:“我可以做一个假设,塔会不会判定战争已经结束?” “战争结束之后,剩下什么?” 身边的男子愣了愣,茫然地摇了摇头。安德烈幽幽叹了口气,微笑道:“有时候,真是寂寞。” 他借着说道:“当然是清算。” “清算这场战斗得到的功勋值,华夏有四个字非常贴切。论功行赏。” “也就是说,接下来……会开放真正的核心,这个塔的外表,只是一个我们根本无法看破的障眼法而已。我暂且叫下面的地方为‘授勋厅,’这种地方,必定是重臣才有资格统计颁发功勋值。说是核心也不为过……”他笑了笑,孩童一样摸了摸旁边听得发愣的族人。 “等着吧……” “这扇几千年前的大门,真正的秘密,才正要开始。” 他收回目光,这个房间中,只有他们两人,其他人全部死于非命。 没人看到他眼中的一抹担忧。 “既然有功勋值……那么功勋值越高,得到的奖励越大。我无法杀敌,获得的功勋不多。那么……这其中那些各大家族的第一序列,甚至大公们,他们又杀了多少?” 他皱了皱眉,喃喃道:“这里,就是第一个差距拉开的地方。” 没有人再说话了。 整个巴别之塔所有房间,幸存者,有少数极其聪明的人,已经安静了下来。 不聪明的,还在各个房间奔走,寻觅着或许可能存在的一丝机缘。 进入巴别之塔的一个月零八天。 已经几天没有空间通道打开,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异常。 就像……海啸终于平定一般。 然而,没人知道海啸过后,是风平浪静的海面,还是巨大的海底漩涡。 一月,零九天。 徐阳逸三人,正在安静地打坐。就在此刻,一声沉闷的“咚”声,响起在所有人耳膜。 同时,塔层之外,无穷白光喷射,让这里好似天堂。 “开始了……”三人目光陡然睁开,星辰一般看着四周。 “轰隆隆……”所有房间中,一块块巨石脱落,地面仿佛地震一样颤动起来。没有想明白这一切,99%的修士,都震撼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塔要崩溃了吗?”“发生了什么?”“这到底怎么回事?” 随着裂缝出现,整座塔石头开始脱落,露出了下面繁杂玄奥到极致的符文。随后…… “嗡”的一声,所有符文齐齐闪耀,一道通天光柱出现在整座塔中。 “嗡……”第一层的底部,中央一个几十米大的符文闪耀,是一个看不懂的纹路,周围用地球上所有语言,绘制成一个巨大的圆圈,发出刺目的光泽。然后,是第二层……第三层……一层一层,灯塔一般亮起! 这些光芒,仿佛最刺目的太阳,让人根本睁不开眼睛。 就在所有人掩住目光的同时,一道道恢弘的声音在每个人耳边响起。 “功勋值,五百点。”“功勋值,一千三百点。”“功勋值,三千一百点。”“功勋值,三百点。” 只有各自能够听到。 十秒后,一个声音仿佛黄钟大吕,响彻整个巴别之塔。 “结算完毕。” “虚妄大厅开启。” “请各位修士前往虚妄大厅,大领主轩辕氏,族长将为各位勇士提供兑换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