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虚空傀儡(二) - 最强妖孽

第624章:虚空傀儡(二)

“刷拉拉……”光芒渐渐消失,徐阳逸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眼前已经有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 圆形。非常规则。 毫不犹豫,和两人一起踏进裂缝之中。顿时,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一行人全部吸入裂缝中。 他们身不由己地往某一个地方飞去。徐阳逸尝试了一下,对身边两人摇了摇头。 “无法控制身体,这股牵引的力量,比我强大得多。而且灵气,灵识,被完全封禁。” 就在同时,他们脚下无数灵气凝聚,刹那之间,一朵花瓣细长的灵气之花凝聚出来。每一个人都站在一朵花上。 “这是什么?”赵子七好奇地问。用手去触碰了一下,马上穿了过去。 “应该是巴别之塔残留的法阵。看来,剩下所有人都会被它带走。不止我们,其他人应该也是。”徐阳逸感慨地看着周围。几千年后,法阵居然还能运作,这座巨塔……真的可谓修行史发展以来最伟大的杰作。 花托着三人径直往前飞去。身后的光亮越来越暗淡。不知道飞了多久,忽然,三人眼前豁然开朗。 仍然是深不见底的虚空,暗无天日,透露着死寂和缥缈的深邃之暗,然而,此刻,在他们眼前一片萤火虫的海洋,成千上万,十万数十万上百万!汇聚成一条银白色的河流! “刷拉拉……”漫无边际的黑暗中,这条银白色的银河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仿佛黑夜忽然破了个口子,随后飞出无穷的萤火虫。 那是一朵朵灵气之花。 然而,这些花上99.99%没有人,空灵的纯白色花朵,喷发着圣洁的灵气,轻柔地旋转着,朝着广袤的黑暗中央汇聚过去。 “呵……”安琪儿轻轻掩住嘴抽了口气,眼前的景色,太美,也太壮观。四面八方雨点一样的花朵行走在这片黑暗的河流,流星雨一样划过,拉开璀璨的银河光幕。 徐阳逸看似平静,目光中却藏着炙热的火焰。许久以后,行了个不标准的军礼。 “你在做什么。”安琪儿的声音很平静,因为眼前极致的美丽,让心都空灵起来。眼角看到了他的动作,柔声道。 徐阳逸没有回答。 他知道这是什么。 战争过后,论功行赏。这些……全都是当年那一场惊天动地的两大大千世界决战中,从地球,和归属地球的小千世界敢来巴别之塔的修士。 百万修士,凝聚成万里银河。星汉遥遥,此时此刻,花上的事他们的魂,还是当年那一抹执念。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谢谢。”他无声地说了一句。 谢谢你们……在尸山血海中,打下了今日地球的半壁江山。 剩下的,就交给我们这些后辈吧。 这一刻,他忽然下定了决心。 如果真武界再临,他绝不会退缩。 或者是因为这景色,或者是因为头脑忽然发热。不过,他未曾感到一点后悔,亦不觉冲动。 银白色的海流将每个人的脸都照耀成一片圣洁的白,他们的灵气之花顺着这条银河,飞向黑暗的中央。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以后,徐阳逸目光豁然一闪,就在同时,赵子七和安琪儿异口同声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无穷的灵光逼近之后,谁都看到了,黑暗的最中央,有一个东西。 仿佛是野兽的形状,就像孤寂的宇宙中唯一一颗星球,静静地漂浮在那里。 “这是什么东西?”赵子七退了两步:“活的死的?” “应该不会是活物,没有任何动作,并且……活物几千年还可能在没有灵气的环境下活着么?”徐阳逸沉声道:“你注意到没有,从刚才开始,我们的灵气和灵识就完全被切断了。” “确实如此。”安琪儿感受了一下,点头道。 “耐心等待吧。”徐阳逸深深看着那个黑暗中的身影:“很快就知道结果了。” 灵花仍然不紧不慢地飘过去,然而,时间是无限的,距离再远也有限。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所有人的目光都凝重起来。 确实是死物。 那……是一只巨大的傀儡兽。 如同羊,通体青色。三眼,四角,六蹄。尾巴是一条盘绕的毒蛇。全身布满一种血色符文。符文也完全不是他们见过的任何一种。残破的身上有无数大洞,然而最致命的,是一道可怖的伤痕,将整只傀儡兽一分为二。 碎裂之处,一点点光芒闪耀其中,仿佛内部是无数碎钻镶嵌而成。 但,让他们震撼的,并非是傀儡兽的造型,而是它的体积。 现在,他们距离这只傀儡只有一千多米,但是给他们的感觉,却仿佛看到了那个巨大的球形魔方! 十万米! 灵花越靠近,越感觉面临一座巍峨高山。看不到头,看不到尾,一眼望去,尽皆是黑沉沉的盔甲。满布的伤痕。 它安静,它死寂,然而无论是谁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死去的肃杀之意。跨越千年的沧桑融合这股肃杀,凝结为一股几乎肉眼可见的震撼。静静悬浮于伸手不见五指的虚空,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我的天……”赵子七倒抽了一口气:“和这东西比起来……现在所谓的什么战争傀儡,简直弱爆了啊……” “任何一尊战争傀儡,都是炼器,符箓,机关术的集大成之作。我只是听说过古代有那种移动的战争堡垒,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有!但是,但是这么大一尊,需要耗费多少天材地宝?就算是古修,也不可能这么奢侈吧!这,这一国一洲都做不出来!半个地球或许可以!” 灵气花朵飘飞其上,颇有一种科幻片人类飞机飞到了太空母舰上一般。 “太大了……”安琪儿也忍不住惊叹:“简直难以想象怎么做出来的。” 徐阳逸没有开口,他注意到了另一样东西。 傀儡兽的每一道伤痕边缘,竟然一片战场一般。刀,枪,锁链,枪斧,斧头……一把把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兵器林林立立,让这里宛若一个巨大的墓场。一道道神通造成的痕迹,几千年后都清晰可辨,在灵花银河照耀之下,又好似迟来的清明为这里洒下一捧白菊花。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赵子七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切,茫然无知地问道。 徐阳逸的眉头也紧皱起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 巴别之塔内部,有一尊无比巨大的傀儡机关,上面布满了战斗的痕迹。是谁的? 在这种地方,应该是地球的造物,那么又是谁斩开了它? 当年……已经被打到这种地步了?地球最大的战争前线的桥头堡,中心的傀儡巨兽都被对方一斩为二? 没有答案。 只有银河一样的灵花徐徐飞入傀儡兽断裂的伤口中,如同归家的游子,终于回到母亲的怀抱。 就在这一刻,所有灵花上的人都目光一闪。 灵识,灵气,正在缓缓解封。 灵花的银河没入巨兽各个角落,但是载着人的灵花,却飞向羊首位置。十分钟后,终于停了下来。 这里,是一个宽大的房间,大约三百米大小,但是,装修风格和他们见过的任何一种还是不同。用的都是日常的东西,但就是凸显出一种难言的违和。 正中央,有一张百米左右的兽骨桌子,同样不知是何种兽骨,有些类似河童,头顶是一个平整的骨盆,积满清澈的液体。下方满头都是眼睛的窟窿。上颚的牙齿方方正正,然而却围绕了整个头部。 这种古兽,任何书中都未记载。 一个个人影出现,惊疑不定地看着这里,在这些人前方,有七道身影,如山如岳。 十一位大公,赫然只剩七位。 “有趣。”劳伦斯扫视了一圈,笑道:“看来,这里就是巴别之塔的核心了。” 兽骨桌旁,有二十张椅子,他身形轻晃,正要出现在椅子面前,但随着灵识的恢复,几乎所有人都猛然回头,齐齐看向一个地方。 “沙……” 轻轻的一声,椅子背拉出。 随后悄无声息地,一个人影坐了上去。 熟悉的面孔,不熟悉的……是对方身上的灵力强悍程度,还有背后那个数米大的漩涡! “怎么?”徐阳逸平静迎接所有大公的目光,毫无一丝惬意:“不欢迎么?” 刹那间的安静。 所有人都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祝贺李。 “大公?”劳伦斯声音有些颤抖,往前走了一步,苍老的目光灼灼看向徐阳逸。 大公灵识立刻盘绕而来,徐阳逸微微一笑,自己的灵识刹那间翻卷回去。劳伦斯目光一闪,刚走上前的一步立刻退了回去。 好强的灵识…… 刚进阶大公,仿佛比自己还强! 尤其…… “大公异象?!”他深吸了一口气,干巴巴的嘴唇张了几次,仿佛要说什么,却根本说不下去。 说不下去了。 当年自己一根指头就能碾死的人,三年后居然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 只有冲击过大公,才知道大公境界多难,而这个小子……不声不响就冲过了?而且还有掰着指头都数的出来的大公异象? 这让他修炼三百多年的脸往哪里放! 最重要的,是变数。 现在,势力合一,只剩七位大公,他们有绝对的话语权,谁能想到x会在这种时候突破大公? 第625章:大公的待遇 一股糟糕的念头涌上心头,x绝对不是安分的人。不过,不等他说话,另一个阴冷的声音就响起:“你……进阶大公了?” 萨维迪恩六世没有坐下,而是站立在桌子对面,微眯着的眼睛带着潜藏却汹涌的杀意,刀子一样刮过徐阳逸的身体。 徐阳逸这才第一次看到萨维迪恩六世非原形的本体。 所有大公的面容,此刻在他面前烟消云散,绝对不是不想看到就看不到,而是无比清晰。 对方是一个光头老者,头顶上,有黑色的狼头纹身。 “你的目光让我很不舒服。”徐阳逸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桌面:“是觉得没机会杀我了么?” “轰!!”话音刚落,萨维迪恩六世全身灵力如潮暴起,大公初期的灵压让身后所有侯爵齐齐跪了下去。如海潮一般冲向徐阳逸。然而,就在下一秒,一声轰鸣几乎同时响起! “轰轰!!”两道差不多同等强度的灵力,在半空中猛然碰撞。左方的灵气凝聚为白狼,面对着右方凝聚出舒展枝叶的巨大植物,竟然压不下去! 真的是大公…… 萨维迪恩六世心中惊怒交加。 这怎么可能! 这才多久?这小子竟然进阶大公了!? 来到这里,他第一个愿望就是杀了这个杂种。杀自己独子,将自己调换到一位亲王面前,脸上这道耻辱的伤疤就是在耶路撒冷留下的……他没有活在世上的资格! 然而……现实却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不仅进阶大公……还有大公异象……”萨维迪恩六世目光闪烁,心中一股杀意沛然而起:“这里杀不了你,我亲爱的孩子哪里还有报仇的机会?” “你……必须死!” 徐阳逸没管对方,他目光冷冷扫过全场,落在塔古勒家族的一位老者身上。对方面容苍白,干瘦如同枯骨,裹在黑色的长袍之中,颈侧翻起红色的内衬。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黑色的瞳孔,深沉地从徐阳逸身上划过。 塔古勒家族大公,猩红大公。卡尔穆罗斯.g.塔古勒。 “想必这位就是名震欧美的猩红大公了。”徐阳逸微笑。 “x先生。”猩红大公的声音带着一种难言的嘶哑,森然笑道:“或许六世的初期还感觉不到,不过……中期的我,可以肯定地说,你距离大公还有一步之遥。” “你现在,只是有了大公战力,对么?” 言下之意,你还不是正牌大公,别提出什么让大家都难看的建议。初期可能还看不太出来,但是你的缺点,在中期眼中,简直就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一般耀眼。 徐阳逸笑了笑,果然……大公没一个是好糊弄的,刚开口的都是初期,这里一共三个中期一个后期,分别是猩红大公,天空之吼,伏地魔安纳泰隆,后期则是塞壬家族的“冥海歌后”苏拉玛.塞壬。 另外,还有一个虚位亲王安东尼奥.黑鸦。 “当然不。”徐阳逸镇定了一下心神,目光刀子一样从他身后的塔古勒家族成员身上划过:“我想和你要一个人。” 猩红大公淡淡道:“玉藻前?” 人群之中,朱红雪猛然抬起头来,眼中全是惊惧。 徐阳逸微笑颔首。 人,他是要不到的。私下开口,猩红大公或许可能放出朱红雪。但是现在,所有幸存的侯爵,大公,列列在座。修士托庇于家族,求的是一个保护,一个后台,一个靠山。如果大公至尊都无法保护族人……事关家族荣誉,猩红大公不可能交人。 他要的,只是想看看这些真正的亲王,甚至中期,后期的大修士,对于一位新晋大公能容忍到什么地步。 意外的,猩红大公沉吟不语。 一道道惊疑不定的目光,在朱红雪身上划过,她身边的侯爵修士全都不动声色地移开两步。偌大的场地,她身边竟然突兀地出现一个空白地带。留下脸色苍白,嘴唇颤抖的九尾狐。 “不可能。”数秒后,猩红大公冷笑了一声:“你大公都不是,勉强承认你有大公战力。任何一位血族的子弟,都是最珍贵的财富。这件事,没得谈。” “她当年曾经杀了我。”徐阳逸轻轻敲着桌子,同样平静:“她和我有生死之仇,塔古勒是准备一味包庇?” “原来是这样。”猩红大公仿佛第一次听见这件事一般,勾了勾手指头:“玉藻前。” “晚辈在。”人群自动分开,朱红雪死死咬着牙,脸上却根本不敢显露出来,无比恭敬地一躬到底:“拜见真人。” 猩红大公看了一眼徐阳逸,对着朱红雪说道:“跪下。” 跪下! 这两个字,让朱红雪的脸瞬间赤红。 当年自己一巴掌都能扇死的苍蝇,现在居然能和大公直接对话,让对方交人!在这么多人面前点名要自己的命!而且自己的托庇者还让自己给这个杂种跪下?! “杂种……”她心中怒火几欲滔天:“当初……就该一爪拍死你……” 对这个昔日苍蝇下跪,她理智告诉自己应该跪下,然而,却跪不下! “你没听到吗?”她没有动,猩红大公眼神冷了一分:“还是……你听不懂?” 朱红雪牙齿都咬的咯咯响,脸上不动声色,众目睽睽之下,当众给徐阳逸跪了下去。 “我给你这个面子。”猩红大公朝着徐阳逸露出一个勉强称得上是笑容的表情:“玉藻前,认错。” 没有声音。 自己……当年的堂堂半步,如今的虚位,居然要别人保护才能在昔日的手下败将之下生存下去! 何等的屈辱! “是我太纵容你了。”猩红大公叹了口气,带着华贵戒指的苍白手指轻轻滑过桌沿,没有任何动作,朱红雪却浑身猛然一抖,身边的地面寸寸龟裂! 就好像……一只无形大手狠狠拍了她一巴掌那样! “扑!”她满口鲜血立刻喷了出来,感觉骨头都碎完了,刹那间仿佛展开翅膀的蝴蝶一样趴在地上。耳边响起猩红大公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 “本大公再说一次。” “跪下,磕头,认错。” 朱红雪嘴唇都咬出了血,数秒后,对着徐阳逸“咚”一声磕头,嘶声道:“还请……还请真人原谅,晚,晚辈当年的死罪……” “呵呵……”徐阳逸眼中闪过一抹感慨。当年的朱红雪啊,何等霸气,现在却如同一条丧家之犬,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 实力。 这就是实力的证明。 他轻轻伸出了手,一只青光迷蒙的大手,由无数树叶组成,朝着朱红雪头顶抚摸。 生死之仇,道歉如果有用,怎么对得起当年死去的人? 青光大手不快,朱红雪浑身颤抖,却一动不敢动。她面前的地面上,满是水迹。 “啪!”就在青光大手要抚摸到朱红雪头顶的时候,一片血腥灵气冲了上来,将徐阳逸的青色大手一拍两散。 “x先生,你是准备帮助我管束我的族人?”猩红大公看着自己白玉一般的手,淡淡道:“我想,还轮不到你为血族做主。” 徐阳逸微微一笑,下一秒,一点血红色的火焰,从指间飞出,直射朱红雪天灵盖。 “放肆。” 猩红大公眼中终于带上了一抹怒色,一个新晋大公,还不是完全的新晋大公,居然敢当着自己杀人。 把他当什么了? 真以为大公境界也是相同?真以为自己中期压不住一个初期? 而且你还不是真正的大公!本大公给你一份脸面,你居然敢蹬鼻子上脸! “轰!!!”一只虚幻的巨大蝙蝠,刹那间蔓延四周,带着一声巨大的嘶鸣,双翼合拢,将朱红雪包围其中,同时,一颗旋转的黑球从蝙蝠口中喷出,完全由漆黑的灵力构成,四周的虚空片片撕裂。 “看来,我有必要让你清醒一点。” “愚蠢……”天空之吼微微皱了皱眉,典型的给脸不要脸,你进阶大公,我们给你面子,但是你竟然和中期抬杠,这就是不明智了。 他非常乐意让猩红大公杀一杀这位新晋大公的士气。其余的大公,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一个人动作。 也许,是想等着看好戏。 “轰!!!”下一秒,一点火焰和黑球撞在一起,那片空间瞬间碎裂,仿佛空中全都是玻璃,一块块瓦解,两道磅礴无比的灵压轰然爆发。一股狂猛的旋风朝着四面八方喷射。与此同时,两声“滋啦啦啦”尖锐刺耳的拖拽声响彻整个房间。 狂风过后,劳伦斯眯了眯眼睛,瞳孔却倏然尖锐起来! “呵……”安纳泰隆抿了抿嘴唇,第一次用郑重的目光看了徐阳逸一眼。 所有大公,都抬起了自己的目光,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兽骨桌两旁,徐阳逸坐在椅子上,被击飞出十米,地面上的痕迹深达半尺。他却神色一丝未变,悠然自得地端坐钓鱼台,带着一丝玩味的微笑看向对面。 因为……就在桌子对面,猩红大公硬生生被震退六米!椅子的痕迹同样深达半尺! 刹那之间,针落可闻。 大公初期战力,和货真价实的大公中期,对拼之下居然不逊多少! 谁都没有想到是这个局面,谁都以为徐阳逸会被震飞几十米,猩红大公纹丝不动。毕竟,对方已经成名数百年。 “初期……中期,竟然差距并不大?”斯科里斯深吸了一口气:“是这小子太强,还是猩红大公太弱?” “不分上下?”黑女巫家族的女性大公,忍不住低声惊叹道:“这……这怎么可能!他才新晋大公!” “法宝都没有,居然能和猩红大公不分上下?”劳伦斯目光灼灼,x……这个人底蕴有多深厚?厚积薄发至此?! 就连猩红大公自己,都有些愕然地看着自己座下的椅子。 他都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