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功勋榜(一) - 最强妖孽

第625章:功勋榜(一)

房间中,一片死寂。 不仅大公吃了一惊,侯爵修士都看出来了,这个初期大公……不一般。 众目睽睽,所有目光都聚集在猩红大公身上。他苍白的脸上涌起一抹潮红,这么多人注目,自己竟然连一个大公初期的下马威都没做到! “很好。”他终于站了起来,全身的衣袍下摆猎猎飞舞,仿佛巨大的蝙蝠张开了翅膀:“很久没有遇到敢和我叫阵的初期了……你,值得嘉许。” “下面,就让我给你一点小小的提示。真正的大公和你这样初晋的大公有什么不同之处。” “刷……”白玉一般却干枯无比的手伸了出来,青色的经络寸寸可见。一滴扭动的血滴,跃动在他的手掌中。 徐阳逸脸色终于换上了一抹凝重。 这一滴火焰一般的血液,他竟然感觉到了一股森然杀意。 “采佩什的礼物。”猩红大公脸上扬起一抹优雅的笑容,眼角的杀意深不见底:“噢……别紧张,小家伙,这只是让你知道初期和中期的巨大差距。” “就算你灵力幅度和本大公相差无几,但是,你少了至关重要的一个东西。” 血滴升腾到指尖,猩红大公微微一笑,屈指一弹:“法宝。” “给你提个醒,这个小家伙……可是疯狂地很呢。” “碰!”血滴弹出的瞬间,立刻化为一片血雾,而诡异的,这些血雾中每一丝都链接在一起,形成一张巨大的血网,并且越来越大,刹那之间,笼罩方圆五百米!仿佛魔鬼的巨口升腾半空。 “轰!”徐阳逸周围,一片血色火焰同时燃起。毫不避讳地针对血网。 可惜……鱼肠不醒,否则,他会让对方看看什么才是灵宝。 “警报,警报……”就在此刻,一个清晰无比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金丹级别能量波动,超过功勋大厅等级限制。重申,金丹级别能量波动,超过功勋大厅等级限制……” 话音未落,头顶上,一阵“卡卡卡”的轰鸣作响,随即,“嗖”的一声,那面血网竟然被忽然吞没! “这!”劳伦斯目光豁然一闪,倒抽了一口气,豁然看向头顶。 不只是他,现场所有人都愣了愣,大公法宝瞬间消失,这到底怎么回事? “宝贝?”猩红大公有些难以置信地轻声呼唤了一声,心中已经不停掐动法诀,然而,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了无踪迹。 他的法宝,就这么消失了? “刚在本大公面前作怪,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他笑容中终于带上了真正的杀意,猛然抬头看向头顶。 那里,不知何时已经裂开了一个方圆五十米的圆形黑洞。而里面,一股微弱的灵气正缓缓泄露出来。 徐阳逸的脸色微变,这股灵气……他非常熟悉。 哪里见过呢……好像自己看过几次,但是都是获得过目不忘的丹灵之前,一时间完全想不起来。 “卡卡卡……”一阵震撼的嗡鸣声,从黑洞中传出,所有修士不自觉地站到自己的势力身后,那股灵气越来越清晰,随着“嗡”的一声,一个二十多米的物体轰然出现。 那,是一张巨大的机械人脸。 紧闭双目,全身散发出一种金属光泽。造型和他见过几次的分脑几乎一模一样!只是风格非常怪异,浓浓的古风,并且带着一种他们完全没有见过的魔幻风格。简直不似地球产物。 人脸的两边,有五个人头大的晶体,晶体上布满裂痕,无数精密的机械将人脸围在中央,和电影中的人工智能几乎没有区别。 “炼金生物?”劳伦斯愕然看着头顶的东西,他甚至能感觉到里面残存的一丝生命。 这里的战斗到底有多惨烈?这么强大的炼金生物都陨落了? “这是!”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 全场,恐怕只有他知道这是什么。 天道! 天道分脑! “不……很像……但是,感觉又不是。”他抿着嘴唇,死死盯着巨大的人脸。太像了,和天道几乎一模一样,然而那种完全不同的风格,几乎将两者清晰分开。 而且……他能感觉,这个东西,虽然做工没有天道分脑精细,却直觉告诉他,高档非常多。 这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巴别之塔中会出现类似天道的东西? 他们有没有关系? 如果有……那么……这是谁传下来的的?明显巴别之塔的时间线更靠前,莫非有人从巴别之塔中带出了天道的技术? “嗡……嗡……”阵阵嗡鸣,人脸旁一块块晶体亮起。随着它们的闪耀,五个不同的符号,出现在晶体之中。 有的是一团火,有的是一片树叶。即便在灵石表面已经裂痕满布的情况下,仍然无比清晰。 “这是……”斯科里斯目光骤然灼热:“极品灵石!” “世界都记录有数的极品灵石!” 用极品灵石做驱动,古代物产之丰富,可见一斑。 “沙……”机关人脸眼睛打开,淡漠而冷静,里面是一圈圈的圆形,布满玄奥的符箓。每个人都感觉一股难言的波动从身上略过。接着一个毫无感情的机械声响起:“均为地球修士,检测完毕。” “功勋榜统计开始。” 每个人头顶,突兀地冒出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嗖得一声冲入兽骨盆之中的水面。 “刷……”一阵光华大放,紧接着,本来宽大的水面猛然炸裂!骨盆中的水溅射到空中,拉开一张百米之大的水流幕布。 “天,地,人,三榜开启。” “此次共计四十六名。金丹境前锋八人,筑基境后勤三十八人。元婴境,无。” “请问需要展开哪一块功勋榜。” 所有人都懵了,大公都不例外。 这是什么展开? “无限流?”赵子七在徐阳逸身后愕然开口:“主神空间?” 徐阳逸愣了愣,随后发现真的很像。 所有修士面面相觑,大公们从对方眼中查找着有用的信息,最终发现谁都是一头雾水。 “请问需要展开哪一块功勋榜。”巨大的人脸再次提问,徐阳逸淡淡道:“天。” “刷!”随着他话音刚落,无数金色的字迹出现在水面上。所有人全都放下心中的疑惑,立刻看了过去。 刚看了一眼,劳伦斯一声尖叫,顿时跪伏在地面上,虔诚地画着十字架。 “神棍,你演的不错。”斯科里斯嗤笑了一声,也看了过去,但是一眼之下,他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连连后退数步。 “滋……”“这……不是真的吧?”“难以置信,我可以理解圣鞭的心情。”“这怎么可能……” 就算是大公,他们也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第一行。 第一排。 黄金约柜! 天主教有很多圣物,然而,其中最贵重的,也从未被找到过的,有三样。 传说,主赐给先知摩西一套法典,一份圣喻。法典被摩西保存,圣喻被放在一个木盒子里,盒子被黄金镶嵌,这个盒子,就被成为黄金约柜,乃是天主教最崇高的圣物!别说劳伦斯,就算教皇本人在此,也必须跪拜! 后续一行小字:天功九亿。 “这……”安琪儿和赵子七完全看呆了:“这怎么可能……” 如果有,这就是真正的神迹! 耶和华,是谁,是否存在,只要拿到这个约柜,就可以解答。 天主教一旦知道约柜的下落,无论是教皇,枢机主教,红衣主教,还是最下方的虔诚信徒,都会疯的。 就在他们说完这句话后,仿佛是听到了他们的质疑,无数金光在众人面前凝聚起来,一个大约一尺见方的金色柜子,非常普通,头顶上依稀可见两只天使翅膀相对,没有任何花纹,出现在兽骨之上。 之所以说依稀,因为一道道金色的圣光笼罩整个柜子,神圣威严不可方物,根本无人可以看清真容。 “轰隆隆!!”随着它的出现,整个空间猛然一震。随后,所有人周围,万物生长,清风拂面,甚至一点点雨滴落到了所有人脸上。 “这是……”徐阳逸擦了擦自己的脸,震撼地看着那个投影:“造物……” “凭空造物……神灵职能……”安琪儿感受着身上的雨丝,失神一般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 如果能兑换到这个东西……简直可以开辟一方新世界! “主啊……主耶稣基督,你在世时,曾嘱咐跟随你的人要彼此相爱,在身悬苦架时,你更以自己肋旁流出的血和水洁净和圣化了跟随你的人……”所有的梵蒂冈修士,老泪纵横,无比虔诚地祈祷。 造物,这是人类根本无法踏足的境界。一旦达到这种境界,就是传说中的真神! 然而,现在一场方圆十几米的造物,正在他们面前徐徐展开。 风,空气,水,植物……劳伦斯激动的声音都嘶哑了,随着他们祷告的声音,圣光终于越来越弱,最后在他们泪眼昏花的视线中化作虚无。 “只是投影而已。”所有人的目光都还凝视在上空,久久不愿收回,安东尼奥无比感慨地说道:“圣鞭不必太过激动了。” 劳伦斯沉默,许久后才站了起来,叹了口气:“本大公知道……但有生能知道这件事,我也可以笑着死去了……等等……各位……看看你们周围……” ¥¥¥¥¥¥¥¥¥¥¥¥¥¥¥¥ 嘛,今天某位朋友才告诉我纵横app上挺多留言的……然而…… app上的留言电脑端看不到~~so,说声抱歉了~ 最后,冰天雪地双膝垫玻璃渣旋转三百六十度求订阅,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