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歼星母舰——虚妄 - 最强妖孽

第627章:歼星母舰——虚妄

徐阳逸完全楞了。 太初……又是太初。 桀派处心积虑要找到它,阿斯蒙蒂斯的死可能和他有关。阴九直接带来了太初的消息,而现在,真武界也和对方有了联系。 再抬头看向四周巨大的傀儡,一种陌生和惨烈,毫无预兆地冲上心头。 这根本不是地球的傀儡。 这是真武界的歼星母舰虚妄号! “难怪和我所有见过的陈设都不相同,浓郁的古华夏风,夹杂着完全不同的异域风情。”他目光深深看向头顶上的巨大人脸:“看来,这艘歼星母舰被地球打下来之后,被拖到了巴别之塔中,作为战前指挥所。所以,这里才能兑换地球的物品。” “冕下。”就在此刻,一个冷静到冷酷的声音再次传来,终于带上了一丝焦急:“我能有这个荣幸请您对话吗?” 徐阳逸放下心头杂念,淡淡道:“说。” “我的荣幸。”尽管焦急,安德烈还是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不能和您通话太长,请原谅我的冒昧。简单来说,我有一个对于巴别之塔的猜测。您或许会感兴趣。” 本能地要拒绝,但是他心中一动,却不动声色地说道:“说下去。” “还是之前我的假设,这里有人。而现在,我差不多能肯定那个人的身份。” 就算是徐阳逸,也不禁抬了抬眉头:“谁?” “器灵。”安德烈的声音一平如常,说出的话却石破天惊:“这种堡垒,不可能让它有独立的自主性。必须如臂使指,万一器灵出现自己的想法,对于布置好的战术,是致命的打击,历史上,无论任何巨大的宝物,都没有器灵。” “但是,巴别之塔距离现在已经接近两千年,它本身就是炼金术的大成之作,它自己就是一尊无比庞大的法宝。不……”安德烈顿了顿:“是有史以来最庞大,最精密的法宝。古修集炼器大成,符箓大成的作品,它本身就有极大的几率生成器灵。” 徐阳逸没有开口,安德烈的推测,超出了他的预料。 器灵? 巴别之塔有器灵?这个推测,太让人意外了。 “证据?” “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冕下,请您想一想,除了器灵,没有任何东西能活几千年。只要法宝本体在,它就是永生不灭的。并且……”安德烈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巨大的人脸:“冕下,您以为,这份功勋榜是什么?” 徐阳逸眯了眯眼睛,他心中同样有疑惑。 他没有会回答,安德烈沉默了数秒,无比凝重地说:“您想,一旦器灵生成,它最需要的是什么?我认为,必定是立刻修复自己。然而,巴别之塔太大了,甚至残破无比,这尊器灵一定非常虚弱。它急于修复本体。所以……” “这是诱饵?”徐阳逸目光一闪,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有趣…… 真的很有趣…… 话已至此,他差不多明白安德烈的推断了,不得不说,这家伙是个鬼才。 对方的话,含义很深,最重要的一个逻辑就是:一旦器灵产生,长久处于异常残破的法宝中,任何器灵都会孱弱非常。这种状态下的器灵,会有怎样的心态? 一:修复自己。但是它没有资源,根本无法出去。 二:几千年来,终于有人进入这里,它会放过这个机会? 放不过的。 所以,它将这些东西放到这里来。是,需要功勋兑换,但是,兑换之前,是不是要修复人脸?用什么修复? 灵石……灵气,对于一个残缺的器灵来说,这是它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的东西。同时,它非常的脆弱,更害怕这些人找到自己,所以,它一石二鸟地将宝藏放在所有人面前。就是造成这里就是终点的错觉,让人停止深入寻找。并且,顺利展开自己的修复计划。 这是一个完美的逆向思维,他不是想“塔里的到底是谁,”而是想“谁在塔里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最后得出了这个看似不可能,却可能性极大的推测。 “这样,会让我们以为这里就是巴别之塔真正的尽头。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法宝上,你看那些愚蠢的大公,已经开始讨论如何修复这具机械人脸了。”安德烈继续说了下去,言语中带着浓郁的不屑:“我认为,以他们贫瘠的智慧,完全无法胜任大公一词。您觉得呢?” 徐阳逸笑了:“你是认为本座的智慧不贫瘠?” “起码比那些凡人看起来好一些,不是吗?” 徐阳逸笑了笑:“安德烈。” “如果你再用这种口气说话……”他目光一寒:“我会确实地杀了你。” 沉默。过了数秒,安德烈才恭敬回答:“如果引起您的反感,我很抱歉,尊敬的大公冕下。” 徐阳逸冷笑一声:“最后一个问题,我不想问第二次:你,为什么请求我?” 安德烈沉默,许久才说:“因为,你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天榜迷惑的大公。我,也完全不想在这里停顿。” “不是不相信家族,我其实很相信他们。只是……” “只是看不起他们?”徐阳逸嗤笑了一声:“说这句话之前,你最好垫垫自己的斤两。” 再次沉默,安德烈没有讨论这个话题,而是说道:“寻找疑似器灵的途中,会遇到太多危险,太多诱惑,我不希望合作对象有一丝的不理智。我也只是纯粹的逻辑推理,我希望盟友能够完全信任我。” 徐阳逸微微一笑:“那么,我这里有一条线索。” 当所有人都以为这里是终点的时候,他还有一个秘密…… 主控室! 上官弘! 他,将成为揭开器灵真面目,撬开巴别之塔这扇巨门真正面目的杠杆! 器灵连佛前灯这种东西都拿得出来诱惑人,更让他确信,这里藏着的秘密,甚至比天榜上的东西还要恐怖! “我会给你一道灵气,本座不会离开这里。你自己想办法找过来。” 安德烈顿了顿:“这很麻烦。” 很麻烦,不是做不到。 徐阳逸淡淡扫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一挥手,一道微不可查的灵气打入了对方的气海。它可以探查安德烈周围有多少人,在徐阳逸确定可以的时候,才会建立双方的链接。 这是一只外表纯良,心比天高的老鹰。 那么,自己就用实力铸就的铁链,将他牢牢栓在自己身边。 “x先生。你听到了吗?”就在此刻,劳伦斯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灵识交流,徐阳逸立刻收回灵识,笑道:“刚分神了,有事?” 劳伦斯脸色红润地微笑道:“是这样的,刚才我们计划,一共十二大家族,为期一年,三个家族联合拿出一块极品灵石。您要参加吗?” 徐阳逸似笑非笑:“我不是柯文纳斯家族的供奉么?” “呵……”萨维迪恩六世眯了眯眼睛,冷笑一声,却并未说什么。 供奉? 那也是在你活着的时候。 一个死去的大灵术师,什么都不是。 你……必须死在这里! “随你们决定吧。我可以提供圣药换份额。”徐阳逸毫不介意地说,他的心现在已经不在这上面了。如果真的有器灵。如果自己真的找到了它…… 要什么没有? “好。”劳伦斯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心中也有些动怒。不过他涵养极好,转过身去,看向众人:“那么,我们现在立刻离开这里。一年后再见?” “可以。”萨维迪恩六世微微一笑:“不过,各位甘心就这么离开吗?” “而且,怎么离开,各位考虑过吗?” 就在他话音刚落,每个人的脚下,一道道灵气凝聚,又要形成一朵灵气之花。 徐阳逸目光闪烁,压制住心中的兴奋,舔了舔嘴唇。 真正的较量,就要开始了……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终结,而是万物之始。 巴别之塔真正的秘密,还潜藏在黑暗之中。本来他们在明,对方在暗。现在,明暗的双面,已经开始悄然转换。 对方不会知道徐阳逸在耶路撒冷下方见过司马拓。不会知道小青还在世上。也不会知道守灯人的命运。 不见面的棋手,子落无声。 “也就是说,想走的时候就能走?”天空之吼笑道:“非常贴心,既然这样,还在等什么?ladies/and/gentlemen,我就先走一步了。哈哈哈!” 话音刚落,他身形化作一道巨大的银龙灵气,轰然冲出。直冲外面的各大房间。 没人再等得下去了,这里是古修的巨大墓葬,如果找到一些什么东西,对自己将大有裨益。 “刷拉拉!”猩红大公化作一只只蝙蝠消失。安纳泰隆一步踏出,已经沉入脚下阴影中。劳伦斯浑身白光闪耀,随着“啪啦”的一声,刹那间化为片片羽毛。 一位位大公迫不及待地消失,只剩下徐阳逸微笑着坐在椅子上。 当最后一位大公消失的时候,侯爵中,已经有数人满头冷汗地后退了一步。 他们猜到对方要做什么了。 “好了,都走了。”徐阳逸转过身来,坐在兽骨椅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在所有侯爵修士敬仰无比,羡慕万分的目光中无耻一笑:“都拿出来吧。” “你们的储物戒。” 话音未落,轻轻一招手,除了精灵族,所有人的储物戒根本不受控制,全部飞到了他手中。 “oh!f……”一位修士本能地要大骂,却立刻反应过来,冷汗涔涔地低下头去。 而那些已经被洗劫过一次的修士,差点没有跳脚大骂。 喂!!! 有你这样的大公?! 太无耻了好吗! 一次不够还来二次!你不知道侯爵很辛苦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