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万界之门(一) - 最强妖孽

第628章:万界之门(一)

徐阳逸根本不知道他们心中想什么,实际上他知道了也完全不在乎。巴别之塔的任何收获,他都不打算放过。有什么比直接抢更好? 巴别之塔之后,他会立刻回到华夏。有本事追到华夏来啊? 护国大阵分分钟秒杀你。 这就是修行大国的底气。 “这里面可都是好东西,清好了。”安琪儿耳提面命,顺手就挽住了徐阳逸的手,一副金丹夫人的架势,还没说完,就听到了对方毫不留情的声音:“回去。” 安琪儿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她指了指徐阳逸,又指向自己:“让我回去?” “我跟着你走到这里,你就一句话让老娘回去?” “要死啊你?” 徐阳逸皱眉,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解人意?为她好听不懂是不是? “你没必要跟着我。” “所以,你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了?”安琪儿火也上来了,真当自己膏药是不是?要的时候一贴,不要的时候一甩,自己难道是犯贱?由得你这么发脾气? “姓徐的。我跟着你从阿斯蒙蒂斯房间出来,你没了,我着急,我满地找你。你现在就给我一句话?” 所有侯爵耳朵都动了动。 大公的八卦啊?这个可以有。 “听什么听!!”安琪儿雷霆之怒立刻找到了发泄的地方,手一指全场:“谁敢听的,回去就割了你耳朵!” 所有侯爵立刻封闭五感。 她转过头,洁白无瑕的脸上因为一抹怒火变得有些绯红,咬着牙,直视徐阳逸的眼睛:“我就问你一句,我冒着这么大危险,跟着你来这里,你就真的没有对我动过心?” 沉默。 数秒后,徐阳逸淡淡道:“没有。” “我本来觉得,你带着一身法宝,应该能有些利用价值。不过很可惜。” “啪!”话音未落,安琪儿一个巴掌扇到他的脸上。碧绿的眼睛中涌上晶莹的泪水,丰满的胸部明显起伏。嘴唇都咬出了丝丝血痕。 赵子七想去劝,却发现自己居然被徐阳逸的灵气定住,根本走不动,嘴都开不了。 “说得好假。”泪水无声地滑落出来,安琪儿抿着嘴唇,看着侧过头的那个男人,声音中带着一种难言的无助:“不过,你成功让我讨厌你了。我姓岳,我不姓贱。” “再见!” “算我看错人。” 话音刚落,她脚下涌起一片灵气,化作一朵灵气花朵,带着她飘然而去。 空气中,有什么东西飞逝。 那是对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脆弱泪水。 “明智的选择。”安德烈的声音在他灵识中响起:“这个女人实力不行,只会拖后腿。恕我直言,我们要去的地方,恐怕才是巴别之塔真正的核心,步步危机都不为过。她跟着只会沦为牺牲品。” 徐阳逸没有开口,看着安琪儿的身影越来越远。 心……怎么有些酸涩的,从未有过的感觉呢…… “要继续往下探寻,除了超群的实力,就是非凡的智慧。我们的合作是最强的。器灵既然不敢现身,它一定不会超过大公。它控制的东西,也绝对不会。我们相对安全,加上她,我并不看好。” 安琪儿的身影确实地消失了。 远到再也看不见。 徐阳逸转过身去,对着安德烈笑了笑。 仿佛狼露出了獠牙。 接下来,“轰隆!”一声巨响,一只青色灵气的巨手猛然将他摁在了地上。 “卡拉拉!”他的轮椅片片破碎,就连眼镜都化为齑粉。全身骨骼明显听到几处折断的声音。 “记住,我的女人,我可以管。但,还轮不到你来说。”他满含杀意的声音想起在安德烈的脑海。 安德烈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吐出几大口血,却并没有一丝疼痛的表情。扶了扶破的不成样的金丝眼镜,没有一丝表情地在灵识中说道:“或许我忘记告诉冕下,我除了感情缺失症,还患有一种‘异性植物人’病症。也就是说,我是活着的植物人。我并没有任何感觉。您刚才那一掌,我并不确定会不会对我本身造成致命的伤害。” “啪!!”话音未落,他整个人被打飞到墙壁上,背后满是裂痕,一片蛛网纹裂开。 “放心。”徐阳逸这次终于开口了,在所有侯爵胆战心惊,全部跪伏在地上的时候。冷冷道:“本座有数。” “现在,后悔了么?” “您的果断和杀意让我赞叹。”安德烈喘着气,掏出一个瓶子倒入口中:“我现在更满意了。” 徐阳逸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冷笑了一声,拉着赵子七,化作一条青色灵气,消失场内。 房间内安静无比,只剩下安德烈轻轻喘息的声音。 “呵呵……安德烈,你果然和以前一样不知死活。”终于,一位塔古勒家族的血族笑道:“现在,被大公一掌,舒服了?你是受虐狂吗?” 安德烈打了个响指,悬浮起来,轮椅重新组装,他坐到上面,才看渣滓一样看了那名血族一眼:“可惜,我从来活的好好的。” “他可以对我动手,因为他是大公他,他有这个资格。而你,又算什么东西?” “你!” “如果我想,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尸骨无存。你,要不要试试。”安德烈掏出一方洁白的手绢擦了擦已经干净如新的眼镜。一句话,让对方顿时住嘴。 安德烈笑了笑:“很好,起码还有活下去的自知之明。” “那么,各位,日后见。” 说完这句话,他脚下升起一片灵光,飘然而去。 虚妄号体内,徐阳逸和赵子七不停穿梭。仿佛没有目的。 “哥哥……”赵子七有些弱弱地说:“你……不该这样对大嫂……” 徐阳逸本来一肚子无名鬼火,听到这句话,反而消了一些。 “谁是大嫂,小孩子家家的别乱说话。”他狠狠给了对方一个脑崩,随后叹了口气:“这是为了她好。” “我明白,但是……我觉得,你应该明确地给她说。不要因为一个为了她好的名头,就把她赶跑。我看得出来大嫂是真心对你还不错,你说你这人,又无趣,又不会开玩笑,也不会逗妹子开心,真的有大嫂看上你你应该感恩戴德了。” “……子七,以后少上网。” “我说的是实话啊!”赵子七洋洋得意地说:“书上都说:面刺寡人之疾。你也要接受意见啊。说真的,这种事你不能因为一个名头,一个‘你以为,’就不问对方的意见。我感觉大嫂受到了心灵爆震!” 徐阳逸扫了他一眼:“魔兽是几十年以前的游戏了。” “咳……我就顺口这么一说而已……反正,我觉得你刚才做错了……” “好了!”徐阳逸皱了皱眉:“不提刚才那个话题了。我是为她好,她会明白的。” 赵子七撇嘴:“无聊的大男子主义。” 这不行。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这小子,自己太宠他了,现在居然拥有了傲娇属性。 他们没有看到,在某一个地方,一只足足五十米大的纯白人狼,脸上一道丑陋的伤痕,压制住自己全部灵气,正如同黑暗中的恶魔一样,死死盯着这片青色光芒。 “沙……”血红的舌头舔过白森森的牙齿,它非常有耐心,保持着和徐阳逸数万米的距离,没有动用一丝灵识,仅靠自己的眼睛,锁定了对方的所在。 “孩子……”它一步一步,悄无声息:“别担心……” “我很快就会让他下来陪你。” 不多时,徐阳逸已经带着赵子七飞出了头颅,落在其中一半躯体上,直冲中心而去。 但,就在他刚落地的时候,忽然之间,一个轻微的声音冲入他的耳膜。 “叮……” 他猛然停住了脚步。 “哥哥?”赵子七不解问道。 “你听到了什么没有?”徐阳逸凝重地看着四周:“比如……铃声?” 就在刚才,进塔的时候听到的铃声,再次出现。 他尝试性地迈动脚步,刹那之间,一片悦耳的铃声又出现了。 四周,一片残骸,虚空中的巨兽庞大无比,入目之处,除了支离破碎就是支离破碎。满地都是横七竖八的武器,火焰烧过的焦黑,寒冰卷过的冻裂,在这个倾覆的巨轮一般的浮空傀儡中随处可见。那些历经两千年还没有成为飞灰的几段枯骨,诉说着这里昔日的惨烈。 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阴影如同鬼魅一般飘荡,伴随着一声若有若无的悠长铃声。 不寒而栗。 “哥哥,怎么了?” “还记得恶魔之眼照耀下,牵扯整个圆形魔方的线吗?”徐阳逸摇了摇头,蹲下身,灵气一寸一寸地寻找。 “看不到,摸不到,却能被触发。你见过蜘蛛吗?” 赵子七愣了愣,马上明白了过来:“你是说……你怀疑有人用这些线判定我们的所在?” 徐阳逸嘴角微翘,没错……应该是有人这么做。而这个人是谁,简直不言自明! 器灵。 除了残破的器灵,它不完整,根本无法做到灵识笼罩全部巴别之塔,只能用这种方式。其他还能有谁? 赵子七沉吟数秒,忽然开口:“我说不定能做到。” “你?”徐阳逸明显不信。 “当然!当然!”无形挑衅,最为致命。赵子七一下就跳了起来,红着脸说:“别忘了,世界上感觉不到,触摸不到,又确实存在的东西,有一个东西最适合!” “鬼修!” “只要属于幽冥,我一定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