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万界之门(三) - 最强妖孽

第630章:万界之门(三)

随着它话音落下,徐阳逸身外千米处,七道身影已经赶到! “x先生。”斯科里斯一马当先,仰天大笑:“你这里发现了有意思的东西,怎么不和本大公说一声?” 话音未落,他左手一挥,一排死灵巨浪轰然而起,带着尖啸撞了过来。 “哈哈哈,x先生,好东西应该分享才对,你怎么能独吞呢?”天空之吼哈哈大笑,就在狂笑的时候,胸部急剧膨胀,下一秒,一道数百米的龙息已经朝着徐阳逸喷去。 “九环魔法……凤凰羽。”另一边,黑女巫家族的大公破烂的斗篷翻飞,老鹰一样张开,里面,无穷无尽的火鸟轰然飞出! 好机会! 疾冲而来的萨维迪恩六世目光涌上一阵极度的闪烁。这小子……运气太好,但是,这里谁会允许其他人独吞?尤其是独吞可能的异宝? 其他大公的神通,他感觉到了,是阻碍。然而,在这么多阻碍的神通之下,难道就不能藏一把尖刀? “灭杀术式……”它全身都膨胀起来,就在其他大公呼喊地阻碍时,它不声不响,一道白色的流光,刹那间汇入排山倒海的神通之中。 “之零……亚伯的临终饯别!” 猩红的舌头舔过锋锐的牙齿,这一招用出,他的精神显然萎靡了一分。这是他最强的一招杀招。来无影去无踪,成名之时,死在这一招手下的侯爵不计其数。 “安心地去死吧……杂种……”他目光带着嗜血的颜色:“能死在我这一招之下,你在地狱也值得炫耀了……孩子,我这就送那个杂种过来陪你。” 刹那之间,徐阳逸周围,已经是一片神通的海洋。寒冰与烈焰起飞,死灵共龙息一色! “轰!!!”就在所有神通打在徐阳逸处,全部爆开! 萨维迪恩六世瞳孔倏然尖锐。他甚至已经猜到了,这个该死的垃圾难看的死相。 那必定是肠穿肚烂,死不瞑目的表情呢…… 神通光芒渐渐散去。 萨维迪恩六世目光死死盯着光芒溃散之处,但是,一秒后,它庞大的身躯猛地后退一步,骇然看着光芒散去的地方。 “这,这怎么可能!!!!” 他几乎要咆哮出来,心中的喜悦当然无存,只有一片冰凉和不可思议! 没事…… 那个杂种竟然没事! 数位大公的拦截,还夹杂着他的杀招……对方竟然完全挡下来了? “不……不对!”他瞳孔尖锐起来,就在徐阳逸周围,一个金色的光圈,闪动无数梵文,将徐阳逸保护其中。所有的神通打在这道光圈之上,全部都烟消云散。 “刷刷刷!”每一位大公都停下了脚步,谁的脸色都不好看。 对方明显在这里有收获,甚至很可能不小,他们费尽心力飞了几十分钟冲过来,居然连对方的外壳都无法打破! “x先生。”斯科里斯的脸色无比阴沉:“现在,放开你的宝物。然后交出你找到的东西,我可以不计前嫌。” 徐阳逸微微一笑,盘坐虚空不徐不疾地看过去:“我们有什么前嫌。” “你的失礼,就是前嫌。”斯科里斯目光冰冷,双手仿佛黑洞一样咆哮,无穷的白色死灵从两侧的虚妄号残骸上冒起,飘飘悠悠飞了过来:“在这里,我才是主宰!你可知道惹怒了一位死灵法师,你就连做我尸傀的资格都没有?” “我告诉你你会怎样死去,灵魂被我放在灵魂之匣中折磨……一块块刮干净你身上的肉……让你在无穷痛苦中去死。现在,听话,新晋的大公,乖乖撤开防御,我可以饶你不死……本大公……”他目光一寒:“又不是没杀过大公!” 徐阳逸的目光看似平淡,看了看周围无穷死灵:“这些都是地球的先辈。” “那又怎么样?”斯科里斯哈哈大笑:“过去的,已经是尘土。只有在本大公手下才能获得新生!旧时代的遗老遗少能被我用是他们的运气!哈哈哈!” 徐阳逸眼中杀意一闪而逝,微笑着看向所有人:“我劝你们最好离开。” “立刻。” “你在威胁我?”安纳泰隆冷笑了一声:“给你面子,叫你一声大公,不给你面子,你算什么东西?最关键的一道坎都没跨过,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大公了?” 徐阳逸浓眉一挑,看向其他人:“你们也是?” “华夏有句古话,宝物唯能者得之。我想你应该听说过。”猩红大公冷冷笑道:“说出你发现了什么。我们或许可以不为难你。” “你认为我无能?” 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猩红大公仰天大笑。随后猛然低下头来,瞳孔血红地看向徐阳逸:“新晋大公!还是初期!x,我够容忍你了!我够给你面子了!” “你真的以为就凭你?你这条还没有完全登上大公的小鱼,能守住这个秘密?!” “别给脸不要脸,大公战力不等于大公。说出你的发现,否则……”他声音冷了下来:“别怪我们让地球上少一位准大公!” “x,你还是考虑清楚。”萨维迪恩六世也冷笑道:“什么样的肚量吃什么样的饭。乞丐命,就别想着吃上圣诞火鸡。” “原来是这样啊……”徐阳逸微笑着点了点头:“那么,你们就别走了。” 就在这一刹那! 天地间,一片金芒闪耀。 一个巨大的光池,足足上千米,凭空出现在虚空之中。好似金莲绽放,紧接着,就在所有人眼前,相距不到十米的地方,光池中一尊纯金色的佛陀,从无尽深渊中缓缓抬起头来。 它出现地太过突然,近在咫尺的庞大,让所有大公顿时失声,每一个人,都震撼地看着这尊明显是尸骸傀儡的东西,震惊之情难以言表! “沙……”巨大的身影,高山仰止,将面前一切笼罩在阴影之下。身后千手展开,金色成为天地间唯一色。 佛性自有,无明遮掩。 “我的上帝……”劳伦斯脸色惨白,虚空本无风,然,悟空尸骸起身之时,凭空带起无穷风压,吹得他们衣袂翻飞,猎猎作响。 “这是什么怪物……”安纳泰隆倒退一步,满头冷汗。画面扭转太快,他本来以为徐阳逸找到了大造化,没想到……竟然是这种大危机! 所有大公,刚才仿佛闻到了骨头的狗,现在好像躲避瘟疫一样全数逃避,只剩中央的徐阳逸。 “各位,不觉得太难看了么?”徐阳逸站了起来,嗤笑了一声。 无人开口。 只有脸上火辣辣的痛。 谁能想到这家伙居然是这一手!而且根本不说明一声! 他们这么着急的冲过来算什么?恶狗枪屎么? “自得?” “满意?”斯科里斯眼中闪过一抹杀意:“玩弄我们?婊子养的贱货……看清楚点,现在是你在它面前!” “你,就成为第一个下贱的祭品。” “时辰已到。”恢弘的声音,从三个头颅中出现,忽然,正面淡漠的头颅转过,换上一张赤红色的,满面怒容的脸。 时辰已到时辰已到时辰已到……声若洪钟,飘远万里。 “沙沙沙……”千只手,徐徐展开,仿佛孔雀开屏,在死寂的虚空中闪耀起一轮金色的太阳。 “百解之零。” 一只手,高高抬起,徐阳逸目光猛地一闪,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千手悟空,随后镇定心神,所有灵气运走颠毫。 百解……竟然是百解! 先是疑似分脑,再是百解? “仙法.无相观音。” “轰!!!”随着这一声,擎天巨手猛然落下! “刷啦啦啦!”虚空之中,赫然出现一道空间裂痕!仿佛剑气一样冲出数万米!而那只手,圣剑一样疾冲而下! “呼啦!!”一圈巨大的风压,疯狂吹过所有人,每一个人都呆住了。下一秒,“jerk!doofus!!”所有大公齐齐怒骂,飞速移开千米。 太可怕,太凌厉! 那不是手…… 那是一把圣剑! “这个蠢货!竟然引动了这么可怕的东西!!幸好,幸好是他在面前!他要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去死吧!蠢猪!”斯科里斯心中勃然大怒,一边飞一边咒骂。 “fuck!”天空之吼咬紧牙关,看死人一样看了一眼徐阳逸。这一招,他接起来都非常困难,而且必定受伤。至于那个人…… 不给所有大公面子? 那么,地狱是你最好的归宿! 就在此刻,他们身后响起一声惊雷般的怒喝。 “十方业炎!虚灵仙体!圣剑!天启全蚀!” 毫不犹豫。 徐阳逸此刻所有能动用的最强招数全部出击! 太强了……这一招他能感觉到还是金丹初期的修为,然而,灵气已经被运用到颠毫!简直超出他所有神通! 迎接这把圣剑的,首先,是一片赤红的火焰之海。 无物不焚,无物不噬。 然而,手未到,威压先到。所有业炎,竟然在风压之下齐齐一颤,随后全部湮灭! 徐阳逸几乎能看到对方手上的掌纹。 但是,紧接着,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轮红月! “天地异象!”所有大公齐齐抽了一口凉气,下一秒全部再退千米!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萨维迪恩六世脸色如狂,天地异象,这要的不仅仅是本人灵力超群,更要学习的神通堪称顶级,还要自身资质顶尖,这才能唤出天地异象!可以说,他们一行人,也就安东尼奥能做到。 但是,这个新晋大公做到了。 “但是,就算这样!你还是要死!这一掌。我都不敢接!何况是你一个不完全的金丹!” “死吧!死吧!我的孩子在地狱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