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卵(一) - 最强妖孽

第632章:卵(一)

四川,青城山。天师洞。 天师洞前,一株桃树,忽然轻轻一颤,一片绿叶飞到半空,散发出无穷光芒,让登山的游客目瞪口呆。 而青城山的道士们,看到这一幕,全都跪伏于地。后山中,数双无比苍老的眼睛缓缓睁开。 “又一个一千四百年了么……” 丹霞宫底,小青张开双臂,感受着这股波动,青丝飞扬。 “来了……来了……” “我已经闻到那群杂种的味道了……还有两百年?还是三百年?呵呵……本宫也等得够久了啊……” “小子……你终于还是走上了你的宿命……守灯人……守灯人……你……已经看到当年被斩断的天路了吧?” “本宫……会记住你的……” 距离不知道几亿光年之外。或者几十亿,几百亿。 一块大陆,它不是球形,而是真真正正的大陆。在巴别之塔道路出现的同时,大陆中央,一座富丽堂皇,威严无双的宫殿内,中心,一根巨大的石柱,足足百米粗细,上千米高。顶端,忽然闪动起了光芒。 “这是?”塔下,一位老者,目光忽然睁开,盯着石柱看了三秒,随后倒抽了一口凉气。飞快地朝皇宫跑去,一边跑,一边尖叫。 “通界灯!” “通界灯要亮了!!通界灯要亮了啊!!!” “轰!”就在同时,皇宫之中升起一股难言的威严,超越金丹,甚至……逼近元婴的顶点。潮水一样爆发。 三秒后,一个龙一样的声音响彻全国。 “大晋王朝,全军进入备战状态。” “召,捧日军将军司马有相。射虎军将军司马冯如。左右相国,立刻觐见。” 这一切,巴别之塔中的所有人,都不知道。 他们看着眼前这条通天的道路,谁都惊呆了。 “杰,杰克和豆蔓?”赵子七瞠目结舌。 “不……”徐阳逸悄无声息放出一道灵气丝线:“这……恐怕就是真正的内塔。” “所有的秘密,都隐藏在其中。” “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走上去!”他的目光微动,他看到了,悟空的尸骸虽然消失了,但是……那些线并没有消失! 它们……密密麻麻,全部汇聚到虚无的上空,悬空道路的最顶端。 器灵,在那里。 自己想知道的,恐怕也在那里。 “有意思。”天空之吼看着眼前的道路,眼中燃起熊熊战意:“这是叫我们上去?” “你不去?”劳伦斯看着台阶,沉声问道。 谁都没有说话。 谁也能预感到,这里的顶端,应该有一场巨大的造化,或者巨大的秘密在那里。不过…… 那时候恐怕就是大家撕破脸的时候。 目光相互交织,每个人都不自觉地移开两步。随后,更多目光看向了徐阳逸。 本来没放在心上的不完整大公,此刻,居然成为了他们的劲敌? 何其荒谬! “这小子……身上还有那一式仙法……以他下贱的杂碎品格,怎么配拥有这么强大的神通。它……只能属于本大公!”斯科里斯眼中充血,喃喃道:“但我不能先动手,那一招太强。甚至可以灭杀大公中期。他没出手,我不知道他能用出几分。” 沉默,二十分钟后,黑女巫家族的女子冷笑一声:“我认为,修炼者,就该直面危险。大危险才有大机会,大家修炼到大公,已经是一世之尊,难道还不知道这些?” “本大公先行一步了。” 话音未落,她化作一片火鸦,朝上方飞去。 然而,就在她飞到上空的时候,忽然掉了下来。 禁空禁制? 所有人都目光微闪。 并且,她已经走上十几梯,而那一片被护栏割开的楼梯,竟然开始缓缓消失。 “有趣。”斯科里斯桀桀笑道:“我倒要看看,这上面到底有什么。” “唏律律”一匹无头骨马出现,他翻身骑上,骨马跑动,脚下全部都是一片幽冥之火。直冲阶梯而去。 上千米的阶梯,一共被分为十二部分,每一个部分都有百米大小,一个人奔行其上,实在是太不显眼。 紧接着,一位位大公凌空而上。再无犹豫。 大机缘,大危险,这个道理,修到他们这一步的,如何不懂? 须臾之间,通天阶梯前,只剩徐阳逸一个人。 “哥哥,你不去吗?”赵子七问道。 徐阳逸眉头微皱。 有古怪…… 进来的,是十二位大公,这里正好十二个部分,这未免太过巧合。 而且……悟空尸骸不是说,有缘者方能进入?为什么他打开了这条通道,其他人也能进? 他们也是所谓的有缘者?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甚至上官弘,虚妄号主控制室他都放下了,巴别之塔的秘密就在眼前,在这个前提下,一切都暂时放到一边。 自己的身世之谜,那个永远找不到的凶手,他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他勾了勾手指头,一根灵线早已蔓延到极远的地方。现在,正慢慢回缩。 一个小时后,安德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微微鞠了一躬:“所以,我现在是有和冕下进行下一步的机会了吗?” “当然,不过还需要一点小小的防护措施。”徐阳逸屈指一弹,一道灵气射入他的气海。 “如果你想动什么歪心思,只要我心念一动,你就是废人一个。” 安德烈叹了口气:“您应该相信我。我只是不想被大公们抛弃,这种盛世,修士恐怕一辈子只会遇到一次。” 徐阳逸点了点头,随后,打了个响指:“走!” “慢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声传来:“说走就走,想留就留,你当我什么了?” 徐阳逸愣了愣,随后难以置信地看向身后。 他差点跑过去。不过压制住了。 安琪儿婀娜地走了过来,面罩寒霜:“你行啊。” “我还等着你追过来解释。你居然一句话都不说。非要我亲自过来?” 徐阳逸愣愣地看着她:“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怕黑。”安琪儿说的很没有诚意:“也怕色狼。” “这么长一条黑漆漆的通道,有人非礼人家怎么办?” “咳……”赵子七一口没憋住,差点笑场。 安德烈嘴唇动了动,这次明智地没说什么。 “不是……”徐阳逸觉得自己现在有点语无伦次,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回来的?他承认,看到对方回来,心中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在散开。明明可以赶对方走,却感觉自己很难开口。 “看?看什么看?”安琪儿走到他面前,脸色不善地用手指头戳着他厚实的胸肌:“听着,这事情,你得认错。” “恩。” “出发点是好的,做法是错误的。有违我党团结妇女同志的坚定立场,你以为本姑娘白痴?听不出来?” “恩。” “以后,本姑娘说的话就是圣旨。你必须听,以报你抛弃妻子之仇!” “恩……等等,什么叫抛弃妻子?” “现在没有,以后会有的。”安琪儿撩了撩自己的波浪发,雪白的脸上扬起一抹笑容:“你的态度让我很满意,我决定暂时不和你计较。而且看你心情,也没工夫和我说这些。” 徐阳逸收敛心思,没错,现在确实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轻咳了一声,对着面前这个不屈不挠,美艳动人的女人轻声道:“那……愿意和我闯这一道吗?” “当然。”安琪儿优雅地牵起并不存在的裙子:“我很乐意。” 徐阳逸微微一笑,拉着安琪儿的手立刻走了上去。 安琪儿雪白的脸上闪过一抹惊愕,随后浮起一丝红晕,抿着嘴唇,翘着嘴角,偷了蜜的狐狸一样跟了过去。 她狡黠地看了身边高大的男人一眼。心中暗自窃笑,算了? 哪有这么简单! 以后不给我跪一百次搓衣板,你看老娘算不算! 安德烈在后方默默看着两人,冷漠如初:“愚蠢的人类。” “这是感情,你不懂。”赵子七在旁边摇头道:“人就是因为感情才精彩,没有感情,和木头有什么区别。” “感情么?”安德烈淡漠地推了推眼镜:“只会让人变得犹豫不决,充满弱点。” “所以我跟你说不通。”赵子七耸了耸肩。 安德烈不在开口。 “叮铃……”就在他们踏上阶梯第一百级的时候,天空中忽然飘来一阵铃声。 徐阳逸目光慎重了起来,这个声音,只有他能听到,也只有他能看到布满空中数不尽的丝线,挂满的铃铛。 这是……上面在发动指令了么? 不过,无论你是什么牛鬼蛇神,本座也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为了这一次,他已经等得太久太久。 铃声,一阵接一阵的响起,一阵比一阵急促。每当他们多走一级,铃声更加繁密。现在,他们已经走了两百级,头顶的铃声简直如同疾风骤雨。 就在他们踏上两百级的一刹那,雾,起了。 一片潮水一样从上方海浪一样冲来。山崩海啸,江河倒灌。几乎是刹那之间,就淹没了众人。 就在浓雾降临的一刹那,徐阳逸立刻用灵气包裹了所有人。 “待在原地,不要乱动。”

下一篇   第633章:卵(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