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卵(三) - 最强妖孽

第634章:卵(三)

“啪嗒……”无数碎牙喷出,老脸被踢出数十米,败革一样倒在地上。 “扑”一口血喷出来,上官弘惊疑不定地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心中狂怒几欲滔天。 一个下等贱人…… 居然敢踢自己的脸! 自己堂堂一国之相的脸! “下等人……下等人!该死的下等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他猛然撑起身来,声嘶力竭地吼道:“当初……本相恨没有屠光你们这帮杂碎!如今轮到你一个小辈撒野!” “咚!”他还没撑直身体,背后一只脚已经踩在他的背上。徐阳逸嗤笑的声音想起:“你知道吗。” “任何‘想当年,’都是不愿意面对现实的懦夫。” “碰!”话音未落,他一脚用力,再次将撑起来的上官弘踩在脚下。 “你!!”上官弘半张脸贴在地上,须肉模糊,目呲欲裂,用尽全力想撑起自己的尊严,然而,只能被徐阳逸踩在脚下。仿佛踩住了背的乌龟。 十几分钟后,上官弘喘着气躺在地上。一言不发。 “你杀过多少地球人?” 沉默。 许久,上官弘忽然森森笑了起来:“很多啊……” “数都数不清了。” “白人,黑人,特别是一模一样的黄种人,杀起来特别的让人愉悦。” “本相当年负责的是陇西一带,呵呵呵……本相杀的血流成河,人头盈野……你见过足月大的黄种婴儿么?用他们的人头盛酒,真是一种无上美味……” 话音未落,他的人头已经随着一道血迹飞上半空。 徐阳逸脸色平静,血溅了他一脸。刚才他是硬生生扯掉了对方的头颅。却没有半点不适。 “艹!”随着上官弘的头颅滚到一旁,他狠狠骂了一句。 还是冲动了。 对方显然发现打不过他,干脆求死。而他听到最后一句,终于忍不住给了他个痛快。 “不过……你以为我就问不出有用的东西来了么?”他冷笑一声,手指尖用力,一种他从未用过的神通运转,一道道白雾,从上官弘七窍中飘飞出来,凝聚到他手中。 搜魂。 他从未对人用过这一招,哪怕血腥之月都没有,但是对上官弘,他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一段段记忆涌入他的脑海,但是全都支离破碎。看来,身为一国之相,他的灵识应该是经过特殊处理。 得到的信息不多,越靠近现在的时间线,记忆越清晰。看来,他加固灵识的方法并不是神通,而是法宝或者天材地宝。 “这是……”看到某一段记忆的时候,徐阳逸目光微微眯起:“桀派?” “果然桀派的联系人是他……不,还有这里……司马拓的联系人也是他……也就是说,这里还能直接联系真武界。” 有价值的信息太少,但是他并没有放弃。 他在找一个东西。 如果……上官弘的记忆越到现在越清楚,那么,那个东西一定在他记忆里。而且是绝对无法忘怀的事情。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许久之后,徐阳逸猛然睁开眼:“找到了!” “老奸巨猾的东西,用最后的灵力给它上了遮掩,难怪这么难找。”他嗤笑了一声:“不过,也仅此而已。” “管你曾经什么境界,如今的你,不过是败军之将。” 他看着手中的光球,毫不犹豫地捏成碎片。 “你没有超生的资格。” “所以,就让本座亲自超度你吧。” 站起来,他的目光落到了屋顶上的天道脸上。 “那么,就让我们来试试吧。” 他的双手,立刻打出数个法诀,随着他的法诀打出,储物戒中传来一阵嗡鸣,随后,那枚拳头大小的石雕缓缓飘出。 这就是他找的东西。 这一千多年,他从未断了和真武界的联系,这里没有灵力,任何法宝神通都不可能维持这么久,而桀派死前还在和他传讯,说明他一定有一种无限制传输情报的方法。 那么,他只可能通过头上巨大的傀儡。 一千多年的记忆,开启这尊疑似分脑傀儡的方法,一定是他记忆最清晰的。 “刷……”随着石雕嵌上,整个傀儡发出一声低沉的嗡鸣。三秒钟后,傀儡双目睁开,周围一圈灵石纷纷亮起,但是全部暗淡无关。 “虚妄号主脑,天劫亥号,请问有何吩咐。” “链接最后通信目标。” 开启傀儡的目的,是徐阳逸早就想好的。 至少……能看一看那个潜藏在无数光年外的敌人。 “竟然是个主脑。”他有些感慨地看了一眼傀儡,传说中天道的主脑神秘不可见,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看到了一尊号称主脑的东西。 天劫,天道,是否……天道就是依靠天劫的模型重做的呢? “是……倒计时开始……共计十二个时辰之后,将为您链接目标。” 一天么? 徐阳逸很有耐心,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第二天的这个时候,天劫爆发出一片璀璨的金光。 “目标已连接。检测灵力储备,可供通话十分钟。十分钟后,主脑自动关闭。” 十分钟么? 够了……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灼地仰望天劫,那个看不见的强敌,终于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一片迷蒙白光闪耀,数秒后。天劫从中分为两半,一片灵光幕出现在中央。 灵光幕中,出现了一位老者。 他背对徐阳逸,根本看不清楚。看似平凡无奇,然而,就在他出现的时候,徐阳逸的心脏猛地跳了好几下,差点停止呼吸。 “好强大的压迫感……”他紧紧抿着嘴唇:“这还只是投影……高阶修士仅仅是一个投影都有如此大的威力?” 不等他开口,老者的背影已经率先开了口:“找到了吗?” “没有。”徐阳逸半跪于地,貌似恭敬地回答。 老者头颅豁然转了过来,目光如电从徐阳逸身上闪过。这一刹那,徐阳逸几乎感觉一头史前巨兽在盯着自己。额头上的冷汗拼命地往下滴。 不……这绝对不止金丹,甚至超过元婴太多! 他不是没见过元婴,沙之白萨木追杀他几千里,但就算对方,也没有给他这种压迫!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对了! 就仿佛第一次看到小青的鲲鹏之体,那种震撼到无以复加的强大感。 “你是谁!” “上官弘呢?” “相爷已经逃出去了,我是他指定和您联系的人。”徐阳逸咬着嘴唇,一个字都不敢说错:“晚辈遇到相爷的时候,并非在这里。他只对晚辈说了一些要转达前辈的话,据我所知,不归界他的属下仿佛只有晚辈一人。” 顿了顿,他脑海中飞速转动,立刻补上:“相爷曾经说过,如果您问起,就说他去找皇子去了。” 沉默。 徐阳逸心跳如鼓。 这绝对是一位不得了的大修士。能不能打听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全看这一手。 许久之后,老者冷笑一声:“又不是他们王朝的皇子,他献什么殷勤。不过……不归界仿佛也就他们两了。来势汹汹,却兵败如山倒,简直丢人至极。” 徐阳逸表现惶恐,不敢说话。 “本圣君没空和你废话,那个东西呢?太初呢?它在哪里?!” “他在不归界太初最后消失的地点呆了上千年!本圣君甚至派出观星者前去协助他,一次次的失败,他真以为本圣君不敢灭了真武界不成!” “告诉他,万界大战之前,如果还没有太初的消息。墟昆仑秦王府会亲临真武界,让他南魏王朝从版图上消失!” “墟昆仑?!”徐阳逸豁然抬起头来,震惊地看着老者。 不是真武界? 上官弘最后通信的……竟然是上界墟昆仑? 他是一直这么做?还是这一次这么做? 刹那间的死寂。 想法划过之后,徐阳逸就知道糟了。 刚才的震撼太大,他露出了致命的破绽。 画面上,老者根本看不清楚面容。 就如同当初练气看金丹,对方只要不想,境界之下就无法做到。 “你……到底是谁。”老者的声音,骤然变得冰冷:“上官弘不可能不把这个告诉你。还是……他已经死了?” 徐阳逸目光直视对方,没有开口。 “很好。” 许久之后,老者的声音变得淡漠:“记住老夫的名字,小辈。你很有胆色。” “仙墟王朝,国教太一教教宗,沈沉央。” “管好自己的狗嘴。否则,就最好祈祷自己不要飞升。” “刷……”光幕消逝。 徐阳逸静静站在原地,他完全想不通为什么上官弘联系的会是墟昆仑? “天劫。” “请问有何吩咐。” “我要看你的资料库。”徐阳逸沉吟道:“所有资料。” 天劫沉默了下去,仿佛在检索,许久后,才重新响起:“灵力不足,无法打开全部资料库。可打开绝密级别资料库。请问是否检阅。” “检阅。” “卡卡卡……”随着他的声音落下,整个天劫,竟然再次分解。 这一次……露出了中央一个漆黑的大洞。 圆形大洞。 一阵刺耳的机括声,一个两米方圆的东西,被缓缓放了下来。 “这是?”徐阳逸真的有点愣了。 这是绝密级资料? 眼前的,是一枚卵。 一枚已经破开的卵。 和其他卵不同,这枚卵质地非常坚硬,上面长满了一枚枚短小钝角,并且是从中央破开。 “滴滴滴……”就在此刻,一阵疯狂的声音响起。整个房间都开始拼命闪烁。 “检测到超危险物种。” “重复,检测到超危险物种。危险等级:高等界位毁灭级。” “申请销毁,重复,申请销毁。”

上一篇   第633章:卵(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