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奇美拉(二) - 最强妖孽

第636章:奇美拉(二)

“刷!”光幕之中,创世完成,一颗水蓝色的星球漂浮在宇宙中,完整如新,散发着动人的魅力。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这是……地球! 这里出现的竟然是地球! 中间三十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过目不忘的丹灵记下了所有破碎的画面,却根本看不清。为什么……最后出现的是地球? 什么东西的一半化成了恶念? 那个恐怖的黑洞又是怎么形成的? “这三十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为什么要抹消掉它?” 天劫的声音毫无感情,不徐不疾地开口:“而这个新生,或者传承的位面,有太多的名字。” “怪物们叫它‘本源之地,’七界绝密档案中的不归界。因为没有人能从这里活着回来。而本土修士,则是叫它……” “地球。” 到了这里,画面再次开始扭曲。 第三次抹消……徐阳逸目光深沉,他能感觉得到,这里面绝对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太初……地球,墟昆仑……太初竟然和地球有关,这些抹消的拼图,如果能完全对上,这,应该就是巴别之塔真正的秘密! 这一次,雪花纹的时间更长,足足四十分钟之后。天劫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 “……太初,寿命无穷无尽,最为艰难的是第一次进化。进化速度之快,生命力之强,难以想象。并且根本无法找到本体。任何太初,都必须彻底抹杀。” “它是一个个灵气细胞构成,然而,却是诡异的卵生。没有进行第一次蜕变之前,它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卵太远。这是它限定的捕食区。太初的捕食区,带有极为明显的标志。外围全部是死寂的灰白。一旦发现,务必歼灭。” 巴别之塔潜藏的奥秘,终于掀开了一页。 崭新的一页,难以想象的一页,让他……思维完全蜕变的一页! 尽管这一页中,残缺太多。但隐隐约约中,他仿佛感觉摸到了什么,仔细一想,却什么都没有。 “太初投入我们七界的,只不过是九牛一毛。我们相信,在位面的某一个角落,一定有比我们七大上界更强大的位面。甚至……能够媲美,或者超过仙界的位面。” “他们应该和我们一样,同样在抗衡奇美拉,否则我们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现在……” “滋……滋……”就在此刻,天劫表面上,无数蓝色电流通过。显然,它运转了这么久,对于一台近两千年前的主脑,已经完全超负荷了。 不过,徐阳逸根本没有让它停。 不听完所有,他绝不甘心。而且下一次能不能再启动也说不定。 “唯一幸运的消息,是我们花费三万年打通的通道,在这个如今被称为地球,墟昆仑档案定为不归界的位面上,并没有消失。地球……一直保留着直通墟昆仑的一条道路。这是奇美拉都无法知道,属于七界的最后秘密……” “或许,我们能守住。或许,我们守不住。也或许……这个秘密,最终能力挽狂澜……” “滋……观……一万四千年前……绝笔……” “刷……”光幕终于完全黑了下去。 安静。 徐阳逸沉吟着站在原地,许久才神智回归。 刚才听到的这一切太重要了。 这,才是巴别之塔最大的财富。 “刷……”随着主脑的再次黑暗,整个房间都陷入了一种朦胧的深邃。 “可惜了。”他长叹了一声,巴别之塔的真面目,恐怕在这里才掀开。然而,最重要的字眼,全部都被人抠去了。 “主脑,也不过如此。”有些不满地,发泄一般笑了笑,一道灵气弹入空中,打在主脑紧闭双目的眉心上,或许是心有不满,力气用的大了一些,一个小巧的部件竟然被弹飞出去,斜斜飞入阴影,无一丝声音。 他沉吟地站在原地,脑海中重新组织刚听到的一切,试图推断出什么东西来。但就在他思维即将沉浸的时候,猛地抬起头来,朝身后看去。 不!不对! 刚才……那个小部件,竟然没有一点声音? 这不可能!这件房间材质何等坚硬?就连之前他和上官弘一战,都没有丝毫损坏,现在怎么可能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背上的冷汗,倏然冒出。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更加恐怖的可能! “太初是卵生。没有进行第一次蜕变之前,它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卵太远。这是它限定的捕食区。” 转过头去,目光所及,一片极致的黑暗。 那不是暗,而是……一张足足三四米的巨大嘴巴,正在他身后无声凝结。 没有灵力……感觉不到一丝灵力!没有声音,将徐阳逸笼罩在阴影之中,仿佛无声的死神。 灰白色的嘴,在昏暗之中摇曳出令人心颤的身影。徐阳逸全身灵力瞬间爆发,十方业炎轰然而出! “吼!!!”赤红火龙毫无保留爆发,一片极高温度的火焰肆虐全场。身体用力朝后飞起。刹那之间,昏暗中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吱吱吱……” 紧接着,巨嘴立刻崩溃。 “啪嗒,啪嗒”仿佛下了一阵肉雨,数不尽的肉片被炸飞到四面八方。目光所及之处,地面已经是一片灰白色的海洋。 “艹!”他没有落地,目光凝重地看向四周。一台台机械后面,一块块拼接之处,就是太初的老巢。潮水一样的灰白地毯缓缓蔓延,海浪一样的太初从一个个肉眼都不可见的缝隙中拼命涌出。 肉的味道。 灵气的诱惑。 “刷……”两道火焰,从徐阳逸手中无声升起,无法不慎重,这是七界都为之重视的大敌。一旦被这种东西沾上,恐怕在劫难逃。 他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门被打开了,上官弘却不走? 因为这里早就成为太初的巢穴。他走到哪里都是死。在这里,恐怕还有些别的方法躲避太初的追踪。一旦踏出,死无全尸。 然而,就在两道红炎升起的时候,一片灰白色的地面上,倏然亮起无数的眼睛。 一颗颗黄色拇指大小的眼睛,全部盯向徐阳逸,仿佛看到了什么绝顶美味一般。并且……整片灰白色的地面,全都激动地蠕动起来。 肉毯之上,升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凸起,仿佛要出现什么,但是最终,竟然“啪”的一声炸开,化为一片灰白雨点撒到地面。 徐阳逸眨了眨眼睛,手上十方业炎倏然消失,顿时,太初的蠕动立刻变慢,并且有些茫然地朝着四面八方蠕动,并不是单一地冲他蔓延过来。 再次亮起,顿时灰白的死神瞬间沸腾。 “果然是对灵气反应最大。”他深吸了一口气:“不过……” 他身体蹲了蹲,随后豹子一样冲了过去。 “刷!”十方业炎焚烧而起,将他在天空中包裹成一个火人,拉出华丽的赤焰轨迹。身后虚灵仙体漩涡疯狂旋转,一股股磅礴的灵气沛然而出。随着一声“吼”的咆哮,漫天爪影出现。 面对太初,他竟然率先出手! “吱吱吱!!”太初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尖叫,漫天而下的爪影,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瞬间将一片太初分割为无数小块。 “你有几个弱点。” “第一!” “刷!”徐阳逸爪影如山,白虎咆哮,不停歇地将太初分割得越来越小。 “七界既然能抵挡你,说明你一定能被杀死。最次,也是长时间无法愈合。” 他身形浮空,双手飞快结印,须臾之间,一片片冰花在千米房间凝聚。 “天启……”他双手对准下面的太初,猛然一握:“蚀肉!” “卡啦啦啦啦!”房间内温度瞬间降到极低,一片片可见的冰霜凝结在地面,随着一阵吱吱的惨叫,太初一片一片被冰冻起来。 然而,并未结束,那些冰冻的地面,竟然一口一口吞噬着冰。 他并未气馁,微微一笑:“第二。” “轰!”这一次,爪影白光中带上赤色的业炎,一片业炎如同火龙卷地,融化冰层,极冷与突如其来的极热,让太初的尖叫更加疯狂! “刷啦啦啦”业炎冲天而起,在房间中形成一道方圆五六百米的火柱,一条条隐约可见的火龙盘绕冲上。徐阳逸的身影稳稳落地。 他冷笑着看了眼前一片焦黑,惨叫都发不出来的太初,手一挥,一片狂风,将面前地毯一样的焦黑卷走一片:“奇美拉……虽然本座不知墟昆仑修行文明到了何等地步。但是,这个名字的含义,是你身体中带有无数生物的dna。这一定是你不停吞噬,不停成长的最终形态!” “现在,你只不过刚孵化出来,采集到了谁的dna?” “你,现在就是最弱的时候。恐怕七大上界,也难以捕捉太初刚出生之时。” “卡兹……卡兹……”焦黑一层层,缓慢地从肉质地毯上脱落,露出线面粉色的肉体,而这一次,所有太初全部汇聚起来,速度非常之慢,极冷与极热的双重地狱,让它受创不轻。 “果然还没死么?”徐阳逸一点都不意外,如果太初这么容易就死去,那根本不配叫做神灵邪念。 他深吸一口气,身后青龙盘绕,眼中杀意凛凛:“还有第三。” “轰!!”半空中,青龙轰然击落。和筑基期不同,金丹期的神龙踏上,一脚踢下,天空中的风压都明显被压弯,形成一个狂风的螺旋。 “天下神通,唯快不破。” “哗啦啦啦!”刚刚凝聚起来的太初,刹那间被疯狂的风刃撕成碎片,紧接着,被神龙踏山恐怖的冲击力冲的到处都是。 徐阳逸轻声落地:“只要不接触你,凭借初生的你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吞噬本座。” “而你……太慢了!” $$$$$$$$$$$$$$$$$$$$$$ 最近总想说点什么……本来不想在章节末尾来劳烦大家的眼睛,作者书为第一,但是想来想去,还是上来烦各位了…… 有些老话重提,我自己呢,是看凡人修仙传入的行,一直都想写一本玄幻,这本总算写了一下自己想写的东西 都市就不想写了么?不,都市是因为写了两本,打算换换思路,休息下头脑,毕竟,我还是更擅长都市 那么,玄幻就写不好了么?或许是,或许不是,这本书我倾注了很多热情,当然,第一次写玄幻,也出了很多错误,丹霞宫之后,到回归地球之前,能熬过这些章节的读者,我感谢你们 为什么感谢呢?因为,你们容忍了一位玄幻新人的一些错误,这中间洋洋洒洒几十万字,事后看来很多地方没有写好,不过作为一个新人,当时我是没有感觉到的。这本书,也是从回到地球之后,我才感觉摸到了脉 不可否认,正是因为这些错误,走了许多读者,现在均订只有首订的三分之一还少,让我很蛋疼,不过,玄幻嘛,200w起头,这才刚到200w,我也有信心以后能获得更好的成绩 丹霞宫之后,一直在40多名徘徊,这个月终于脱4进3了,感谢各位一直追着这本书的读者,谢谢各位的投票 订阅,票数,这些东西,很多读者可能想着,我多投一点,少投一点无所谓,我看盗版也不少我一个人,不过,如果人人都这么想,一本书也就毁了,作者没动力,也没想法写下去 这本书写多久,写多长,看以后的订阅吧 职业作者,所有的东西都在订阅上看,所以,请各位不在乎每天一毛八的朋友,订阅一下,谢谢了 最后的最后,重申一下,多长,多久,完全看订阅,订阅太差,我也不好意思写下去,我只会写这一本玄幻,下一本应该还是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