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幻灵 - 最强妖孽

第638章:幻灵

三个字,将上官弘的尖叫全部堵在喉咙里,他大张着嘴,苍老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你……四皇子……你不是……” “时间无多。我别有隐情,灵魂和你被某个不知名的东西关在这里。我不知道怎么出去,也无法和你接触。所以,我们必须一点一点尝试。” “这里是一个无限循坏,让它崩溃的方法,我们首先从打破循环开始实验。” “你听我说……” 房间中,一阵阵沙沙声,上官弘的表情从难以置信,到最后惊疑不定,就在此刻,浓雾第三次涌起。 “他要来了。”随着最后四个字,徐阳逸扔掉机械,目光凝重地看着浓密的雾。 所有都是假话,他要证明一件事情,如果这次不行,下一次,这个极像上官弘的东西还有没有记忆。 但是,这里有一句真话,那就是……无限循环,打破这个循环很可能就是破解这场幻梦的唯一方法。 随着“当啷”一声,上官弘目光闪烁不定地看着地面。随后一抬头,浓雾中果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徐阳逸屏息静气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一次……上官弘没有冲上去,而是后退几步,掌心中一朵金黄色的花朵冒出,让他忽然所有灵气全无。而身形也消失在房间中。 他没有出来。 循环破了! 就在这一刻,徐阳逸身边时间仿佛停止,一道道蛛网纹“咔擦咔擦”地出现在看不到的空间之中。 随后,玻璃一般轰然破碎! “结束。”徐阳逸笑了笑,然而,就在这一刻,所有破碎的画面,全部发出一片蓝色的光幕。 并且,这片光幕,他非常熟悉! “这是……”他愣了愣,惊讶地看着自己面前。那些光幕开始分解成一只一只透明的蝴蝶,全部是纯粹的灵光组成,扑扇着翅膀,在他面前汇聚到一起。 一分钟后,一只淡蓝色,通体灵光线条勾勒的诡异生命体,出现在他的面前。 “食梦?”他愕然伸出手,刚出生的蝴蝶一阵激动,顿时围绕着他飞舞了起来。 “爸爸……爸爸!”蝴蝶发出一阵亲昵的灵识,没有声音,直接传入他的脑海。徐阳逸哭笑不得:“所以,刚才是你搞出来的?” 足足十几分钟,从食梦撒娇的话中,他才断断续续搞清楚了一切。 上官弘能长久藏在主控室,不仅仅因为太初最厌恶吃金属物,更因为……他身上有一件宝贝。 虚梦花。能将周围一切带入梦境世界,包括自己,也就是说,将自己从世界“带走,”和赵子七的结界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才能活下来。并且,虚梦花对于太初有一种强烈的催眠作用,但是只能用于初生的太初,没有经过任何蜕变。 “这应该是墟昆仑给他的东西,以真武界,恐怕就算有,也不可能时刻带在身上。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太初。上官弘直接联系的墟昆仑,这个可能性最大。” 没有完美的物体,虚梦花……需要血肉的饲养,上官弘将它种在血肉之中。一千多年,早就被对方抽得灯枯油尽。 为了不被太初发现,他提心吊胆地躲在这里一千多年! 最终,成为了食梦进阶的材料。 食梦在回到地球的瞬间,受到两界灵气冲击,就已经作茧沉睡。徐阳逸身体里摸不着头脑的东西太多了,也根本无法唤醒它,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食梦竟然依靠虚梦花进阶了! 徐阳逸任凭激动的食梦绕着自己飞舞,闭目感受着食梦现在的状态。 “刷!”脑海中,万古丹经王再次展开,南华蝶母的树形图上,食梦之上两行,全部亮起! 食梦----幻灵----? “叫幻灵么?”徐阳逸微笑着看着树形图,幻灵已经不需要依靠自己养育,它已经有了初级灵智,自己会去捕食它能接触到的梦境,而幻灵之上…… 他看不到名字。 不过……这上面包裹问号的图形,是个人形! 化形! 只要下一阶,幻灵就可以化形! 然而,条件却并没有。 “到此阶段,幼虫已然有了自己的进化方向,日后所走之路,能否进阶到最巅峰的境界,一切皆看机缘使然,饲主更是一大助力。” “这个时间无比漫长,完成形态的幻灵行走于缥缈,奔腾在梦境。虚与实之间是它的巢穴,乃是掌管梦境的大师,近乎神明一般的存在。然,亿万幻灵中,或可有一只方可达到那个无上境界。且:幻灵的最终形态,世间仅能有一只。一只生,一只灭。” 刚才,就是幻灵瞬间进阶,食梦阶段,它还没有直接战斗的功能。幻灵形态突然有了战斗能力,如此庞大的灵力它根本无法掌握住。这才产生了刚才无限循环的梦境。 徐阳逸收回目光。 有趣。 一只小小的蝴蝶,灵力失控之下的幻梦他虽然破开了。但是完全看不出真假,这种神通,让他都有些动容。 用得好……无论是战斗,逃命,都是一大助力。 “看在你以后这么厉害的份上,勉为其难让你跟着我。”他心情大好,笑着点了一下幻灵的头,对方立刻受到抚摸的猫一样,兴奋地绕着他的手臂飞了起来。 “平时待在本座气海,没有命令别让其他人看到你。” 没有幻灵的阻挠,他的四周浓雾突兀出现,那种轻微的眩晕感涌来。轻轻闭上眼,睁开眼时,他已经再次回到了进入虚妄号核心之前的位置。 在他前方,安琪儿,赵子七,安德烈三人安详地沉睡。灵气扫过,他们身体完好如初,只是进行了一场沉睡。 “是在和我一样……被拉入某个空间?还是单纯的沉睡?”他犹豫片刻,没有叫醒他们。而是端坐在地,从储物戒中弹出一根香烟,轻轻抽了起来。 他并不常抽烟,一旦点上,往往都是遇到了犹豫不决的事情。 现在,他就是在犹豫,是要回到恶魔之间,还是继续往前? 恶魔之间,很可能藏着封印太初的秘密,但是继续往前,是他等待了几十年的身世。 手指微微有些颤抖,赤红色的烟头在指尖晃动不定。心乱了,他想起印象中已经面容有些模糊的父母,想起八岁的时候那个染血的夜晚,想起八岁之后日复一日的苦练,再想起自己毕业,到四大连池,到丹霞宫…… “修行至今,目的已经不单纯是为了报仇了。”他终于深深吸了一口,青蓝色的烟雾中,眯起眼看向天空:“但,这是我唯一放不下的事。” 烟雾中的目光迷蒙,却带着坚定。 他已经下定决心。 “我。”他轻轻扔掉烟头,一脚踩灭:“不往回走。” “都走到了这里……怎能回头?” 且不说现在还能不能回得去,要解决太初,他一个人绝对不行。就算为了大义,也不是不自量力。而他修行,修的是随心所欲,现在,对于自己身世的渴望压倒一切! 就在此刻,安琪儿发出一声轻轻的“嘤咛,”随后茫然地睁开了眼睛,伸了个懒腰:“好舒服啊。” 赵子七,安德烈两人也相继醒来。 “醒了?”徐阳逸看着所有人:“走吧。” “发生了什么事?”赵子七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刚才忽然睡着了……” “恐怕不是睡着,而是中了什么招吧?”安德烈没有半分刚睡醒的模样,轻轻敲击着自己的扶手:“冕下,能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只有自己进入了虚妄号的核心? 徐阳逸搓着发青的下巴,他本来以为所有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经历。但并不是这样。就好像……巴别之塔对自己青眼相加那样。 “没什么。”他淡淡道。 “您这样不信任我,让我非常为难。”安德烈神色依旧毫无变化:“不过,时间是检验最有效的方式。” “走吧。”徐阳逸走到安琪儿身边,拉起她的手,安琪儿美丽的面容上闪过一抹红色,却手指穿过对方的手指,紧紧扣了起来。 一行人飞速朝着上面冲去。 半天,一天,幻灵在徐阳逸气海中完全安家,正在调节着自己的灵气。前十二个小时,徐阳逸周围还偶尔有一些梦境的碎片出现。后来就完全消失了。 白云由薄到浓,徐阳逸心中数着,他们此刻已经走了十万多米。正常人类,一秒一步,一步一米,不劳累,不休息,一天能走八万六千四百米,修士体力更好,他们已经超出了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 而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地球距离大气层,大约三十公里,也就是三万米。他们一天,已经从地面走了三个大气层的距离。 仿佛是遥遥对应,从四万米开始,无穷的白雾萦绕起来。并不浓郁,也不太阻挡视线,然而越走,白雾越多,到了现在,他们仿佛行走与天空之上。朝着巴别之塔最顶峰,没入天际的塔顶走去。 宛若谪仙行云布雨。真正冲上云霄。 而前方……大约一千多米的距离,他们终于看到了不同之处。 单调的台阶之上,出现了一个平台。平台上,仿佛人影绰绰。浓雾严重阻挡了视力与灵识。他们加快了脚步,终于在十几分钟后,来到了平台之上。 大约一千米的平台上,有十二尊雕塑,全部都是欧美雕塑。并且年代非常的古老,甚至还在中世纪之前。 雕塑前方,所有大公,赫然在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