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大精灵王之死 - 最强妖孽

第639章:大精灵王之死

顶层的台阶越来越近,他已经看到了,最前方的是斯科里斯,然而对方竟然第一次没有挑衅。 只是脸上带着一层挥之不去的凝重。 他正要走上去,安琪儿忽然拉了拉他的袖子,低声道:“好浓的血腥味。” 他点了点头,身形一闪,率先冲了上去。 不是女人就是小孩,他还没懦弱到让对方先上去的地步。 “踏……”脚步轻轻点在台阶之上,顿时,所有人目光都看了过来。带着冲天的杀气以及浓郁的警惕。在看到是他之后,敌意刹那间消失。目光移开。 是x…… 他竟然还没死! 角落中,萨维迪恩六世目光眯了眯,心中的杀意几乎难以抑制,手上迅速泛起一片一片的白毛。 这个杂种……伪大公,竟然能安全走到这里……不过,也好,不亲手将他撕碎,又怎能安慰地下的儿子呢? 徐阳逸眉头微微一跳,他感觉到了一股极淡却满含杀意的灵气,和刚才那些饱含敌意的警惕目光不同,对方是真正想杀了他。 他目光不着痕迹地看了看,还没看清是谁,心忽然猛跳了好几下。随后深吸一口气,难以置信地看向场中! 那里。有一具尸体。 不是别人,而是全场境界最高的安东尼奥,黑鸦! 身体上,有一道明显伤口,从左肩到右腹部,将他整个人都几乎劈成两半!鲜红的血撒满全场,形成一个血色十字! 地面上,布满数不清的伤痕。有的深达数米。纵横交错。 虚位亲王,大精灵王,安东尼奥.黑鸦,死。 “啊!”后上来的安琪儿吓得惊呼了一声,立刻捂住自己的嘴。 她想不到谁能将大精灵王伤成这样! “你很烦!妓/女!”斯科里斯猛然回头,够了,真的够了!往巴别之塔深处走,遇到的不可思议之物越多。心中的烦躁,警惕,简直汇聚成海潮。到了这里,第一位大公离奇死亡,周围没有一点凶手的痕迹。让这种压抑的情绪海啸一样爆发出来! 安东尼奥的死,就像一根针,戳痛了所有大公压抑的神经。 徐阳逸目光一寒,灵气在空中汇聚成一条巨大的火龙,反手一耳光抽了过去。 “你找死!不知死活的贱民!”斯科里斯顿时站了起来,苍白如鬼的面容上,一道血红色升起,全身的斗篷都乌鸦一般展开。无穷尖锐的哭号响起在斗篷之中,仿佛地狱之门的打开。 萨维迪恩六世嘴角微微勾起,目光冰冷地舔了舔嘴唇。 “住手!”就在两人出手之际,一道道灵气忽然冲入两人针锋相对的现场,硬生生将两人隔开。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劳伦斯一步跨到中央,沉声道:“两位先生,有什么恩怨都请忍耐一点。以后你们要分生死,梵蒂冈绝不阻拦。但不是现在!” “看清楚一点形式,斯科里斯,x。”安纳泰隆沉着脸说道:“一个能杀死大精灵王的东西就在附近,你们居然内讧?想死也别拖上我们。” 两人虽然箭在弦上,但都还保持一丝理智,没有出手。 “你该为你的幸运祈祷。杂碎。”斯科里斯高傲地看了一眼徐阳逸:“大公战力?本大公会让你这样企图一步登天的猪猡知道,贵族和凡人,就算有一样多的金钱,也不是同一个境界。” “身为凡人,对贵族毕恭毕敬,俯首称臣是你的义务。” “记清楚一点。” 徐阳逸冷笑:“那么,你就等着让凡人撕碎的那天吧。自以为是的蠢货。” 大公,绝不畏惧大公。 要来,大家都打个天翻地覆! 大不了谁都别想活着出去! “够了!”这一次,所有人都出声喝道。天空之吼一步走到场中:“x先生,我们都在等你。我们上来的,有十二位大公。这里有十二尊雕塑,之前又是十二条道路。巴别之塔的钥匙也是十二块。本大公相信这不是巧合。还有,你最好先看看周围。” 萨维迪恩六世无声叹了口气。 徐阳逸朝着斯科里斯冷笑一声,仔细打量起来。 这个平台,大约一千米大小。 在平台边缘,矗立着十二尊石像,它们和常人一样大,模样各不相同。有的衣服简陋,有几位衣着堂皇,甚至有人带着王冠。 唯一相同的是,他们全都是欧美人。 并且,全部佩剑。 平台中央,是一个圆形的狮子头地面雕刻,大约五六百米大小。狮子威风凛凛,但真正让他警惕起来的,是狮子的嘴里。 那里……马丘比丘的太阳盘,正在缓缓转动! 而安东尼奥的尸体,就扭曲地趴在太阳盘上,沾满血的双手搭在太阳盘的中心,死不瞑目。 进入巴比之塔第一次,有大公死亡。 “谁发现的?”徐阳逸问道。 “我。”所有还活着的大公,都靠在一尊雕塑前方休息。回答他的,是黑女巫家族的大公,她已经脱掉了斗篷,看起来仿佛是三十多岁的贵妇,一举一动都优雅无比。 苍青之歌,狄丽斯.海瑟薇。 她撩了撩风吹散的金发,蓝色的眼睛一碧如洗:“本大公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当我到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 “并且,这里没有其他的路。” 徐阳逸目光微闪,立刻看向了平台之后。 没有路! 平台之后,空空如也。仿佛巴别之塔的道路到这里就完全切断了一半。 但是,在前方一万米左右,还有一个浮空平台! 顺着看上去,在经历三个浮空平台之后,他目光自然而然投入了更远处的云层之中。 层层浓密的白雾中,一个巨大的球体,太阳一样悬浮空中。 “这是……”他愣了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巴别之塔的本体! 黑暗中曾经惊鸿一瞥的圆形魔方,此刻完整呈现于眼前! 这一刻,所有的颜色都已经拼接完毕,它就这样静静悬浮空中,成为威严无比的浮空要塞。照耀这片天际的唯一太阳。 放眼看去,不止这一个,在“太阳”周围,数不尽的浮空平台,仿佛星球之外的陨石带那样,浮浮沉沉,一片片朦胧的白雾中,群星拱月地围绕着巴别之塔的本体。 神圣。 威严。 他们好似踏足星球的旅行者,寻找着关于太阳的最终奥秘。 安琪儿和赵子七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安琪儿倒抽了一口凉气,赵子七则差点震撼地惊呼起来。 “是它?”安琪儿难以置信地说道:“它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到底是在外围还是内部?” “我让你闭嘴……”斯科里斯目光毒蛇一样看了过来:“你没听到吗!” “你来试试。”徐阳逸淡淡开口:“或许试之前,我能真正让你变成梦寐以求的死人。” “呵呵呵……”斯科里斯干笑了两声,仿佛想起身,最终只是肩膀象征性地动了动,坐在原地。 “庆幸吧,年轻人。” “现在谁都没有在你这样的东西身上耗费时间的想法。你可悲的贱命能保留下来,不得不说,上帝总是眷顾一些弱者,比如路边的野狗,猪圈的蠢猪……虽然我从不相信有这种东西存在。” “恐怖大公!!”数位大公齐声怒喝出口,这个人……果然长期和死人在一起已经变态了,这种情况惹怒一位大公战力,而且实力很可能还在其他初期大公之上的战力,这是多蠢才能做得出来。 然而,他就做得出来。 “好了,各位。”劳伦斯叹了口气,揉着眉心走到两人中央,如果可能,他当初绝对不会邀请这个变态:“现在,让我们来讨论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吧。” “x阁下。”就在此刻,徐阳逸脑耳中,一个非常谨慎的声音出现:“如果您相信我的判断,请您按照我的话说。” 徐阳逸淡然:“你为何不说?” 安德烈的声音仍然平淡:“因为,我只是区区侯爵。” “在外界,我执掌欧美提拉宋家族,而在这里,我只是随手就能捏死的蚂蚁。” “现在,最次的都是大公初期,世界至尊。我的话如果不经过您的嘴说出,不会有人重视我,还很可能引来灾难。我不想死。” 场中,数位大公激烈争论着,徐阳逸的声音忽然响起:“我理解你们因为安东尼奥的死而压抑。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我才肯定,这里已经越来越逼近巴别之塔最后的中枢。” 所有人都顿了顿,斯科里斯冷笑道:“哦?那么我很想知道,‘逼近大公的伪大公’有什么看法。” 徐阳逸看了他一眼:“就凭巴别之塔是集机关,符箓大成的终极武器。” “这种炼金物品,越是中枢越精密,也就是说,如果要布置什么机关防护中枢。他们不可能布置大面积杀伤武器,因为这样占地太大。会影响中心最精密的运行。越靠近中心,阻拦会越强大,但是,会越少。” “而且,这些阻拦只会在特别关键的地方。没别的意思,因为中心实在太过精密。尤其是巴别之塔这种有史以来最庞大的炼金物体。它要操纵方圆四十四公里,几千米甚至几万米高的东西,这种中枢,精密到不可想象。”

上一篇   第638章:幻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