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圣剑之台(一) - 最强妖孽

第640章:圣剑之台(一)

“越是外面,才越有那些繁杂的,恐怖的陷阱,比如空间撕裂的塔层互通。越中央,甚至因为要让开一道符箓,就必须撤销一部分防护。所以,之前看到那种大面积的空间撕裂,塔层互通,那才能证明是真正的外围。” 徐阳逸接着说道:“直到这里,能杀死安东尼奥阁下的东西出现,才让我真正确定。近了……距离巴别之塔的真正中枢已经非常逼近了。从进入万界大门之后,我们根本没有别的阻碍,直到这里,出现了之前从未出现过的东西。难度陡然提高,恰恰是我们真正步入巴别之塔中心地带的证明。” 沉默。 斯科里斯冷哼一声,转过头,即便是他,都觉得这番话应该就是真正的原因。 真没想到这杂碎还能说出个所以然,当众给了自己一记无形巴掌,这种感觉,太过恶心! 区区一个伪大公……还没走过那条线,给他一分面子就敢蹬鼻子上脸? “就凭这个?没有真凭实据,你把大公恩赐的机会当做什么了?”他冷笑道:“在七位真正的贵族面前,平民,注意你的言辞。” “我认为你应该适当地收起你的轻视。无论怎么说,x先生也具有大公战力。”他话音刚落,猩红大公就淡淡开口。 “猩红大公……”斯科里斯磨着牙转过头:“我从来不知道高贵的血族还会考虑下等贱民的思维方式。” “一个活了不到百年,阅历无比苍白的蠢货,说出来的东西,你们也就相信了?” 徐阳逸微笑:“因为,别人懂得什么是道理。” “而不是某些自称贵族,实则疯狗一样的伪君子。” 气氛顿时尖锐了起来,劳伦斯的声音恰如其分地打断:“也就是说,你认为这里有一个看不见的守护者?或者看不见的陷阱?” “应该是这样。”徐阳逸掐断了和安德烈的联系,也不得不为这个想法感叹一声。他发现了,安德烈习惯采用逆向思维逻辑,不会去考虑事物的表象,而是首先考虑“谁会这么做。” 典型的逻辑思考法。 另一边,赵子七也听到了安德烈在徐阳逸灵识中说的话,愕然看了对方一眼,轻叹道:“厉害。” “不。”安德烈淡漠地说:“弱者习惯性地膜拜强者,却并不去考虑是否自己太弱。” “你!”赵子七气得咬牙:“那你这么强,怎么不自己对那些大公说!” “因为……我也很弱。”安德烈难得地顿了顿,脸色平静不变地看向全场:“至少在这里,这个世界最顶尖的舞台上,只有你的主人才有这个发言权。” “我,甚至连放个屁的资格都没有。明白了么?哈士奇。” 赵子七点了点头,随后猛地抬起头来:“你,你说谁是哈士奇!” “既然没有别的办法,那就大家一样一样地试验。”天空之吼深吸了一口气,手一挥,安东尼奥的尸体被抛落到台阶之下,斯科里斯想要说什么,最终没有开口。 没人会把一具虚位亲王的尸体放在一位死灵法师面前。 “将手放到太阳盘上,输入自己的灵力。” “当初我们是这样激活它的。现在,不妨再试一试。” 没有异议。 所有大公,此刻一共八人,全都走了过来,将手放到太阳盘上。 “嗡……”就在第一道灵力输入的时候,太阳盘的十二快其中一块,陡然亮起。 “有用?”劳伦斯愣了愣,没有片刻的犹豫,袖袍猛然鼓荡,全身灵力疯狂涌入。 “嗡嗡嗡……”随着一道道灵力输入,整个太阳盘碎片,一块一块地亮起。紧接着,一股极强的震荡感传遍整个台阶! “这是……”黑女巫倒抽了一口凉气,就想立刻抽回手来:“台阶?要碎了?” 禁空禁制在,如果台阶碎裂……只有死路一条! 谁都想抽回手来,然而…… “动不了!”天空之吼惊呼道:“被它吸住了!” “不,不是台阶在震动!”徐阳逸沉声道:“而是……我们在下沉!” “这块狮头地面浮雕在下沉!” “轰隆隆!”随着他话音刚落,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狮子浮雕周围一百米,疯狂下降! 仿佛通往地狱的电梯。 而两边,一层一层的台阶,全部出现。不到二十秒,浮雕周围已经成为了最底部。 “轰……”尘土弥漫,下降终于停了下来。 周围,无数环形台阶,顶峰,十二尊雕塑围绕全场。他们已经成为了平台的最底部。 “这是……”徐阳逸看了看周围,一股极度凶险的感觉从心中弥漫而起:“角斗场!” 谁的角斗场? 和谁角斗? “噢!!!”地面终于停止了颤动,而就在同时,所有空无一人的环形台阶上,一片排山倒海的欢呼声轰然响起。 “劳伦斯……”狄丽斯脸色无比难看:“真是感谢你的乌鸦嘴了。” 因为……就在他们目光所及之处。十二尊雕像响起了“呛呛呛”的不断嗡鸣。 一道雪亮的剑光,从他们的佩剑上闪耀出来。根本不是雕塑,而是真正的利剑。 “卡拉……卡拉……”其中,八尊雕塑,一阵机括响动声,数秒后,眼中同时亮起,紧接着,闪电一般消失在顶峰,简直不似机械! “轰!”八尊雕塑,全部落于角斗场,和他们遥遥相对。与此同时,那片山崩海啸一样的欢呼声,震耳欲聋。 这是亡灵的盛宴。 这是英灵的战场。 “炼金生物……”天空之吼死死咬着牙,所有大公,此刻全部站成一排,八道大公灵气横扫全场,虚幻的植物,虚幻的巨龙,虚幻的死灵,虚幻的圣父……八尊虚影,和对面针锋相对。 沉默。 三秒后,“轰”的一声巨响,对面八尊生物身上,同样八道大公的灵气冲天而起,同样形成八道丝毫不弱,甚至锋芒更甚的虚影! 有国王,有战士,有骑士。而此刻,所有虚影,竟然将八把剑架在空中,形成一个锋芒毕露的三角形。 “excalibur,断钢剑。我,以亚瑟王之名,令你今日重新闪耀光芒。” “theswordofstone,石中剑。我,仍旧以亚瑟王之名。令你披荆斩棘。” “theswordofgiant,巨人之剑。我,以勇士贝奥武夫之名命令你,斩尽世间一切邪恶!” “tyrfing,提尔锋。巨人族高顿,随我出征!” “harpe。哈培。我以英雄柏修斯之名命令你,重燃我的荣耀!” “大明沙利。格利斯第一圣剑!” 最后,两把剑同时举起,两个恢宏无比的声音响彻全场,两把剑压在了三角形之上。 “金之死亡。” “本王,持有者凯撒大帝。” “mystletainn,米斯特汀。持有者……奥丁。” “轰!”八把剑发出耀眼的光芒,在天空中形成一个金色的三角形,猛然炸开,一片金色迅速弥漫上空,无穷符箓闪现。 “啪!”禁空禁制全数破碎。 “亮出你们的武器,欲往巴别之塔塔顶的挑战者们。” “把咱们封印在这里了?”劳伦斯倒抽一口凉气之后,眼中已经再不复圣人之态,一声长笑之后,一把镶嵌满宝石,象牙的长鞭。火龙一样出现半空。 他的手迷离地抚摸了一下,声音都在颤抖:“这么多年以后,本大公竟然还有机会拿起它……” “啪!”鞭子用力一打,半空中一片虚空破碎,他笑道:“虽然……本大公的武器比你们远远不如,不过,你们也该记好对手的武器名字。” “圣鞭.血之蔷薇。被异教徒的血染红。死在本大公圣鞭之下的异教徒,不计其数。” “锵锵锵!”随着一阵脆响,没有任何犹豫,徐阳逸这边所有人全部亮出武器。 狄丽斯身体浮空,手中一根橡木法杖,翠绿的魔晶周围,数不尽的狂风咆哮:“大魔导师之杖,湖中仙子。” 萨维迪恩六世轻轻抽出自己的臂骨,两把长满倒刺的倒钩闪耀着猩红的光芒:“保护者迦萨斯、反击者桑萨斯……真是……久违的感觉呢……” “刷啦啦啦!”一条蛇蝮剑在半空拉出血红的光芒,被猩红大公苍白的手捏住,冷笑道:“禁魔之花,本大公有生之年还能动用它,真是让人愉悦呢……” 一件件武器被拿出,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灵气运转中,从未有过的金芒铺天盖地! 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算他们对面的炼金生物,都明显呆了呆,甚至后退了一步。 鱼肠……此刻竟然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威严。 不……徐阳逸伸手握住,他清晰地感觉到了。这不是威严,而是…… 战意! 面对欧美十二把圣剑发出的强悍战意! 并且……他还能感觉到,鱼肠的器灵,竟然在缓缓苏醒! 因为这强大的战意被唤醒! 华夏十大圣剑之鱼肠,勇绝之剑,vs,欧美十二大圣剑之其一。 “可怕的对手。”顶端,安德烈推了推眼镜,平静开口:“这一战,会死人。” “有大公会陨落。” “那你想想办法啊!”赵子七急的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面瘫。 “无法可想。”安德烈饶有兴致地撑着轮椅:“断钢,石中剑,提尔锋,巨人之剑,哈培,大明沙利,金之死亡,米斯特汀,以及没有出面的阿龙戴特,嘉拉汀,戴因斯莱夫,杜兰达尔……欧美十二圣剑,运气不好的话……” “这里,恐怕就是我们最后的驿站了。”他撑着头颅,淡淡道:“真是可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