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圣剑之台(二) - 最强妖孽

第641章:圣剑之台(二)

赵子七愕然看着下方:“这就是你先说的守卫?” 安琪儿想了想:“这显然是古修的地方,不可能只布置大公级别的守卫吧?” 安德烈用一种“愚蠢的女人”的目光看了看她,而且直言不讳地说了出来:“愚蠢,这里经过多少年,启动炼金生物的灵石,仪器现在还能运转,这才是奇迹。” 安琪儿身上涌现出了杀气。 安德烈推了推眼镜:“你应该多和你男人学学。” 于是安琪儿杀气消散了。 场中,已经是针尖对麦芒。鱼肠爆发出了和其他大公手中武器完全不一样的威压,甚至连欧美圣剑都压了过去。 独留一片金霞。 “这是……”斯科里斯眯着眼睛,看向发抖的手。 不是他的手在抖,是他的法宝。 他的法宝武器……居然在哀鸣! “好强的法宝!”他目光陡然一亮,无比贪婪地看向徐阳逸手中鱼肠。 “好强!”萨维迪恩六世,手中双剑嗡嗡乱响,它们不堪威压,完全没想到沉睡的鱼肠竟然被欧美圣剑的挑衅挑起了战意。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威力! 这杂种…… 这杂种! 这就是他手中那把平淡无奇的剑?! 为什么……为什么在现在机会这么好的机会……又出现了这种变故!? 一想起萨维迪恩七世被击杀现场,他的心就抽痛地厉害。就算他对你无礼又怎么样?就算他偶尔骄狂又怎么样? 那是我六世的孩子,你一个区区侯爵也敢对他动手! 就算是打了你左脸,你也得把右脸伸过去! 满心的苦涩,如今,这个杂种居然走到和他一样的位置,而且……他有种直觉,自己……恐怕不是这个杂碎的对手。 “不……一定要杀了他,他的资质太过恐怖,否则……日后本大公再没有杀他的机会!” 强。 非常强! 现场所有大公,全部都退开徐阳逸十米之外,带着贪婪的目光和警惕,看着这把忽然大放异彩的宝物。 “呛!” 鱼肠轻动,落入徐阳逸的手中,握住之处,一股蓬勃的战意从他心中涌出。他一抬剑,沉声道:“鱼肠。” “候教。” 沉默。 炼金傀儡也仿佛愣了愣,随后,最后两把剑之一,一位穿着古欧洲战盔,瞎了一只眼睛的傀儡站了出来:“他,交给我。” “嗡嗡嗡!!”与此同时,他手中的米斯特汀,同样爆发出万道金光! 圣剑,神剑! 奥丁之剑,米斯特汀! “杀!!!”所有大公,一声怒吼,八道身影风驰电掣一样冲了上去。 无声的沉默,对面地表轰隆,传说中的八把圣剑,带着凛冽寒光,迎头冲上。 “当!!”十六把武器,交接在一起,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下一秒,十五把法宝上,轰然爆发出一片不同的光芒。 神通爆发! 真正的大公,打的是法宝和自身基础,神通第二,因为任何法宝,都可以承载神通,并且,还有本命神通。 “圣罚!!!”劳伦斯悬浮空中,须发皆张,浑身白色的神职袍让他在一片金光之中圣洁无比。随着他一声怒吼,天空……竟然盛开了无数纯白色光圈。 刹那之间,无数白色短剑从光圈中刺下,所过之处,虚空都成为一片圣光灵域。方圆千米,尽皆一片圣洁之白。 大公全力出手,威力动辄千米,后期三千米并不罕见,足以酿成自然灾祸的磅礴灵力如今被禁锢在这一片五百多米的角斗场,顿时,地面层层龟裂。 他对上的,是柏修斯。就在无穷圣剑落下的同时,柏修斯的剑上,忽然出现一个人头的虚影。 “美杜莎的凝视。”刻板的声音响起,一片死灰色光芒围绕他风暴一般出现,所过之处,所有灵光圣剑全部化为石头,“砰砰砰”击落在地,直奔劳伦斯而去。 “天使的障壁!” 哈培。 斩杀美杜莎之剑。 “轰隆隆!”半空中,纯白和死灰交杂成璀璨的光幕,五百米内一片复杂的颜色。而光芒之后,劳伦斯面前虚空忽然裂开蛛网纹,一片白金色化为石头落下。 但是,并未停止。光芒之后的劳伦斯,双手捧着圣鞭,口诵祝福:“我们感谢赞美你,你为了爱我们,为了拯救我们脱离罪恶和审判,道成肉身……” 随着他的低声吟诵,圣鞭上闪起无数金光,每一根都仿佛一把巨剑,竟然将方圆五百米齐齐犁了一遍,金光所过,尽皆成为飞灰。 “神怒!” 另一边,萨维迪恩六世全身处在阴影之中,他的对手是赫赫大名的贝奥武夫。北欧神话第一英雄!而对方身旁,已经是一片阴影,笼罩五十米。 无数黑色的影手从对方脚下蔓延,死死抓住贝奥武夫傀儡的脚,就在一片阴影的汪洋之中,纯白色的身影鬼魅出现。只是刹那之间,它身侧传出上百声刀剑拼接之声。然而,每一次碰撞,他身侧都升起无穷无尽的海水虚影,卷走一切攻击。 贝奥武夫如同江中磐石,不动如山。双手紧握巨人之剑,一道纯粹的蓝色光芒,越来越凝聚。 巨人之剑,斩杀海妖之剑。 无穷无尽的幽灵,凝结成一把长枪,在斯科里斯手中疯狂突刺。每一次突刺,都带起漫天哀嚎,但是,他的对手,竟然只有剑柄!看不到剑! 石中剑,无形剑! “轰轰!”怨灵一次次消亡,一次次重生,斯科里斯疯了一般桀桀大笑,脸上的血肉已经开始飞快脱落。 亡灵之体! 每一位大公都拿出了他们的看家本领,巨大的风刃,火红的凤凰,将五百米方圆变为一片死亡的地狱。就是在上方观战的安琪儿三人,也被下方瞬间激烈的战斗震撼的口不能言。 “当!”只有徐阳逸这里,没有一点神通。 而对方,也没有一点神通。 奥丁与人的战斗,双方都没有用神通。 “怎么了?凡人。” “这就是你想挑战巴别之塔第一关守护者的力量?” “弱的可怕。” “轰!!”奥丁猛然抬起手,一剑斩落,徐阳逸立刻飞退开,他原本所在之处,一道数十米的裂痕,深达数米,赫然出现。 奥丁傀儡淡漠地转过身,手中的米斯特汀轻轻颤抖,挑衅似地对鱼肠发出一声响亮的剑鸣。 徐阳逸沉吟不语,刚才,他们已经交接十几剑。但是,对方的力道大得吓人。并且…… 不吃临字诀! 不吃百世春! 临字诀他第一时间就打开了,百世春触发了两次。然而,完全免疫。 傀儡并不怕这些东西。 而且,对方的剑非常诡异。他感觉到了,米斯特汀,传说中神主奥丁之剑,它……仿佛和临字诀一样,自带领域。 “在考虑米斯特汀的领域吗?凡人?”奥丁声若洪钟,刻板开口:“我可以告诉你。” “它叫做‘神威,’米斯特汀锁定的目标,无法闪躲。伤痕无法愈合,禁止对方任何形式的灵气回复。一旦击中,将把对方带入永恒的炼狱。并且,每一次攻击,米斯特汀都会吸取对方的灵力。” “凡人,你……无路可逃。” 艹! 作弊吗! 徐阳逸心中火起,这种bug一样的武器,真的是人造的出来的? “这只是它威力的一部分。它附带一招神通。诸神黄昏。威力么……”傀儡顿了顿,毫无感情地说:“足以击碎整个被我本尊封印的角斗场。” 话音刚落,徐阳逸身体已经化为一道闪电疾冲而来。 好。 好得很! 既然正面拼力气,拼招式精巧在绝对锁定之下根本无济于事,那么…… 大家就拼神通吧! “轰隆隆……”飞掠过程中,鱼肠已经成为一片赤红之间,一条赤色火龙烙印其上,散发出比十方业炎更强大的灵力。 虽然本座的鱼肠还在沉睡。 照样是华夏十大圣剑之一! 就让你这个北欧神主看看,承载神通的鱼肠,也对决不逊你的米斯特汀! “十方炼狱!” “轰隆隆!”业力,推动生命延续之力。业炎,就是烧毁生命的力量。 赤色火龙咆哮而出,所过之处,地面毫无损伤,而对面的奥丁,脸上石头雕刻的胡子,都在卡卡作响。 并非针对它本身。 而是身体之中的灵石!构成他生命的核心! “很好,凡人。”米斯特汀被双手握住,一片湛蓝色的灵气爆发,紧接着,轰然炸开数百米。 温度急速下降,清晰可见一片片冰花旋转在奥丁周围,就在十方业炎围拢对方身旁的时候,全部成为一片冰的火海。 “我贵为北欧神主,掌管各大元素之力。凡人的力量,根本无法伤我。” 米斯特汀平举,奥丁眼中光芒大盛:“那么,就准备见识神灵化身的力量吧。” “轰!!”无穷无尽的灵力,从长剑上爆发而出。这不是一道固定的灵气,而是…… 五行灵力! 金的锋锐,土的厚重,木的蓬勃,火的炙热,水的柔顺。 交杂在一起,竟然形成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无可抵挡的威压! “奥丁之怒!” “天启第五蚀!!”毫不犹豫,徐阳逸根本没有退缩的想法。 退? 退到哪里去? 冲锋之势,有进无退! 只有打破第一关守卫,才能去到自己真实身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