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圣剑之台(三) - 最强妖孽

第642章:圣剑之台(三)

“轰!”东西方传说中的圣剑,方圆五百米尽皆激荡。鱼肠之上五星神闪耀,一团剧烈的蘑菇云,从五百米禁制中轰然升起。 “fuck!!”“你疯了吗!”“贱民!你找死!” 恐怖的爆炸,波动的不仅仅是他们周围。就在他们旁边,全都感觉到了这股凶暴无比的爆炸之力。所有大公惊呼一声,全部退开。 奥丁独眼面前,一片海啸一般的红色光芒闪起。他的披风,甚至身上一些石头都因为时间太久“卡卡”出现裂痕。他双手握住剑柄,就在兔起鹘落之间,猛然往下一插。 “轰隆隆!!”地面响起一阵剧烈的震撼,一片片金光从地下蔓延,数不尽的符箓呼啸而起。北欧第一主神,天神奥丁的傀儡,这一瞬间终于爆发出他可怕的实力。 “刷拉拉……”一片金色的符箓之墙,以他为界,直通禁制顶端。所有卷到面前的爆炸,全部被挡在墙壁之外。 徐阳逸目光一凝,刹那间灵气全部爆发,这不仅仅是挡住那样简单,这面符箓之墙居然不会损毁神通一丝威力。前面有一扇无法突破的水晶之墙,神通会怎么办? 答案是……倒卷! 就在他面前,排山倒海的大爆炸席卷而来。他的灵力已经将自己完全保护,然而,下一秒,全身如同被巨锤击中,倒飞出去数百米,轰的一声撞在禁制之上。 禁制微丝不动。 “洋芋!”“哥哥!” 安琪儿,赵子七看的心中大急,其他大公都躲避的神通,完全席卷回来的后果如何?想想都不寒而栗。 硝烟蔓延,将禁制中笼罩成一个红与黑的地狱。徐阳逸在漫天硝烟中站了起来,胸口一阵剧痛,一阵猩甜翻上来,又被他压下去。 就在此刻,他面前无穷硝烟中,一点寒星闪现。 “你惹怒我了,凡人。” “以人类的身躯,对神灵挑战,渎神之罪,你罪无可恕。” “刷!!”一道道破空之声,瞬间扫荡完所有暴风,然而,这并不是剑芒,而是无穷无尽枝条朝着徐阳逸冲来。 每一条,都有胳膊粗细,上面笼罩片片雷芒,眨眼间,已经形成一片雷霆的巨网,依附着枝条,将奥丁身前笼罩其中。 “好快!好强的灵力!”瞳孔中,雷霆巨网急速放大,徐阳逸深吸一口气,如同蝴蝶一般游走在巨网每一个缝隙。“轰隆隆!”所有地面几乎被翻了一片,看似轻柔的枝条,让地面翻江倒海,而更可怕的是,每一条树枝插入地面,又有无数的枝条倒刺而出。 “刷刷刷!”雷霆的海洋铺天盖地,上有巨网,下有倒刺,逃无可逃! 剧烈的的轰鸣震颤全场,远远超过所有大公的战斗形态。每一位大公都脸色焦急。不是那么厉害的法宝吗?怎么被完全压着打? 不是他们担心徐阳逸,而是……徐阳逸拖不住奥丁,这么强的法宝加入其它战斗,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贱民……贱民!!”斯科里斯死死咬牙,全身只剩一片骷髅,猛然之间骷髅中爆发无穷幽冥之火,形成一个巨大的惨碧火团,竟然将贝奥武夫震开数米。 “我早知道……早就知道贱民我根本不能信任!” “嗡……”无数灰白色的死亡灵气从四面八方环绕,形成一个白绿色的漩涡,随着“轰”的一声,漩涡炸开,一尊三米高大,穿着古代服装的巨大骷髅出现场中。 完全巫妖化! 随着他的变化,场中所有战斗再升一级!劳伦斯身后一尊天使虚影若影若现,怒喝之后,天使手持圣光之剑,竟然隐隐压制了柏修斯。而另一边,一条巨龙咆哮场中,龙息将场地完全粉碎。身旁,数不尽的蝙蝠成千上万,形成黑色的漩涡包围巨人高顿。 谁都看出来了奥丁刚才那一招的可怕。 被击中的徐阳逸,死恐怕死不了,但是必定重伤,落败迟早而已,现在……早分出一个战团的胜负,都是这一场试炼的胜负手。 “刷拉拉……”电芒闪过,现场如同九幽雷狱,一片焦黑。奥丁高大的身体战力硝烟之中,刻板地说:“并且,你还很弱。” 他转身离开,一个重伤的修士,什么时候料理都可以。只要他现在投入,任何一方战斗都是一边倒。 “站住。”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一个沉稳的男声从身后传来:“主神?呵呵……” “本座让你走了吗!!” “轰!!”身后,漫天硝烟被这一喝齐齐震散!气流倒飞之中,奥丁即便是傀儡,脸上都露出一抹惊讶。 不只是他,所有大公都难以置信地看着这边。 没事? 徐阳逸灵气居然没有削弱? 刚才那一招,中期都不一定挡得下来!他竟然没事? 就连和他们对阵的欧美英灵傀儡,都震撼地看了过来。这可是主神奥丁的傀儡!米斯特汀被誉为欧美第一圣剑!和柏修斯的哈培,凡人的石中剑不同,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神剑! 怎么可能没事! 狂暴的风吹散所有硝烟,露出一面巨大无匹的荆棘之壁。 绿线! “轰!!”绿线上电芒游走,轰然破碎。这之后,是无数绿线围绕的荆棘之球,紧接着再次破碎,里面,露出胸口都被染红的徐阳逸。 “你以为这一招就能斩杀本座。”徐阳逸擦了擦嘴角的血,目光如火地看着奥丁,鱼肠平举:“区区傀儡,也敢妄言渎神?” 绿线,可是狼毒馈赠之一。比起刚才那些枝条并不逊色,更重要的是…… 植物是免疫雷电的。 尽管其中巨大的灵力让他五脏六腑都在哀鸣,然而…… 他还有一战之力! 奥丁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 他确定这是一个凡人,并且和他本尊比起来无比弱小,但此刻……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竟然让他都为之失神。 “嗡……嗡……”一片片金光,再次亮起,徐阳逸没有动。他现在情况非常诡异,他能感觉到鱼肠中器灵的脉动,但是,却仿佛差了一层,怎么都出不来。 鱼肠……同样渴望着和米斯特汀的战斗。 “还差一点……” “我小看你了,凡人。”奥丁郑重的转过身来,米斯特汀平举,直指徐阳逸咽喉:“但,你会后悔。” “因为,接下来我会真正地撕裂你。” “符文烙印。”下一秒,他的身躯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徐阳逸瞳孔紧缩,看不到人,却能感觉到排山倒海的剑威大海崩溃一样压来! 几乎没有任何意识,鱼肠平举,同一时间,“叮!!!”火花四射,奥丁数米高大的身躯,已经死死用剑压在鱼肠之上。 “轰!”脚下地面寸寸龟裂,徐阳逸口中鲜血终于喷了出来。扑的一声染红眼前地面,然而,他根本不退,身形一闪,倒退数十米,天空中黑雾闪耀。 “兹啦!!”天幕都仿佛被开了一个孔,鬼车鸟呼啸而下。奥丁脚下黑气四射,一个巨大的占星台出现。 天气第一蚀,鬼车鸟停占星台! “没用的,凡人。”奥丁一步踏前,丝毫不退:“神的光辉将照耀大地,在符文烙印之下,你避无可避!没有任何东西能穿透神灵的甲胄!” “轰隆隆!”就在鬼车鸟落下的瞬间,和占星台一起齐齐崩溃,然而,就在同时,黑光漩涡之中,一道身形倏然出现,手中鱼肠扬起万道金霞。 神通,自己还不是他的对手。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的贴身肉搏了。 “杀!!”奥丁第一次发出令全场震颤的怒吼,米斯特汀舞动成无穷绿光,徐阳逸的身影游龙戏凤,以一种肉眼都无法看清的速度,在绿色光幕之上刺出无数的光点。 “杀!!!”就在同时,所有大公齐齐爆发,他们都看出来,徐阳逸那边的战场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奥丁……真正的认真了起来,要以正面堂堂正正击败对方。这种战斗,恐怕让法宝承载神通的机会都没有。单纯的法宝碰撞,谁的法宝弱了一丝,谁的肉体弱了一丝,最后就是片片成灰。 他们虽然无暇他顾,但是大公灵识何其广阔,他们已经看出来,那一边,奥丁怒吼中不停前进,地面都被他的步伐踩出无数裂痕,仿佛毫不知疲倦的巨像。而另一边的金光剑幕,却不停退后。 “当当当!”难以想象一尊傀儡剑招凌厉无比,徐阳逸死死咬着牙,那些绿色剑光每一片都是数十次刺击,奥丁的速度远超他的想象。现在……他根本没有出击的机会,不仅仅是无法出击,甚至鱼肠挥动的剑圈都不能保全自己,身体无数次的躲避,这才不让米斯特汀碰到自己。 双方放开的全力交击,才过去半分钟,他却感觉已经过去了数年。每一秒都在钢丝上游走。那种刀尖上跳舞的感觉太过强烈,鱼肠被压制地一而再再而三地缩小。 灵力,对方大公中期,在自己之上。 剑招,无比迅速,在自己之上。 神通,那是神灵的神通,更在自己之上。 身体,更是坚不可摧。 他都不知道怎么才能度过这一次试炼。 “如果……如果本座那一招‘刺’能用出来……” “当!”他反手一剑,荡开刺向自己天灵盖的米斯特汀,对方发出一阵尖锐的嘶鸣。他能感觉得到,这不是针对它,而是针对手中的鱼肠。发出来自北欧神话的挑战。 “如果……鱼肠能够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