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圣剑之台(四) - 最强妖孽

第643章:圣剑之台(四)

“当!当当!”十几声脆响,他终于一个不慎,肩膀被刺破。 “跪下吧,凡人。”奥丁独眼中光芒大盛,米斯特汀如果说刚才还是绿色光幕,现在,居然将奥丁围绕成了一个巨大的星球。方圆几十米。 这不是神通。 而是纯粹的剑圈。 “你已经没有任何胜利的机会。” “领域……神威发动。” 就在这一刹那,徐阳逸感觉全身的灵力都在往外飞逝,顺着自己的伤口,潮水一样流出去。 然而……这只是开始。 下一秒,正在和贝奥武夫战斗的萨维迪恩六世,仰天长啸一声,全身白色的狼毛都无风自动。 “禁忌术式……之零。” “阴影的杀戮!” “刷刷刷!”地面上,所有人的影子都连在一起,而他仿佛影中游鱼,扑一声沉入影中,紧接着,已经出现在徐阳逸身边。 “萨维迪恩!!你找死!!”“蠢货!!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这个下贱的叛徒!!” 所有大公都怒喝出声,就算徐阳逸都愣了。 完全没想到,萨维迪恩六世,居然在这种骨节眼上背叛了所有人!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萨维迪恩六世在阴影之中的速度超越所有大公,已经化为纯白之狼的它仰天长笑:“我知道……本大公一直都知道!” “我要这个华夏的杂种去死!!!!” “所有人都得跟着陪葬!!” 徐阳逸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不带任何感情地看过去:“萨维迪恩,你这头蠢猪。” “哈哈哈!x,去死吧!你安心地去死吧!” “本大公或许杀不了你,但是,现在,你们都得死!” “本大公的独子死于圣战,那是本大公唯一的传人,你就这么杀了他,在本大公面前……” “而你们!!”他尖锐的指甲指向全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居然还阻挡本大公!” “如果本大公当初一巴掌拍死这个黄皮贱种,哪还有今天的事!” 它胸口急剧起伏,疯狂的红色闪耀眼中:“自作自受……现在,是算账的时候,各位‘高贵的大公’们!” 他忘不了当初七世死在自己面前求助的眼神。 他忘不了所有人都阻止他杀死x。 为什么? 凭什么? 就凭他是大灵术师? 那么他的独子就可以死?一个大灵术师死不得? 全场,仿佛时间都停止了一秒。 奥丁都愣了愣,随后淡然道:“肤浅的生物。” 话,是对萨维迪恩六世说的,手中米斯特汀,却闪电一般刺下! 直指徐阳逸咽喉! “嗡嗡……”他的剑,开始颤抖起来,这一次,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快,以至于徐阳逸瞳孔中,奥丁几乎都没有动,一股磅礴的剑意,就朝着他全身要害刺来。 另一边,贝奥武夫双手凝聚的巨人之剑,已经席卷起无穷深蓝色灵气,变为一把十几米的巨剑,提着剑,朝着徐阳逸这边冲过来。 前后夹击! 避无可避! 要死在这里了吗? 徐阳逸此刻心中无比平静,局面太过劣势了。一个奥丁就可以将他压制,虽然对方不知道比他活了多久,但是,他不甘心! 如果是同时修行…… 如果自己在古修年代…… 自己,未必不能称神! “踏踏踏!”贝奥武夫的身躯战神过境,地面掀起一片海潮,无数的虚幻海水凝聚于巨人之剑,和奥丁同时出手。 一道璀璨的剑光,划破整个禁制的现场。 “刷!” 一声巨响。 萨维迪恩六世闭上了眼睛。 “去死吧……杂碎。” “我终于能亲眼看到你这头下贱的黄种猪死在我的面前。” “这是!?”“天……”“这……这不可能!”“这是什么?!” 就在此刻,所有大公齐齐惊呼一声。闭上眼的萨维迪恩六世没看到,他们却看到了。 徐阳逸已经是必死之局,然而,他手中的鱼肠,猛然爆发出一道冲天光亮! “嗡嗡嗡!!”整个空间都在震颤,紧接着,天空中的禁制陡然破开! 下一秒,就是惊才绝艳的一道剑光。 没有如何出剑。 只看到在那种间不容发的一瞬间,徐阳逸的手臂不受控制地抬起,紧接着,背后涌出无数黑雾,可谓铺天盖地!黑雾之中,一种让人心颤的气息,让没有感觉的傀儡都顿了顿。 不是灵气。 那……是单纯的,精粹的杀气。 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轻飘飘的一刺,却带出一道璀璨至极的剑光,让天地间一切都为之失色! “来的……”奥丁一声怒吼,米斯特汀毫不退避地迎上,然而,他根本没看清楚是什么。半边头颅刹那间飞出。切口光滑如镜。 “嗖!!”一声闷响,他身后的观众席轰然碎裂,切口同样光洁。仿佛眨眼间被无穷利剑切过。 “好!” 最后一个字才吐出来。 现场,一片惊叹,震撼,萨维迪恩六世猛然睁开了眼睛。 时间仿佛定格。 就在他眼前,奥丁半个头颅已经消失,而贝奥武夫,已经凝固了一样顿在那里。 徐阳逸愕然看着自己的手,就在他手中,鱼肠金光完全收敛,但同时,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威压,从鱼肠中升起。 褪去华丽之后,只剩本质。 神圣而不可侵犯。 “鱼肠?”他的心都还在狂跳,刚才真正的生死一瞬。就在他都以为自己必死的时候,鱼肠……终于觉醒! “这是……”奥丁还剩下的半个头颅,喃喃道:“圣剑……” “没错。”徐阳逸此刻几欲仰天长啸,绝境中的一刺,刺破北欧神王!心中的热血,澎湃感,岂是文字可能言说?! “它……”贝奥武夫的声音也开口了,声音没有半点起伏:“叫什么名字?” 徐阳逸长剑平举,鱼肠嗡鸣不已:“鱼肠。” “好。” 两具傀儡齐声开口。 随后…… “轰!!!”“轰!!!” 两声震天巨响,傀儡齐齐化为万道灵光,消散在空中。 北欧主神奥丁。 北欧第一勇士贝奥武夫。 战败! “这……”萨维迪恩六世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切,即便他大公至尊,此刻也感觉难以置信。 神王呢? 第一勇士呢? 怎么会…… 刚才发生了什么? 怎么这黄皮杂种必死的情况,居然是奥丁和贝奥武夫战败?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一定看错了!!”他猛然朝着天空哀嚎一声。 上一秒的极致欢愉,下一秒的无间地狱。切合竟然无比自然。 “当!”就在此刻,米斯特汀散发着无穷绿光,悲鸣一声,轰然朝着徐阳逸急刺而来。 速度之快,空中只能看到一丝闪电。 萨维迪恩六世的尖叫戛然而止。眼中浓烈的失望一闪而逝,随后,杀意汹涌。 不…… 还有机会! 这小子重伤在身,现在……必须杀了他! 不会再有下次机会了,下次,他或许就是中期,甚至后期!这个机会,千载难逢! 杀了他,自己再加入别的战团。现在傀儡死亡两具,想必本大公帮助其他大公离开这里,x就算死了,谁也不会和本大公计较! “禁忌之刃!”他全身化作一片白光,旋转着冲了过去,数不尽的刀光让周围空间都在碎裂。 “米斯特汀?”就在此刻,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徐阳逸身侧,淡淡道:“给老夫跪下。” “当!”米斯特汀狠狠一颤,随后,居然在距离徐阳逸咽喉一厘米的地方,清脆地插入地面。 同时震颤不已,仿佛在害怕一般。 “这不可能!!!!”萨维迪恩六世看到了这一切,撕心裂肺地惨叫,就在上一秒,他还是前后夹击,徐阳逸现在同样重伤!只要米斯特汀杀意已决,他有把握杀了对方! 就算杀不了,也能废了对方气海。他要眼睁睁看着这个杂碎惨嚎着在面前死去,让那种瞬间成为凡人的巨大冲击撕裂对方的神经。 然而…… 米斯特汀,北欧第一圣剑,居然因为一句话就跪下了? 真的跪下了? 天堂到地狱,地狱再到天堂,最后终归地狱。不过数秒,他已经绝望到心如死灰。 “x……”他双眼已经赤红,现在箭已离弦,退无可退。他全身白毛炸起,大公初期的灵气全面爆发:“本大公……和你只有一人能活下去!!” “给本大公……去死!!!” 徐阳逸目光一闪。反手抽剑。 “刷!”身形侧过,就在萨维迪恩六世冲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一剑斩下。 宝剑似蛟龙,雪花照芙蓉。 空气中,一阵震动,甚至没有鱼肠出招的痕迹,只有周围的一切映照在鱼肠剑身上,拉出模糊的光幕 “噗嗤!”一道血箭,洒做漫天花雨,将他半身染做一面赤旗。 “当当当!”萨维迪恩六世的双勾将整片地面都拉出十米深,几十米长的巨大沟壑,身体轰然冲出,一直冲到尽头才停下来。而半空中,一颗满是震撼,惊愕无比的纯白色狼头,飘然飞起。 “嗡……”空气中,一阵无形震荡。下一秒,无穷无尽的灵气,全部汇聚到萨维迪恩尸体所在之处。 灵气速度凝聚飞快,刹那之间,一朵方圆数百米,高百米的巨大花朵,倏然出现。 灵气构筑了它的形体,一片片花瓣舒展,一种圣洁中带着悲痛的气氛,油然而生。随着它花瓣展开,萨维迪恩六世的尸体全身枯萎。 “彼岸花开……大公陨落……”台阶上,安德烈,赵子七,安琪儿,已经完全呆住了。 “轰!!”一声闷响,巴别之塔中,一朵数百米的彼岸花,彻底盛开。 萨维迪恩六世,陨落!

下一篇   第644章:鱼肠认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