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鱼肠认主 - 最强妖孽

第644章:鱼肠认主

认输了…… 每一位大公,都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们太清楚这些傀儡有多难缠了,现在只死了萨维迪恩六世一个人,简直是再完美不过的结局。 但是,开始谁都没想到,是现场看上去境界最低,甚至还不是完全大公的x让这场战斗结束。 两剑三大公,两只器灵傍身。心中酸涩无比,羡慕无比的他们,没有欢呼。而是深深看了一眼徐阳逸,警惕地保持着距离。 这,才是真正的肯定。 不,不止肯定,还带着一抹极深的,自己都不愿承认的敬而远之。 “恭喜你们通过试炼。三关之后,巴别之塔中枢将彻底打开。以后两关,越来越难。给你们一个忠告,凡人,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要去碰最后两关。” 随着他们声音落下,角斗场所有欢呼声齐齐消失。紧接着,地面隆隆上升,不多时,重新回到了台阶之上。 八道金光从底部冲出,所有雕像再次复原。 “所以,是不死的存在吗?”劳伦斯有些感慨,至于萨维狄恩六世,谁都理智得没有提起这个问题。 并且,每一位大公的脚步,全都不着痕迹地远离徐阳逸。 就在此刻,这片平台之上,忽然光芒大放。 “刷刷刷……”一片金色光幕从平台边缘出现,随后整齐分为三条。缓缓延展出去。安琪儿愣了愣,轻掩红唇,拉了拉徐阳逸的衣服:“洋芋……它们是要……” 她没说完,徐阳逸深深点了点头。 拼接! 就在同时,那漂浮在巴别之塔周围,宛若星球陨石带一般的平台,全部蔓延出无穷金光之路。 一抹尘烟,烟雾缭绕。千里烟波,回肠荡气。一生一梦,梦里梦外皆如烟,一醒一醉,似醒似醉皆惘然。 “沙沙”千里朦胧,万里尘飘,无穷白雾中,道道金光冲天而起,将这里染做一片仙家景象。 徐阳逸出神地看着眼前浩瀚如烟的巨大雾海,不知其大,人在其中,简直和蚂蚁差不多。许久,才喃喃道:“天上白玉京,九宫十二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赵子七在身旁轻轻接口,面前这一片云霞蒸腾,金光漫天的景色,足以让任何人呆滞。 金光不徐不疾地蔓延,十几分钟后,随着“翁”的一声轻响,金光全部对接。所有平台都颤了颤,天空中朦胧雾海也轻轻抖动,那种感觉……仿佛世界在颤抖。劳伦斯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各位,你们看!” 不需要他提醒,谁都看出来了,这些金光之路,将所有平台全部链接起来,每一道金光在每一个平台对接,让这里链接成一道看不到头巨大光网。所有平台就是其中的节点。刚才没有金光链接根本看不出来,现在,大家才发现,这些平台看似杂乱,实则极有规律。在金光对接之后,居然形成三排圆环。 就像……星球外面的陨石带,被一条金色的线全部连起来了那样。 这恢弘大气的一幕,让现场每一个人都说不出话来。 “仙境……也莫过如此……”许久,天空之吼感慨地说了一声。 “难以想象……”安纳泰隆声音中充满激动:“如果不是来到巴别之塔……谁能想到地球上还有这样雄伟的景色。在这种超自然的奇观面前,人简直就是最渺小的个体。” “太壮观了……”狄莉丝愕然看向周围一望无际,苍茫无涯的平台,白色的雾气蒸腾,遮天蔽日,那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即便是她,都感觉心潮澎湃。 沉默。 过了十几分钟,劳伦斯收回目光:“既然道路已经出现了。那么各位,本大公就先走一步。” 他正要抬腿,忽然缩了回来,看向徐阳逸:“x先生。” “不知道你要走哪里?” 害怕了。 他真的害怕发现一尊重宝,x就在旁边。打,他现在没这个想法。不打?如果是真正的宝物,他让不出去。 最好的办法,就是绝对不要和x走一条路。 徐阳逸目光扫了一眼磅礴无边,不知道几百万米,甚至千万米的……已经不知道是法阵还是法宝或者其它东西的“星图,”他最中意的,显然就是正对着这一条路。 谁都看清楚了,前方,一共还有两个台阶,相距甚远,几十万米都不为过。并且,每一个台子正对向前方的路,符文是闪耀的,而两侧的光路,符文则灰暗。 “应该是我们已经过了一关。之前英灵雕像也说,还剩两关,如果走旁边,很可能要从第一关开始。” 他考虑了一下:“本座打算对直往前。” 劳伦斯抬了抬苍老的眉毛:“那么,就有缘再见了。” 他绝不会选择往前的路。哪怕这条路危险恐怕小得多,但收获也必定小得多。他没有胜过x的一丝把握。 随着他走上左侧的光路,上面符文随着他的移动亮起。不多时,他身形就消失在雾霭之中。 “那么,大家再见吧。”天空之吼大笑着踏上了右边的路,就在离开的时候,也停了停,转过头来,意味深长地说:“x先生,如果这次我们都能活着出去,半龙人家族非常愿意和您探讨一下一些圣药的古方。您也知道,龙这种生物呢,有收集宝物的习惯。我们半龙人家族富豪程度或许不如柯文纳斯。但是有些东西,他们绝对拿不出来。” 徐阳逸抬了抬眉,拱手道:“乐意之至。” 平级之礼。 天空之吼没有感觉一丝失礼。实力,决定地位。 所有大公一一离去,每一个人竟然都对他道别。这在他刚刚到达虚妄号的时候是绝对不可想象的,只要大公们活着出去……他在欧美的地位就稳如泰山! 并且,没有一位大公选择往前。 无声的谦让。 斯科里斯神色依旧如常,不过临走之时,深深看了徐阳逸一样,飞身而去。他也是唯一没有对徐阳逸道别的大公。 这个平台上,只剩下了他们四人。 “呵呵……”老者身影飘然而出,负手道:“他们很明智。” “小子,你现在有两把圣剑在手,在塔中,你应该是这一批人最强者之一。不和你走一起,也很正常。” “之一?”徐阳逸沉声道:“还有?” 老者目光微眯,尽管只是虚影,神色仍然清晰可辨。过了数秒,才凝重地说:“刚才老夫闻到了一股活死人的味道。” “斯科里斯,恐怖大公,他是一位死灵法师。”徐阳逸平静回答。 “不……他身上,带着一件有些不凡的东西。应该是神灵……或者接近神灵的半神残骸。死灵法师这种东西,和普通修士都不同,他们几乎不会死亡。而一具完美的尸骸,对于死灵法师提升极大。小子……遇到这家伙,你要小心。他恐怕会非常麻烦。” 徐阳逸深深点了点头。 能让老者觉得不凡的东西,绝对不简单。 但,接下来的就是沉默。 徐阳逸的感觉很古怪,和鱼肠,已经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习惯了默默无言的相伴厮杀,对方忽然显出真身,还有些不习惯。 “老夫有一式神通。”他没开口,老者反而淡淡说道:“名曰:皆杀。” “刺,只是它的一部分。”他转过头,看向徐阳逸,说的话仿佛漫无边际:“皆杀,无不可杀。无论对手是实质,还是虚无。无论对方在何处,心之所至,即鱼肠剑至。斩决一切时间,空间。” “只此一剑。十大圣剑,每一把都有本命神通。” 他顿了顿,居然又岔开了这个话题,开了另外一个毫不相关的话题:“器灵,并不是单纯的武器,是修士的另一个大脑,另一只手,另一个自己。但,器灵也不是完全忠诚。因为,他们有灵智,有自我的想法。每一件诞生器灵,从儿童时期走到成人时期,他们的世界观,眼界慢慢成型。将器灵看做武器的修士,绝不会取得器灵的认可。” “完全成熟的器灵,也是高傲的。他们的世界观受持有者影响,却不会无脑愚忠,一旦持有者行事,想法,和器灵冲突,或者有无可调和的矛盾产生,器灵背叛主人绝不罕见。” 他若有深意地看向徐阳逸:“你明白了么?” “晚辈受教。”徐阳逸严肃地拱手鞠躬。 鱼肠这些话……看似毫无边际,实际上是告诉他,你还达不到让鱼肠的器灵真正认主的标准。我们没有默契,没有同生共死,我还不确定你世界观人生观和我相不相同,我,不认主。 这个认主,和以往他将鱼肠做武器不同,而是真正的水乳/交融,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 但是,他并不沮丧。 鱼肠不认主,然而却告诉了他让器灵真正认主的方法。并且,这是出于一只成熟器灵的诚挚之言,书本上不可能有记载。 路,已经指出来了,要怎么走,他有这个信心。 老者点了点头,不再谈这个话题,打量四周,许久才叹了口气:“神人之塔……你……居然来到了这里……”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你让老夫苏醒,帮助老夫吞噬龙渊,这份情谊,老夫记在心里。我会在你身边呆到你进阶下一个境界。金丹寿元四百载。老夫陪你。” 徐阳逸笑了笑:“我是丹道传人,练出增寿一百岁的药,不难。” 老者平静地看了他一眼:“老夫陪你。” “圣剑器灵开口,从无食言。” 他的身影虚幻起来,仿佛就要消失,却忽然停住了。徐阳逸感觉到,对方目光突然炽热起来。 “后辈。” “告诉老夫,现在是何年月?距离东汉末年已经多久?”他的声音,居然带上了一丝急促。 “已经接近两千年。” 沉默,许久之后,老者沉声道:“你可知……‘真武界’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