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真正的凶手(一) - 最强妖孽

第644章:真正的凶手(一)

徐阳逸神色肃容了起来:“晚辈知道。” “好!” 一个字,所有雕像都在簌簌颤抖,仿佛吼出心中无穷杀气,一股不平之气。 紧接着,徐阳逸周围所有空间都被隔绝,只有他能听到老者说话。 “当年,一个遥远的大千世界,携全界之力而来,十二艘歼星母舰环绕地球。一位界尊,三大圣地,四大王朝,三十六福地,七十二洞天。他们倾巢而出,在不归界……和我等先辈展开了一场惨烈之极的战斗。” “两界大战,惊天动地,本界万里焦土,伏尸数亿,流血漂橹。最终,不归界惨胜。四大王朝其一被灭,虚妄,揽星,炽怒等一半母舰被击碎虚空。其余势力损失大半。然……这场战斗并未结束!就算他们想结束,我等也不允许!老夫要你允诺,若他日真武再临,你,身为金丹,决不可后退一步!”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起丹青照汗青。若你退……有何面目去见当年杀退真武界,及其下属一千二百小千世界的先辈!” “有何面目去见轩辕剑主,张道陵,老子这些古修!” “你若退,老夫就算拼着身死魂消,也必定将你斩杀阵前!”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炽热,凝重地开口:“晚辈,决不后退!” “善。” 随着一声消失,老者彻底沉默了。吞没了龙渊的器灵,他需要的是几十年上百年的消化,现在除非紧要关头,他不会出现。 徐阳逸沉默了片刻,轻轻喊道:“米斯特汀。” 脑海中另一个灵识响了起来:“你好,东方的修士。有事?” “你……愿意认我为主么?”他试探问道。 “no。”米斯特汀回答得相当干脆,不过立刻说道:“但是,在找到更合适的主人之前,我愿意跟随你。并且帮助你,我能感觉到,那位阁下正在吞噬一些东西。这东西对他非常重要,你最好不要去打搅他。他现在非常不方便出手。” “如果是你帮我找到,我承诺,会在你身边一百年。必定尽心尽力辅佐你。这是我的条件。当然,作为你把我从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带出去的报答,我愿意代替鱼肠阁下为你在巴别之塔出手。” “可以。”徐阳逸点了点头,他并没有贪心到让米斯特汀也臣服于他。不过…… 一百年? 他微微笑了笑。 时间,会改变很多想法。 可惜啊,现在虽然两把圣剑在身,却都得不到器灵的承认。不过,至少两把器灵都做出承诺,会陪伴在他身边。 “好了。”他抬头看向符文闪耀的前方,目光炽热,巴别之塔最大的秘密……应该就在前方。他想知道的一切,等了几十年的一切,也在那里。 “你们……” 他还没对安琪儿和赵子七说完,安琪儿就微微笑了笑,抚摸着赵子七的头顶:“怎么,又想抛妻弃子了么?” 赵子七猛点头,忽然觉得不对,怒视安琪儿。 “前面很危险。很可能……就是巴别之塔真正的核心。” “我知道。”安琪儿微笑道:“不过,你好像并不知道,什么是纯血吸血鬼。” “我保证,你带上我,绝对不会后悔。至关重要的时候,我能帮你。” 徐阳逸还想说什么,安琪儿抿了抿嘴,低着头,绝美的脸上涌出一丝娇羞的红色:“有人说,女人是感性的生物。” “习惯于从心所想出发,不会更多的考虑客观条件。我……虽然是修士,但也是女人。” “我不想放弃。虽然客观条件好像不大允许,不过……” 她扬起头,仿佛骄傲的天鹅,固执到可爱:“我字典里并没有后悔的选项。” 徐阳逸嘴唇动了动,最后却笑了起来,深深看着她的眼睛:“我有没有对你说过,其实你很美。” “第一次!”安琪儿哼了一声,扫了他一眼:“你才看出来?” “既然你不后悔,那么,就走吧。”徐阳逸拉住她的手,轻轻握了握,一马当先冲向符箓大道。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等一下。尊敬的x阁下。” 是安德烈。 “x阁下。”他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我知道,我没有取得您的信任。不过,现在,我正试图让您信任。” “比如……您真的觉得,这个平台就这么简单?” “什么意思?”赵子七偏头问道。 安德烈笑了笑,恭敬开口:“安琪儿女士,如果可以,我想请您再确认一下,是哪把剑杀死了安东尼奥阁下。” 安琪儿点了点头,仔细辨认了一下,对着一尊雕像指了指:“他。” 徐阳逸看了过去,仔细一看之下,瞳孔陡然缩了缩。 没有剑! 那尊雕像,只有剑鞘! “剑呢?”赵子七也愣了,看了一眼雕像:“这不是奥丁,甚至不是刚下场的八位英灵。他的剑呢?” 安德烈笑了起来:“当然是被人拔走了。” “谁?”徐阳逸停下了脚步,谁能拔走雕像的剑?每一把圣剑都是认主的,圣剑不答应,没人能主动带走。而且,这些雕像绝对不凡。 “还请阁下听我说。”安德烈忽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就连徐阳逸都愣了愣。 “你,你能走?”赵子七愕然道:“那你……” “我只是觉得轮椅上很舒服而已。并且,谁都知道我是因为先天残疾才坐的轮椅,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我治不好。” “实际上,掌管提拉宋家族北欧财务这么多年,又有什么治不好的?”他平静地开口,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走到雕像旁,面无表情地开口:“它,叫做arondight,阿隆戴特。亚瑟王圆桌骑士中的第一骑士兰斯洛的佩剑。” “论级别,他远不如奥丁高贵。论剑,阿隆戴特绝对比不过您身上的米斯特汀。那么,我有一个问题。” 他声音带着一种诡异的诱导,表情却古井无波,竖起一根手指:“就连奥丁,也只是大公中期----噢,论实力它应该有后期。但是……” “这就能斩杀同为后期的安东尼奥阁下?而且是活了一千多年的大精灵王?” 徐阳逸没有立刻开口。 只有他知道,安东尼奥不是后期。 是虚婴! 一丝元婴威能……当年一丝金丹威能的血腥之月能让他没有还手的余地。奥丁能斩杀安东尼奥? 中期的绝顶天才杀后期甚至大圆满都不难,杀具有元婴之威的虚婴? 奥丁都不能做到,兰斯洛又凭什么! “你是说……”他目光眯了起来。十二尊雕像,忽然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还有人来过。”安德烈肯定地开口:“就在我们之前,还有人来过。就是这个人,才是真正斩杀了安东尼奥阁下的人!” “并且,他从这里夺走了兰斯洛的佩剑,阿隆戴特。” “那么,问题来了。” “是谁来过这里?并且还能夺走圣剑,还能斩杀安东尼奥阁下?” 所有人都沉默了。 竟然……有人在他们之前来过? 不……这个想法扩展出去更可怕。 因为,现在这里没有人。 也就是说,那个人不仅仅击杀了安东尼奥,并且还知道怎么打开巴别之塔的中枢?这才能解释为什么这里没有人! 否则……周围都是禁空禁制,他能走到哪里去? “证据?”徐阳逸搓着下巴问道。这件事关系极大,临近巴别之塔的中枢,出现了第三方势力?这恐怕会让接下来最后的冲刺出现难以想象的变数。 “ofcourse。”安德烈蹲了下来,推了推金丝眼镜:“您应该看到了,这地面有无数的剑痕。经过刚才那一战,所有人都以为这是过去的战斗留下的痕迹。我也曾经这么认为。” “但是……”他走到兰斯洛的雕塑身边:“请您看看这个。” 徐阳逸仔细一看,兰斯洛的右手,就是摁在剑鞘上那只手,虎口居然有一道深深的裂痕。 仿佛……是什么极其坚硬的东西,从这个方位被拉出一般。 他再仔细看了看,这尊雕塑位于“进门”方向的右手第一座。 “您再看这里。”安德烈恭敬非常地蹲下身,手在无数剑痕中准确地找到一道:“一千米的平台,这条剑痕两百多米。对直衍生向中央。我本来以为这条剑痕到此为止,然而并不。” 他一寸一寸摸索过去:“就在两百多米剑痕消失之后,地面上还有一道白色的痕迹。很细,在众多剑痕中根本看不出来。” “这是剑拖拽的痕迹。”徐阳逸斩钉截铁地说:“所以?” 安德烈脸色平静地站起来:“能借一把剑用吗?” 徐阳逸取出一把剑丢了过去。 安德烈将那把剑放在兰斯洛的剑鞘之中,举起双手示意没有恶意,随后退到了他们来的时候那条路上。舔了舔嘴唇,紧接着,全速奔跑起来。 看得出来,他用出了全部的灵力,侯爵期的灵力围绕身边,甚至风都被破开。 他跑的是靠右的方向,就在他冲上台阶的瞬间,猛然从兰斯洛的雕塑上抽出剑。 “当!”因为抽出的动作太过猛烈,让兰洛斯右手上,居然出现了和刚才一模一样的伤痕! 然而,他并没有停,而是急速奔跑起来。 一手持剑,一边极速奔跑,刚刚拔出的剑情急之中无法平举,所过之处,地面被拖出一道几乎完全相同的剑痕! “卡拉拉”一声,随后余势未尽,长剑抬起,又在地面上拉出一道细细的,几乎看不到的白色痕迹。 “呛!”最后,他冲到狮子浮雕面前,一剑刺下。 沉默。 完美的复盘。 “有人在追杀大精灵王阁下。”他双手捧剑,平举过头:“虽然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不过,现场应该就是这样了。”

上一篇   第644章:鱼肠认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