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真正的凶手(二) - 最强妖孽

第645章:真正的凶手(二)

徐阳逸收回剑,目光闪烁不已。 居然……能追杀虚婴境界的大修士。 到底是谁?又为什么? “你有答案?”徐阳逸淡淡道。 “没有,很可能是器灵。但是这说不通,我注意到周围没有战斗的痕迹。也就是说……” “安,安东尼奥阁下是被瞬杀?”赵子七倒抽了一口气。 “没错。如果说器灵一直没有出手,就是忌惮安东尼奥阁下。那么,他在安东尼奥死后,也没有出手,应该是等待我们和第一关守护者的战斗。我们人多,他就是劣势。只有在人少的时候,他才是优势,最好是一对一。” 徐阳逸目光微闪:“那么他现在为什么不出现?”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您有太多的信息没有告诉我,不是吗?” 徐阳逸笑了笑,摇了摇头。 安东尼奥眉头微微动了动,他不相信自己的推断是错的。事实上,他从未出过错。 “你的复盘没错,但是有一个地方错了。”徐阳逸凝重开口,这个想法,也是他刚刚出现的。一出现,就让自己汗毛倒竖。 他……想到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可能! 没有开口,他灵气将所有人都围绕了进去。并且,大公战力的灵气轰然而起,一掌摁下。 神灵灭! 没有扩散,大公境界,灵气如臂使指,这一次,他已经将全部灵识攻击对准了那一滩血。 就是安东尼奥死去的那滩血。 “轰!!!”整个平台微微颤了颤。安德烈推了推金丝眼镜,他完全不明白x阁下这一掌是为什么。 但是……下一秒,让所有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就发生了! “吱吱吱!!”那一片血,其中一块拇指大小的碎肉,忽然尖叫起来,并且活了过来一样,在满地血迹中惨叫着打滚。 “我靠!这是什么?!”赵子七眼睛都直了,正要走过去,徐阳逸一把拉住了他,声音无比凝重:“都别过去!” “远离那滩血!一滴都不能碰到!” 他的神色严肃非常,所有人都按照他说的,绕开那滩血。徐阳逸慎重地结出法印,一片冰将那块碎肉冻住。 “它叫太初。”徐阳逸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扫过:“安德烈,刚才有几个人可能和血触碰?” 安德烈想了想:“恐怖大公,圣鞭阁下,还有天空之吼阁下,狄丽斯阁下。” “记住,以后,只要分散,谁都不能相信。”徐阳逸看着那块被冰冻的碎末,沉声道:“这个东西,无物不噬,不死不灭。沾到一点,就能完全吞噬你。无论多大。并且,可以孵化出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不管是从灵气还是外形,都根本看不出真假。” “天……”安琪儿倒抽了一口气:“这是异形吗?” “比异形还可怕。它根本无法被消灭。” 赵子七抖了抖,颤声道:“所以……安东尼奥阁下是因为沾染了太初,才,才被追杀致死?” “不,可能比这还要可怕。”徐阳逸目光眯了起来,看向后面的台子,一种极度不祥的预感从他心中升起。 “还,还要可怕?” “x阁下的意思是说,跑来这里的根本就不是安东尼奥阁下,而是那个叫做太初的怪物,对么?”安德烈脸色平静地看着兰洛斯的雕塑:“真正的安东尼奥阁下,恐怕在进入这里之前就被吞噬了。这样,我可以理解,为什么追杀他的人这么急。甚至剑还拖在地上,都拼命追了过去。看来,追杀他的那位先生,也明白太初的可怕。” “但是,从这种情况来看,它应该是细胞生物,智商不高?” 徐阳逸嗤笑一声:“你错了。” “它最可怕的地方,是在于进化。” “刚出生的时候,它确实不高,但是一旦经过吞噬,它绝对不会比人笨。而这一只太初……”他抿了抿嘴,看向那一滩血迹。 可怕的诱饵! 他可以想象,当初被发现之后,太初拼命冲向前方的台阶,后面的人或者东西穷追不舍。太初在这里被斩杀,却留下了一点点在安东尼奥的体内。 而且,傀儡战的时候并没有发动。它……需要一个载体。带它去其他地方的载体。如此隐忍,摆脱了欲望的原始枷锁。这说明……这一只太初,已经具有了极高的智慧! 天空之吼将安东尼奥的尸体丢下去的,他几乎可以确定,对方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 其它呢? 还有谁? 它……又经过了几次进化?吞噬了多少人?才具有这种智慧? 那种阴暗无声的压力,海潮一样包裹着他。 唯一幸运的消息,就是来人斩杀了被吞噬的安东尼奥,否则……让太初进入巴别之塔核心,那……恐怕这里没有人出得来。 “继续前行。”许久之后,他长长舒了口气,沉声道。 谁都没有说话,全都绕过了那一滩血,朝符箓组成的光芒之路走去。 速度很快,层层白雾缭绕身侧,让周围宛若仙境。却根本没有人愿意去体会,飞速朝着下一个台阶前行。 一天,又一天。 两天过去了,前方的台阶已经近在咫尺。然而,没有一个人轻松的起来。 距离他们,可能还有一万五千米左右,但是,在这里都能看到,一个巨大的,小山一样的身影,正静静隐没雾海之中。 “第二关的守护者?”安德烈平静开口。 没有人回答,全速冲刺之下,很快,四人脚步都踏上了台阶。 这一个台阶,比之前的还要巨大,大约五千米大小。而浓雾……则更加密集,就算五千米内,以修士的眼光,都看不到那头巨兽的身影。 不过,这根本难不倒大公战力的徐阳逸。 法诀掐动,一阵狂风吹散所有浓雾,甚至在台阶中央形成一片巨大的龙卷风,几分钟后,那个小山一样的怪物终于出现面前。 “这是……”安琪儿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地说道:“龙?” 确实是龙。 一条真正的龙,西方巨龙。 仿佛放大版的蜥蜴,全身一道道雪白的骨刺从头顶,翅膀,背上长出。鳞片好似最高级的黑曜石,身长一千米左右,纯黑色,黑钻石一样躺在这里。 身上弥漫淡淡的龙威,它的周围,所有地面片片龟裂。甚至平台都仿佛要被打的裂开。无数的地方一片焦黑,那是恐怖的真龙龙息所致。谁都能看得出它生前有多么恐怖。 但是……它全身仿佛被抽空的皮囊一样,整个都瘪了下来。身上没有一丝灵力,甚至根本没有呼吸。 干瘪的眼睛,深深凹陷,虽然人龙不同种,但每一个人都从对方眼中读出了一种大恐怖的绝望。 它,早已死去多时。 所有人面面相觑。 第二关的守护者,竟然已经死了?而且从身上还能散发龙威来看,死去的时间恐怕不会太长?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一步踏前,让所有人都呆在原地。这种死法……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极端不好的预感。 一步一步,他尽力让自己不发出一丝声响。就在走到龙身后的时候,他目光猛然一跳,暗暗骂了一句“艹!” 巨龙的背脊上,一个个被啃咬出的伤口,形成一道上百米的,触目惊心的伤痕。仿佛无数的嘴将这条龙吃了个干净! 从伤口看进去,巨龙内部早就被吃空,什么都没有! 他的目光,落到伤口附近的鳞片上。 那里,一道道细微的血迹还在。 “不超过十五天……”他凝重地收回目光:“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 “我还以为……安东尼奥尸体被天空之吼丢下无尽雾海,太初也被丢了下去。主体被那个不见面的东西斩杀在了第一个台阶……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他目光死死盯着龙尸:“有一只太初……已经冲进了巴别之塔的核心。它们为什么这么执着?” “安东尼奥……巨龙……它现在……已经进化成了什么模样?” 正要移开目光,忽然,他看到了龙背上寒光一闪。 飞身而上,那是一把剑。 很普通的剑,没有一丝灵力。并且……已经破损不堪。但是,上面有一行英文,让人倒抽一口凉气。 兰洛斯之剑,阿隆戴特! 从第一个平台拔出,插到了这里! 他手上蔓延出一丝灵线,将阿隆戴特拉出,仔细感受了一下,还没开口,米斯特汀已经轻轻“咦”了一声。 “怎么会这样?”徐阳逸身边一闪,一株绿色的植物枝叶伸了出来,震撼地抚摸着阿隆戴特:“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怎么?”徐阳逸皱眉道。 米斯特汀顿了顿,凝重地说:“器灵已死。” “阿隆戴特,虽然在十二圣剑中并不是顶尖。然而,它的威力同样无法小看。我想不出是什么东西能彻底抹杀阿隆戴特的器灵。真的是你说的太初?那也太可怕了。” 徐阳逸没有开口。 他想到了阿斯蒙蒂斯的房间,那里,同样感觉不到任何灵魂的存在。 太初……不仅仅能吞噬肉体,就连灵体也不放过? 被沾上,就是从肉体到灵魂的全部消失?甚至灵识逃出夺舍的机会都没有? 这到底是怎样的怪物? “有趣。”许久,他才冷笑了一声:“本座来巴别之塔,本来是为了解开本座身世最后的秘密,再看看真武界和地球那一战的经过有没有保存。” “但是现在,什么都还不知道。居然把天捅出了个窟窿。我差不多明白羽蛇神为什么要将巴别之塔带到虚空之中了,如果本座猜的没错,就是为了封印你这个怪物吧?” 他轻轻闭上眼。 墟昆仑……真武界……地球……都和太初有关。现在所有东西都在一片黑暗之中,但是,这片深邃的暗,其中一条若隐若现,或者说……最关键的线,已经出现了。 “所有的秘密,都在那里吧?”他看向三个台阶之后,那个硕大的星球----巴别之塔的本体:“无论你们想隐藏什么,到了最后揭幕的时候,谁都无法再藏住。” “本座倒要看看,墟昆仑,真武界,地球,守灯人,太初,到底有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